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宋史》志72 礼二十二(宾礼四)


○录周后 录先圣后 群臣朝使宴饯 朝臣时节馈廪 外国君长来朝 契丹夏 国使副见辞仪高丽附 金国使副见辞仪 诸国朝贡

昔周灭殷,封微子为殷后,俾修其礼物,作宾于王家,与国咸休。宋以柴周之 后为二恪,又录孔子之后,亦先王崇德象贤之意也,故皆为宾礼。其余则有朝使之 宴饯、岁时之廪馈及外国之使聘、远方之朝贡,著其迓饯宴赉之式,登降揖逊之仪, 备一代之制焉。

太祖建隆元年正月四日,诏曰:“封二王之后,备三恪之宾,所以示子传孙, 兴灭继绝。夏、商之居杞、宋,周、隋之启介、酅,古先哲王,实用兹道。矧予氵 京德,历试前朝,虽周德下衰,勉从于禅让;而虞宾在位,岂忘于烝尝?其封周帝 为郑王,以奉同嗣,正朔服色,一如旧制。”又诏曰:“矧惟眇躬,逮事周室。讴 歌狱讼,虽归新造之邦;庙貌园陵,岂忘旧君之礼?其周朝嵩、庆二陵及六庙,宜 令有司以时差官朝拜祭飨,永为定式。仍命周宗正卿郭行礼。”乾德六年八月, 诏于周太祖、世宗陵寝侧各设庙宇塑像,命右赞善大夫王硕管勾修盖。开宝六年三 月,周郑王殂,诏辍朝十日。帝素服发哀于便殿。十月四日,葬周恭帝于顺陵,诏 特辍四日、五日朝参。

仁宗天圣六年,录故虢州防御使柴贵子肃为三班奉职。七年,录故太子少傅柴 守礼孙咏为三班奉职。其后,又录柴氏之后曰熙、曰愈、曰若拙、曰上善并为三班 奉职,曰余庆、曰诚为州长史、助教,曰贻廓等十一人复其身,仍各赐钱一万。又 录世宗曾孙揆、柔及贵曾孙日宣、守礼曾孙若讷皆为三班奉职。

嘉祐四年,著作郎何鬲言:“昔舜受尧、禹受舜之天下,而封丹朱、商均以为 国宾。周、汉以降,以及于唐,莫不崇奉先代,延及苗裔。本朝受周天下,而近代 之盛莫如唐,自梁以下,皆不足以崇袭。臣愿考求唐、周之裔,以备二王之后,授 以爵命,封县立庙,世世承袭,永为国宾。”事下太常议,曰:“古者立二王后, 不惟继绝,兼取其明德可法。五代草创,载祀不永,文章制度,一无可考。上取唐 室,世数已远,于经不合。惟周则我受禅之所自,义不可废。宜访求子孙,如孔子 后衍圣公,授一京官,爵以公号,使专奉庙飨,岁时存问,赐之粟帛、牲器、祭服。 每遇时祀,并从官给,其庙宇亦加严饰。如此,则上不失继绝之义,度之于今,亦 简而易行。”从之。四月,诏曰:“先王推绍天之序,尚尊贤之义,褒其后嗣,宾 以殊礼,岂非圣人稽古报功之大典哉?国家受命之元,继周而王,虽民灵欣戴,历 数允集,而虞宾将逊,德美丕显。顷者推命本始,褒及支庶,每遇南郊,许奏白身 一名充班行,恩则厚矣,而义未称。将上采姚、姒之旧,略循周、汉之典,详其世 嫡,优以公爵,异其仕进之路,申以土田之锡,俾庙寝有奉,飨祀不辍,庶几乎 《春秋》通三统、厚先代之制矣。宜令有司取柴氏谱系,于诸房中推最长一人,令 岁时亲奉周室祀事。如白身,即与京主簿,如为班行者,即比类换文资,仍封崇义 公,与河南府、郑州合入差遣,给公田十顷,专管勾陵庙。应缘祭飨礼料所须,皆 从官给。如至知州资序,即别与差遣,却取以次近亲,令袭爵授官,永为定式。” 八月,太常礼院定到内殿崇班、相州兵马都监柴咏于柴氏诸族最长,诏换殿中丞, 封崇义公,签书奉宁军节度判官事,以奉周祀。又以六庙在西京,而岁时祭飨无器 服之数,令有司以三品服一、四品服二及所当用祭器给之。

熙宁四年,西京留司御史台司马光言:“崇义公柴咏祭祀不以仪式。周本郭姓, 世宗后侄,为郭氏后。今存周后,则宜封郭氏子孙以奉周祀。”帝阅奏,问王安石, 安石曰:“宋受天下于世宗,柴氏也。”帝曰:“为人后者为之子。”安石曰: “为人后于异姓,非礼也。虽受天下于郭氏,岂可以天下之故而易其姓氏所出?” 帝然之。五年正月,柴咏致仕。咏长子早亡,嫡孙夷简当袭。太常礼院言夷简有过, 合以次子西头供奉官若讷承袭。诏以若讷为卫尉寺丞,袭封崇义公,签书河南府判 官厅公事。

政和八年,徽宗诏曰:“昔我艺祖受禅于周,嘉祐中择柴氏旁支一名封崇义公。 议者谓不当封周。然禅国者周,而三恪之封不及,礼盖未尽。除崇义公依旧外,择 柴氏最长见在者以其祖父为周恭帝后,以其孙世世为宣义郎,监周陵庙,与知县请 给,以示继绝之仁,为国二恪,永为定制。”

绍兴五年,诏周世宗玄孙柴叔夏为右承奉郎,袭封崇义公,奉周后。二十六年, 叔夏升知州资序,别与差遣。以子国器袭封,令居衢州。朝廷有大礼,则入侍祠如 故事。其柴大有、柴安宅亦各补官。

淳祐九年,又以世宗八世孙柴彦颖特补承务郎,袭封崇义公。

时又求隋、唐及朱氏、李氏、石氏、刘氏、郭氏之后,及吴越、荆南、湖南、 蜀汉诸国之子孙,皆命以官,使守其祀。具见《本纪》、《世家》。

录先圣后,仁宗景祐二年,诏以孔子四十六世孙北海尉宗愿为国子监主簿,袭 封文宣公。皇祐三年七月,诏曰:“国朝以来,世以孔氏子孙知仙源县,使奉承庙 祀。近岁废而不行,非所以尊先圣也。宜以孔氏子孙知仙源县事。”

至和初,太常博士祖无择言:“按前史,孔子后袭封者,在汉、魏曰褒成、褒 尊、宗圣,在晋、宋曰奉圣,后魏曰崇圣,北齐曰恭圣,后周、隋并封邹国,唐初 曰褒圣,开元中,始追谥孔子为文宣王。又以其后为文宣公,不可以祖谥而加后嗣。” 遂诏有司定封宗愿衍圣公,令世袭焉。

治平初,用京东提点王纲言,自今勿以孔氏子弟知仙源县,其袭封人如无亲属 在乡里,令常任近便官,不得去家庙。

熙宁中,以四十八代孙若蒙为沂州新泰县主簿,袭封。

元祐初,朝议大夫孔宗翰辞司农少卿,请依家世例知兖州以奉祀。又言:“孔 子后袭封疏爵,本为侍祠,今乃兼领他官,不在故郡。请自今袭封者无兼他职,终 身使在乡里。”朝议依所请,命官以司其用度,立学以训其子孙,袭封者专主祠事, 增赐田百顷,供祭祀之余许均赡族人。其差墓户并如旧法。赐书,置教授一员,教 谕其家子弟,乡邻或愿学者听。改衍圣公为奉圣公,及删定家祭冕服等制度颁赐之。 其后,通直郎孔宗寿等举若蒙弟若虚袭封,仍请自今众议择承袭之人,不必子继, 庶几留意祖庙,惇睦族人。

宣和三年,诏宣议郎孔端友袭封衍圣公,为通直郎、直秘阁,仍许就任关升, 以示崇奖。端友言:诏敕文宣王后与亲属一人判司簿尉,今孔若采当承继推恩。诏 补迪功郎。

高宗绍兴二年,以四十九代孙孔玠袭封衍圣公。其后,以搢、以文远、以万春、 以洙,终宋世,皆袭封主祀事。

群臣朝觐出使宴饯之仪。太祖、太宗朝,藩镇牧伯,沿五代旧制,入觐及被召、 使回,客省赍签赐酒食。节度使十日,留后七日,观察使五日。代还,节度使五日, 留后三日,观察一日,防御使、团练使、刺史并赐生料。节度使以私故到阙下,及 步军都虞候以上出使回者,亦赐酒食、熟羊。群臣出使回朝,见日,面赐酒食,中 书、枢密、宣徽使、使相并枢密使伴;三司使、学士、东宫三师、仆射、御史大夫、 节度使并宣徽使伴。两省五品以上、侍御史、中丞、三司副使、东宫三少、尚书丞 郎、卿监、上将军、留后、观察防御团练使、剌史、宣庆宣政昭宣使并客省使伴; 少卿监、大将军、诸司使以下任发运转运提点刑狱、知军州、通判、都监、巡检回 者即赐,并通事舍人伴;客省、引进、四方馆、阁门使并本厅就食。群臣贺,赐衣; 奉慰,并特赐茶酒,或赐食外任遣人进奉,亦赐酒食,或生料。自十月一日后尽正 月,每五日起居,百官皆赐茶酒,诸军分校三日一赐。冬至、二社、重阳、寒食, 枢密近臣、禁军大校或赐宴其第及府署中,率以为常。

大中祥符五年,诏自今两省五品、尚书省四品、诸司三品以上官,同列出使, 并许醵钱饯饮,仍休假一日。余官有亲属僚友出行,任以休务日饯送。故事,枢密、 节度使、使相还朝,咸赐宴于外苑。见辞日,长春殿赐酒五行,仍设食,当直翰林 龙图阁学士以上、皇亲、观察使预坐。八年四月,侍卫步军副都指挥使王能自镇定 来朝,宴于长春殿。阁门言:“旧制,节度使掌兵,无此礼例。既赴坐,则殿前马 军都校当侍立,于品秩非便。”遂令皆预位。

中兴,仍旧制。凡宰相、枢密、执政、使相、节度、外国使见辞及来朝,皆赐 宴内殿或都亭驿,或赐茶酒,并如仪。

时节馈廪。大中祥符五年十一月,以宰相王旦生日,诏赐羊三十口、酒五十壶、 米面各二十斛,令诸司供帐,京府具衙前乐,许宴其亲友。旦遂会近列及丞郎、给 谏、修史属官。俄又赐枢密使副、参知政事羊三十口,酒三十壶、米面各三十斛。 其后,以废务非便,奏罢会,而赐如故。又制:仆射、御史大夫、中丞、节度、留 后、观察、内客省使、权知开封府,正、至、寒食,并客省赍签赐羊、酒、米、面; 立春赐春盘;寒食神餤、饧粥;端午粽子;伏日蜜沙冰;重阳糕,并有酒;三伏日, 又五日一赐冰。四厢及厢都指挥使,中书舍人,统军,防御、团练使,刺史,客省 使,枢密都承旨,知银台司、审刑院,三司三司勾院,诸司使,禁军校、忠佐,海 外诸蕃进奉领刺史以上,至寒食,并赐节料;立春,奉内朝者皆赐幡胜。

元祐二年十一月冬至,诏赐御筵于吕公著私第,遣中使赐上尊酒、香药、果实、 缕金花等,以御饮器劝酒,遣教坊乐工,给内帑钱赐之。及暮赐烛,传宣令继烛, 皆异恩也。

绍兴十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高宗赐宰臣秦桧诏曰:“省所奏辞免生日赐宴。 朕闻贤圣之兴必五百岁,君臣之遇盖亦千载。夫以不世之英,值难逢之会,则其始 生之日,可不为天下庆乎!式燕乐衎,所以示庆也。非乔岳之神无以生申、甫,非 宣王之能任贤无以致中兴。今日之事,不亦臣主俱荣哉?宜服异恩,毋守冲节。所 请宜不允。”

宋朝之制,凡外国使至,及其君长来朝,皆宴于内殿,近臣及刺史、正郎、都 虞候以上皆预。

太祖建隆元年八月三日,宴近臣于广政殿,江南、吴越朝贡使皆预。乾德三年 五月十六日,宴近臣及孟昶于大明殿。开宝四年五月七日,宴近臣及刘鋹于崇德殿。 十一月五日,江南李煜、吴越钱俶各遣子弟来朝,宴于崇德殿。八年三月晦,宴契 丹使于长春殿。

太平兴国二年二月十一日,宴两浙进奉使、契丹国信使及李煜、刘鋹、禁军都 指挥使以上于崇德殿,不举乐,酒七行而罢。契丹遣使贺登极也。五月十一日,再 宴契丹使于崇德殿,酒九行而罢,以其贡助山陵也。三年正月十六日,宴刘鋹、李 煜、契丹使、诸国蕃客于崇德殿,以契丹使来贺正故也。三月二十五日,吴越钱俶 来朝,宴于长春殿,亲王、宰相、节度使、刘鋹、李煜皆预。十月十六日,宴宰相、 亲王以下及契丹使、高丽使、诸州进奉使于崇德殿,以乾明节罢大宴故也。是后, 宴外国使为常。

其君长来朝,先遣使迎劳于候馆,使者朝服称制曰“奉制劳某主”,国主迎于 门外,与使者俱入升阶,使者执束帛,称有制,国主北面再拜稽首受币,又再拜稽 首,以土物傧,使者再拜受。国主送使者出,鸿胪引诣朝堂,所司奏闻,通事舍人 承敕宣劳,再拜就馆。翌日,遣使戒见日如仪。又次日,奉见于乾元殿,设黄麾仗 及宫县大乐。典仪设国主位于县南道西北向,又设其国诸官之位于其后。所司迎引, 国主服其国服,至明德门外,通事舍人引就位。侍中奏中严,皇帝服通天冠、绛纱 袍,出自西房,即御位。典仪赞拜,国主再拜稽首。侍中承制降劳,皆再拜稽首, 敕升坐,又再拜稽首,至坐,俯伏避席。侍中承制曰“无下拜”,国主复位。次引 其国诸官以次入,就位,再拜并如上仪。侍中又承制劳还馆,通事舍人引国主降, 复位,再拜稽首,出。其国诸官皆再拜,以次出。侍中奏礼毕,皇帝降坐。其锡宴 与受诸国使表及币皆有仪,具载《开宝通礼》。

契丹国使入聘见辞仪。自景德澶渊会盟之后,始有契丹国信使副元正、圣节朝 见。大中祥符九年,有司遂定仪注。

前一日,习仪于驿。见日,皇帝御崇德殿。宰臣、枢密使以下大班起居讫,至 员僚起居后,馆伴使副一班入就位,东面立。次接书匣阁门使升殿立。次通事入, 不通,喝拜,两拜,奏圣躬万福,又喝两拜,随呼万岁,喝祗候,赴东西接引使副 位。舍人引契丹使副自外捧书匣入,当殿前立。天武官抬礼物分东西向入,列于殿 下,以东为上。舍人喝天武官起居,两拜,随呼万岁,奏圣躬万福,喝各祗候。阁 门从东阶降,至契丹使位北。舍人揖使跪进书匣,阁门侧身搢笏、跪接,舍人受之。 契丹使立,阁门执笏捧书匣升殿,当御前进呈讫,授内侍都知,都知拆书以授宰臣, 宰臣、枢密进呈讫,遂抬礼物出。舍人与馆伴使副引契丹使副至东阶下,阁门使下 殿揖引同升,立御前。至国信大使传国主问圣体,通事传译,舍人当御前鞠躬传奏 讫,揖起北使。皇帝宣阁门回问国主,北使跪奏,舍人当御前鞠躬奏讫,遂揖北使 起,却引降阶至辞见位,面西揖躬。舍人当殿通北朝国信使某官某祗候见,应喏绝, 引当殿,喝拜,大起居其拜舞并依本国礼

,出班谢面天颜,归位,喝拜舞蹈讫, 又出班谢沿路驿馆御筵茶药及传宣抚问,复归位,喝拜舞蹈讫,舍人宣有敕赐窄衣 一对、金蹀躞子一、金涂银冠一、靴一两、衣著三百匹、银二百两、鞍辔马一每句 应喏

,跪受,起,拜舞蹈讫,喝祗候,应喏西出凡传语并奏圣躬万福、致辞, 并通事传译,舍人当殿鞠躬奏闻,后同

。次通北朝国信副使某官某祗候见,其 拜舞、谢赐、致词并如上仪,西出其敕赐衣一对,金腰带一,幞头、靴、笏、衣着 二百匹,银器一百两,鞍辔马一

。次通事及舍人引舍利已下分班入,不通,便 引合班,赞喝大起居,拜舞如仪。舍人喝有敕赐衣服、束带、衣著、银器分物,应 喏跪受,抬担床绝,起,舞蹈拜讫,喝各祗候分班引出。次引差来通事以下从人分 班入,不通,便引合班,喝两拜,奏圣躬万福,又拜,随呼万岁,喝有敕各赐衣服、 腰带、衣著、银器分物,应喏跪受,起,喝两拜,随拜万岁,喝各祗候唱喏分班引 出。次行门、殿直入,起居讫,殿上侍立。文明殿枢密直学士、三司使、内客省使 下殿。舍人合班奏报阁门无事,唱喏讫,卷班西出。客省、阁门使以下东出,其排 立,供奉官已下横行合班。宣徽使殿上喝供奉官已下各祗候分班出,并如常仪。皇 帝降坐还内。

宴日,契丹使副以下服所赐,承受引赴长春殿门外,并侍宴臣僚宰执、亲王、 枢密使以下祗候。俟长春殿诸司排当有备,阁门使附入内都知奏班齐,皇帝坐,鸣 鞭,宰臣、亲王以下并宰执分班,舍人引入。其契丹使副缀亲王班入。舍人通某甲 以下,唱喏,班首奏圣躬万福,喝各就坐、两拜,随呼万岁,喝就坐,分班引上殿。 或皇帝抚问契丹使副,舍人便引下殿,喝两拜,随拜万岁,喝各就坐。次舍人、通 事分引舍利以下东西分班,喝两拜,喝就坐,分引赴两廊下。次舍人引差来通事、 从人东西分班入,合班,喝两拜,随拜万岁,喝就坐,分引赴两廊。次喝教坊已下 两拜,班首奏圣躬万福,又喝拜,两拜,随拜万岁,喝各祗候。次引看盏二人稍近 前,喝拜,两拜,随拜万岁,喝上殿祗候,分东西上殿立。有司进茶床,内侍酹酒, 讫,阁门使殿上御前鞠躬奏某甲已下进酒,余如常仪。宴起,宰臣已下降阶,舍人 喝两拜,搢笏,舞蹈,喝各祗候,分班出。次舍利合班,喝两拜,舞蹈,三拜,拜 谢讫,喝各祗候分引出。次通事、从人合班,喝两拜,随拜万岁,喝各祗候,分班 引出。次喝教坊使已下两拜,随拜万岁,喝各祗候。如传宣赐茶酒,又喝谢茶酒拜, 两拜,随拜万岁,喝各祗候,出。阁门使殿上近前侧奏无事,皇帝降坐,鸣鞭还内。

辞日,皇帝坐,内殿起居班欲绝,诸司排当有备,催合侍宴臣僚东西相向,班 立崇德殿庭。俟奏班齐,舍人喝拜,东西班殿侍两拜,奏圣躬万福,喝各祗候。次 舍人通馆伴使副某甲以下常起居,次通契丹使某甲常起居,次通副使某甲常起居, 俱引赴西面立。次通宰臣以下横行,通某甲以下,应喏,奏圣躬万福,喝各就坐, 应喏,两拜呼万岁,分升殿东西向立。次通事、舍人引契丹舍利以下,次差来通事、 从人俱分班入,当殿两拜,奏圣躬万福,喝各就坐,两拜,呼万岁,分引赴两廊立。 次通教坊使、看盏。及进茶床、酹酒并阁门奏进酒,并如长春宴日之仪。酒五巡, 起。宰臣以下降阶班立,两拜、搢笏、舞蹈,三拜,喝各祗候。宰臣以下并三司使、 文明殿学士、枢密直学士升殿侍立,其余臣僚并契丹使并出。次引舍利及差来从人, 俱两拜万岁讫,分班引出。如传宣赐茶酒,更喝谢拜如前仪。已上班绝,舍人再引 契丹使入,西面揖躬。舍人当殿通北朝国信使某祗候辞,通讫,引当殿两拜,出班 致辞,归位,又两拜讫,宣有敕赐,跪受拜舞讫,喝好去,遂引出。次引副使致词、 受赐、拜舞如前仪,亦出。次引舍利已下,次引差来通事、从人,俱分班入,舍人 喝有敕赐衣服、衣著、银器分物,各应喏跪受,候抬担床绝,就拜,起,又两拜万 岁,喝好去,分班引出。其使副各服所赐,再引入,当殿两拜万岁讫,喝祗候,引 升殿,当御前立。皇帝宣阁门使授旨传语国主,舍人揖国信使跪,阁门使传旨通译 讫,揖国信使起立,阁门使御前搢笏,于内侍都知处奉授书匣,舍人揖国信使跪, 阁门使跪分付讫,揖起下殿,西出。

政和详定五礼,有《紫宸殿大辽使朝见仪》、《紫宸殿正旦宴大辽使仪》、 《紫宸殿大辽使朝辞仪》、《崇政殿假日大辽使朝见仪》、《崇政殿假日大辽使朝 辞仪》。其紫宸殿赴宴,辽使副位御坐西,诸卫上将军之南。夏使副在东朵殿,并 西向北上。高丽、交阯使副在西朵殿,并东向北上,辽使舍利、从人各在其南。夏 使从人在东廊舍利之南,诸蕃使副首领、高丽交阯从人、溪峒衙内指挥使在西廊舍 利之南。又至各就位,有分引两廊班首诣御坐进酒,乐作,赞各赐酒,群官俱再拜 就坐。酒五行,皆作乐赐华,皇帝再坐,赴宴官行谢华之礼。

夏国进奉使见辞仪。夏国岁以正旦、圣节入贡。元丰八年,使来。诏夏国见辞 仪制依嘉祐八年,见于皇仪殿门外,朝辞诣垂拱殿。

政和新仪:夏使见日,俟见班绝、谢班前,使奉奉表,引入殿庭,副使随入, 西向立,舍人揖躬。舍人当殿躬奏夏国进奉使姓名以下祗候见,引当殿前跪进表函, 舍人受之,副入内侍省官进呈。使者起,归位,四拜起居。舍人宣有敕赐某物,兼 赐酒馔。跪受,箱过,俯伏兴,再拜。舍人曰各祗候,揖西出。次从人入,不奏, 即引当殿四拜起居。舍人宣赐分物,兼赐酒食。跪受,箱过,俯伏兴,再拜。舍人 曰各祗候,揖西出。辞日,引使副入殿庭,西向立,舍人揖躬。舍人当殿躬奏夏国 进奉使姓名以下祗候辞,引当殿四拜。宣赐某物酒馔,再拜如见仪。凡蕃使见辞, 同日者,先夏国,次高丽,次交阯,次海外蕃客,次诸蛮。

高丽进奉使见辞仪。见日,使捧表函,引入殿庭,副使随入,西向立,舍人鞠 躬,当殿前通高丽国进奉使姓名以下祗候见,引当殿,使稍前跪进表函,俯伏兴讫, 归位大起居。班首出班躬谢起居,归位,再拜,又出班谢面天颜、沿路馆券、都城 门外茶酒,归位,再拜,搢笏,舞蹈,俯伏兴,再拜。舍人宣有敕赐某物兼赐酒食, 搢笏,跪受,箱过,俯伏兴,再拜。舍人曰各祗候,揖西出。次押物以下入,不通, 即引当殿四拜起居。宣有敕赐某物兼赐酒食,跪受,箱过,俯伏兴,再拜起居。舍 人曰各祗候,揖西出。

辞日,引使副入殿庭,西向立,舍人揖躬。舍人当殿躬通高丽进奉使姓名以下 祗候辞,引当殿四拜起居。班首出、班致词,归位,再拜。舍人宣有敕赐某物兼赐 酒食,搢笏,跪受,箱过,俯伏兴,再拜。舍人曰好去,揖西出。次从人入辞,如 见。

政和元年,诏高丽在西北二国之间,自今可依熙宁十年指挥隶枢密院。明年入 贡,诏复用熙宁例,以文臣充接伴使副,仍往还许上殿。七年,赐以笾豆各十二, 簠簋各四,登一,铏二,鼎二,罍洗一,尊二。铭曰:“惟尔令德孝恭,世称东蕃, 有来显相,予一人嘉之。用锡尔宝尊,以宁尔祖考。子子孙孙,其永保之!”绍兴 二年,高丽遣使副来贡,并赐酒食于同文馆。

金国聘使见辞仪。宣和元年,金使李善庆等来,遣直秘阁赵有开偕善庆等报聘。 已而金使复至,用新罗使人礼,引见宣政殿,徽宗临轩受使者书。自后屡遣使来, 帝待之甚厚,时引上殿奏事,赐予不赀,礼遇并用契丹故事。

绍兴三年十二月,宰臣进呈金使李永寿等正旦入见。故事,百官俱入。上曰: “全盛之时,神京会同,朝廷之尊,百官之富,所以夸示。今暂驻于此。事从简便。 旧日礼数,岂可尽行?无庸俱入。”使人见辞,并赐食于殿门外。八年,金国遣使 副来,就驿议和。诏王伦就驿赐宴。十一年十一月,金国遣审议使来。入见,时殿 陛之仪议犹未决。议者谓“兵卫单弱,则非所以隆国体;欲设仗卫,恐骇虏情。” 乃设黄麾仗千五百人于殿廊,蔽以帟幕,班定彻帷。十二年,扈从徽宗梓宫、皇太 后使副来。十三年十一月,有司言:“贺正旦使初至,于盱眙军赐宴。未审回程合 与不合筵待?”诏内侍省差使臣二员沿路赐御筵,一员于平江府,一员于镇江府, 一员于盱眙军。寻诏:金国贺正旦人使到阙赴宴等坐次,令与宰臣相对稍南。使副 上下马于执政官上下马处。三节人从并于宫门外上下马。立班则于西班,与宰臣相 对立。仍权移西班使相在东壁宰臣之东。十四年正月一日,宴金国人使于紫宸殿。 文臣权侍郎已上、武臣刺史已上赴坐。自后正旦赐宴仿此。五月,金国始遣贺天申 节使来。有司言合照旧例:北使贺生辰圣节使副随宰臣紫宸殿上寿,进寿酒毕,皇 帝、宰臣以下同使副酒三行,教坊作乐,三节人从不赴。既而三节人从有请,乞随 班上寿,诏许之,仍赐酒食。遇贺正,人使朝辞在上辛祠官致斋之内,仍用乐。二 十九年,以皇太后崩,其贺正使副止就驿赐宴。见辞日,赐茶酒,并不举乐。

大率北使至阙,先遣伴使赐御筵于班荆馆在赤岸,去府五十里

,酒七行。 翌日登舟,至北郭税亭,茶酒毕,上马入余杭门,至都亭驿,赐褥被、钅沙锣等。 明日,临安府书送酒食,阁门官入位,具朝见仪,投朝见榜子。又明日,入见。伴 使至南宫门外下马,北使至隔门内下马。皇帝御紫宸殿,六参官起居。北使见毕, 退赴客省茶酒,遂宴垂拱殿,酒五行,惟从官已上预坐。是日,赐茶器名果。又明 日,赐生饩。见之二日,与伴使偕往天竺烧香,上赐沉香、乳糖、斋筵、酒果。次 至冷泉亭、呼猿洞而归。翌日,赐内中酒果、风药、花饧,赴守岁夜筵,酒五行, 用傀儡。正月朔旦,朝贺礼毕,上遣大臣就驿赐御筵。中使传旨宣劝,酒九行。三 日,客省签赐酒食,内中赐酒果。遂赴浙江亭观潮,酒七行。四日,赴玉津园燕射, 命诸校善射者假管军观察使伴之,上赐弓矢。酒行乐作,伴射官与大使并射弓,馆 伴、副使并射弩。酒九行,退。五日,大宴集英殿,尚书郎、监察御史已上皆预, 学士撰致语。六日,朝辞退,赐袭衣、金带、大银器。临安府书送赆仪。复遣执政 官就驿赐宴。晚赴解换夜筵,伴使与北使皆亲劝酬,且以衣物为侑。次日,加赐龙 凤茶、金镀合。乘马出北阙门登舟,宿赤岸。又次日,复遣近臣押赐御筵。

自到阙朝见、燕射、朝辞,共赐大使金千四百两,副使金八百八十两,衣各三 袭,金带各三条。都管上节各赐银四十两,中下节各三十两,衣一袭、涂金带一条。 使人到阙筵宴,凡用乐人三百人,百戏军七十人,筑球军三十二人,起立球门行人 三十二人,旗鼓四十人,并下临安府差;相扑一十五人,于御前等子内差,并前期 教习之。

诸国朝贡,其交州、宜州、黎州诸国见辞,并如上仪。惟迓劳宴赉之数,则有 杀焉。其授书皆令有司付之。又有西蕃唃氏、西南诸蕃占城、回鹘、大食、于阗、 三佛齐、邛部川蛮及溪峒之属,或比间数岁入贡。层檀、日本、大理、注辇、蒲甘、 龟兹、佛泥、拂菻、真腊、罗殿、渤泥、邈黎、阇婆、甘眉流诸国入贡,或一再, 或三四,不常至。注辇、三佛齐使者至,以真珠、龙脑、金莲花等登陛跪散之,谓 之“撒殿”。

元祐二年,知颍昌府韩缜言:“交阯小国,其使人将及境,臣尝近弼,难以抗 礼。按元丰中迓以兵官,饯以通判,使副诣府,其犒设令兵官主之。请如故事。” 仍诏所过郡,凡前宰相、执政官知判者亦如之。又诏立回赐于阗国信分物法。岁遣 贡使虽多,止一加赐。又命于阗国使以表章至,则间岁听一入贡,余令于熙、秦州 贸易。

礼部言:“元丰著令,西南五姓蕃,每五年许一贡。今西南蕃泰平军入贡,期 限未及。”诏特许之。学士院言:“诸蕃初入贡者,请令安抚、钤辖、转运等司体 问其国所在远近大小,与见今入贡何国为比,保明闻奏,庶待遇之礼不致失当。” 宣和诏蕃国入贡,令本路验实保明。如涉诈伪,以上书诈不实论。

建炎三年,占城国王遣使进贡,适遇大礼,遂加恩,特授检校少傅,加食邑。 自后明堂郊祀,并仿此。绍兴二年,占城国王遣使贡沉香、犀、象、玳瑁等,答以 绫锦银绢。

建炎四年,南平王薨,差广南西路转运副使尹东玽充吊祭使,赐绢布各五百匹, 羊、酒、寓钱、寓彩、寓金银等,就钦州授其国迎接人,制赠侍中,进封南越王。 封其子为交阯郡王,遇大礼,并加恩如占城国王。淳熙元年,赐“安南国王”印, 铜铸,涂以金。

绍兴七年,三佛齐国乞进章奏赴阙朝见,诏许之。令广东经略司斟量,只许四 十人到阙,进贡南珠、象齿、龙涎、珊瑚、琉璃、香药。诏补保顺慕化大将军、三 佛齐国王,给赐鞍马、衣带、银器。赐使人宴于怀远驿。淳熙五年,再入贡。计其 直二万五千缗,回赐绫锦罗绢等物、银二千五百两。

绍兴三十一年正月,安南献驯象。帝曰:“蛮夷贡方物乃其职,但朕不欲以异 兽劳远人。其令帅臣告谕,自今不必以驯象入贡。”三十二年,孝宗登极,诏曰: “比年以来,累有外国入贡,太上皇帝冲谦弗受,况朕氵京菲,又何以堪!自今诸 国有欲朝贡者,令所在州军以理谕遣,毋得以闻。”淳祐三年,安南国主陈日煚来 贡,加赐功臣号。十一年,再来贡。景定三年六月,日煚上表贡献,乞授其位于其 子陈威晃。咸淳元年二月,加安南大国王陈日煚功臣,增“安善”二字;安南国王 陈威晃功臣,增“守义”二字,各赐金带、鞍马、衣服。二年,复上表进贡礼物, 赐金五百两,赐帛一百匹,降诏嘉奖。


分类:正史 书名:宋史 作者:脱脱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