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辽史》第八十六卷  列传第十六


耶律合住,刘景,刘六符,耶律褭履,牛温舒,杜防,萧和尚,特末,耶律合里只,耶律颇的

耶律合住,<一>字粘衮,太祖弟迭剌之孙。幼不好弄,临事明敏,善谈论。

初以近族入侍,每从征伐有功。保宁初,加右龙虎卫上将军。以宋师屡梗南边,拜涿州刺史,西南兵马都监、招安、巡检等使,赐推忠奉国功臣。

合住久任边防,虽有克获功,然务镇静,不妄生事以邀近功。邻壤敬畏,属部 安。宋数遣人结欢,冀达和意,合住表闻其事,帝许议和。安边怀敌,多有力焉。拜左金吾卫上将军。秩满,遥摄镇国军节度使,卒。

合住智而有文,晓畅戎政。镇范阳时,尝领数骑径诣雄州北门,与郡将立马陈两国利害,及周师侵边本末。辞气慷慨,左右壮之。自是,边境数年无事。识者以谓合住一言,贤於数十万兵。

刘景,字可大,河间人。四世祖怦,即朱滔之甥,<二>唐右仆射、卢龙军节度使。父守敬,南京副留守。

景资端厚,好学能文。燕王赵延寿辟为幽都府文学。应历初,迁右拾遗、知制诰,为翰林学士。九年,周人侵燕,留守萧思温上急变,帝欲俟秋出师,景谏曰:「河北三关已陷于敌,今复侵燕,安可坐视!」上不听。会父忧去。未几,起复旧职。一日,召草赦;既成,留数月不出。景奏曰:「唐制,赦书日行五百里,今稽期弗发,非也。」上亦不报。

景宗即位,以景忠实,擢礼部侍郎,迁尚书、宣政殿学士。上方欲倚用,乃书其笏曰:「刘景可为宰相。」顷之,为南京副留守。时留守韩匡嗣因扈从北上,景与其子德让共理京事。俄召为户部使,历武定、开远二军节度使。

统和六年致仕,<三>加兼侍中。卒,年六十七。赠太子太师。子慎行,孙一德、二玄、三嘏、四端、五常、六符,皆具六符传。

刘六符,父慎行,由膳部员外郎累迁至北府宰相、监修国史。时上多即宴饮行诛赏,慎行谏曰:「以喜怒加威福,恐未当。」帝悟,谕政府「自今宴饮有刑赏事,翌日禀行」。为都统,伐高丽,以失军期下吏,议贵乃免,出为彰武军节度使。赐保节功臣。子六人:一德、二玄、三嘏、四端、五常、六符。德早世。玄终上京留守。常历三司使、武定军节度使。嘏、端、符皆第进士。嘏、端俱尚主,为驸马都尉。三嘏献圣宗一矢毙双鹿赋,上嘉其赡丽。与公主不谐,奔宋;归,杀之。四端以卫尉少卿使宋贺生辰,方宴,大张女乐,竟席不顾,人惮其严。还,拜枢密直学士。

六符有志操,能文。重熙初,迁政事舍人,擢翰林学士。十一年,与宣徽使萧特末使宋索十县地;还,为汉人行宫副部署。会宋遣使增岁币以易十县,复与耶律仁先使宋,定「进贡」名,宋难之。六符曰:「本朝兵强将勇,海内共知,人人愿从事于宋。若恣其俘获以饱所欲,与『进贡』字孰多?况大兵驻燕,万一南进,何以御之!顾小节,忘大患,悔将何及!」宋乃从之,岁币称「贡」。六符还,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及宋币至,命六符为三司使以受之。

六符与叁知政事杜防有隙,防以六符尝受宋赂,白其事,出为长宁军节度使,俄召为三司使。

道宗即位,将行大册礼,北院枢密使萧革曰:「行大礼备仪物,必择广地,莫若黄川。」六符曰:「不然。礼仪国之大体,帝王之乐不奏于野。今中京四方之极,朝觐各得其所,宜中京行之。」上从其议。寻以疾卒。

耶律 履,字海邻,六院夷离 蒲古只之後。风神爽秀,工于画。

重熙间,累迁同知点检司事。驸马都尉萧胡睹为夏人所执,奉诏索之,三返以归,转永兴宫使、右祗候郎君班详稳。 履将娶秦晋长公主孙,其母与公主婢有隙,谓 履曰:「能去婢,乃许尔婚。」 履以计杀之,婚成。事觉,有司以大辟论。 履善画,写圣宗真以献,得减,坐长流边戍。复以写真,召拜同知南院宣徽事。使宋贺正,写宋主容以归。

清宁间,复使宋。宋主赐宴,瓶花隔面,未得其真。陛辞,仅一视,及境,以像示饯者,骇其神妙。闻重元乱,不即勤王。贼平入贺,帝责让之。宴酣,顾履曰:「重元事成,卿必得为上客!」 履大惭,咸雍中,加太子太师,卒。

牛温舒,范阳人。刚正,尚节义,有远器。

咸雍中,擢进士第,滞小官。大安初,累迁户部使,转给事中、知三司使事。国、民兼足,上以为能,加户部侍郎,改三司使。寿隆中,拜叁知政事,兼同知枢密院事,摄中京留守,部民诣阙请真拜,从之。召为三司使。

乾统初,复叁知政事,知南院枢密使事。五年,夏为宋所攻,来请和解。温舒与萧得里底使宋。<四>方大燕,优人为道士装,索土泥药炉。优曰:「土少不能和。」温舒遽起,以手藉土怀之。宋主问其故,温舒对曰:「臣奉天子威命来和,若不从,则当卷土收去。」宋人大惊,遂许夏和。还,加中书令,卒。

杜防,涿州归义县人。开泰五年,擢进士甲科,累迁起居郎、知制诰,人以为有宰相器。太平中,迁政事舍人,拜枢密副使。

重熙九年,夏人侵宋。宋遣郭稹来告,请与夏和,上命防使夏解之。如约罢兵,各归侵地,拜叁知政事。韩绍芳、刘六符忌之,防待以诚。十二年,绍芳等罢,愈见信任。十三年,拜南府宰相。<五>十五年,防生子,帝幸其第,赐名王门奴。<六>以进奏有误,出为武定军节度使。十七年,复召为南府宰相。<七>二十一年秋,祭仁德皇后,诏儒臣赋诗,防为冠,赐金带。

道宗谅阴,为大行皇帝山陵使。清宁二年,上谕防曰:「朕以卿年老嗜酒,不欲烦以剧务。朝廷之事,总纲而已。」顷之,拜右丞相,加尚父,卒。上叹悼不已, 赠加等,官给葬具,赠中书令, 曰元肃。子公谓,终南府宰相。

萧和尚,字洪宁,国舅大父房之後。忠直,多智略。

开泰初,补御盏郎君,寻为内史、太医等局都林牙。使宋贺正,将宴,典仪者告,班节度使下。和尚曰:「班次如此,是不以大国之使相礼。且以锦服为贶,如待蕃部。若果如是,吾不预宴。」宋臣不能对,易以紫服,位视执政,使礼始定。

八年秋,为唐古部节度使,卒。弟特末。

特末,字何宁。为人机辨任气。

太平中,累迁安东军节度使,有能称。十一年,召为左祗候郎君班详稳。未几,迁左夷离毕。重熙十年,累迁北院宣徽使。明年,与刘六符使宋,<八>索十县故地,宋请增银、绢十万两、疋以易之。归,称旨,加同政事门下平章事。诏城西南浑底甸。还,复为北院宣徽使,卒。

耶律合里只,字特满,六院夷离 蒲古只之後。

重熙中,累迁西南面招讨都监。充宋国生辰使,馆于白沟驿。宋宴劳,优者嘲萧惠河西之败。合里只曰:「胜负兵家常事。我嗣圣皇帝俘石重贵,至今兴中有石家寨。惠之一败,何足较哉?」宋人惭服。帝闻之曰:「优伶失辞,何可伤两国交好!」鞭二百,免官。

清宁初,起为怀化军节度使。七年,入为北院大王,封豳国公。历辽兴军节度使、东北路详稳,加兼侍中。致仕,卒。

合里只明达勤恪,怀柔有道。置诸宾馆及西边营田,皆自合里只发之。

耶律颇的,字撒版,季父房奴瓜之孙。孤介寡合。重熙初,补牌印郎君。清宁初,稍迁知易州。去官,部民请留,许之。

咸雍八年,改彰国军节度使。上猎大牢古山,颇的谒于行宫。帝问边事,对曰:「自应州南境至天池,皆我耕牧之地。清宁间,边将不谨,为宋所侵,烽堠内移,似非所宜。」道宗然之。拜北面林牙。後遣人使宋,得其侵地,命颇的往定疆界。还,拜南院宣徽使。

大康四年,迁忠顺军节度使,寻为南院大王,改同知南京留守事,召拜南府宰相,赐贞良功臣,封吴国公,为北院枢密使。廉谨奉公,知无不为。大安中致仕,卒。子霞抹,北院枢密副使。

论曰:耶律合住安边讲好,养兵息民,其虑深远矣。六符启衅邀功,岂国家之利哉?牛、杜、颇的、合里只辈衔命出使,幸不辱命。 里杀人婢以求婚,身负罪衅,画其主容,以冀免死,亦可丑也。

※校勘记

一∶ 耶律合住 合住,纪保宁六年三月作昌术。长编景德二年十二月作昌主。汉名琮,见职官分纪及太平治迹统类。

二∶ 即朱滔之甥 朱,原误「木」。据旧唐书一四三、新唐书二一二本传改。

三∶ 刘景统和六年致仕 按纪,统和六年二月,大同军节度使、同平辛章政事刘京致仕。

四∶ 温舒与萧得里底使宋 纪记此事在乾统六年正月。  五∶ 十三年拜南府宰相 十三年,原误「十二年」。按纪防为南府宰相在重熙十三年二月,据改。

六∶ 十五年防生子帝幸其第 「十五年」三字原脱。按游幸表防生子,帝幸其第在十五年八月,据补。

七∶ 十七年复召为南府宰相 十七年原误「十四年」。按纪复为南府宰相在十七年四月,据改。

八∶ 重熙十年累迁北院宣徽使明年与刘六符使宋 「明年与」三字原脱。按纪重熙十年十二月,谋取宋旧割关南十县地,遂遣萧英、刘六符使宋。十一年正月,遣南院宣徽使萧特末、翰林学士刘六符使宋取晋阳及瓦挢以南十县地。英为特末汉名,并见长编、国志及富弼奉使录。十年定议遣使明年成行,据补。又北院宣徽使纪作南院宣徽使。


分类:正史书名:辽史作者:脱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