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宋史》志67 礼十七(嘉礼五)


○巡幸 养老 视学 赐进士宴 幸秘书省 进书仪 大射仪 乡饮酒礼

巡幸之制,唐《开元礼》有告至、肆觐、考制度之仪,《开宝通礼》因之。

太祖幸西京,所过赐夏、秋田租之半。真宗朝诸陵及举大礼,途中皆服折上巾、 窄袍,出京、过京城,服靴袍、具鸾驾。群臣公服系鞋,供奉班及内朝官前导。凡 从官并日赴行宫,合班起居,晚朝视事,群臣不赴。中顿侍食,百官就宿顿迎驾讫, 先发,或道途隘远,则免迎驾。将进发,近臣、诸军赐装钱。出京,留司马、步诸 军夹道左右,至新城门外奉辞,留守辞于门内,百官、父老辞于苑前,召留守等赐 饮苑中。州县长吏、留司官待于境。所过赐巡警兵、守津梁行邮治道卒时服钱履, 父老绫袍、茶帛,途中赐卫士缗钱。所幸寺、观,赐道、释茶帛,或加紫衣、师号。 吏民有以饔饩、酒果、方物献者,计值答之。命官籍所过系囚、逋负者,日引对, 多原释。仍采访民间疾苦,振恤鳏、寡、孤、独。车服、度量、权衡有不如法,则 举仪制禁之。有奇材、异德及政事尤异者,孝子、顺孙、义夫、节妇为乡里所称者, 其不守廉隅、昧于正理者,并条析以闻。官吏知民间疾苦者,亦许录奏。所过州、 府,结彩为楼,陈音乐百戏。道、释以威仪奉迎者,悉有赐。东京留守遣官表请还 京,优诏答之。驾还京,大陈兵卫以入。

凡行幸,太祖、太宗不常其数。自咸平中,车驾每出,金吾将军帅士二百人, 执楇周绕,谓之禁围,春、夏绯衣,秋、冬紫衣。郊祀、省方并增二百,服锦袄, 出京师则加执剑。亲王、中书、枢密、宣徽行围内,余官围外。大礼备仪卫,则有 司先布土为黄道,自宫至祀所,左右设香台、画瓮、青绳阑干。巡省在途则不设。

凡巡省,翰林进号传诗付枢密院,每夕摘字,令卫士相应为识。东京旧城城门、 西京皇城司并契勘,内外城、宫庙门并勘箭,出入皆然。入藩镇外城、子城门亦勘 箭。朝陵定扈从官人数,入柏城者,仆射以上三人,丞、郎以上二人,余各一人。 东封,定仗内导驾官从人数,亲王、中书、枢密、宣徽、三司使四人,学士、尚书 丞郎、节度使三人,大两省、大卿监、三司副使、枢密承旨、客省阁门使副、金吾 大将军押仗鸣珂、内殿崇班以上二人,余各一人。命诸司巡察之。自后举大礼,皆 循此制。

建炎元年七月,诏曰:“祖宗都汴,垂二百年。比年以来,图虑弗臧,祸生所 忽。肆朕纂承,顾瞻宫室,何以为怀?是用权时之宜,法古巡狩,驻跸近甸,号召 军马。朕将亲督六师,以援京城及河北、河东诸路,与之决战。归宅故都,迎还二 圣,以称朕夙夜忧勤之意。”十月一日,车驾登舟,巡幸淮甸,宰执、侍从、百司、 三卫、禁旅五军将佐扈卫以行,驻跸扬州。

三年,幸杭州,自杭州幸江宁府,寻幸浙西,自浙西幸浙东。乃下诏曰:“国 家遭金人侵逼,无岁无兵。朕纂承以来,深轸念虑,谓父兄在难,而吾民未抚,不 欲使之陷于锋镝。故包羞忍耻,为退避之谋,冀其逞志而归,稍得休息。自南京移 淮甸,自淮甸移建康而会稽,播迁之远,极于海隅。卑词厚礼,使介相望。以至愿 去尊称,甘心贬屈,请用正朔,比于藩臣,遣使哀祈,无不曲尽。假使金石无情, 亦当少动。累年卑屈,卒未见从。生民嗷嗷,何时宁息?今诸路之兵聚于江、浙之 间,朕不惮亲行,据其要害。如金人尚容朕为汝兵民之主,则朕于事大之礼,敢有 不恭!或必用兵窥我行在,倾我宗社,涂炭生灵,竭取东西金帛、子女,则朕亦何 爱一身,不临行阵,以践前言,以保群生。朕已取十一月二十五日移跸,前去浙西, 为迎敌计。惟我将士人民,念国家涵养之恩,二圣拘縻之辱,悼杀戮焚残之祸。与 其束手待毙,曷若并计合谋,同心戮力,奋励而前,以存家国!”乃诏御前应奉官 司自合扈从外,内太常寺据实用人数扈从,余接续起发。四年正月,次台州。二月, 次温州。三月,幸浙西。

绍兴元年,诏移跸临安府。六年,诏周视军师,车驾进发,遣官奏告天地、社 稷、宗庙。自临安幸平江,寻幸建康。八年二月,还临安。三十一年九月,诏: “金人背盟失信,今率精兵百万,躬行天讨,用十二月十日车驾进发,应行宫临安 府文武百僚城北奉辞。”其日,应文武百僚先诣城北幕次,俟车驾御舟将至,御史 台、阁门、太常寺分引文武百僚立班定,两拜讫,俟御舟过,班退。三十二年正月, 诏:“视师江上,北骑遁去,两淮无警,已委重臣统护诸将经画进讨。今暂还临安, 毕恭文祔庙之礼。宜令有司增修建康百官吏舍、诸军营砦,以备往来巡幸,可择日 进发。”车驾还宫。

养老于太学,皇帝服通天冠、绛纱袍,乘金辂,至太学酌献文宣王。三祭酒, 再拜,归御幄。比车驾初出,量时刻,遣使迎三老、五更于其第。三老、五更俱服 朝服,乘安车,导从至太学就次;国老、庶老,有司预戒之,各服朝服,集于其次。 大乐正帅工人、二舞入,立于庭。东上阁门、御史台、太常寺、客省、四方馆自下 分引百官、宗室、客使、学生等,以次入就位,如视学班。太常博士赞三老、五更 俱出次,引国老、庶老立于后,重行异位。

礼直官、通事舍人引左辅奏请中严,少顷,又奏外办,皇帝出大次,侍卫如常 仪。大乐正令撞黄钟之钟,右五钟皆应,协律郎跪,俯伏,举麾兴,宫架《乾安》 之乐作,皇帝即御坐,乐止。典仪曰“再拜”,在位官皆再拜。三老、五更杖而入, 各左右二人夹扶,太常博士前引,史臣执笔以从。三老、五更入门,宫架《和安》 之乐作,至宫架北,北向立,以东为上。奉礼郎引群老随入,位于其后,乐止。博 士揖进,三老在前,五更在后,仍杖夹扶,宫架《和安》之乐作,至西阶下,乐止。 博士揖三老、五更自西阶升堂,国老、庶老立堂下。三老、五更当御坐揖,群老亦 揖,皇帝为兴。次奉礼郎揖国老升堂,博士引三老、五更,奉礼郎引国老以下,各 于席后立。典仪赞各就坐,赞者承传,宫架《尊安》之乐作,三老、五更就坐。三 公授几、九卿正履讫,殿中监、尚食奉御进珍羞及黍稷等,先诣御坐前进呈,遂设 于三老前,乐止。尚食奉御诣三老坐前,执酱而馈讫。尚酝奉御诣酒尊所,取爵酌 酒,奉御执爵,奉于三老。次太官、良酝令以次进珍羞酒食于五更、群老之前,皆 食。大乐正引工人升,登歌奏《惠安》之乐,三终。史臣既录三老所论善言、善行, 宫架作《申安》之乐。《宪言成福》之舞毕,文舞退,作《受成告功》之舞,毕, 三老以下降筵,博士引三老、五更于堂下,当御坐前,奉礼郎引群老复位,俱揖, 皇帝为兴。三老、五更降阶至堂下,宫架《和安》之乐作,出门,乐止。礼直官、 通事舍人引左辅前奏礼毕,退,复位。兴仪赞拜讫,皇帝降坐,太常卿导还大次, 百僚以次退,车驾还宫。三老、五更升安车,导从还,翼日诣阙表谢。

视学。哲宗始视学,遂幸国子监,诣至圣文宣王殿行释奠礼,一献再拜。御敦 化堂,召从官赐坐,礼部、太常寺、本监官承事郎以上侍立,承务郎以下、三学生 坐于东西庑,侍讲吴安诗执经,祭酒丰稷讲《尚书》无逸终篇,复命宰臣以下至三 学生坐,赐茶,丰稷赐三品服,本监官、学官等赐帛有差。遂幸昭烈武成王庙,酌 献肃揖。

徽宗幸太学,遂幸辟雍,奠献如上仪。诏司业吴絪等转官改秩,循资赐章服, 文武学生授官,免省试、文解,赐帛有差。所司预设次于敦化堂后,又于堂上稍北 当中两间设次,南向设御坐。又设从官及讲筵讲书、执经官并太学官坐御坐之南, 东西重行异位。太学生坐于两庑,相向并北上。宰臣以下从官之次,设于中门外。

皇帝酌献文宣王毕,幸太学,降辇入次,帘垂更衣。礼直官、通事舍人引讲官 与侍立官入就堂下,皆系鞋。讲书、执经官、学生各立堂下,东西相向。俟报班齐, 皇帝升坐,班首奏万福,在位者皆应喏讫,阁门使承旨临阶宣升堂,通事舍人喝拜, 应在位者再拜讫,分左右升堂,各就位少立。起居郎、舍人分左右侍立。礼直官、 通事舍人引讲书及执经官就北向位,班首奏万福,阁门使宣升堂,舍人喝再拜讫, 分东西升堂,立于御坐左右。讲书官在西,东向;执经官在东,西向;学生就北向 位。舍人喝拜,在位者皆再拜,立于东西两庑。内侍进书案,以经授执经官,稍前, 进于案上。舍人喝拜就坐,宰臣以下并堂上坐,如阁门所进坐位图。讲书毕,通事 舍人曰“可起”,群臣皆起,降阶立。执经官降,讲书官于御坐前致辞讫,亦降。 舍人喝拜,如有宣答,即再喝拜。阁门宣坐赐茶,舍人喝拜讫,宰臣以下升堂,各 立于位后,学生各就北向位。舍人喝拜,在位者俱拜讫,各分东西庑,以北为上下。 舍人喝就坐,上下皆就坐。赐茶毕,礼直官、通事舍人引堂上官降阶就位,舍人喝 拜,在位者俱拜讫,礼直官引之以次出。学生就位,舍人喝拜,学生俱再拜,退。

绍兴十三年七月,国学大成殿告成,奉安庙像。明年二月,国子司业高闳请幸 学,上从之。诏略曰:“偃革息民,恢儒建学。声明丕阐,轮奂一新。请既方坚, 理宜从欲。将款谒于先圣,仍备举于旧章。”三月,上服靴袍,乘辇入监,止辇于 大成殿门外。入幄,群臣列班于庭。帝出幄,升东阶,跪上香,执爵三祭酒,再拜, 群臣皆再拜,上降入幄。分奠从祀如常仪。尚舍先设次于崇化堂之后,及堂上之中 南向设御坐。阁门设群臣班于堂下,如月朔视朝之仪。宰辅、从臣次于中门之外。 上乘辇幸太学,降辇于堂,入次更衣。讲官入就堂下讲位,北向;执经官、学生皆 立于堂下,东西相向。帝出次,升御坐,群臣起居如仪。乃命三公、宰辅以下升堂, 皆就位,左右史侍立。讲书及执经官北面起居再拜,皆命之升立于御坐左右。学生 北面再拜,分立两庑北上。内侍进书案牙签,以经授执经官,赐三公、宰辅以下坐。 讲毕,群臣皆起,降阶,东西相向立。执经官降,讲官进前致词,乃降,北面再拜, 左右史降。乃赐茶,三公以下北面再拜,升,各立于位后。学生北面再拜,分两庑 立,上下就坐。赐茶毕,三公以下降阶,学生自两庑降阶,北面再拜,群臣以次出。 上降坐还次,乘辇还宫。时命礼部侍郎秦熺执经、司业高闳讲《易》之《泰》,遂 幸养正、持志二斋,赐闳三品服,学官迁秩,诸生授官免举,赐帛有差。

上既奠拜,注视貌象,翼翼钦慕,览唐明皇及太祖、真宗、徽宗所制赞文,命 有司悉取从祀诸赞,皆录以进。帝遂作先圣及七十二子赞,冠以序文,亲洒翰墨, 以方载之,五月丙辰,登之彩殿,备仪卫作乐,命监学之臣,自行宫北门迎置学宫, 揭之大成殿上及二庑。序曰:“朕自睦邻息兵,首开学校。教养多士,以遂忠良。 继幸太学,延见诸生。济济在庭,意甚嘉之。因作《文宣王赞》。机政余闲,历取 颜回而下七十二人,亦为制赞。用广列圣崇儒右文之声,复知‘师弟子间缨弁森森、 覃精绎思’之训,其于世道人心庶几焉。”二十六年十二月,言者谓:“陛下崇儒 重道,制为赞辞,刻宸翰于琬琰,光昭往古。寰宇儒绅,敦不顾瞻《云汉》之章? 请奉石刻于国子监,以碑本遍赐郡学。”从之。

淳熙四年,孝宗幸太学,如绍兴之仪。命礼部侍郎李焘执经、祭酒林光朝讲 《大学》。寻幸武学,如太学之仪。帝肃揖武成王,不拜。嘉泰三年正月,宁宗幸 太学,如淳熙之仪。淳祐元年正月,理宗幸太学,宗、武两学官属、生员并赴太学 陪位,候车驾至学,诣先圣文宣王位,三上香,执爵三祭酒,俯伏,兴,再拜,在 位官皆再拜。皇帝至崇化堂,宰臣、使相、执政并起居。执经官由东阶、讲官由西 阶并升堂,于御前分东西相向立。次引国子监三学学官、学生一班北面再拜,赞各 就坐,赐茶。俟讲书毕,起,立班再拜。礼成,执经官、讲书官、国子监三学官、 生员各推恩转官有差。咸淳三年正月戊辰,度宗幸太学祗谒,礼部尚书陈宗礼执经, 国子祭酒雷宜中讲《中庸》,余并如仪。

赐贡士宴,名曰“闻喜宴”。《政和新仪》:押宴官以下及释褐贡士班首初入 门,《正安》之乐作,至庭中望阙位立,乐止。预宴官就位,再拜讫。押宴官西向 立,中使宣曰“有敕”,在位者皆再拜讫。中使宣曰“赐卿等闻喜宴”,在位者皆 再拜,搢笏,舞蹈,又再拜。次引押宴官稍前谢坐再拜,在位者皆再拜。若赐敕书, 即引贡士班首稍前,中使宣曰“有敕”,贡士再拜。中使宣曰“赐卿等敕书”,班 首稍前,搢笏,跪,中使授敕书讫,少退,班首以敕书加笏上,俯伏,兴,归位再 拜,在位者皆再拜。凡预宴官分东西升阶就坐,贡士以齿。酒初行,《宾兴贤能》 之乐作,饮讫、食毕,乐止。酒再行,《于乐辟雍》之乐作。酒三行,《乐育人材》 之乐作。酒四行,《乐且有仪》之乐作。酒五行,《正安》之乐作。再坐,酒行、 乐作,节次如上仪。皆饮讫、食毕,乐止。押宴官以下俱兴,就次,赐花有差。少 顷,戴花毕,次引押宴官以下并释褐贡士诣庭中望阙位立,谢花再拜,复升就坐, 酒行、乐作,饮讫、食毕,乐止。酒四行讫,退。次日,预宴官及释褐贡士入谢如 常仪。

宁宗庆元五年五月,赐新及第进士曾从龙以下闻喜宴于礼部贡院,上赐七言四 韵诗,秘书监杨王休以下继和以进,自后每举并如之。

幸秘书省。绍兴十四年七月,新建秘书省成,秘书少监游操等援宣和故事,请 车驾临幸,诏从之。二十七日,幸秘书省,至右文殿降辇,颁手诏曰:“盖闻周建 外史,掌三皇、五帝之书;汉选诸儒,定九流、《七略》之奏。文德之盛,后世推 焉。仰惟祖宗建开册府,凡累朝名世之士,由是以兴,而一代致治之原,盖出于此。 朕嘉兴与学士大夫共宏斯道,乃一新史观,新御榜题,肆从望幸之忱,以示右文之 意。呜呼!士习为空言,而不为有用之学久矣。尔其勉修术业,益励猷为,一德一 心,以共赴亨嘉之会,用丕承我祖宗之大训,顾不善欤!”遂陈累朝御书、御制、 晋唐书画、三代古器,次宣皇太子、宰臣以下观讫,退。遂赐宴于右文殿,酒五行, 群臣再拜退。车驾还内,赐少监游操三品服、御书扇,余官笔墨,馆阁官各转一官。 淳熙五年九月十三日,孝宗幸秘书省,如绍兴十四年之仪,帝赋诗,群臣皆属和。

进书仪。绍兴二十年五月八日,进呈《中兴圣统》,太常博士丁屡明言:“乞 比附进呈玉牒行礼。”二十四年,进呈《徽宗御集》,礼部言:“昨绍兴十年,徽 宗御制,拟以‘敷文’名阁,今乞权安奉于天章阁,续俟崇建。”二十六年十月, 进呈《太后回銮事实》。二十七年三月,宰臣沈该言:“玉牒所官陈康伯等先次编 修太祖皇帝玉牒,自诞圣至即位,自建隆元年至开宝九年,通修一十七年开基玉牒, 旧制以梅红罗面签金字,今欲题曰《皇宋太祖皇帝玉牒》。又编修今上皇帝玉牒, 自诞圣之后圣德祥瑞、建大元帅府事迹,至即帝位二十余年,又自即位后编修至绍 兴二年,通修二十六年中兴玉牒,今欲题曰《皇宋今上皇帝玉牒》。宣祖、太祖、 太宗、魏王下各宗《仙源类谱》、五世昭穆,今已修写进本,乞择日进呈。”诏从 其请。

前期,仪鸾司、临安府于玉牒殿上南向,设权安奉玉牒、类谱并《中兴圣统》 幄次;又至玉牒所向外,设骑从官及文武百官等侍班幕次;又于景灵宫内外,设骑 从官幕次。进呈前一日,俟朝退,玉牒所提领官、都大提举、诸司官、承受官、玉 牒所官等赴本所幕次宿卫。俟仪仗乐人等排立,御史台、阁门、太常寺分引玉牒所 官诣玉牒殿下,北向立。礼直官引提领官诣玉牒殿下,北向立。礼直官揖、躬、拜, 提领官拜,在位官皆再拜讫。次引提领官诣香案前,搢笏,三上香,执笏退,复位, 皆再拜讫,班退,归幕次宿卫。仪仗乐人作乐,昼夜更互排立。

其日五更,御史台、阁门、太常寺分引提领官、宰执、使相、侍从、台谏、两 省官、知阁、礼官、南班宗室诣玉牒殿,北向立。礼直官揖、躬、拜,提领官拜, 在位官皆再拜讫。次引提领官诣玉牒、类谱香案前,搢笏,三上香,执笏,退,复 位。礼直官引提领官诣幄前,西向立。次骑从官分左右乘马,俟玉牒所率辇官奉擎 玉牒、类谱,腰舆进行,乐人作乐,仪卫、仪仗迎引。次引提领官、宰执、使相、 侍从、台谏、两省官、知阁、礼官、南班宗室骑从,至和宁门下马,执笏步从玉牒、 类谱至垂拱殿门外幄次,步从官权归幕次,乐止。仪卫、乐人等并于幄次前排立, 俟进呈玉牒、类谱,并如阁门仪讫。

俟玉牒、类谱出殿门,御史台、阁门、太常寺分引提领官、宰执、使相、侍从、 台谏、两省官、知阁、礼官、南班宗室分左右执笏步从,仪卫乐人前引,迎奉出皇 城北宫门,步从等官上马骑从,至和宁门外。前引将至玉牒所,御史台、阁门、太 常寺分引文武百官于玉牒所门内殿门外立班,内文臣厘务通直郎以上及承务郎见任 寺监主簿执事官以上,武臣修武郎以上,迎拜讫。如值雨,地下沾湿,迎拜官吏不 迎拜。骑从官至玉牒所,并下马执笏步从,诣玉牒殿下,分东西相向立。礼直官引 提领官诣玉牒、类谱幄前,西向立定。

俟玉牒所率辇官奉擎玉牒、类谱入幄,仪仗、仪卫、辇官、乐人更互排立。提 领官、宰执、使相、侍从、台谏、两省官、知阁、礼官、南班宗室及玉牒所官、分 官赴景灵宫,迎奉《皇帝中兴圣统》赴玉牒殿,同时安奉。

俟安奉时将至,设香案毕,次御史台、阁门、太常寺分引文武百官诣玉牒殿下, 并北向立班定。礼直官引提领官诣幄前西立,俟日官报时及。次玉牒所安奉玉牒、 类谱讫。次引提领官复位,北向立定。礼直官揖、躬、拜,提领官拜,在位官皆再 拜讫。礼直官引提领官诣香案前,搢笏,三上香,执笏退,复位立定,在位皆再拜 讫,退。仪卫、乐人等以次退。自是,凡进书并仿此,惟进太上皇圣政,则有诣德 寿宫之仪。

淳祐五年二月十二日,进孝宗、光宗两朝御集、《宁宗实录》及《理宗玉牒日 历》。其日,皇帝御垂拱殿,提举官、礼仪使、宗室、使相、宰执以下,赴实录院、 右文殿、玉牒所、经武阁并行烧香礼毕,奉迎诸书至和宁门,步导至垂拱殿,以俟 班齐,各随腰舆入殿下,东西向立。

皇帝服靴袍出宫,殿下鸣鞭,禁卫、诸班直、亲从等并入内省执骨朵使臣,国 史实录院、日历所、编修经武要略所、玉牒所点检文字以下并腰舆下人,并迎驾, 自赞常起居。内擎腰舆人不拜,止应喏。

皇帝即御坐。先知阁门官以下,各班 起居如常仪。

次入内官下殿,各取合进呈书匣升殿,于殿上东壁各置案上,以南为上。知阁 门官二员,自御坐前导皇帝起诣三朝诸书香案前褥位,东向立。阁门提点奏请上香, 三上香讫,又奏请皇帝再拜讫,知阁门官前导皇帝复归御坐。知阁门官归东朵殿上 侍立,仪銮司彻香案、拜褥,降东朵殿。

次舍人请国史实录院以下提举官、礼仪使、宰执并进读官升殿,于御坐东面西 立。国史实录院、国史日历所、编修经武要略所、玉牒所官,殿下依旧立。

俟 入内官进御案,《孝宗御集》提举官并进读御集官稍前立,分进读御集官于御前过, 西壁面东立。御集提举诸司官于《孝宗御集》匣前,搢笏、启封、开钥讫,出笏, 归侍立位。御集承受官搢笏,于御集匣内取册,转授提举官搢笏接讫,承受出笏, 提举官奉册置御案上,出笏。皇帝起前立,提举诸司官、承受官分东西相向立,并 搢笏揭册讫,各出笏。进读御集官搢笏稍前,取篦子指读,

逐版揭册指读,并 如上仪。俟进读毕,皇帝复坐,进读御集官置篦子于御案上,出笏,却于御前东壁 面西立以俟。提举官搢笏、收册,复授承受官搢笏接讫,提举官出笏,稍后立。 承受官奉册入匣讫,出笏,提举诸司官搢笏、锁匣讫,出笏,归侍立位。次读 《光宗御集》、《宁宗实录》、《光宗经武要略》,并同上仪。

次玉牒提举官并进读玉牒官稍前立,分进读玉牒官于御前过,西壁面东立。玉 牒提举诸司官于玉牒匣前搢笏、启封钥讫,出笏,归侍立位。玉牒承受官搢笏取册, 授提举官置御案上,进读亦如前仪,读毕锁匣,出笏,归侍立位。次日历提举官并 进读日历官启封钥,进读亦同。

俱毕,入内官彻案,

承受官奉册入匣讫,出笏,提举诸司官搢笏、钥匣讫, 出笏,归侍立位。仪鸾司彻卓子,降东朵殿。奉书匣下殿,各置腰舆上。国史实录 院、日历所、编修经武要略所、玉牒所提举官,礼仪使,宰执并降东阶下殿,东壁 面西立。舍人引各官及礼仪使一班当殿面北立定,引各直身出班、敛身称谢讫,归 位立,揖,躬身赞拜,两拜讫。赞各祗候直身立宣答,御药下殿宣答,提举官、礼 仪使并敛身听宣答讫,

御药升殿。揖,躬身赞拜,两拜讫。赞各祗候直身立, 舍人引赴东壁面西立。

次引国史实录院、日历所、编修经武要略所、玉牒所官一班首直身出班、敛身 称谢讫,归位立,揖,躬身赞拜,两拜讫,赞各祗候直身立。如传旨谢恩,知阁门 官承旨讫,于折槛东面西立,传与舍人承旨讫,再揖,躬身赞谢恩拜,两拜讫,赞 各祗候直身立。

不该赐茶官先退。

次引国史实录院、日历所、编修经武要略所、玉牒所提举诸司官并承受官以下 一班当殿面北立定,揖,躬身赞谢恩拜,两拜讫,赞各祗候直身立,各归位立。

次引国史实录院、日历所、编修经武要略所、玉牒所点检文字以下一班当殿面 北立定,揖,躬身,赞谢恩拜,两拜讫,赞各祗候直身立,各归位立。传旨宣坐赐 茶讫,舍人奏阁门无公事,皇帝起还宫,百官导送,奏安两朝《御集》、《实录》 于天章阁,《经武要略》于经武阁、《玉牒》于玉牒所、《日历》于秘阁如仪。

大谢之礼,废于五季,太宗始命有司草定仪注。其群臣朝谒如元会。酒三行, 有司言“请赐王、公以下射”,侍中称制可。皇帝改服武弁,布七埒于殿下,王、 公以次射,开乐县东西厢,设熊虎等侯。陈赏物于东阶,以赉能者;设丰爵于西阶, 以罚否者。并图其冠冕、仪式、表著、埻埒之位以进。帝览而嘉之,谓宰臣曰: “俟弭兵,当与卿等行之。”

凡游幸池苑,或命宗室、武臣射,每帝射中的,从官再拜奉觞、贡马为贺。预 射官中者,帝为之解,赐袭衣、金带、散马,不解则不赐。苑中皆有射棚、画晕的。 射则用招箭班三十人,服绯紫绣衣、帕首,分立左右,以唱中否。节序赐宴,则宗 室、禁军大校、牧伯、诸司使副皆令习射,遂为定制。外国使入朝,亦令帅臣伴, 赐射于园苑。

政和宴射仪:皇帝御射殿,侍宴官公服、系鞋,射官窄衣,奏圣躬万福,再拜 升殿。酒三行,引射官降,皆执弓矢,谢恩再拜,三公以下在右,射官在左,不射 者依坐次分立。

皇帝初射中,舍人赞拜,凡左右祗应臣僚,除内侍外,并阶上下再拜。行门、 禁卫、诸班、亲从、诸司祗应人并自赞再拜。招箭班殿上躬奏讫,跪进碗。射官先 传弓箭与殿侍,侧立。内侍接碗讫,就拜,起,降阶再拜。有司进御茶床,天武引 进奉马列射垛前,员僚奏圣躬万福,东上阁门官诣御前,躬奏班首姓名以下进酒。 班首以下横行立,赞再拜,班首奉酒进,乐作,饮毕,殿上臣僚再拜。舍人赞各赐 酒,群官俱再拜,赞各就坐,群官皆立席后,引进司官临阶,宣进奉出,天武奉马 出,乐合,复赞就坐,饮讫,揖,兴,诸司收坐物等。射官左侧临阶,取弓箭侍立。 皇帝再射中的或双中,如上仪。

进酒临时取旨,得旨进酒,更不进奉中扁碗。 及解中,更不贺、不进酒。

臣僚射中,引降阶再拜讫,殿下侧立。御箭解中,招箭班进碗,如上仪。舍人 再引射,中官当殿揖,躬宣“有敕,赐窄衣、金带”。跪受,箱过再拜,过殿侧服 所赐讫,再引当殿再拜,更不谢。

如宣再射,或更赐箭令射,如未退,即就位 再拜。如再射中,御箭再解中,赐鞍辔马如上仪。臣僚射中,御箭不解,引降阶再 拜,立。招箭班殿上躬奏讫,下殿,舍人宣“有敕,赐银碗”。跪受执碗并箭,就 拜,起,再拜。如合赐散马,即同宣赐,宣“有敕,赐银碗,兼赐散马若干匹”。 射讫,进御茶床,诸司复陈坐物等,群官各立席后,赞就坐,群官俱坐。酒五行, 宣示盏、宣劝如仪,皆作乐。宴毕,内侍举御茶床,三公以下降阶再拜,退。

乾道二年二月四日,车驾幸玉津园,皇帝射讫,次命皇太子,次庆王,次恭王, 次管军臣僚等射,如是者三。每射四发,帝前后四中的。

淳熙元年九月,车驾幸玉津园,命从驾文武官行宴射之礼,皇太子、宰执以下, 酒三行,乐作。皇帝临轩,有司进弓矢。皇帝中的,皇太子进酒,率宰执以下再拜 称贺。宣皇太子射,射中,赐。宣预射臣僚射,使相郑藻、起居舍人王卿月、环卫 官萧夺里懒射中,各赐袭衣、金带。

乡饮之礼有三:《周礼》,乡大夫,三年大比,兴贤者、能者,乡老及乡大夫 帅其吏,与其众寡,以礼宾之,一也;党正,国索鬼神而祭祀,则礼属民而饮酒于 序,以正齿位,二也;州长,春秋习射于序,先行乡饮礼,三也。后世腊蜡百神、 春秋习射、序宾饮酒之仪,不行于郡国,唯贡士日设鹿鸣宴,犹古者宾兴贤能,行 乡饮之遗礼也。然古礼俯僎介,与今之礼不同。器以尊俎,与今之器不同。宾坐于 西北,介坐于西南,主人坐东南,僎坐东北,与今之位不同。主人献宾,宾酢主人, 主人酬宾,次主人献介,介酢主人,次主人献众宾,与今之仪不同。今制,州、军 贡士之月,以礼饮酒,且以知州、军事为主人,学事司所在,以提举学事为主人, 其次本州官入行,上舍生当贡者,与州之群老为众宾,亦古者序宾、养老之意也。 是月也,会凡学之士及武士习射,亦古者习射于序之意也。

唐贞观所颁礼,惟明州独存,淳化中会例行之。政和礼局定饮酒祭降之节,与 举酒作乐器用之属,并参用辟雍宴贡士仪,其有古乐处,令用古乐。既又以河北转 运判官张孝纯之言:“《周官》以六艺教士,必射而后行。古者诸侯贡士,天子试 诸射宫,请诏诸路州郡,每岁宴贡士于学,因讲射礼。”于是礼官参定射仪:乡饮 酒前一日,本州于射亭东西序,量地之宜,设提举学事诸监司、知州、通判、州学 教授、应赴乡饮酒官贡士幕次,本州兵马教谕备弓矢应用物,设乐。其日初筵,提 举学事、知州军、通判帅应赴乡饮酒官贡士诣射亭,执弓矢,揖人射,乘矢若中, 则守帖者举获唱获,执算者以算投壶毕,多算胜少算。射毕,赞者赞揖,酬酢如仪 毕,揖退饮,如乡饮酒。

绍兴七年,郡守仇悆置田以供费。十三年,比部郎中林保乞修定乡饮仪制,遍 下郡国,于是国子祭酒高闳草具其仪上之,僎介之位,皆与古制不合,诸儒莫解其 指意。

庆元中,朱熹以《仪礼》改定,知学者皆尊用之,主宾、僎介之位,始有定说。 其主,则州以守、县以令,位于东南;宾,以里居年高及致仕者,位俯亻巽,则州 以倅、县以丞或簿,位东北;介,以次长,位西南。三宾,以宾之次者;司正,以 众所推服者;相及赞,以士之熟于礼仪者。其日质明,主人率宾以下,先释菜于先 圣先师,退各就次,以俟肃宾。介与众宾既入,主人序宾祭酒,再拜,诣罍洗洗觯, 至酒尊所酌实觯,授执事者,至宾席前跪以献宾,宾酬主人,主人酬介,介酬众宾, 宾主以下各就席坐讫。酒再行,次沃洗,赞者请司正扬觯致辞,司正复位,主人以 下复坐。主人兴,复至阼俯僎从宾介复至西阶下立,三宾至西阶立,并南向。主人 拜,宾介以下再拜。宾介与众宾先自西趋出,主人少立,自东出。宾以下立于庠门 外之右,东乡;主人立于门外之左,西乡。僎从主人再拜,宾介以下皆再拜,退。


分类:正史 书名:宋史 作者:脱脱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