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滴天髓》简介


《左转 · 成十六年》“日臣之使于楚也,子重问晋国之勇,臣对曰:‘好以众整。’曰:‘又如何?’臣对曰:‘好以暇。’”后来就用“好整以暇”形容既严整又从容不迫。用这条成语来形容《滴天髓》的风格是恰到好处的。《滴天髓》结构完整、高度统一、全部命理犹如一支严阵以待的军队,即统一严格又机动灵活,它的高素质的成员,皆可是独当一面的孤胆英雄。

《滴天髓》以约言为纲,统领全篇,从多侧面、多角度、多层次、多方位展开论述。因此我们在研习的过程中,知其一条命理,不等于知其全部,可是如果我们若否定其中的一条,却等于否定了全部。在以往的对《滴天髓》的破译中,我们往往会看到“余以为不然”之类的字样,这实际上是对整个《滴天髓》的否定。这绝不是《滴天髓》论之有误,而是我们省之不明,悟之不透所造成的。面对高度和谐统一的《滴天髓》我们只能作如是之理解。

至于在《滴天髓》的传抄过程中出现的讹误,则另当别论。比如有的版本为“造化起于元,亦止于贞”,有的版本则为“造化起于元,亦起于贞”,一起一止虽仅一字之差,其意义却截然不同。此则需寻求真本原文,以求勘正。若求之不得,也只有见仁见智,选择大致通顺者而认定之。现在若想找到真本原文,是很困难的事情,因为目前在大陆上对《滴天髓》的研究根本就没有开展,而海外的研究又是处于仍不理解的状态。

《滴天髓》的编辑架构应当说是最能体现它的完整性的特点的,可是后世的命家由于不理解,形成了两大对立的学派,一派是以任氏为代表的通神、六亲的两分体制,一派是以徐氏为代表的通神、四篇的四卷体制。这两派命家虽然连《滴天髓》的门儿都还没有摸着,即互相褒贬,真是有点可笑。最为妄自尊大的却是陈氏的《辑要》,主观的乱加删改给后世的研命造成了极大的混乱。较为客观的还当属刘注的《滴天髓》,虽然冠以“三命奇谈”似有贬义,但所能表明的是,他在告诫人们不要以他的“注”唯命是从,由于都不理解,那就来个奇文共欣赏吧,可是后世的命家偏偏将之当成了“圣旨”。

《滴天髓》的好整以暇,除了体现在编辑结构上之外,从本质上说最根本的还是在于它有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这个体系即是源流体系。这个源流体系是子平法中所根本没有的,在子平法中只有孤立存在的格和神煞。子平派破解《滴天髓》虽然也说要“通关”,但是他们所理解的通关的含义,根本与《滴天髓》所论述的通关,是风马牛不相关的两回事儿。破解《滴天髓》在没有找到源流的起止、机括,在没有弄清浊、真假、旺衰之前,在没有找到阴阳之气的从气、从势的特性之前,谈论通关都只能是无的放矢,都只能是对《滴天髓》的曲解。

源流的理论贯穿《滴天髓》全部命理的始终,使全部命理成为一个高度和谐统一的整体,因为有了这个理论的存在,才会使命学有了一个提升为大道的可能,如果《滴天髓》得不到根本地开发,任命学始终停留在子平命理的水平上,那命学将永远是小道。而今的命学家们,只是在为命学的日薄西山的前途摇头叹息,这是无济于事的,殊不知一颗大好的明珠,明明就摆在你的面前,而你却视而不见,这又能怪谁呢?


分类:易经书名:滴天髓阐微作者:(清)任铁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