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宋史》志64 礼十四(嘉礼二)


○册立皇后仪 册命皇太子仪 册皇太子 妃仪 公主受封仪 册命亲王大臣 仪

册立皇后。建隆元年,立琅邪郡夫人王氏为皇后,命所司择日备礼册命。自后, 凡制书云册命者,多不行册礼。后妃皆写册命告身,以金花龙凤罗纸、金涂褾袋, 有司进入,学士院草制,宣于正殿。近臣、牧守、宗室皆修贡礼,群臣拜表称贺, 又诣内东门奉笺贺皇后。

真宗册德妃刘氏为皇后,不欲令藩臣贡贺,不降制于外廷,止命学士草词付中 书。

仁宗册皇后曹氏,其册制如皇太子,玉用珉玉五十简,匣依册之长短;宝用金, 方一寸五分,高一寸,其文曰“皇后之宝”,盘螭纽,绶并缘册宝法物约旧制为之, 匣、盝并朱漆金涂银装。其礼与《通礼》异,不立仗,不设县。

前一日,守宫设次于朝堂,设册宝使、副次于东门外,命妇次于受册宝殿门外, 设皇后受册宝位于殿庭阶下北向。奉礼设册宝使位于内东门外,副使、内侍位于其 南,差退,东向北上,册宝案位于使前南向,又设内给事位于北厢南向。

其日,百官常服早入次,礼直官、通事舍人先引中书令、侍中、门下侍郎、中 书侍郎及奉册宝官,执事人绛衣介帻,诣垂拱殿门就次,以俟册降。礼直官、通事 舍人分引宰臣、枢密、册宝使副、百官诣文德殿立班,东西相向。内侍二员自内承 旨降皇后册宝出垂拱殿,奉册宝官俱搢笏率执事人,礼直官导中书侍郎押册,中书 令后从,门下侍郎押宝,侍中后从,由东上阁门出,至文德殿庭权置。

礼直官、通事舍人引使、副就位,次引侍中于使前,西向称“有制”,典仪曰 “再拜”,赞者承传,使、副、在位官皆再拜,宣曰:“赠尚书令、冀王曹彬孙女 册为皇后,命公等持节展礼。”使、副再拜,侍中还位,门下侍郎帅主节者诣使东 北,主节以节授门下侍郎,门下侍郎执节授册使,册使跪受,兴,付主节,幡随节 立于使左。次引中书令、侍中诣册宝东北,西向立,中书侍郎引册案立于中书令右, 中书令取册授册宝使,使跪受,兴,置于案,中书令、中书侍郎退复班。门下侍郎 引宝案于侍中之右,取宝授册宝使如上仪,退复位,典仪赞拜讫,礼直官、通事舍 人引使、副押册宝,持节者前导,奉册宝官奉舁,援卫如式,以次出朝堂门,诣内 东门附内臣入进。

内臣引内外命妇入就位,内侍诣阁请皇后服祎衣。册宝至,使、副俱东向内给 事前,北内跪称:“册宝使李迪、副使王随奉制授皇后册宝。”俯伏,兴,退复位。 内给事入诣受册宝殿门皇后前跪奏讫,内侍进诣使前,西面跪受册宝,以授内谒者 监,使退复位。内谒者监、主当内臣持册宝入内东门,内侍从之,以次入诣殿庭。 内侍赞引皇后降立庭中北向位,内侍跪取册,次内侍跪取宝,兴,立皇后右少前, 西向,内侍二员进立皇后左少前东向,内侍称“有制”,内侍赞皇后再拜,内侍奉 册进授皇后,皇后受以授内侍,次内侍奉宝亦然。复赞再拜讫,导皇后升坐,内臣 引内外命妇称贺如常仪。礼毕,内侍导皇后降坐还阁,内外命妇班退。皇后易常服, 谢皇帝、皇太后,用常礼。百官诣东上阁门表贺。

元祐五年八月,太皇太后诏:以皇帝纳后,令翰林学士、御史中丞、两省与太 常礼官检详古今六礼沿革,参考《通礼》典故,具为成式。群臣又议勘昏,御史中 丞郑雍等请不用阴阳之说,吕大防亦言不可,太后纳之。

六年八月,三省、枢密院言:“六礼,命使纳采、问名、纳吉、纳成、告期, 差执政官摄太尉充使,侍从官或判宗正官摄宗正卿充副使。以旧尚书省权为皇后行 第。纳采、问名同日,次日纳吉、纳成、告期,。纳成用谷圭为贽,不用雁。‘请 期’依《开宝礼》改为‘告期’,‘亲迎’为‘命使奉迎’。纳采前,择日告天地、 宗庙。皇帝临轩发册,同日,先遣册礼使、副,次遣奉迎使,令文武百官诣行第班 迎。”又言:“据《开元礼》,纳采、问名合用一使,纳吉、纳成各别日遣使。今 未委三礼共遣一使,或各遣使。又合依发册例立仗。”诏:“各遣使,文德殿发制 依发册立仗。”

七年正月,诏尚书左丞苏颂撰册文并书。学士院上六礼辞语,其纳采制文略曰: “太皇太后曰:“咨某官封姓名,浑元资始,肇经人伦,爰及夫妇,以奉天地、宗 庙、社稷。谋于公卿,咸以为宜。率由旧典,今遣使持节太尉某、宗正卿某以礼纳 采。”其答文曰:“太皇太后嘉命,访婚陋族,备数采择,臣之女未闲教训,衣履 若而人。钦承旧章,肃奉典制。某官封粪土臣姓某稽首再拜承制诏。”问名制曰: “两仪合德,万物之统,以听内治,必咨令族。重宣旧典,今遣使持节某官以礼问 名。”答曰:“使者重宣中制,问臣名族。臣女,夫妇所生,先臣故某官之遗微孙, 先臣故某官之遗曾孙,先臣故某官之遗孙,先臣故某官之外孙女,年若干。钦承旧 章,肃奉典制。”纳吉制曰:“人谋龟筮,同符元吉,恭顺典礼,今使某官以礼纳 吉。”答曰:“使者重宣中制,臣陋族卑鄙,忧惧不堪。钦承旧章,肃奉典制。” 纳成制曰:“咨某官某之女,孝友恭俭,实维母仪,宜奉宗庙,永承天祚。以黝纁、 谷圭、六马以章典礼,今使某官以礼纳成。”答曰:“使者重宣中制,降婚卑陋, 崇以上公,宠以丰礼,备物典策。钦承旧章,肃奉典制。”告期制曰:“谋于公卿, 大筮元龟,罔有不臧,吉日惟某月、某甲子可迎。率遵典礼,今遣某官以礼告期。” 答曰:“使者重宣中制,以某月、某甲子吉日告期。臣钦承旧章,肃奉典制。”奉 迎制曰:“礼之大体,钦顺重正,其期维吉,典图是若,今遣某官以礼奉迎。”答 曰:“使者重宣中制,今日吉辰,备礼以迎。蝼蚁之族,猥承大礼,忧惧战悸。钦 率旧章,肃奉典制。”余如式。

三月,礼部、太常寺上纳后仪注:

发六礼制书。太皇太后御崇庆殿,内外命妇立班行礼毕,内给事出殿门,置六 礼制书案上,出内东门。礼直官、通事舍人引由宣祐门至文德殿后门入,权置案于 东上阁门。

命使纳采、问名。文德殿,宰臣、亲王、执政官、宗室、百僚、大小使臣易朝 服,乐备而不作。班定,内给事奉制书案置横街北稍东,西向北上,礼直官、通事 舍人引门下、中书侍郎,次引使、副就横街南承制位,北向东上,内给事诣使者东, 北面称“太皇太后有制”,典仪曰“再拜”,在位官皆再拜。宣制曰:“皇帝纳后, 命公等持节行礼。”典仪曰“再拜”,使、副皆再拜。授制书讫,典仪曰“再拜”, 在位官皆再拜。礼直官、通事舍人、太常博士引使、副从制案出,载于油络网犊车, 出宣德门,鼓吹备而不作。至皇后行第大门外,令史二人对奉制案立,主人立大门 内,傧者立主人之左,北面,进受命,出曰:“敢请事。”使者曰:“某奉制纳采。” 傧者入告,主人曰:“臣某之女若而人,既蒙制访,臣某不敢辞。”傧者出告,入 引主人出大门外,再拜。使者先入,使者曰:“太皇太后制。”主人再拜。宣制书 毕,主人再拜受讫,主人进表讫,再拜,使者出。问名同上仪。使者曰:“将加卜 筮,奉制问名。”主人曰:“臣某之女若而人,既蒙制命,臣某不敢辞。”

命使纳吉、纳成、告期并同命使纳采、问名仪。纳吉,使者曰:“加请卜筮, 占曰从制,使某纳吉。”主人曰:“臣某之女若而人,龟筮云吉,臣预有焉。臣某 谨奉典制。”告期,使者曰:“某奉制告期。”主人曰:“臣某谨奉典制。”以上 纳吉、纳成、告期。请见、授制、接表并如纳采仪。

临轩命使册后及奉迎于文德殿。百官朝服,皇帝常服乘辇至殿后阁,侍中奏中 严外办,乃服通天冠、绛纱袍,乘辇出自西房,降辇即御坐。两省官及待制、权侍 郎、观察使以上,分东西入殿门,各就位,东西相向立。奉宝置御坐前,奉宣后册 由东上阁门出,至文德殿庭横行,典仪曰“拜”,在位官皆再拜。使、副受册,宣 制曰:“册某氏为皇后,命公等持节展礼。”典仪曰“拜”,使、副再拜受册宝讫, 典仪赞百官再拜。宣制曰:“太皇太后制:命公等持节奉迎皇后。”典仪赞使、副 再拜受节,又赞百官再拜。侍中奏礼毕解严,百官再拜出,皇帝常服还内。册宝至 皇后行第,如纳采仪。使者曰:“某奉制授皇后备物典册。”皇后受册宝,内外命 妇序立如仪,主人以书奉使者。

奉迎。百官常服班宣德门外行第,傧者请,使者曰:“某奉制以礼奉迎。”傧 者入告,主人曰:“臣某谨奉典制。”傧者出告,入引主人出大门外再拜。使者先 入,曰“有制”,主人再拜,使者宣制毕,主人再拜受制,答表又再拜。姆导皇后, 尚宅前引,升堂出立房外,典仪赞使、副再拜。使者曰:“今月吉日,某等承制以 礼奉迎。”内侍受以入,使、副退,主人以书授使者,奉于司言,受以奏闻。皇后 降立堂下再拜讫,升堂,主人升自东阶,西向曰:“戒之戒之,夙夜无违命!”主 人退,母进西阶上东向,施衿、结帨曰:“勉之戒之,夙夜无违命!”皇后升舆至 中门,升车出大门,使、副及群臣前引。将至宣德门,百官、宗室班迎,再拜讫, 分班。皇后入门,鸣钟鼓,班迎官退,乃降车入,次升舆入端礼门、文德殿、东上 阁门,出文德殿后门,入至内东门内降舆,司舆前导,诣福宁殿门大次以俟。晡后, 皇后车入宣德门,侍中版奏请中严,内侍转奏,皇帝服通天冠、绛纱袍,御福宁殿, 尚宫引皇后出次,诣殿庭之东,西向立。尚仪跪奏外办,请皇帝降坐礼迎,尚宫前 引,诣庭中之西,东面揖皇后以入,导升西阶入室,各就榻前立。尚食跪奏具,皇 帝揖皇后皆坐,尚食进馔,食三饭,尚食进酒,受爵饮,尚食以馔从;再饮如初, 三饮用卺如再饮。尚仪跪奏礼毕,俱兴,尚宫请皇帝御常服,尚寝请皇后释礼服入 幄。次日,以礼朝见太皇太后、皇太后,参皇太妃,如宫中之仪。

诏从之。

四月,太皇太后手书曰:“皇帝年长,中宫未建,历选诸臣之家,以故侍卫亲 军马军都虞候、赠太尉孟元孙女为皇后。”制诏:“六礼,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 吕大防摄太尉,充奉迎使,同知枢密院事韩忠彦摄司徒副之;尚书左丞苏颂摄太尉, 充发册使,签书枢密院事王岩叟摄司徒副之;尚书左丞苏辙摄太尉,充告期使,皇 叔祖、同知大宗正事宗景摄大宗正卿副之;皇伯祖、判大宗正事、高密郡王宗晟摄 太尉,充纳成使,翰林学士范百禄摄宗正卿副之;吏部尚书王存摄太尉,充纳吉使, 权户部尚书刘奉世摄宗正卿副之;翰林学士梁焘摄太尉,充纳采、问名使,御史中 丞郑雍摄宗正卿副之。”

五月甲午,行纳采、问名礼。丁酉,行纳吉、纳成、告期礼。戊戌,帝御文德 殿发册及命使奉迎皇后。己亥,百官表贺于东上阁门,次诣内东门贺太皇太后,又 上笺贺皇后,上笺贺皇太妃。皇后择日诣景灵宫行庙见礼。

大观四年,册贵妃郑氏为皇后,议礼局重定仪注:临轩册使,皇帝御文德殿, 服通天冠、绛纱袍,百官朝服,陈黄麾细仗,依古用宫架。册使出殿门,依近仪不 乘辂。权以穆清殿为受册殿。其日,皇后服祎衣,其奉册宝授皇后,皆用内侍。受 册讫,皇后上表谢皇帝,内外命妇立班称贺,群臣入殿贺皇帝,于内东门上笺贺皇 后。其上礼仪注,乞依进马条令施行;其会群臣,及皇后会外命妇仪注,并依《开 元》、《开宝礼》。受册之殿陈宫架,用女工,升降行止并以乐节,而别定乐名、 乐章。

皇后上表乞免受册排黄麾仗及乘重翟车、陈小驾卤簿等,而于延福宫受册。其 朝谒景灵宫,亦止依近例云。

绍兴十三年闰四月十七日,册贵妃吴氏为皇后。前期,于文德殿内设东西房、 东西阁,凡香案、宫架、册宝幄次、举麾位、押案位、权置册宝褥位、受制承制宣 制位、奉节位、赞者位、奉册宝位、举册举宝官位及文武百僚、应行事官、执事官 位,皆仪鸾司、太常典仪分设之,以俟临轩发册。

其日质明,皇帝服通天冠、绛纱袍出西阁,协律郎举麾奏《乾安》之乐,皇帝 降辇即御坐,乐止,册使、副以下应在位官皆再拜。侍中宣制曰:“册贵妃吴氏为 皇后,命公等持节展礼。”册使、副再拜,参知政事以节授册使,册使跪受,以授 掌节者。中书令以册授册使,侍中以宝授副使,并权置于案,册使、副以下应在位 官皆再拜。册使押册,副使押宝,持节者前导,《正安》之乐作,出文德殿门,乐 止,至穆清殿门外幄次,权置以俟。

皇后首饰、祎衣出阁,协律郎举麾,《坤安》之乐作,皇后至殿上中间南向立 定,乐止。册使、副就内给事前东向跪称:“册使副姓某奉制授皇后备礼典册。” 内给事入诣皇后前,北向奏讫,册使举册授内侍,内侍转授内谒者监;副使举宝授 内侍,内侍转授内谒者监;掌节者以节授掌节内侍,内侍持节前导,册宝并案进行 入诣殿庭。册宝初入门,《宜安》之乐作,至位,乐止。皇后降自东阶,至庭中北 向位,初行,《承安》之乐作,至位,乐止。皇后再拜,举册官搢笏跪举册,读册 官搢笏跪宣册,内谒者监奉册进授皇后,皇后受以授司言,又奉宝进授皇后,皇后 受以授司宝。司言、司宝置册宝于案,举册宝官并举案官俱搢笏举册宝并案兴,诣 东阶之东,西向位置定。皇后初受册宝,《成安》之乐作,受讫,乐止。皇后再拜, 礼毕。

册皇太子。至道元年八月壬辰,诏立皇太子,命有司草其册礼,以翰林学士宋 白为册皇太子礼仪使。有司言:“前代太子无执圭之文,请如王公之制执桓圭,余 如旧制。”

九月丁卯,太宗御朝元殿,陈列如元会仪,帝衮冕,设黄麾仗及宫县之乐于庭, 百官就位。太子常服乘马,就朝元门外幄次,易远游冠、朱明衣,所司赞引三师、 三少导从至殿庭位,再拜起居毕,分班立。

太常博士引摄中书令就西阶解剑、履,升殿诣御坐前,俯伏,兴,奏宣制,降 就剑、履位,由东阶至太子位东,南向称“有制”,太子再拜。中书侍郎引册案就 太子东,中书令北面跪读册毕,太子再拜受册,以授右庶子;门下侍郎进宝授中书 令,中书令授太子,太子以授左庶子,各置于案。由黄道出,太子随案南行,乐奏 《正安》之曲,至殿门,乐止,太尉升殿称贺,侍中宣制,答如仪。

皇太子易服乘马还宫,百官赐食于朝堂。中书、门下、枢密院、师、保而下诣 太子参贺,皆序立于宫门之外。庶子版奏外备,内臣褰帘,太子常服出次坐,中书、 门下、文武百官、枢密、师、保、宾客而下再拜,并答拜;四品以下官参贺,升坐 受之。越三日,具卤簿,谒太庙,常服乘马,出东华门升辂,仪仗内行事官乘车者, 并服礼衣,余皆袴褶乘马导从。

有司言:“唐礼,宫臣参贺皆舞蹈,开元始罢之。故事,百官及东宫接见只呼 皇太子,上笺启称皇太子殿下,百官称名,宫官称臣;常行用左春坊印,宫中行令。 又按唐制,凡东宫处分论事之书,太子并画令,左、右庶子以下署名姓,宣奉行书 按画日;其与亲友、师傅,不用此制。今请如开元之制,宫臣止称臣,不行舞蹈之 礼。今皇太子兼判开封府,其所上表状即署太子之位,其当申中书、枢密院状,祗 判官等署,余断案及处分公事并画诺。”诏惟改‘诺’为‘准’,余并从之。其朝 皇后仪,止用宫中常礼。时真宗以寿王为皇太子,兼判开封,请见僚属,称名而免 称臣。

神宗未及受册礼而即位,乃以册宝送天章阁,遂为故事。

绍兴三十二年五月,诏曰:“朕以不德,躬履艰难三十有六年,忧劳万机,宵 旰靡怠。属时多故,未能雍容释负,退养寿康,今边鄙粗宁,可遂如志。皇子毓德 允成,神器有讬,朕心庶几可立为皇太子,仍改名,所司择日备礼册命。”未及行 礼,六月十一日内禅。

乾道元年八月十日,制立皇子邓王愭为皇太子。十月,诏以知枢密院洪适为礼 仪使,撰册文,签书枢密院事叶颙书册,工部侍郎王弗篆宝。

十六日,皇帝御大庆殿行册礼,皇太子服远游冠、朱明衣,执桓圭。前期,习 仪礼官及有司并先一日入宿卫,展宫架乐,设太子次、册宝幄次、百官次,又设皇 太子受册位、典宝褥位,应行礼等皆有位,列黄麾半仗于殿门内外。质明,百官就 次,皇太子常服诣幕次,符宝郎陈八宝于御位之左右,有司奉册宝至幄次,百官朝 服入班殿庭。

有司自幄次奉册宝至褥位,参知政事、中书令导从,退各就位,侍中升殿俟宣 制,皇太子易服执圭俟于殿门外。乐正撞黄钟之钟,《乾安》之乐作,皇帝即御坐, 殿上侍臣起居,乐止。行礼官赞引皇太子入就殿庭,东宫官从,初入殿门,《明安》 之乐作,乐止,皇太子起居,次百官起居,各拜舞如仪。

皇太子诣受册位,侍中前承旨,降阶宣制曰:“册邓王愭为皇太子。”皇太子 拜舞如仪,侍中升殿复位。中书令诣读册位,捧册官奉册至,中书令跪读毕,兴, 皇太子再拜,有司奉册至皇太子位,中书令跪以册授皇太子,皇太子跪受,以授右 庶子,置于案;次侍中以宝授皇太子,皇太子跪受,以授左庶子,如上仪。皇太子 再拜。中书舍人押册、中允押宝以出,次皇太子出,如来仪。初行乐作,出殿门乐 止。次百官称贺,乐正撞蕤宾之钟,《乾安》之乐作,皇帝降坐,乐止,放仗,在 位官再拜以出。

礼毕,百官易常服,赴内东门司拜笺贺皇后,次赴德寿宫拜表笺贺,诸路监司、 守臣等并奉表称贺。明日,车驾诣德寿宫谢。又明日,上御紫宸殿,引皇太子称谢, 还东宫,百官赴东宫参贺。

皇太子择日先朝谒景灵宫,次日朝谒太庙、别庙,又择日诣德寿宫称谢。先是, 礼官言:“皇太子朝谒景灵宫无所服典故,乞止用常服。次朝谒太庙、别庙,当衮 冕,乘金辂,设仗。”从之。皇太子言:“乘辂、设仗,虽有至道、天禧故事,非 臣子所安。”诏免。

册皇太子妃。政和五年三月,诏选皇太子妃。六年六月,诏选少傅、恩平郡王 朱伯材女为皇太子妃,令所司备礼册命。庚辰,帝服通天冠、绛纱袍,御文德殿发 册。先是,议礼局上《五礼新仪》:“皇太子纳妃,乘金辂亲迎。”皇太子三奏辞 乘辂及临轩册命,诏免乘辂,而发册如礼焉。

公主受封,降制有册命之文,多不行礼,惟以纶告进内。至嘉祐二年,封福康 公主为兖国公主,始备礼册命。

前一日,百官班文德殿,内降册印,宣制,册案、援卫一如册皇后仪。有司先 设册使等幕次于内东门外,命妇次于公主本位门之外,公主受册印位于本位庭阶下 北向,册使位于内东门、副使及内给事于其南差退并东向,设册印案位于册使前南 向,内给事位于册使北南向。

自文德殿奉册印将至内东门,内给事诣本位,请公主服首饰、褕翟。册印至内 东门外褥位置讫,内臣引内命妇入就位,礼直官引册使、副等俱就东向位,内给事 就南向位。

通事舍人、博士引册使就内给事前东向,躬称“册使某、副使某奉制授公主册 印”,退复位,内给事入诣所设受册印位公主前,言讫退。内给事进诣册使前西向, 册使跪以册印授内给事,内给事跪授内谒者,内谒者及主当内臣等持入内东门,内 给事从入诣本位,赞公主降诣庭中北向立,跪取册,兴,立公主右少前西向。又内 给事立公主左少前东向,称“有制”,赞者曰“拜”,公主再拜,右给事奉册跪授 之,公主受以授左给事,右给事又奉印授公主,如上仪。赞者曰“拜”,公主再拜 毕,引公主升位。次内臣行内命妇贺毕,遂引公主谢皇帝、皇后,一如内中之仪。 群臣进名贺。其册印如贵妃,有匣,文曰“兖国公主之印”。遂为定制。

神宗进封邠国大长公主、鲁国公主皆请免册礼,止进告入内云。

册命亲王大臣之制,具《开宝通礼》,虽制书有备礼册命之文,多上表辞免, 而未尝行。每命亲王、宰臣、使相、枢密使、西京留守、节度使,并翰林草制,夜 中进入,翼日自内置于箱,黄门二人舁之,立御坐东。内朝退,乃奉箱出殿门外, 宣付阁门,降置于案,俟文德殿立班,阁门使引制案置于庭,宣付中书、门下,宰 相跪受,复位,以授通事舍人,赴宣制位唱名讫,奉诣宰相,宰相受之,付所司。

若立后妃,封亲王、公主,即先称有制,百官再拜,宣制讫,复再拜舞蹈称贺。 若宰相加恩制书,即宣付通事舍人,引宰相于宣制石东,北向再拜立,听讫,拜舞 复位。若百官受制,即自班中引出听麻,文班于宣制石东,武班于西,并如宰相仪, 听讫,出赴朝堂。其罢相者,即引出赴朝堂金吾仗舍。

诸王、宰相朝谢,前一日,内降官告,从内出东上阁门外宣词以赐,授节者, 仍交旌节。授者俯伏,执旌节交于颈上者三。参知政事、宣徽使、枢密使、大两省、 两制、秘书监、上将军、观祭使以上授官告敕牒者,皆拜敕舞蹈,若止授敕或宣头 者止再拜,余官悉不拜敕、不舞蹈,惟御史大夫、中丞拜授东上阁门使,又引至殿 门外中笼门再拜。

亲王、节度、使相官告,并载以彩舆迎归第。亲王舆中,设银师子香合,辇官 十二人,并幞头、绯绣宽衣;旌节各二,马四,犦槊官十六人,执旌节拢马对引, 由乾元门西偏门出至门外;马技骑士五十人,枪牌步兵六十人,教坊乐工六十五人, 及百戏、蹴鞠、斗鸡、角抵次第迎引,左右军巡使具军容前导至本宫。使相舆中用 银香炉,辇官十二人,金鹅帽、锦络缝紫絁宽衣;旌节各一,马二,犦槊官八人, 马技骑士二十人,枪牌步兵二十四人,军巡使不前导,余如亲王制。有故则罢。

凡谏、舍、刺史以上在外任加恩者,悉令其亲属乘传赍诏,就以告牒赐之。

政和礼局上册命亲王、大臣仪,迄不果行。


分类:正史 书名:宋史 作者:脱脱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