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宋史》志93 乐15(鼓吹上)


鼓吹者,军乐也。昔黄帝涿鹿有功,命岐伯作凯歌,以建威武、扬德风、厉士 讽敌。其曲有《灵夔竞》、《雕鹗争》、《石坠崖》、《壮士怒》之名,《周官》 所谓“师有功则凯歌”者也。汉有《朱鹭》等十八曲,短箫铙歌序战伐之事,黄门 鼓吹为享宴所用,又有骑吹二曲。说者谓列于殿庭者为鼓吹,从行者为骑吹。魏、 晋而下,莫不沿尚,始有鼓吹之名。江左太常有鼓吹之乐,梁用十二曲,陈二十四 曲,后周亦十五曲。唐制,大驾、法驾、小驾及一品而下皆有焉。

宋初因之,车驾前后部用金钲、节鼓、鼓、大鼓、小鼓、铙鼓、羽葆鼓、中 鸣、大横吹、小横吹、觱栗、桃皮觱栗、箫、笳、笛,歌《导引》一曲。又皇太子 及一品至三品,皆有本品鼓吹。凡大驾用一千五百三十人为五引,司徒六十四人, 开封牧、太常卿、御史大夫、兵部尚书各二十三人。法驾三分减一,用七百六十一 人为引,开封牧、御史大夫各一十六人。小驾用八百一十六人。太常鼓吹署乐工数 少,每大礼,皆取之于诸军。一品已下丧葬则给之,亦取于诸军。又大礼,车驾宿 斋所止,夜设警场,用一千二百七十五人。奏严用金钲、大角、大鼓,乐用大小横 吹、觱栗、箫、笳、笛,角手取于近畿诸州,乐工亦取于军中,或追府县乐工备数。 歌《六州》、《十二时》,每更三奏之。 大中祥符六年,以其烦扰,诏罢追集,悉 以禁兵充,常隶太常阅集。七年,亲享太庙,登歌始作,闻庙外奏严,遂诏:行礼 之次,权罢严警;礼毕,仍复故。

凡祀前一日,上御青城门观奏严。若车驾巡 幸,则夜奏于行宫前,人数减于大礼,凡用八百八十人。 真宗崇奉圣祖,亦设仪卫, 别作导引曲,今附之。

《两朝志》云:“大驾千七百九十三人,法驾千三百五人,小驾千三十四人, 人数多于前。

銮驾九百二十五人。迎奉祖宗御容或神主祔庙,用小銮驾三百二 十五人,上宗庙谥册二百人,其曲即随时更制。”

自天圣已来,帝郊祀、躬耕籍田,皇太后恭谢宗庙,悉用正宫《降仙台》、 《导引》、《六州》、《十二时》,凡四曲。景祐二年,郊祀减《导引》第二曲, 增《奉禋歌》。初,李照等撰警严曲,请以《振容》为名,帝以其义无取,故更曰 《奉禋》。其后袷享太庙亦用之。大享明堂用黄钟宫,增《合宫歌》。凡山陵导引 灵驾,章献、章懿皇后用正平调,仁宗用黄钟羽,增《昭陵歌》。神主还宫,用大 石调,增《虞神歌》。凡迎奉祖宗御容赴宫观、寺院并神主祔庙,悉用正宫,惟仁 宗御容赴景灵宫改用道调,皆止一曲。

皇祐中大飨明堂,帝谓辅臣曰:“明堂直端门,而致斋于内,奏严于外,恐失 靖恭之意。”诏礼官议之,咸言:“警场本古之鼛鼓,所谓夜戒守鼓者也。王者师 行、吉行皆用之。今乘舆宿斋,本缘祀事,则警场亦因以警众,非徒取观听之盛, 恐不可废。若以奏严之音去明堂近,则请列于宣德门百步之外,俟行礼时,罢奏一 严,亦足以称虔恭之意。”帝曰:“既不可废,则祀前一夕迩于接神,宜罢之。”

熙宁中,亲祠南郊,曲五奏,正宫《导引》、《奉禋》、《降仙台》;祠明堂, 曲四奏,黄钟宫《导引》、《合宫歌》:皆以《六州》、《十二时》。永厚陵导引、 警场及神主还宫,皆四曲,虞主祔庙、奉安慈圣光献皇后山陵亦如之。诸后告迁、 升祔、上仁宗、英宗徽号,迎太一宫神像,亦以一曲导引,率因事随时定所属宫调, 以律和之。

元丰中,言者以鼓吹害雅乐,欲调治之,令与正声相得。杨杰言:“正乐者, 先王之德音,所以感召和气、格降上神、移变风俗,而鼓吹者,军旅之乐耳。盖鼓 角横吹,起于西域,圣人存四夷之乐,所以一天下也;存军旅之乐,示不忘武备也。 ‘鞮鞻氏掌夷乐与其声歌,祭祀则龠而歌之,燕亦如之。’今大祀,车驾所在, 则鼓吹与武严之乐陈于门而更奏之,以备警严。大朝会则鼓吹列于宫架之外,其器 既异先代之器,而施设概与正乐不同。国初以来,奏大乐则鼓吹备而不作,同名为 乐,而用实异。虽其音声间有符合,而宫调称谓不可淆混。故大乐以十二律吕名之, 鼓吹之乐则曰正宫之类而已。 乾德中,设鼓吹十二案,制毡床十二,为熊罴腾倚之 状。每案设大鼓、羽葆鼓、金錞各一,歌、箫、笳各二。又有叉手笛,名曰拱宸管, 考验皆与雅音相应,列于宫县之籍,编之令式。

若以律吕变易夷部宫调,则名 混同而乐相紊乱矣。”遂不复行。

元符三年七月,学士院奏:“太常寺鼓吹局应奉大行皇帝山陵卤簿、鼓吹、仪 仗,并严更、警场歌词乐章,依例撰成。灵驾发引至陵所,仙吕调《导引》等九首, 已令乐工协比声律。”从之。

政和七年三月,议礼局言:“古者铙歌、鼓吹曲各易其名,以纪功烈。今所设 鼓吹,唯备警卫而已,未有铙歌之曲,非所以彰休德、扬伟绩也。乞诏儒臣讨论撰 述,因事命名,审协声律,播之鼓吹,俾工师习之。凡王师大献,则令鼓吹具奏, 以耸群听。”从之。十二月,诏《六州》改名《崇明祀》,《十二时》改名《称吉 礼》,《导引》改名《熙事备成》,六引内者,设而不作。

绍兴十六年,臣僚言:“国家大飨、乘舆斋宿必设警场,肃仪卫而严祀事。乐 工隶太常,歌词备三叠,累朝以来皆用之。比者郊庙行事,率代以钲、鼓,取诸殿 司。夫军旅、祭祀,事既异,宜乐声清浊,用以殊尚。钲、鼓、鸣角列于卤簿中, 所以示观德之盛,宜诏有司更制,兼籍鼓吹乐工以时阅习,遇熙事出而用之。”有 司请下军器所造节鼓一,奏严鼓一百二十,鸣角亦如之,金钲二十有四。太常前后 部振作通用一千八百五十七人,而鼓吹益盛。

孝宗隆兴二年,兵部言:“奉明诏,大礼乘舆服御,除玉辂、平辇等外,所用 人数并从省约。内鼓吹合用八百四十一人,止用五百八十八人;警场合用二百七十 五人,止用一百三十人。”淳熙中大阅,帝自祥曦殿戎服而出,皇太子、亲王、执 政以下并从,诸将皆介胄乘马导驾,军器分卫前后,奏随军鼓管大乐。上寻易金甲, 乘马升将台,殿帅举黄旗,诸军呼拜,奏发严,中军鸣角。马步簇队,连三鼓。至 四鼓,举白旗,中军鼓声旗应,乃变方阵。别高一鼓,马步军出阵。别高一鼓,各 归部队。五鼓举黄旗,变员阵。又鼓,举赤旗,变锐阵;青旗变直阵。收鼓讫,一 金止,重鼓鸣角,簇队放教。此其凡也。

开宝元年南郊三首

《导引》

气和玉烛,睿化著鸿明,缇管一阳生。郊禋盛礼燔柴毕,旋轸凤凰城。森罗仪 卫振华缨,载路溢欢声。皇图大业超前古,垂象泰阶平。 岁时丰衍,九土乐升平, 睹寰海澄清。道高尧、舜垂衣治,日月并文明。《嘉禾》、《甘露》登歌荐,云物 焕祥经。兢兢惕惕持谦德,未许禅云、亭。

《六州》

严夜警,铜莲漏迟迟。清禁肃,森陛戟,羽卫俨皇闱。角声励,钲鼓攸宜。金 管成雅奏,逐吹逶迤。荐苍璧,郊祀神祗,属景运纯禧。京坻丰衍,群材乐育,诸 侯述职,盛德服蛮夷。 殊祥萃,九苞丹凤来仪。膏露降,和气洽,三秀焕灵芝。 鸿猷播,史册相辉。 张四维,卜世永固丕基。敷玄化,荡荡无为,合尧、舜文思。 混并寰宇,休牛归马,销金偃革,蹈咏庆昌期。

《十二时》

承宝运,驯致隆平,鸿庆被寰瀛。时清俗阜,治定功成,遐迩咏《由庚》。严 郊祀,文物声明。会天正,星拱奏严更,布羽仪簪缨。宸心虔洁,明德播惟馨。动 苍冥,神降享精诚。 燔柴半,万乘移天仗,肃銮辂旋衡。千官云拥,群后葵倾, 玉帛旅明庭。《韶》、《濩》荐,金奏谐声,集休亨。皇泽浃黎庶,普率洽恩荣。 仰钦元后,睿圣贯三灵。万邦宁,景贶福千龄。

真宗封禅四首

《导引》

民康俗阜,万国乐升平,庆海晏河清。唐尧、虞舜垂衣化,讵比我皇明!九天 宝命垂丕贶,云物效祥英。星罗羽卫登乔岳,亲告禅云、亭。 汾阴云:“星罗羽卫 临汾曲,亲享答资生。”

我皇垂拱,惠化洽文明,盛礼庆重行。登封、降禅 燔柴毕, 汾阴云:“告虔睢上皇仪毕。”

天仗入神京。云雷布泽遍寰瀛,遐迩 振欢声。巍巍圣寿南山固,千载贺承平。

《六州》

良夜永,玉漏正迟迟。丹禁肃,周庐列,羽卫绕皇闱。严鼓动,画角声齐。金 管飘雅韵,远逐轻飔。荐嘉玉,躬祀神祗,祈福为黔黎。升中盛礼,增高益厚,登 封检玉,《时迈》合《周诗》。 汾阴云:“方丘盛礼,精严越古,陈牲检玉,《时 迈》展鸿仪。”

玄文锡,庆云五色相随。甘露降,醴泉涌, 汾阴云:“嘉禾 合。”

三秀发灵芝。皇猷播,史册光辉。受鸿禧,万年永固丕基。吾君德,荡 荡巍巍,迈尧、舜文思。从今寰宇,休牛归马,耕田凿井,鼓腹乐昌期。

《十二时》

圣明代,海县澄清,惠化洽寰瀛。时康岁足,治定武成,遐迩贺升平。嘉坛上, 昭事神灵。荐明诚,报本禅云、亭, 汾阴云:“蠲洁答鸿宁。”

俎豆列牺牲。 宸心蠲洁,明德荐惟馨。纪鸿名,千载播天声。 燔柴毕, 汾阴云:“亲祀毕。”

云罕回仙仗,庆銮辂还京。八神卮跸,四隩来庭,嘉气覆重城。殊常礼,旷古 难行,遇文明。仁恩苏品汇,沛泽被簪缨。祥符锡祚,武库永销兵。育群生,景运 保千龄。

告庙《导引》

明明我后,至德合高穹,祗翼励精衷。上真紫殿回飚驭,示圣胄延鸿。躬承宝 训表钦崇,庆泽布寰中。告虔备物朝清庙,荷景福来同。

奉祀太清宫三首

《导引》

穹旻锡祐,盛德日章明,见地平天成。垂衣恭己干戈偃,亿载祐黎氓。羽旄饰 驾当春候,款谒届殊庭。精衷昭感膺多福,夷夏保咸宁。 圣君御宇,祗翼奉三灵, 已偃革休兵。区中海外鸿禧浃,恭馆励虔诚。九斿七萃著声明,徯后徇舆情。丕图 宝绪承繁祉,率土仰隆平。

《六州》

千载运,宝业正遐昌。钦至道,崇明祀,盛礼迈前王。銮辂动,万骑腾骧。驰 道纷彩仗,瑞日煌煌。奉秘检,玉羽群翔,非雾满康庄。躬朝真馆,齐心绎思,顺 风俯拜,奠酒爇萧芗。 精衷达,飚轮降格昭彰。回羽旆,驻琱辇,旧地访睢阳。 享清庙,孝德辉光。届灵场,星罗万国珪璋。陈牲币,金石锵洋,景福降穰穰。垂 衣法坐,恩覃群品,庆均海宇,圣寿保无疆。

《十二时》

乾坤泰,帝寿遐昌,宇县乐平康。真游降格,宝诲昭彰,宸跸造仙乡。崇妙道, 精意齐庄。款灵场,洁豆荐芬芳,备乐奏铿锵。犹龙垂裕,千古播休光。极褒扬, 明号洽徽章。 朝修展,春豫谐民望,睹文物煌煌。言旋羽卫,肃设坛场,报本达 萧芗。申严祀,礼备烝尝,答穹苍。纯禧沾品汇,庆赉浃穷荒。封人献寿,德化掩 陶唐。保绵长,锡祐永无疆。

亳州回诣玉清昭应宫一首

《导引》

秘文镂玉,金阁奉安时,旌盖俨仙仪。珠旒俯拜陈章奏,精意达希夷。卿云郁 郁曜晨曦,玉羽拂华枝。灵心报贶垂繁祉,宝祚永隆熙。

亲享太庙一首

《导引》

躬朝太室,列圣大功宣,彩仗耀甘泉。秘文升辂空歌发,一路覆祥烟。珠旒荐 献极精虔,列侍俨貂蝉。穰穰降福均寰宇,垂拱万斯年。

南郊恭谢三首

《导引》

重熙累盛,睿化畅真风,尊祖奉高穹。林棼彩仗明初日,瑞气满晴空。玉銮徐 动出环宫,虔巩罄宸衷。礼成均庆人神悦,圣寿保无穷。

《六州》

承天统,圣主应昌辰。宝箓降,飚游至,瑞命庆惟新。崇大号,仰奉高真。献 岁当初吉,天下皆春。谒秘宇,藻卫星陈,芗霭极纷纶。琼编焜耀,仙衣綷纟蔡, 垂旒俯拜,荐献礼惟寅。芬芳备,精衷上达穹旻。尊道祖,享清庙,助祭万方臻。 升泰畤,缛典弥文。侍群臣,汉庭儒雅彬彬。烟飞火举,毕严禋,天地降氤氲。高 临华阙,恩覃动植,庆延宗社,圣寿比灵椿。

《十二时》

亨嘉会,万宇欢康,圣化迈陶唐。元符锡命,天鉴昭彰,徽号奉琳房。陈缛礼, 献岁惟良。耀旂章,翠辇驻仙乡,睿意极齐庄。仙衣渥彩,玉册共荧煌。荐芬芳, 飚驭降灵场。 回云罕,尊祖趋仙宇,金石韵锵洋。聿朝清庙,躬奠瑶觞,报本国 之阳。执笾豆,列侍貂榼,对穹苍。洪恩霈夷夏,大庆浃家邦。垂衣紫极,圣寿保 遐昌。集祺祥,地久与天长。

天书《导引》七首

诣泰山

我皇缵位,覆焘合穹旻,秘箓示灵文。齐居紫殿膺玄贶,降宝命氤氲。奉符让 德事严禋,检玉陟天孙。垂鸿纪号光前古,迈八九为君。 汾阴云:“后祗坤德宅河、 汾,瘗玉考前闻。垂休纪绩超唐、汉,光监格鸿动。灵台偃武,书轨庆同文,奄六 合居尊。圆穹锡命垂真箓,清晓降金门。升中报本禅云云, 汾阴云:“方丘报本务 精勤。”

严祀事惟寅。无为致治臻清净,见反朴还淳。

诣太清宫

宝图熙盛,登格圣功全,瑞命集灵篇。钦修祀典成明察,道祖降云軿。赖乡真 馆宅真仙,朝谒帝心虔。尊崇教父膺鸿福,绵亘万斯年。 犹龙胜境,真宇俨灵姿, 肃谒展皇仪。宝符先路,嘉祥应,云物焕金枝。纷纭紫节间黄麾,藻卫极葳蕤。高 穹报贶延休祉,仁寿协昌期。

诣玉清昭应宫

紫霄金阙,重叠降元符,亿兆祚皇图。云章焜耀传温玉,宝阁起清都。奉迎彩 仗溢天衢,观者竞欢呼。明君钦翼承鸿荫,亿载御中区。宝符锡祚,庆寿命惟新, 俄降格飚轮。巍巍帝德增虔奉,懿号荐穹旻。精齐秘馆奉严禋,文物耀昌辰。升烟 太一修郊报,鸿祉介烝民。

诣南郊

圣神缵绪,赫奕帝图昌,宝录降穹苍。宸心励翼修郊报,彩仗列康庄。祥烟瑞 霭杂天香,筦磬发声长。升坛礼毕膺繁祉,睿算保无疆。

建安军迎奉圣像《导引》四首

玉皇大帝

太霄玉帝,总御冠灵真,威德耸天人。宝文瑞命符皇运,绵远庆维新。洞开霞 馆法虚晨,八景降飚轮。含生普洽空鸿福,圣寿比仙椿。

圣祖天尊

至真降鉴,飚驭下皇闱,清漏正依依。范金肖像申严奉,仙馆壮翚飞。万灵拱 卫瑞烟披,岸柳映黄麾。九清祚圣鸿基永,尧德更巍巍。

太祖皇帝

元符锡命,祗受庆诚明,恭馆法三清。开基盛烈垂无极,金像俨天成。奉迎霞 布甘泉仗,箫瑟振和声。灵辰协吉鸿仪毕,万国保隆平。

太宗皇帝

膺乾抚运,垂庆洽重熙,元圣嗣鸿基。发挥宝绪灵仙降,感吉梦先期。良金璀 璨范真仪,精意答蕃厘。閟宫神馆崇严配,万祀播葳蕤。

圣像赴玉清昭应宫《导引》四首

玉皇大帝

先天气祖,魄宝御中宸,列位冠高真。绿符锡瑞昭元圣,宝历亘千春。琳宫壮 丽从严闉,璇碧照龙津。珍金铸像灵仪睟,集福庇烝民。

圣祖天尊

仙宗灵祖,御气降中宸,孚宥庆惟新。国工镕范成金像,仪炳动威神。玉虚圣 境绝纤尘,欢抃洽群伦。导迎云驾归琳馆,恭肃奉高真。

太祖皇帝

石文应瑞,真主御寰瀛,慈俭抚群生。巍巍威德超千古,大业保盈成。神皋福 地开恭馆,灵贶日昭明。铸金九牧天仪睟,绀殿矗千楹。

太宗皇帝

乘云英圣,千载仰皇灵,垂法蔼朝经。禹金镕范肖仪刑,日角焕珠庭。琳宫翠 殿凤文屏,迎奉庆安宁。孝思瞻谒荐惟馨,诚悫贯青冥。

奉宝册《导引》三首

玉清昭应宫

太霄垂佑,绵宇洽祺祥,祕检焕云章。宸心虔奉崇徽号,茂典迈前王。霞明藻 卫列通庄,宝册奉琳房。都人震抃腾谣颂,亿载保欢康。

景灵宫

明明道祖,金阙冠仙真,清禁降飚轮。遥源始悟垂鸿庆,亿兆耸群伦。虔崇徽 号盛仪陈,宝册奉良辰。邦家亿载蒙繁祉,圣寿保无垠。

太庙

祖宗垂佑,亨会协重熙,德泽被烝黎。虔崇尊谥陈徽册,藻卫列葳蕤。宸心致 孝极孜孜,展礼诏台司。祥烟瑞霭浮清庙,绵宇被纯禧。

治平四年英宗祔庙一首

《导引》

寿原初掩,归跸九虞终,亿驭更无踪。思皇攀慕追来孝,作庙继三宗。旌旗居 外拥千重,延望相威容。宝舆迎引归新殿,奏享备钦崇。

熙宁二年仁宗、英宗御容赴西京会圣宫应天禅院奉安一首

《导引》

九清三境,飚驭杳难追,功烈并巍巍。洛都不及西巡到,犹识睟容归。三条驰 道隐金槌,仙仗共逶迤。珠宫绀宇申严奉,亿载固皇基。

章惠皇太后神主赴西京一首

《导引》

祥符盛际,二鄙正休兵,瑞应满寰瀛。东封西祀鸣銮辂,从幸见升平。仙游一 去上三清,庙食享隆名。寝园松柏秋风起,箫吹想平生。

中太一宫奉安神像一首

《导引》

九霄仙驭,四纪乐西清,游衍遍黄庭。云骈万里归真室,上应泰阶平。金舆玉 像下瑶京,彩仗拥霓旌。天人感会千年运,福祚永昌明。

四年英宗御容赴景灵宫奉安一首

《导引》

鼎湖龙去,仙仗隔蓬莱,辇路已苍苔。汉家原庙临清渭,还泣玉衣来。凤箫銮 扇共徘徊,帐殿倚云开。春风不向天袍动,空绕翠舆回。

十年南郊,皇帝归青城《导引》一首

《降仙台》

清都未晓,万乘并驾,煌煌拥天行。祥风散瑞霭,华盖耸旂常,建耀层城。四 列兵卫,爟火映金支翠旌。众乐警作充宫庭,皦绎成。绀幄掀,衮冕明。妥帖坛陛, 霄升振珩璜,神格至诚。云车下冥冥,储祥降嘏莫可名。御端阙,朌号敷荣。泽翔 施溥,茂祉均被含生。

元丰二年慈圣光献皇后发引四首

仪仗内《导引》一首

驾班龙,忽催金母,转仙仗,去瑶宫。绛阙深沉杳无踪,渐尘空。丝网琼林, 花似怨东风,垂清露啼红。犹想旧春中,献万寿,宝船空。

警场内三曲

《六州》

九龙舆,记春暮,幸蓬壶。琼囿敞,绣仗趋,年华与逝水俱。瑶京远,信息断 无。宝津池面落花铺,愁晚容车来禁途。凤箫銮翣,西指昭陵去。旧赏蟠桃熟,又 见涨海枯。应共灵真母,曳霞裾。宴清都,恨满山隅,春城翠柏藏乌。扃户剑,照 灯鱼,人间一梦觉余。泉宫窈窕钅巢夜龙,银江澄澹浴仙凫,烟冷金炉玉殿虚。绿 苔新长,雕辇曾行处。夜夜东朝月,似旧照锦疏,侍女盈盈泪珠。

《十二时》

治平时,暂垂帘,佑圣子,解危疑。坐安天下,逾岁厌避万机,退处宸闱。殿 开庆,养志入希夷。扶皓日,浴咸池。看神孙抚御,千载重雍累熙,四方钦仰洪慈。 阴德远,仁功积,欢养罄九域,礼无违。事难期,乘霞去,乍睹升仙,诰下九围。 泣血涟如,更鸾车动,春晚雾暗翠旂,路指嵩、伊。薤歌凤吹,悠飏逐风悲。珠殿 悄,纲尘垂。空坐湿。罔极吾皇孝思,镂玉写音徽。彤管炜,青编纪,宁更羡周 《雅》播声诗。

《祔陵歌》

真人地,瑞应待圣时。巩原西,荥、河会,涧、洛与湹、伊,众水萦回。嵩高 映抱,几叠屏帏。秀岭参差,遥山群凤随。共瞻陵寝浮佳气,非烟朝暮飞,龟筮告 前期。奠收玉斝,筵卷时衣。銮辂晓驾载龙旂,路逶迟。铃歌怨,画翣引华芝,雾 薄风微。真游远,闭宝阁金扉,侍女悲啼。玉阶春草滋,露桃结子灵椿翠,青车何 日归!衔恨望西畿。便一房钅巢,夜台晓无期。

虞主回京四首

仪仗内《导引》一曲

龙舆春晚,晓日转三川,鼓吹惨寒烟。清明过后落花天,望池馆依然。东风百 宝泛楼船,共荐寿当年。如今又到苑西边,但魂断香軿。

警场内三曲

《六州》

庆深恩,宝历正乾坤。前帝子,后圣孙,援立两仪轩。西宫大母朝寝门,望椒 闼常温。芳时媚景,有三千宫女,相将奉玉辇金根。上林红英繁,缥缈钧天奏梨园。 望绝瑶池,影断桃源。恨难论,开禁阍,春风丹旐翩翩。飞翠盖,驾琱.辒,容卫入 西原。管箫动地清喧,陵上柏烟昏。残霞弄影,孤蟾浮天外,行人触目是消魂。问 苍天,尘世光阴去如奔。河、洛潺湲,此恨长存。

《十二时》

望嵩、邙,永昭陵畔,王气压龙冈。巩、洛灵光,郁郁起嘉祥。虚彩帟,转哀 仗,閟幽堂。叹仙乡路长,景霞飞松上。珠襦宵掩,细扇晨归,昆阆茫茫。满目东 郊好,红葩斗芳,韶景空骀荡。对春色,倍凄凉,最情伤。从辇嫔嫱,指瑶津路, 泪雨泣千行。翠珥明榼,曾忆荐琼觞。春又至,人何往,事难忘,向斜阳断肠。听 钧天嘹亮,清都风细,朱栏花满,谁奏清商!紫幄重帘外,时飘宝香。环佩珊珊响, 问何日,反琱房!

《虞主歌》

转紫芝,指东都帝畿。愁雾里,箫声宛转,辇路逶迤。那堪见,郊原芳菲,日 迟迟。对列凤翣龙旗,轻阴黯四垂。楼台绿瓦沍琉璃,仙仗归。寿原清夜,寒月掩 褕祎。翠幰琱轮,空反灵螭。憩长岐,嵩峰远,伊川渺氵弥。此时还帝里,旌幡上 下,葆羽葳蕤。天街回,垂杨依依。过端闱,阊阖正辟金扉,觚棱射暖晖。虞神宝 篆散轻丝,空涕洟。望陵宫女,嗟物是人非。万古千秋,烟惨风悲。

虞主祔庙仪仗内一首

《导引》

轻舆小辇,曾宴玉栏秋,庆赏殿宸游。伤心处,兽香散尽,一夜入丹丘。翠帘 人静月光浮,但半卷银钩。谁知道,桂华今夜,欲照鹊台幽。

五年景灵宫神御殿成,奉迎一首

《导引》

新宫翼翼,钜丽冠神京,金虬蟠绣楹,都人瞻望洪纷处,陆海涌蓬、瀛。仙舆 缥缈下圆清,彩仗拥天行。熉黄珠幄承灵德,锡羡永升平。

慈孝寺彰德殿迁章献明肃皇后御容赴景灵宫衍庆殿奉安一首

《导引》

九清云杳,飚驭邈难追,功化盛当时。保扶仁圣成嘉靖,彤管载音徽。天都左 界抗华榱,仙仗下逶迤。宝楹黼帐承神贶,万寿永无期。

八年神宗灵驾发引四首

《导引》

金殿晚,注目望宫车,忽听受遗书。白云缥缈帝乡去,抱弓空慕龙湖。瑶津风 物胜蓬壶,春色至,望琱舆。花飞人寂寂,凄凉一梦清都。

《六州》

炎图盛,六叶正协重光。膺宝瑞,更法度,智通轶超成汤。昭回汉烂文章,震 扬威武慑多方,生民帖泰拥殊祥。封人祝颂,万寿与天长。岂知丹鼎就,龙下五云 旁。飘然真驭,游衍仙乡。泣彤裳,伊、洛洋洋,嵩峰少室相望。藏弓剑,游衣冠, 隽功盛德难忘。泉台寂,鱼烛荧煌。银海深,凫雁翱翔。想像平居,谩焚香。望陵 人散,翠柏忽成行。独余嵩峰月,夜夜照幽堂,千秋陈迹凄凉。

《十二时》

珍符锡,佑启真人,储思在斯民。勤劳日升,万物皆入陶钧。收威柄,更法令, 鼎从新。东风吹百卉,上苑正青春。流虹节近,衣冠玉帛,交奏严宸,万寿祝尧仁。 忽听宫车晚出,但号慕,瞻云路,企龙鳞。穷天英冠古精神。杳然上亻素,人空望 属车巡。虚仗星陈,画翣环拥龙輴。泉宫掩,帝乡远,邈难亲。反琱轮,飞羽盖, 还渡天津。雾迷朱服,风摇细扇,触目悲辛。列嫔嫱,垂红泪,浥行尘。相将问, 何日下青旻?

《永裕陵歌》

升龙德,当位富春秋。受天球,膺骏命,玉帛走诸侯。宝阁珠楼临上苑,百卉 弄春柔。隐约瀛洲,旦旦想宸游。那知羽驾忽难留,八马入丹丘,哀仗出神州。笳 声凝咽,旌旂去悠悠。碧山头,真人地,龟洛奥,凤台幽。绕伊流,嵩峰冈势结蛟 虬。皇堂一闭威颜杳,寒雾带天愁。守陵嫔御,想像奉龙辀。牙盘赭案肃神休,何 日觌云裘!红泪滴衣褠,那堪风点缀柏城秋。

虞主回京四首

《导引》

上林寒早,仙仗转郊圻,笳鼓入云悲。逶迤辇路过西池,楼阁锁参差。都人瞻 望意如疑,犹想翠华归。玉京传信杳无期,空掩赭黄衣。

《六州》

承圣绪,垂意在升平。驱貔虎,策豪英,号令肃天兵。四方无复羽书征,德泽 浸群生。睿谋雄隽,绌汉高狭陋,慕三皇二帝登闳,缉乐缀文明。将升岱岳告功成, 玉牒金绳,胜宝飞声。事难评。轩鼎就,清都一梦俄顷。飞霞佩,乘龙驭,羽卫入 高清。祥光浮动五色,迎鸾凤,杂箫笙。因山功就,同轨人至,铭旌画翣,行背重 城。楚笳凝咽,汉仪雄盛,攀慕伤情。惟余内传,知向蓬、瀛。

《十二时》

太平时,御华夷。躬听断,破危疑。春秋鼎盛,绌声乐游嬉,日升繁机。长驾 远驭,垂意在轩、羲。恢六典,斥三垂。有殊尤绝迹,盛德旁魄周施,方将缀缉声 诗。扩皇纲,明帝典,绍累圣重熙,高拱无为,事难知。春色盛,逼千秋嘉节,忽 闻凭玉几,颁命彤闱,厌世御云归。翊翠凤,驾文螭,缥缈难追。侍臣宫女,但攀 慕号悲。玉轮动,指嵩、伊。龙镳日益远,空游汉庙冠衣。惟盛德巍巍,镂玉册, 传青史,昭示无期。

《虞神》

复土初,明旌下储胥。回虚仗,箫笳互奏,旌旆随驱。岂知飚御在蓬壶,道萦 纡。风日惨,六马踌躇,留恨满山隅。不堪回首,翠柏已扶疏。帝城渐迩。愁雾钅 巢天衢。公卿百辟,鳞集云敷,迓龙舆。端门辟,金碧凌虚,此时还帝都。严清庙, 入空畤,升文物,灿烂极嘉娱。配三宗,号称神古所无。帝德协唐、虞,《九歌》 毕奏斐然殊,会轩朱。神具燕喜,锡福集皇居。更千万祀,佑启邦图。

神主祔庙一首

《导引》

岁华婉娩,侍宴玉皇宫,琱辇出房中。岂知轩后丹成去,望绝鼎湖龙。寿原初 掩九虞终,归跸五云重。惟余宝册书鸿烈,清庙配三宗。

政和三年追册明达皇后一首

《导引》

来嫔初载,令德冠层城,柔范蔼徽声。熊罴梦应芳兰郁,佳气拥雕楹。珠宫缥 缈泛蓬、瀛,脱屣世缘轻。空余宝册光琼玖,千古仰鸿名。

神主祔别庙一首

《导引》

柔容懿范,蚤岁蔼层闱,兰梦结芳时。秋风一夜惊罗幕。鸾扇影空回。荣追祎 翟盛威仪,遗像掩瑶扉。春来只有芭蕉叶,依旧倚晴晖。

景灵西宫坤元殿奉安钦成皇后御容一首

《导引》

云軿芝盖,仙路去难攀,海浪溅三山。重迎遗像临驰道,还似在人间。西宫瑶 殿指坤元,璇榜耸飞鸾。移升宝殿从新诏,盛典永流传。

别庙一首

《导引》

蓬莱邃馆,金碧照三山,真境胜人间。秋风又见芭蕉长,遗迹在人寰。云轩一 去杳难攀,斑竹彩舆还。深宫旧槛闻箫鼓,怅望惨朱颜。


分类:正史 书名:宋史 作者:脱脱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