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宋史》志103 舆服2


○后妃车舆 皇太子王公以下车舆 伞扇鞍勒 门戟旌节。

皇后之车,唐制六等:一曰重翟,二曰厌翟,三曰翟车,四曰安车,五曰四望 车,六曰金根车。宋因之,初用厌翟车。其制:箱上有平盘,四角曲阑,两壁纱窗, 龟文,金凤翅,前有虚匮、香炉、香宝,绯绣幰衣、络带、门帘,三辕凤首,画梯, 推竿,行马,绯缯裹索。驾六马,金铜面,缨辔,铃攀,绯屉。驾士三十人,武弁、 绯绣衫。常出止用正、副金涂银装白藤舆各一,上覆棕榈屋,饰以凤,辇官服同乘 舆平头辇之制。

徽宗政和三年,议礼局上皇后车舆之制:重翟车,青质,金饰诸末,间以五采。 轮金根朱牙。其箱饰以重翟羽,四面施云凤、孔雀,刻镂龟文。顶轮上施金立凤、 耀叶。青罗幰衣一,紫罗画云龙络带二,青丝络网二,紫罗画帷一,青罗画云龙夹 幔二。车内设红褥及坐,横辕上施立凤八。香匮设香炉、香宝,香匮饰以螭首。前 后施帘,长辕三,饰以凤头,青缯裹索。驾青马六,马有铜面,插翟羽,鞶缨,攀 胸铃拂,青屉,青包尾。若受册、谒景灵宫,则乘之。

厌翟车,赤质,其箱饰以次翟羽;紫幰衣,红丝络网,红罗画络带,夹幔锦帷, 余如重翟车。驾赤骝四。若亲蚕则乘之。翟车,黄质,其车侧饰以翟羽;黄幰衣, 黄丝络网,锦帷络带,余如重翟车。驾黄骝四。安车,赤质,金饰,间以五采,刻 镂龟文;紫幰衣,锦帷络带,红丝络网,前后施帘;车内设褥及坐,长辕三,饰以 凤头,驾赤骝四。凡驾马鞶缨之饰,并从车质。四望车,朱质,青幰衣,余同安车。 驾牛三。金根车,朱质,紫幰衣,余同安车。驾牛三。自重翟车以下,备卤簿则皆 以次陈设。藤舆,金涂银装。上覆棕榈屋,以龙饰,常行之仪则用之。

龙肩舆。一名棕檐子,一名龙檐子,舁以二竿,故名檐子,南渡后所制也。东 都,皇后备厌翟车,常乘则白藤舆。中兴,以太后用龙舆,后惟用檐子,示有所尊 也。其制:方质,棕顶,施走脊龙四,走脊云子六,朱漆红黄藤织百花龙为障;绯 门帘、看窗帘,朱漆藤坐椅,踏子,红罗裀褥,软屏,夹幔。

隆兴二年正月,皇后受册毕,择日朝谒,有司具仪物,乞乘肩舆龙檐。制造所 受给使臣尹肇发,纳中宫金涂银叶棕榈、朱漆红黄藤织百花龙枰子、碌牙压贴、镂 金雕木腰花泥版龙檐子一乘。金涂银顶子,龙头六,走脊龙四,走脊云子六,贴络 龙四十,贴络云子三十,铎子八,插拴坐龙四,环索全,钹遮那一副,檀香龟背红 纱窗四扇,红罗缘红篸门帘一,沥水全,看窗帘二,朱漆藤面明金雕木龙头椅一, 脚踏一,红纟泉绦结一,朱漆小几二,红罗褥全,红罗缘肩膊席褥一十六,系带全, 金涂银铁胎杆鞫四,鱼钩四,火踏一,朱漆梯盘全,朱漆衣匣二,金涂铜手把叶段 拓叉二,金涂铜叉头拖泥行马二,金涂银叶杠子二,红茸匾绦四,红罗夹软屏风、 夹幔各一,衬脚席褥、靠背坐褥及踏床各一,红绢十字帕一,竿袋四,鱼钩帕二, 红油十字帕、竿袋、鱼钩帕数同上,兜地帕一,围裙一。

大安辇。真宗咸平中,为万安太后制舆,上设行龙六。乾兴元年,诏皇太后御 坐檐子,名大安辇。神宗嗣位,尊皇太后为太皇太后,其行幸依治平元年之制。而 皇太后、皇后常出,止用副金涂银装白藤舆,覆以棕榈屋,饰以凤。辇官服同乘舆 平头辇之制。于是诏太皇太后出入所乘,如万安太后舆,上设行龙六,制饰率有加。 金铜车,礼典不载,则如旧制。

哲宗绍圣元年,议造皇太后大安辇,中书具治平、元丰中皇太后舆服仪卫以呈, 曰:“元丰中,先帝手诏,皇太后行幸仪卫,并依慈圣光献太皇太后日例,而宣仁 谦恭,不乘大安辇。”哲宗曰:“今皇太后独尊,非宣仁比。”遂诏行幸进大安辇, 已而皇太后嫌避,竟不制造。

龙兴。皇太后所乘也。东都,皇太后多垂帘,皆抑损远嫌,不肯乘辇,止用舆 而已。哲宗既嗣位,尊朱贵妃为皇太妃,出入许乘檐子。有司请用牙鱼凤为饰,伞 用青。元祐三年,太皇太后诏有司寻绎典故,于是檐子饰以龙凤,伞用红。九年, 君臣议改檐子为舆,上设行龙五,出入由宣德东偏门。哲宗以皇太后谕旨,令太妃 坐六龙舆出入,进黄伞,由宣德正门。于是三省议,皇太妃坐龙凤舆,伞红黄兼用, 从皇太后出入,止用红。绍圣元年,礼部太常寺言:“近奉旨:‘皇太后欲令皇太 妃坐六龙舆,朕常思皇太妃尊奉之礼,既不敢拟隆于皇太后,又不可不逮于中宫。’ 今参以人情,再加详定,伏请供进龙凤舆。”从之。

及徽宗即位,尊太妃为圣瑞皇太妃,诏仪物除六龙舆不用,仍进龙凤舆外,余 悉增崇焉。绍兴奉迎皇太后,诏造龙舆,其制:朱质,正方,金涂银饰,四竿,竿 头螭首,赭窗红帘,上覆以棕,加走龙六,内设黄花罗帐、裀褥、朱椅、踏子、红 罗黄罗绣巾二。

皇太子车辂之制。唐制三等:一曰金辂,二曰轺车,三曰四望车。太宗至道初, 真宗为皇太子,谒太庙,乘金辂,常朝则乘马。真宗天禧中,仁宗为皇太子,亦同 此制。徽宗政和三年,议礼局上皇太子车辂之制:金辂,赤质,金饰诸末。重较, 箱画苣文鸟兽;黄屋,伏鹿轼,龙辀,金凤一在轼前。设障尘。朱盖黄里。轮画朱 牙。左建旂,九旒,右载闟戟。旂首金龙头,衔结绶及铃绥。八鸾在衡,二铃在轼。 驾赤骝四,金鍐方釳,插翟尾,镂锡,鞶缨九就。从祀、谒太庙、纳妃则供之。轺 车,金饰诸末,紫油通幰,紫油纁朱里,驾马一。四望车,金饰诸末,青油通幰, 青油纁朱里,朱丝络网,驾马一。轺车、四望车以次列于卤簿仗内。皇太子妃,则 有厌翟车,驾以三马。邮入亦乘檐子,中兴简俭,惟用藤檐子,顶梁、舁杠皆饰以 玄漆,四角刻兽形,素藤织花为面,如政和之制。

亲王群臣车辂之制。唐制有四:一曰象辂,亲五及一品乘之;二曰革辂,二品、 三品乘之;三曰木辂,四品乘之;四曰轺车,五品乘之。宋亲王、一品、二品奉使 及葬,并给革辂,制同乘舆之副,惟改龙饰为螭。六引内三品以上乘革车,赤质, 制如进贤车,无案,驾四赤马,驾士二十五人。其绯幰衣、络带、旗戟、绸杠绣文: 司徒以瑞马,京牧以隼,御史大夫以獬豸,兵部尚书以虎,太常卿以凤,驾士衣亦 同。县令乘轺车,黑质,两壁纱窗,一辕,金铜饰,紫幰衣、络带并绣雉衔瑞草, 驾二马,驾士十八人。百官常朝皆乘马。

真宗大中祥符四年,知枢密院事王钦若言:“王公车辂上并用龙装,乞下有司 检定制度。”诏下太常礼院详定。本院言:“按《卤簿令》,王公已下,象辂以象 饰诸末,朱班轮,八鸾在衡,左建旂画龙,一升一降,右载闟戟。革略以革饰诸末, 左建旃,余同象辂。木辂以漆饰之,余同革辂。轺车,曲壁,青幰碧里。诸辂皆朱 质,朱盖,朱旂旃,一品九旒,二品八旒,三品七旒,四品六旒,其鞶缨如之。”

神宗元丰三年,详定礼文所言:“《卤簿记》公卿奉引:第一开封令,乘轺车; 次开封牧,隼旗;次太常卿,凤旗;次司徒,瑞马旗;次御史大夫,獬豸旗;次兵 部尚书,虎旗,而乘革车。考之非是。谨按《周礼》巾车职曰:‘孤乘夏篆,卿乘 夏缦,大夫乘墨车。’司常职曰:‘孤、卿建旃,大夫建物。’请公卿已下奉引, 先开封令,乘墨车建物;次开封牧,乘墨车建旗;太常卿、御史大夫、兵部尚书乘 夏缦,司徒乘夏篆,并建旃。所以参备九旗之制。”诏从之。

政和议礼局上王公以下车制:象辂以象饰诸末,朱班轮,八鸾在衡,左建旗, 右载闟戟,驾马四,亲王昏则用之。革车,赤质,载闟戟,绯罗绣轮衣、帘、旗、 韬杠、络带,驾赤马四。大驾卤簿六引,法驾卤簿三引,开封牧第乘之。王公、一 品、二品、三品备卤簿,皆供革车一乘。其轮衣、帘、旗、韬杠、络带绣文:开封 牧以隼,大司乐以凤,少傅以瑞马,御史大夫以獬豸,兵部尚书以虎。轺车,黑质, 紫幰衣、络带并绣雉,施红锦帘,香炉、香宝结带,驾赤马二。卤簿内第一引官县 令乘之,驾马皆有铜面,插羽,鞶缨,攀胸铃拂,绯绢屉,红锦包尾。

六年,礼制局言:

大观中,用大司乐代太常卿为第三引,盖以大司乐掌鼓吹之事。夫礼乐之官, 宗伯为长,宜改用礼部尚书。又第四引司徒,即用地官之长,自汉以来为三公。朝 廷近改司徒为少傅,然六引司徒乃地官之事,宜改用户部尚书。其府佐依六引诸卿 例,改为僚佐,其卤簿仪仗,依兵部尚书例给。

古之诸侯出封于外,同姓锡以金辂,异姓锡以象辂。盖出而制节,则远君而其 道伸;入而谨度,则近君而其势屈。故其入觐,则不敢乘金辂、象辂,以同于王, 当自降而乘墨车也。若公侯采地在天子县内者,则为都鄙之长,《大司马》所谓 “师都建旃“是矣。今开封牧列职于朝,与御史大夫同谓之卿可也,其在《周官》, 则卿大夫之职是矣;又无金辂、象辂之锡,而乃比于古之诸侯入觐而乘墨车,可乎?

成周上公九命,车旗以九为节,故建常九斿;侯、伯七命,车旗以七为节,故 建常七斿;子、男五命,车旗以五为节,故建常五斿;其卿六命,其大夫四命,车 旗亦各眡其命之数。则卿之建旃当用六斿,大夫建物当用四斿,至于三斿则上士所 建也。其开封令,宜乘墨车而建物四斿;开封牧、御史大夫、户部兵部礼部尚书皆 卿也,宜乘夏缦而建旃六斿。

其年,详定官蔡攸又言:

六引,开封令乘轺车居前,开封牧、大司乐、司徒、御史大夫、兵部尚书乘革 车次之。开封牧建绣隼旗,太常卿建绣凤旗,司徒绣瑞马旗,御史大夫绣以獬豸, 兵部尚书绣以虎,皆副之以闟戟。其先后之序,所乘之车,所建之旗,揆古则不合, 验今则有戾。且大驾之出,自汉光武时始有三引:先河南尹,次执金吾,次洛阳令, 先尊而后卑也。后魏亦三引:先平城令,次司隶校尉,次丞相,先卑而后尊也。唐 兼用六引,五代减为三,后周复增为六。本朝因之,以开封令居前,终以兵部尚书。 然以前为尊,则大司乐不当次令、牧;以后为尊,则兵部尚书不当继御史大夫,此 先后之序未正也。

轺车非县令宜驾,革车非公卿宜用,是所乘之车未称也。凤马之绣,无所经见, 闟戟之设,尤为讹谬,是所建之旗未宜也。司徒,三公论道之官,车徒非其所任, 户部主之可也。奉常掌礼,司乐典乐,皆专于一事,礼乐之容,非其所兼,礼部总 之宜也。请改司徒用户部尚书,改大司乐用礼部尚书,其僚佐仪制视兵部尚书。御 史大夫,位亚三少,秩从二品,又尊于六尚书。其行,宜以兵部次令、牧,礼部、 户部又次之,终以御史大夫,则先后之序正矣。

夏篆者,篆其车而五采画之也,夏缦则五采画之而不篆,墨车则漆之而不画。 孤宜乘夏篆,象其文质之备;卿宜乘夏缦,象其文采而不足于篆。开封令秩比大夫, 开封牧古之诸侯,其乘皆宜墨车。其驾之马,令以三,牧以四,御史大夫以六,尚 书,卿之任也,其驾亦四,则所乘之车称矣。《司常》曰:“孤、卿建旃,大夫、 士建物,师都建旗。”盖通帛为旃,其色纯赤;杂帛为物,其色赤白;物为三斿, 旃亦如之。开封令秩视大夫,故宜建以物;开封牧率王畿之众而卫上,师都之任也, 故宜建以旗;尚书、御史大夫,古之卿也,故宜建以旃。

从之。

七年,礼制局言:“昨讨论大驾六引,开封牧乘墨车,兵部尚书、礼部尚书、 户部尚书、御史大夫乘夏缦。已经冬祀陈设讫,所有驾士衣服,尚循旧六引之制, 宜行改正,况天子五辂,驾士之服,各随其辂之色,则六引驾士之服,当亦如之。 请墨车驾士衣皂,夏缦驾士皂质绣五色团花,于礼为称。”从之。

肩舆。神宗优待宗室老疾不能骑者,出入听肩舆。熙宁五年,太宗正司请宗室 以病肩舆者,踏引、笼烛不得过两对。中兴后,人臣无乘车之制,从祀则以马,常 朝则以轿。旧制,舆檐有禁。中兴东征西伐,以道路阻险,诏许百官乘轿,王公以 下通乘之。其制:正方,饰有黄、黑二等,凸盖无梁,以篾席为障,左右设牖,前 施帘,舁以长竿二,名曰竹轿子,亦曰竹舆。

内外命妇之车。唐制有厌翟车、翟车、安车、白铜饰犊车,而幰网有降差。宋 制,银装白藤舆檐,内命妇皇亲所乘;白藤舆檐、金铜犊车、漆犊车,或覆以毡, 或覆以棕,内外命妇通乘。

伞。人臣通用,以青绢为之。宋初,京城内独亲王得用。太宗太平兴国中,宰 相、枢密使始用之。其后,近臣及内命妇出入皆用。真宗大中祥符五年,诏除宗室 外,其余悉禁。明年,复许中书、枢密院用焉。京城外,则庶官通用。神宗熙宁之 制,非品官禁用青盖,京城惟执政官及宗室许用。哲宗绍圣二年,诏在京官不得用 凉扇。徽宗政和三年,以燕、越二王出入,百官不避,乃赐三接青罗伞一,紫罗大 掌扇二,涂金花鞍鞯,茶燎等物皆用涂金,遂为故事。八年,诏民庶享神,不得造 红黄伞、扇及彩绘,以为祀神之物。宣和初,又诏诸路奉天神,许用红黄伞、扇, 余祠庙并禁。其画壁、塑像仪仗用龙饰者易之。建炎中,初驻跸杭州,执政张澄言: “群臣扈从兵间,权免张盖,俟回銮仍旧。”诏前宰相到阙,许张盖。

鞍勒之制。宋以赐群臣,其非赐者皆有令式,而不敢逾越焉。金涂银闹装牡丹 花校具八十两,紫罗绣宝相花雉子方鞯,油画鞍,白银衔镫,以赐宰相,亲王,枢 密使带使相,曾任宰相观文殿大学士宫观使,殿前马军步军都指挥使。金涂银闹装 太平花校具七十两,紫罗绣瑞草方鞯,油画鞍,陷银衔镫,以赐使相,枢密副使, 参和政事,宣徽使,节度使,宫观使,殿前马军步军副都指挥使、都虞候。 四厢都 指挥使,鞯以紫罗剜花。

若出使,则加红犛牛缨,金涂银钹。使相在外,加红 织成鞍衤复。 步军都虞候以上赐带甲马者,加红皮鞦辔校具七十两,青毡圆鞯,陷 银衔镫。

金涂银闹装麻叶校具五十两,紫罗剜花方鞯,油画鞍,陷银衔镫,以 赐三司使,观文殿学士,资政殿大学士,翰林学士承旨,翰林学士,资政殿、端明 殿、翰林侍读侍讲,龙图、天章、宝文阁、枢密直学士,御史中丞,两使留后,观 察、防御使,军厢都指挥使。 军厢都指挥使初出授团练使、刺史者,赐亦同。曾任 中书、枢密院后为学士、中丞者,七十两,鞯以绣瑞草。

见任中书、枢密院、 宣徽使、使相、节度使出使,曾任中书、枢密院充诸路都总管、安抚使,朝辞日, 赐亦如之。金涂银三环宝相花校具二十五两,紫罗圆鞯,乌漆鞍,衔镫,以赐团练 使、刺史。金涂银促结洛州花校具三十两,紫罗圆鞯,以赐诸路承受。白成十五两, 以赐诸王宫僚、翰林侍读侍书;金涂银宝相花校具四十两,蛮云校具十五两,以赐 诸班押班、殿前指挥使以上;白成洼面校具十二两,以赐诸班,皆蓝黄絁圆鞯。

其皇亲婚嫁,皆给蓝黄罗绣方鞯,金涂银花鞍,金涂银校具自八十两至十二两, 有六等。宗室女婿系亲,皆赐紫罗绣瑞草方鞯,校具自七十两至五十两,有二等。 其赐契丹使,则金涂银太平花校具七十两,紫罗绣宝相花雉子方鞯;副使则槲叶校 具五十两,紫罗绣合子地圆鞯,皆油画鞍。 射弓则使银装,副使银棱。

赐诸蕃 进奉大使,则如刺史而用青绦鞯;副使则如宫僚。凡京官三品以上外任者,皆许马 以缨饰。

太宗太平兴国七年,翰林学士承旨李昉言:“准诏详定车服制度,请升朝官许 乘银装绦子鞍勒,六品以下不得闹装,其鞯皆不得刺绣、金皮饰。余官及工商庶人, 许并乘乌漆素鞍,不得用狨毛暖坐。其蓝黄绦子,非宫禁不得乘。士庶、军校乘白 皮鞯勒者,悉禁断。”从之。八年,诏京朝知录事参军及知县者,所乘马并不得饰 缨,后复许带缨。端拱二年,诏内职诸班押班、禁军指挥使、厢军都虞候,并许乘 银装绦子鞍勒。京官任知州、通判,许依六品朝官。真宗咸平二年,西京留台上言: “留府群官、使臣乘马,不得带缨。”从之。大中祥符五年,诏绣鞯及闹装校具, 除宗室及恩赐外,悉禁。天禧元年,令两省谏舍、宗室将军以上,许乘狨毛暖坐, 余悉禁。凡京官,三班已上外任者,皆许马以缨饰。

仁宗景祐三年,诏官非五品以上,毋得乘闹装银鞍,其乘金涂银装绦子促结鞍 辔者,自文武升朝官及内职、禁军指挥使、诸班押班、厢军都虞候、防团副使以上, 听之;仍毋得以蓝黄为绦、白皮为鞯辔。民庶止许以毡皮絁为鞯。京官为通判以 上职任者,许权依升朝例。神宗熙宁间,文武升朝官、禁军都指挥使以上,涂金银 装盘绦促结;五品以上,复许银鞍闹装。若开花绣鞯,惟恩赐乃得乘。余官及民庶, 仍禁银饰。旧制,诸王视宰相,用绣鞍鞯。政和三年,始赐金花鞍鞯,诸王不施狨 坐。宣和末始赐,中兴因之。乾道九年,重修仪制。权侍郎、太中大夫以上及学士、 待制,经恩赐,许乘狨坐。三衙、节度使曾任执政官,亦如之。先是,建炎初,驻 跸杭州,诏扈从臣僚合设狨坐者,权宜撤去。故事,宰执、侍从自八月朔搭坐。绍 兴元年,以江、浙地燠,改为九月朔,著为例。乾道元年,乃诏三衙乘马,赐狨坐。

门戟。木为之而无刃,门设架而列之,谓之棨戟。天子宫殿门左右各十二,应 天数也。宗庙门亦如之。国学、文宣王庙、武成王庙亦赐焉,惟武成王庙左右各八。 臣下则诸州公门设焉,私门则府第恩赐者许之。太宗淳化二年,诏诸道州、府、军、 监奏乞鼓角戟槊,如令文合赐,即下三司指挥。仁宗天圣四年,太常礼院言:“准 批状,详定知广安军范宗古奏,本军乞降槊。检会令文,京兆河南太原府、大都督 府、都护门十四戟,若中都督、上都护门十二戟,下都督、诸州门各十戟,并官给。 所有军、监门不载,伏请不行。”神宗元丰之制,凡门列戟者,官司则开封、河南、 应天、大名、大都督府皆十四,中都督皆十二,下都督皆十。品官恩赐者,正一品 十六,二品以上十四。中兴仍旧制。

旌节。唐天宝中置,节度使受命日赐之,得以专制军事,行即建节,府树六纛。 宋凡命节度使,有司给门旗二,龙、虎各一,旌一,节一,麾枪二,豹尾二。旗以 红缯九幅,上设耀篦、铁钻、髹杠、绯纛。旌用涂金铜螭头,髹杠,绸以红缯,画 白虎,顶设髹木盘,周用涂金饰。节亦用髹杠,饰以金涂铜叶,上设髹圆盘三层, 以红绿装钉为旄,并绸以紫绫衤复囊,又加碧油绢袋。麾枪设髹木盘,绸以紫缯衤 复囊,又加碧油绢袋。豹尾,制以赤黄布,画豹文,并髹杠。

神宗熙宁五年,诏新建节并移镇,并降敕太常寺排比旌节,下左右金吾街仗司、 骐骥院,给执擎人员、鞍马。中兴因之。建炎三年,表韩世忠之旗曰“忠勇”。绍 兴三年,表岳飞之旗曰“精忠”。孝宗诏以其藩邸旌节,迎置天章阁。淳熙中,光 宗亦诏奉东宫旌节。其后,宁宗践祚,有司言安奉皇帝藩邸旌节,宜有推饰。今用 朱漆青地金字牌二:其一题曰“太上皇帝藩邸旌节”,其一曰“今上皇帝藩邸旌节。” 盖袭用元丰延安故事云。


分类:正史 书名:宋史 作者:脱脱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