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辽史》第七十六卷  列传第六


耶律解里,耶律拨里得,耶律朔古,耶律鲁不古,赵延寿,高模翰,赵思温,耶律沤里思,张砺

耶律解里,字泼单,突吕不部人。世为小吏。解里早隶太宗麾下,擢为军校。天显间,唐攻定州,既陷,解里为唐兵所获;晋高祖立,始归国。太宗贳其罪,拜御史大夫。

会同九年伐晋,师次滹沱河,夺中渡挢,降其将杜重威。上命解里与降将张彦泽率骑兵三千疾趋河南,所至无敢当其锋。既入汴,解里等迁晋主重贵于开封府。彦泽恣杀掠,乱宫掖,解里不能禁,百姓骚然,莫不怨愤。车驾至京,数彦泽罪,斩于市,汴人大悦;解里亦被诘责,寻释之。

天禄间,加守太子太傅。应历初,置本部令稳,解里世其职,卒。

耶律拨里得,字孩邻,太祖弟剌葛之子。太宗即位,以亲爱见任。

会同七年,讨石重贵,拨里得进围德州,下之,擒刺史师居 等二十七人。<一>九年,再举兵,次滹沱河,降杜重威,战功居多。太宗入汴,以功授安国军节度使,总领河北道事。师还,州郡往往叛,以应刘知远,拨里得不能守而归。

世宗即位,迁中京留守,卒。

耶律朔古,字弭骨顶,横帐孟父之後。幼为太祖所养。既冠,为右皮室详稳。从伐渤海,战有功。

天显七年,授三河乌古部都详稳。平易近民,民安之,以故久其任。会同间,为惕隐。时晋主石重贵渝盟,帝亲征,晋将杜重威拥众拒滹沱。月馀,帝由他渡济。朔古与赵延寿据中渡挢,重威兵却,遂降。是岁,入汴。

世宗即位,朔古奉太宗丧归上京,佐皇太后出师,坐是免官,卒。

耶律鲁不古,字信宁,太祖从 也。初,太祖制契丹国字,鲁不古以赞成功,授林牙、监修国史。

後率偏师,为西南边大详稳,从伐 项有功。会河东节度使石敬瑭为其主所讨,遣人求援,鲁不古导送于朝,如其请。帝亲率师往援,鲁不古从击唐将张敬达于太原北,败之。会同初,从讨 项,俘获最诸将,师还。

天禄中,拜于越。六年,为北院大王。终年五十五。

赵延寿,本姓刘, 山人。父 ,令莜。梁开平初,沧州节度使刘守文陷莜,其稗将赵德钧获延寿,养以为子。

少美容貌,好书史。唐明宗先以女妻之,及即位,封其女为兴平公主,拜延寿驸马都尉、枢密使。明宗子从荣恃权跋扈,内外莫不震慑,延寿求补外避之,出为宣武军节度使。清泰初,加鲁国公,复为枢密使,镇许州。石敬瑭发兵太原,唐遣张敬达往讨。会敬达败保晋安寨,延寿与德钧往救,闻晋安已破,走团柏峪。太宗追及,延寿与其父俱降。

明年,德钧卒,以延寿为幽州节度使,封燕王;及改幽州为南京,迁留守,总山南事。天显末,以延寿妻在晋,诏取之以归。自是益自激昂图报。

会同初,帝幸其第,加政事令。六年冬,晋人背盟,<二>帝亲征,延寿为先锋,下贝州,授魏、博等州节度使,封魏王。败晋军于南乐,获其将赛项羽。军元城,晋将李守贞、高行周率兵来逆,破之。至顿丘,会大霖雨,帝欲班师。延寿谏曰:「晋军屯河滨,不敢出战,若径入澶州,夺其挢,则晋不足平。」上然之。适晋军先归澶州,高行周至析城,<三>延寿将轻兵逆战;上亲督骑士突其阵,敌遂溃。师还,留延寿徇贝、冀、深三州。

八年,再伐晋,晋主遣延寿族人赵行实以书来招。时晋人坚壁不出,延寿绐曰:「我陷虏久,宁忘父母之邦。若以军逆,我即归。」晋人以为然,遣杜重威率兵迎之。延寿至滹沱河,据中渡挢,与晋军力战,手杀其将王清,<四>两军相拒。太宗潜由他渡济,留延寿与耶律朔古据挢,敌不能夺,屡败之,杜重威扫厥众降。上喜,赐延寿龙凤赭袍,且曰:「汉兵皆尔所有,尔宜亲往抚慰。」延寿至营,杜重威、李守贞迎谒马首。

後太宗克汴,延寿因李崧求为皇太子,上曰:「吾於魏王虽割肌肉亦不惜,但皇太子须天子之子得为,魏王岂得为也?」盖上尝许灭晋後,以中原帝延寿,以故摧坚破敌,延寿常以身先。至是以崧达意,上命迁延寿秩。翰林学士承旨张砺进拟中京留守、大丞相、录尚书事、都督中外诸军事;上涂「录尚书事、都督中外诸军事」。

世宗即位,以翊戴功,授枢密使。天禄二年薨。

高模翰,一名松,渤海人。有膂力,善骑射,好谈兵。初,太祖平渤海,模翰避地高丽,王妻以女。因罪亡归。坐使酒杀人下狱,太祖知其才,贳之。

天显十一年七月,唐遣张敬达、杨光远帅师五十万攻太原,势锐甚。石敬瑭遣人求救,太宗许之。九月,徵兵出雁门,模翰与敬达军接战,败之,太原围解。敬瑭夜出谒帝,约为父子。帝召模翰等赐以酒馔,亲飨士卒,士气益振。翌日,复战,又败之。敬达鼠窜晋安寨,模翰献俘于帝。会敬瑭自立为晋帝,光远斩敬达以降,诸州悉下。上谕模翰曰:「朕自起兵,百馀战,卿功第一,虽古名将无以加。」乃授上将军。会同元年,册礼告成,宴百官及诸国使于二仪殿。帝指模翰曰:「此国之勇将,朕统一天下,斯人之力也。」群臣皆称万岁。

及晋叛盟,出师南伐。模翰为统军副使,与僧遏前驱,拨赤城,破德、贝诸寨。是冬,兼总左右铁鹞子军,下关南城邑数十。三月,敕虎官杨覃赴乾宁军,为沧州节度使田武名所围,模翰与赵延寿聚议往救。俄有光自模翰目中出,萦绕旗矛,焰焰如流星久之。模翰喜曰:「此天赞之祥!」遂进兵,杀获甚众。以功加侍中。略地盐山,破饶安,晋人震怖,不敢接战。加太傅。

晋以魏府节度使杜重威领兵三十万来拒,模翰谓左右曰:「军法在正不在多。以多陵少,不义必败。其晋之谓乎!」诘旦,以麾下三百人逆战,杀其先锋梁汉璋,馀兵败走。手诏褒美,比汉之李陵。顷之,杜重威等复至滹沱河,帝召模翰问计。上善其言曰:「诸将莫及此。」乃令模翰守中渡挢。及战,复败之,上曰:「朕凭高观两军之势,顾卿英锐无敌,如鹰逐雉兔。当图形麟阁,爵 後裔。」已而杜重威等降。车驾入汴,加特进检校太师,封 郡开国公,赐玺书、剑器。为汴州巡检使,平汜水诸山土贼,迁镇中京。

天禄二年,加开府仪同三司,赐对衣、鞍勒、名马。应历初,召为中台省右相。至东京,父老欢迎曰:「公起戎行,致身富贵,为乡里荣,相如、买臣辈不足过也。」九年正月,迁左相,卒。

赵思温,字文美,卢龙人。少果锐,膂力兼人,隶燕帅刘仁恭幕。李存 问罪于燕,思温统偏师拒之。流矢中目,裂裳渍血,战犹不已。为存 将周德威所擒,存 壮而释其缚。久之,日见信用。与梁战於莘县,以骁勇闻,授平州刺史,兼平、营、蓟三州都指挥使。

神册二年,太祖遣大将经略燕地,思温来降。及伐渤海,以思温为汉军都团练使,力战拨扶馀城。身被数创,太祖亲为调药。

太宗即位,以功擢检校太保、保静军节度使。天显十一年,唐兵攻太原,石敬瑭遣使求救,上命思温自岚、宪间出兵援之。既罢兵,改南京留守、卢龙军节度使、管内观察处置等使、开府仪同三司,兼侍中,赐协谋静乱翊圣功臣,寻改临海军节度使。

会同初,从耶律牒樎使晋行册礼,还,加检校太师。二年,有星陨于庭,卒。上遣使赙祭,赠太师、魏国公。子延照、延靖,官至使相。

耶律沤里思,六院夷离 蒲古只之後。负勇略,每战被重铠,挥铁槊,所向披靡。

会同间,伐晋,上至河而猎,适海东青鹘搏雉,晋人隔水以鸽引去。上顾左右曰:「谁为我得此人?」沤里思请内厩马,济河擒之,并杀救者数人还。上大悦,优加赏赉。

既而晋将杜重威逆于望都,据水勒战。沤里思介马突阵,馀军继之。被围,众言阵薄处可出,沤里思曰:「恐彼有他备。」竟引兵冲坚而出;回视众所指,皆大堑也。其料敌多此类。

是年,总领敌烈皮室军,坐私免部曲,夺官,卒。

张砺,磁州人,初仕唐为掌书记,迁翰林学士。会石敬瑭起兵,唐主以砺为招讨判官,从赵德钧援张敬达于河东。及敬达败,砺入契丹。

後太宗见砺刚直,有文彩,擢翰林学士。砺临事必尽言,无所避,上益重之。未几,谋亡归,为追骑所获。上责曰:「汝何故亡?」砺对曰:「臣不习北方土俗、饮食、居处,意常郁郁,以是亡耳。」上顾通事高彦英曰:「朕尝戒汝善遇此人,何乃使失所而亡?砺去,可再得耶?」遂杖彦英而谢砺。

会同初,升翰林承旨,兼吏部尚书,从太宗伐晋。入汴,诸将萧翰、耶律郎五、麻答辈肆杀掠,砺奏曰:「今大辽始得中国,宜以中国人治之,不可专用国人及左右近习。苟政令乖失,则人心不服,虽得之亦将失之。」上不听。改右仆射,兼门下侍郎、平章事。

顷之,车驾北还,至栾城崩。时砺在 州,萧翰与麻答以兵围其第。砺方卧病,出见之。翰数之曰:「汝何故於先帝言国人不可为节度使?我以国舅之亲,有征伐功,先帝留我守汴,以为宣武军节度使,汝独以为不可。又谮我与解里好掠人财物子女。今必杀汝!」趣令锁之。砺抗声曰:「此国家大体,安危所系,吾实言之。欲杀即杀,奚以锁为?」麻答以砺大臣,不可专杀,乃救止之。是夕,砺恚愤卒。

论曰:初,晋因辽之兵而得天下,故兼臣礼而父事之,割地以为寿,输帛以为贡。未久也,而会同之师次滹沱矣。岂群帅贪功黩武而致然欤?抑所谓信不由衷也哉?模翰以功名自终,可谓良将。若延寿之勋虽着,至於觊觎储位,谬矣。利令智昏,固无足议。若乃成末衅以亏俊功,如解里者,何讥焉!

※校勘记

一∶ 擒刺史师居等 师居 ,纪会同七年五月及旧五代史八二、通鉴并作尹居 。此是陈大任避金章宗父允恭嫌名改。

二∶ 六年冬晋人背盟 六年二字原脱,据纪会同六年十二月补。

三∶ 高行周至析城 按旧五代史八二、新五代史九、弘简录二○三及通鉴并称战高行周於戚城。

四∶ 手杀其将王清 清,原作「靖」。据纪会同九年十一月、旧五代史九五、新五代史三三本传、国志三及通鉴改。


分类:正史书名:辽史作者:脱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