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宋史》志66 礼十六(嘉礼四)


○宴飨 游观 赐酺

宴飨之设,所以训恭俭、示惠慈也。宋制,尝以春秋之季仲及圣节、郊祀、籍 田礼毕,巡幸还京,凡国有大庆皆大宴,遇大灾、大札则罢。天圣后,大宴率于集 英殿,次宴紫宸殿,小宴垂拱殿,若特旨则不拘常制。凡大宴,有司预于殿庭设山 楼排场,为群仙队仗、六番进贡、九龙五凤之状,司天鸡唱楼于其侧。殿上陈锦绣 帷帟,垂香球,设银香兽前槛内,藉以文茵,设御茶床、酒器于殿东北楹,群臣盏 斝于殿下幕屋。设宰相、使相、枢密使、知枢密院、参知政事、枢密副使、同知枢 密院、宣徽使、三师、三公、仆射、尚书丞郎、学士、直学士、御史大夫、中丞、 三司使、给、谏、舍人、节度使、两使留后、观察、团练使、待制、宗室、遥郡团 练使、刺史、上将军、统军、军厢指挥使坐于殿上,文武四品以上、知杂御史、郎 中、郎将、禁军都虞候坐于朵殿,自余升朝官、诸军副都头以上、诸蕃进奉使、诸 道进奉军将以上分于两庑。宰臣、使相坐以绣墩;曲宴行幸用杌子。

参知政事 以下用二蒲墩,加罽兟;曲宴,枢密使、副并同。

军都指挥使以上用一蒲墩; 自朵殿而下皆绯缘毡条席。殿上器用金,余以银。其日,枢密使以下先起居讫,当 侍立者升殿。宰相率百官入,宣徽、阁门通唱,致辞讫,宰相升殿进酒,各就坐, 酒九行。每上举酒,群臣立侍,次宰相、次百官举酒;或传旨命酹,即搢笏起饮, 再拜。曲宴多令不拜。

或上寿朝会,止令满酌,不劝。中饮更衣,赐花有差。 宴讫,蹈舞拜谢而退。

建隆元年,大宴于广德殿,酒九行而罢。乾德元年十一月,南郊礼成,大宴广 德殿,谓之饮福。是后三年,开宝三年、五年、六年、七年、八年,并设秋宴于大 明殿,以长春节在二月故也。太平兴国之后,止设春宴,在大明者十一,在含光者 六。宴日,亲王、枢密使副、宣徽、三司使、驸马都尉皆侍立,军校自龙武四厢都 指挥使以上立于庭。其宴契丹使亦于崇德殿,但近臣及刺史、郎中而上预焉。

淳化四年正月,以南郊礼成,大宴含光殿,直史馆陈靖上言:“古之飨宴者, 所以省祸福而观威仪也。故宴以礼成,宾以贤序,《风》、《雅》之作,兹为盛焉。 伏见近年内殿赐宴,群臣当坐于朵殿、两廊者,拜舞方毕,趋驰就席,品列之序, 纠纷无别。及至尊举爵,群臣起立,先后不整,俯仰失节。欲望自今令有司预依品 位告谕,其有逾越班次、拜起失节、喧哗过甚者,并令纠举。又惟饫赐之典,以宠 武夫,大烹之余,故为盛馔。计一饭所费,可数人之属厌,而将校辈或至终宴之时, 尚有欲炙之色,盖执事者失于察视,不及洁丰而使然也。伏望并申严制。”至道元 年三月,御史中丞李昌龄亦言:“广宴之设,以均饫赐,得齿高会,宜乎尽礼。而 有位之士,鲜克致恭,当纠其不恪。又供事禁庭,当定员数,籍姓名以谨其出入。 酒肴之司,或亏精洁,望分命中使巡察。”并从之。

咸平三年二月,大宴含光殿,自是始备设春秋大宴。五年,御史台言:“大宴, 起居舍人、司谏、正言、三院使、御史并坐于殿廊,望自今移升朵殿,自余依旧。” 十二月,诏凡内宴,宗正卿令升殿坐,班次依合班仪。翰林学士梁颢请以春秋大宴、 小宴、赏花、行幸次为四图,颁下阁门遵守。从之。

景德二年九月,诏曰:“朝会陈仪,衣冠就列,将以训上下、彰文物,宜慎等 威,用符纪律。况屡颁于条令,宜自顾于典刑。稍历岁时,渐成懈慢。特申明制, 以儆具僚。自今宴会,宜令御史台预定位次,各令端肃,不得喧哗。违者,殿上委 大夫、中丞,朵殿委知杂御史、侍御史,廊下委左右巡使,察视弹奏;内职殿直以 上赴起居、入殿庭行私礼者,委阁门弹奏;其军员,令殿前侍卫司各差都校一人提 辖,但亏失礼容,即送所司勘断讫奏。仍令阁门、宣徽使互相察举,敢蔽匿者纠之。”

大中祥符元年十二月,诏宣徽院、御史台、阁门、殿前马步军司,凡内宴臣僚、 军员并祗候使臣等,并以前后仪制晓谕,务令遵禀,违者密具名闻。其军员有因酒 言词失次及醉仆者,即先扶出,或遣殿前司量添巡检军士护送归营。又诏臣僚有托 故请假不赴宴者,御史台纠奏。天禧四年,直集贤院祖士衡言:“大宴将更衣,群 臣下殿,然后更衣,更衣后再坐,则群臣班于殿庭,候上升坐,起居谢赐花,再拜 升殿。”

仁宗天圣三年,监察御史朱谏言:“伏见大宴,宗室先退,允为得礼。尚有文 武臣僚父子、兄弟者,皆预再坐,欲望自今内宴,百官有父子、兄弟、叔侄同赴, 再坐时卑者先退。”庆历七年,御史言:“凡预大宴并御筵,其所赐花,并须载归 私第,不得更令仆从持戴,违者纠举。”

熙宁二年正月,阁门言:“准诏裁定集英殿宴入殿人数:中书二十二人,枢密 院三十人,宣徽院八人,亲王八人,昭德军节度使、兼侍中曹佾三人,皇亲使相三 人,皇亲正刺史已上至节度使并驸马都尉各一人,翰林司一百七十八人,御厨六百 人,仪鸾司一百五十人,祗候库二十人,内衣物库七人,新衣库七人,内弓箭库三 人,钤辖教坊所三人,钟鼓楼一十六人,御药院八人,内物料库九人,法酒库一十 六人,内酒坊八人,入内内侍省前后行、亲事官共五人,皇城司职员手分二人,御 史台知班一十一人,洒扫亲从官人员已下一百人,两廊觑步亲从官四十二人,提举 司勾押官手分三人,提举火烛巡检人员一十人,快行亲从官一十一人,支散两省花 后苑造作所工匠等四人,客省承授行首八人,四方馆职掌二人,阁门承受行首已下 一十八人。”是岁十一月,以皇子生,宴集英殿。

七年九月,诏:“自今大宴,亲王、皇亲使相、枢密使副使、宣徽使、驸马都 尉并于殿门外幕次就赐酒食。”旧制,会食集英西廊之庑下,喧卑为甚,权发遣宣 徽院吴充奏其事,故有是命。

元丰七年三月,大宴集英殿,命皇子延安郡王侍立。宰相王珪等率百官廷贺。 诏曰:“皇家庆事,与卿等同之。”珪等再拜称谢。久之,王乃退。时王未出阁, 帝特令侍宴,以见群臣。九年,阁门言:“大宴不用两军妓女,只用教坊小儿之舞。” 王拱辰请以女童代之。元祐八年,诏罢独看。故事,大宴前一日,御殿阅百戏,谓 之独看。修国史范祖禹言:“是日进《神宗纪》草,陛下览先帝史册甫毕,即观百 戏,理似未安,故请罢之。”

元祐二年九月,经筵讲《论语》彻章,赐宰臣、执政、经筵官宴于东宫,帝亲 书唐人诗分赐之。三年六月,罢春宴。八月,罢秋宴,以魏王出殡,翰林学士苏轼 不进教坊致语故也。是后以时雨未足,集英殿试举人,尚书省火,禁中祈禳,邠国 公主未菆,皆罢宴。凡大宴有故而罢,赐赐预宴官酒馔于阁门朝堂,升殿官虽假故 不从游宴,亦遣中使就第赐焉。亲王、中书、枢密、宣徽、三司使副、学士、步军 都虞候以上、三师、三公、东宫三师三公以下、曾任中书门下致仕者,亦同。

凡外国使预宴者,祥符中宴崇德殿,夏使于西廊南赴坐,交使以次歇空,进奉、 押衙次交州,契丹舍利、从人则于东廊南赴坐。四年,又升甘州、交州于朵殿,夏 州押衙于东廊南头歇空坐。七年,龟兹进奉人使歇空坐于契丹舍利之下。其后又令 龟兹使副于西廊南赴坐,进奉、押衙重行于后,瓜州、沙州使、副亦于西廊之南赴 坐,其余大略以是为准。

大观三年,议礼局上集英殿春秋大宴仪:

其日,预宴文武百僚诣殿庭,东西相向立。皇帝出御需云殿,阁门、内侍、管 军等起居。皇帝降坐,御集英殿,鸣鞭,殿中监已下通班起居。殿中监、少监升殿, 通唤阁门官升殿。摄左右军巡使靴笏起居讫,系鞋执杖侍立,余非应奉官分出。次 钟鼓楼节级就位,四拜起居。

次舍人通唤讫,分引群官横行北向,东上阁门官赞大起居,班首出班俯伏,跪, 致辞讫,俯伏,兴,复位。群官再拜舞蹈,又再拜,赞各就坐,再拜,舍人分引升 殿,席前相向立,朵殿、两庑官立于席后。有辽使则舍人引大辽舍利西入大起居, 赞各就坐,赞再拜,赞就坐,引升西廊。次舍人传事引从人分入,四拜起居,谢坐, 并同舍利仪。教坊使以下通班大起居,看盏人谢,升殿再拜。内侍进御茶床,殿侍 酹酒讫,次赞天武门外祗候。东上阁门官诣御坐,奏班首姓名以下进酒。

舍人分引殿上臣僚横行北向,赞再拜。舍人引班首稍前,东上阁门官接引诣御 坐,东北向,搢笏,殿中监奉盘盏授班首,少监启盏,以酒注之。班首奉诣御前进 讫,少退,虚跪,兴,以盘授殿中监,出笏,东上阁门官引退,舍人接引复位,赞 再拜。舍人引班首稍前,殿上臣僚席前相向立,东上阁门官接引诣御坐,东北向, 搢笏,殿中监授盘,奉诣御前,西向立,乐作,皇帝饮讫。舍人分引殿上臣僚横行 北向,东上阁门引班首接盏,退,虚跪,兴,授盏殿中监,出笏,引退,舍人接引 复位,赞再拜,赞各赐酒,群臣再拜,赞各就坐,群官皆立席后,复赞就坐。

酒初行,群官搢笏受酒,先宰相,次百官,皆作乐。皇帝再举酒,并殿中监、 少监进。

群臣俱立席后,乐作,饮讫,赞各就坐。复行群臣酒,饮讫。皇帝三 举酒,皆如第一之仪。尚食典奉御进食,太官设群臣食,乐作。赐祗应臣僚酒食, 赞谢拜讫,复位。皇帝四举酒,并典御进酒。

乐工致语,群官皆立席后,致语 讫,赞百官再拜,就坐,乐作。皇帝五举酒,乐工奏乐,庭下舞队致词,乐作,舞 队出。

东上阁门奏再坐时刻。俟放队讫,内侍举御茶床,皇帝降坐,鸣鞭,群臣退。 赐花,再坐。前二刻,御史台、东上阁门催班,群官戴花北向立,内侍进班齐牌, 皇帝诣集英殿,百官谢花再拜,又再拜就坐。内侍进御茶床,皇帝举酒,殿上奏乐, 庭下作乐。皇帝再举酒,殿上奏乐,庭下舞队前致语,乐作,出。皇帝三举酒、四 举酒皆如上仪。若宣示盏,即随所向,阁门官以下揖称宣示盏,躬赞就坐。若宣劝, 即立席后躬饮讫,赞再拜。内侍举御茶床,舍人引班首以下降阶再拜舞蹈,又再拜 讫,分班出。阁门官侧奏无公事,皇帝降坐,鸣鞭。

集英殿饮福大宴仪。初,大礼毕,皇帝逐顿饮福,余酒封进入内。宴日降出, 酒既三行,泛赐预坐臣僚饮福酒各一盏,群臣饮讫,宣劝,各兴,立席后,赞再拜 谢讫,复坐饮,并如春秋大宴之仪。

绍兴十三年三月三日,诏宴殿陈设止用绯、黄二色,不用文绣,令有司遵守, 更不制造。五月,阁门修立集英殿大宴仪注。

乾道八月十二月,诏今后前宰相到阙,如遇赴宴赐茶,其合会墩杌,非特旨, 并依官品。又行门、禁卫诸色祗应人,依绍兴例,并赐绢花。自是惟正旦、生辰、 郊祀及金使见辞各有宴,然大宴视东京时则亦简矣。

曲宴。凡幸苑囿、池御,观稼、畋猎,所至设宴,惟从官预,谓之曲宴。或宴 大辽使、副于紫宸殿,则近臣及刺史、正郎、都虞候以上预。暮春后苑赏花、钓鱼, 则三馆、秘阁皆预。

太祖建隆元年七月,亲征泽、潞,宴从臣于河阳行宫,又宴韩令坤已下于礼贤 讲武殿,赐袭衣、器币、鞍马,以赏泽、潞之功也。四年四月,宴从臣于玉津园。 乾德三年七月六日,诏皇弟开封尹、宰相、枢密使、翰林学士、中书舍人泛舟后苑 新池,张乐宴饮,极欢而罢。是岁重阳,宴近臣于长春殿。

太宗太平兴国九年三月十五日,诏宰相、近臣赏花于后苑,帝曰:“春气暄和, 万物畅茂,四方无事。朕以天下之乐为乐,宜令侍从词臣各赋诗。”帝习射于水心 殿。雍熙二年四月二日,诏辅臣、三司使、翰林、枢密直学士、尚书省四品两省五 品以上、三馆学士宴于后苑,赏花、钓鱼,张乐赐饮,命群臣赋诗习射。赏花曲宴 自此始。三年十二月一日,大雨雪,帝喜,御玉华殿,召宰臣及近臣谓曰:“春夏 以来,未尝饮酒,今得此嘉雪,思与卿等同醉。”又出御制《雪诗》,令侍臣属和。 后凡曲宴不尽载。

真宗咸平元年二月二十二日,宴群臣于崇德殿,不作乐。二年八月七日,再宴, 用乐。三年二月晦,赏花,宴于后苑,帝作《中春赏花钓鱼诗》,儒臣皆赋,遂射 于水殿,尽欢而罢。自是遂为定制。四年十一月二十日,御龙图阁曲宴,诏近臣观 太宗草、行、飞白、篆、籀、八分书及画。景德二年十二月五日,宴尚书省五品、 诸军都指挥使以上、契丹使于崇德殿,不举乐,以明德太后丧制故也。时契丹初来 贺承天节,择膳夫五人赍本国异味,就尚食局造食,诏赐膳夫衣服、银带、器帛。 大中祥符六年七月二十九日,诏辅臣观粟于后苑御山子,观御制文阁御书及《嘉禾 图》,赐饮。是日,皇子从游。天禧四年七月十一日,诏近臣及寇准、冯拯观内苑 谷,遂宴于玉宸殿。十月二十九日,诏皇太子、宗室、近臣、诸帅赴玉宸殿翠芳亭 观稻,赐宴,仍以稻分赐之。

仁宗天圣二年,既禫除,百官五表请听乐,而秋燕用乐之半。诏辅臣曰:“昨 日宴宫中,朕数四上勉皇太后听乐。”王钦若以闻太后,太后曰:“自先帝弃天下, 吾终身不欲听乐。皇帝再三为请,其可重违乎!”明年上元节,乃朝谒景灵上清宫、 启圣院、相国寺,还御正阳门,宴从官,观灯。次日,太后召命妇临观。及春秋大 宴,岁为常。夏,观南御庄刈麦,秋,瑞圣园刈谷,并宴从官,或射,不为常。皇 祐五年,后苑宝政殿刈麦,谓辅臣曰:“朕新作此殿,不欲植花,岁以种麦,庶知 穑事不易也。”自是幸观谷、麦,惟就后苑,春夏赏花、钓鱼则岁为之。嘉祐七上 十二月,特召两府、近臣、三司副使、台谏官、皇子、宗室、驸马都尉,管军臣僚 至龙图、天章阁,观三圣御书,及宝文阁为飞白分赐,下逮馆阁官,制《观书诗》, 赐韩琦以下和进,遂宴群玉殿,传诏学士王珪撰诗序,刊石于阁。数日,再会天章 阁,观三朝瑞物,复宴群玉殿,酒行,上曰:“天下久无事,今日之乐,与卿等共 之,宜尽醉,勿复辞。”因召韩琦至御榻前,别赐一大卮。出禁中名花,金盘贮香 药,令各持归,莫不沾醉,至暮而罢。

熙宁元年四月,御史中丞滕甫言:“臣闻君命召,不俟驾,此臣子所以恭其上 也。今赐宴而有托词不至者,甚非恭上之节也。请自今宴设,群臣非大故与实有疾 病,无得托词,仍令御史台察举。”二年八月,《实录》书成,皆宴垂拱殿。十月, 修定阁门仪制所言:“垂拱殿曲宴,当直翰林学士与观文、资政、龙图、宝文、枢 密、直龙图、天章、宝文阁直学士并赴坐,而翰林学士兼他职者不预,考之官制, 似未齐一。请自今曲宴,翰林学士与杂学士并赴。”从之。元丰五年七月,以《两 朝国史》书成,宴于垂拱殿。十一月,宴景灵宫祠官于紫宸殿。

元祐二年九月,经筵讲《论语》彻章,赐宰臣、执政、经筵官宴于东宫,帝亲 书唐人诗赐之。绍圣三年十一月,以进《神宗皇帝实录》毕,曲宴,宰臣、执政、 文臣试侍郎、武臣观察使以上并修图史官赴坐。元符元年五月,诏受宝毕,宴于紫 宸殿,宰臣以下,文臣职事官、六曹员外郎、监察御史以上,武臣郎将、诸军副指 挥使以上预坐。

政和二年三月,上巳御筵,诏令移用他日,以国有故,宰臣请罢宴故也。大观 三年,议礼局上垂拱殿曲宴仪:

皇帝视事毕,东上阁门进呈坐图,舍人奏阁门无公事,皇帝降坐,鸣鞭,入殿 后阁。

诸司排设备,东上阁门附内侍奏班齐,皇帝出阁升坐,鸣鞭。三公、直学士以 上、亲王、使相至观察使以上,分东西入,诣殿庭,横行北向立定。班首奏圣躬万 福,舍人赞各就坐,再拜讫,分引诣东西阶升殿,席前相向立。次教坊使以下常起 居,次看盏人谢,升殿,次内侍进御茶床,殿侍酹酒讫,阁门诣御坐,躬奏班首姓 名以下进酒。舍人分引殿上臣僚,横行北向,赞再拜。班首奉酒躬进,乐作,皇帝 饮讫。舍人赞各赐酒,群官俱再拜。赞各就坐,群官皆立席后,复赞就坐。

酒初行,先宰相,次百官,皆作乐。后准此。

尚食兴,奉御进食,太官令 设群官食。酒五行,若宣示盏,即随所向,阁门揖称宣示盏,躬,赞就坐。若宣劝, 即立席后躬饮,赞再拜。内侍举御茶床,舍人引班首以下降阶横行,北向再拜,分 班出。皇帝降坐。

止巳、重阳赐宴仪:

其日,预宴官以下并赴宴所就次,诸司排设备,预宴官以下诣庭中望阙位立。 次中使诣班首之左,稍前立,中使宣曰“有敕”,在位官皆再拜讫。中使宣曰“赐 卿等御筵”,在位官皆再拜,搢笏舞蹈,又再拜。中使退,预宴官分东西升阶就坐。

酒行,乐作。食讫、食毕,乐止。酒五行,预宴官并兴就次,赐花有差。少顷, 戴花毕,与宴官诣望阙位立,谢花,再拜讫,复升就坐。酒行,乐作。饮讫、食毕, 乐止。酒四行而退。

游观。天子岁时游豫,则上元幸集禧观、相国寺,御宣德门观灯;首夏幸金明 池观水嬉,琼林苑宴射;大祀礼成,则幸太一宫、集禧观、相国寺恭谢,或诣诸寺 观焚香,或至近郊阅武、观稼,其事盖不一焉。

太祖建隆元年四月,幸玉津园。是后凡十三临幸。九月,幸宜春苑。是后观习 水战者二十有八,幸大相国寺、封禅寺者各五,龙兴寺及皇弟开封尹园各三,幸太 清观、建隆观者再,崇夏寺、广化寺、等觉寺者各一,观水硙者八,阅炮车、观水 柜、观稼、幸飞龙院、幸开封府、幸都亭驿、幸礼贤院、幸茶库染院、幸河仓、幸 金凤园,皆一再至焉。

太宗太平兴国二年二月,幸新凿池,赐役卒钱布有差,六月,幸飞龙院。是后 凡四幸。三年四月,观刈麦。九年正月六日,幸景龙门外水硙,帝临水而坐,召从 臣观之,因谓曰:“此水出于山源,清澄甘洁。近河之地,水味皆甘,岂河润所及 乎?”宋琪等曰:“亦犹人性善恶,染习致然。”帝曰:“卿言是也。”四月,幸 金明池习水战,帝御水殿,召近臣观之,谓宰相曰:“水战,南方之事也。今其地 已定,不复施用,时习之,示不忘战耳。”因幸讲武台,阅诸军都试,军中之绝技 者递加赐赉。遂登琼林苑楼,陈百戏,掷金钱,令乐人争之,极欢而罢。五月二日, 出南薰门观稼,召从臣列坐田中,令民刈麦,咸赐以钱帛。回幸玉津园观渔,张乐、 习射,既宴而归。明年五月,幸城南观麦,赐田夫布帛有差。雍熙四年四月,幸金 明池观水嬉,赐从官饮。帝曰:“雨霁天凉,中外无事,宜勿惜醉。”因登苑中楼, 尽欢而罢。淳化三年三月,幸金明池,命为竞渡之戏,掷银瓯于波间,令人泅波取 之。因御船奏教坊乐,岸上都人纵观者万计。帝顾视高年皓首者,就赐白金器皿。 九月,幸潜龙园,驻辇池东岸,临水谓近臣曰:“朕不至此已十年,昔尹京日,无 事常痛饮池上,今池边之木已成林矣。”因顾教坊使郭守忠等数人曰:“汝等前日 以乐童从我,今亦皓首,光阴迅速如此。”嗟叹久之。帝亲引满举白,群臣尽醉。

真宗咸平元年八月,幸诸王宫。二年九月,幸开宝寺、福圣院。是后,二寺临 幸者凡十有四。三年五月,幸金明池观水戏,扬旗鸣鼓,分左右翼,植木系彩,以 为标识,方舟疾进,先至者赐之。移幸琼林苑,登露台,钧容直奏乐,台下百戏竞 集,从臣皆醉。自是凡四临幸。九月,幸大相国寺。是后再幸者九。幸上清宫者十 有二,幸玉津园者十,幸太一宫、玉清昭应宫各六,余不尽载。大中祥符八年正月 十九日,中书门下上言:“伏睹今月十四日,皇帝诣诸宫寺焚香,总三十余处,过 百拜以上。臣等侍从,倍增忧灼,昨崇政殿已面奏陈。臣闻尊事万灵,固先精意; 登用百礼,乃贵时中。在经久之从宜,必裁正而惟允。伏望特命攸司,载详定式。 自今车驾幸诸宫、观、寺、院,正殿再拜;及诸殿,令群臣以下分拜。庶垂亿载, 允叶通规。”乃诏礼仪院详定差减焉。

仁宗景祐三年,诏阁门详定车驾幸宫、观、寺、院支赐茶绢等第。

哲宗绍圣四年三月八日,诏自今遇车驾出新城,令殿前马、步军司取旨,权差 马、步军赴新城外四面巡检下祗应,每壁马军二百人,步军三百人,并于城外巡警。

三元观灯,本起于方外之说。自唐以后,常于正月望夜,开坊市门然灯。宋因 之,上元前后各一日,城中张灯,大内正门结彩为山楼影灯,起露台,教坊陈百戏。 天子先幸寺观行香,遂御楼,或御东华门及东西角楼,饮从臣。四夷蕃客各依本国 歌舞列于楼下。东华、左右掖门、东西角楼、城门大道、大宫观寺院,悉起山棚, 张乐陈灯,皇城雉堞亦遍设之。其夕,开旧城门达旦,纵士民观。后增至十七、十 八夜。

太祖建隆二年上元节,御明德门楼观灯,召宰相、枢密、宣徽、三司使、端明、 翰林、枢密直学士、两省五品以上官、见任前任节度观察使饮宴,江南、吴越朝贡 使预焉。四夷蕃客列坐楼下,赐酒食劳之,夜分而罢。三年正月十三夜然灯,罢内 前排场戏乐,以昭宪皇太后丧制故也。

太平兴国二年七月中元节,御东角楼观灯,赐从官宴饮。五年十月下元节,依 中元例,张灯三夜。雍熙五年上元节,不观灯,躬耕籍田故也。后凡遇用兵及灾变、 诸臣之丧,皆罢。

真宗景德元年正月十四日,赐大食、三佛齐、蒲端诸国进奉使缗钱,令观灯宴 饮。大中祥符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诏天庆节听京城然灯一昼夜。六年四月十六日, 先天降圣节亦如之。天圣二年六月,罢降圣节然灯。

政和三年正月,诏放灯五日。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诏景龙门预为元夕之具, 实欲观民风、察时态、黼饰太平、增光乐国,非徒以游豫为事。特赐公、师、宰执 以下宴,及御制诗四韵赐太师蔡京。六年正月七日,御笔:“今岁闰余候晚,犹未 春和。晷短气寒,于宴集无舒缓之乐。景灵宫朝献,移十四日东宫、十五日西宫, 毕,诣上清储祥宫烧香。十六日诣醴泉观等处烧香。上元节移于闰正月十四日为始。” 宣和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赐太师蔡京以下应两府赴睿谟殿宴,景龙门观灯。续有 旨,宣太傅王黼赴宴。七年正月十八日,宴辅臣,观灯。

赐酺。自秦始。秦法,三人以上会饮则罚金,故因事赐酺,吏民会饮,过则禁 之。唐尝一再举行。

太宗雍熙元年十二月,诏曰:“王者赐酺推思,与众共乐,所以表升平之盛事, 契亿兆之欢心。累朝以来,此事久废,盖逢多故,莫举旧章。今四海混同,万民康 泰,严禋始毕,庆泽均行。宜令士庶之情,共庆休明之运,可赐酺三日。”二十一 日,御丹凤楼观酺,召侍臣赐饮。自楼前至朱雀门张乐,作山车、旱船,往来御道。 又集开封府诸县及诸军乐人列于御街,音乐杂发,观者溢道,纵士庶游观,迁市肆 百货于道之左右。召畿甸耆老列坐楼下,赐之酒食。明日,赐群臣宴于尚书省,仍 作诗以赐。明日,又宴群臣,献歌、诗、赋、颂者数十人。

真宗景德三年九月,诏许群臣、士庶选胜宴乐,御史台、皇城司毋得纠察。四 年二月甲申,上御五凤楼观酺,宗室、近臣侍坐。楼前露台奏教坊乐,召父老五百 人列坐,赐饮于楼下。后二日,上复御楼,赐宗室、文武百官宴于都亭驿,赐诸班、 诸军将校羊酒。大中祥符元年正月,诏应致仕官并令赴都亭驿酺宴,御楼日合预坐 者亦听。又诏朝臣已辞、未见,并听赴会。凡酺,命内诸司使三人主其事,于乾元 楼前露台上设教坊乐。又骈系方车四十乘,上起彩楼者二,分载钧容直、开封府乐。 复为棚车二十四,每十二乘为之,皆驾以牛,被之锦绣,萦以彩纼,分载诸军、京 畿伎乐,又于中衢编木为栏处之。徙坊市邸肆对列御道,百货骈布,竞以彩幄镂版 为饰。上御乾元门,召京邑父老分番列坐楼下,传旨问安否,赐以衣服、茶帛。若 五日,则第一日近臣侍坐,特召丞、郎、给、谏,上举觞,教坊乐作,二大车自升 平桥而北,又有旱船四挟之以进,輣车由东西街交骛,并往复日再焉。东距望春门, 西连阊阖门,百戏竞作,歌吹腾沸。宗室亲王、近列牧伯洎旧臣、宗室官,为设彩 棚于左右廊庑。士庶纵观,车骑填溢,欢呼震动。第二日宴群臣百官于都亭驿、宗 室于亲王宫。第三日宴宗室内职于都亭驿、近臣于宰相第。第四日宴百官于都亭驿、 宗室于外苑。第五日复宴宗室内职于都亭驿、近臣于外苑。上多作诗,赐令属和, 及别为劝酒诗。禁军将校日会于殿前马、步军之廨。

是岁,东封泰山,所过州府,上御子城门楼,设山车、彩船载乐,从臣侍坐, 本州父老、进奉使、蕃客悉预。兖州驻跸,仍赐群臣会于延寿寺。所在改赐门名, 兖州曰“回銮覃庆”,郓州曰“升中延福”,濮州曰“告成延庆”。澶州以行宫迫 隘,当衢结彩为殿,名曰“延禧”。幸汾阴、亳州,皆如东封路。河中府门名曰 “诏毕宣恩”,陕州曰“霈泽惠民”,郑州曰“回銮庆赐”。西京将议改五凤楼名, 上曰:“此太祖所建,因瑞应,不可更也。”华阴就行宫宴父老,赐驿亭名曰“宣 泽”。至郑州,以太宗忌日甫过,罢会,赐与如例。亳州曰“奉元均庆”,南京曰 “重熙颁庆”。

天禧五年,以畿县追集、老人疲劳之故,止召两赤县、坊县父老预会,其不预 名亦听,给以赐物。天下赐酺,各令州、府会官属父老,边州或遣中使就赐。又诏 开封府:“赐酺日,罪人酗酒而不伤人者,咸释之。再犯,论如法。”后赐酺皆准 此。宋之繁庶,于斯为盛,后遂为定制云。


分类:正史 书名:宋史 作者:脱脱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