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天髓阐微》下篇第17章 反局


君赖臣生理最微,儿能救母泄天机,母慈灭子关因异,夫健何为又怕妻。

【原注】木君也,土臣也。水泛木浮,土止水则生木,木旺火炽,金伐木则生火,火旺土焦,水克火则土;土重金埋,木克土则生金旺则水浊,火克金则生水,皆君赖臣生也,其理最妙。

【任氏曰】:

君赖臣生者,印绶太旺之意也。此就日主而论,如日主是木为君,局中之土为臣,四柱重逢壬癸亥子,水势泛滥,木气反虚,不但不能生木,抑且木亦不能纳受其水,木必浮泛矣;必须用土止水,则木中托根,而水方能生木亦受其水矣,破其印而就其财,犯上之意,故为反局也。虽就日主而论,四柱亦同此论,如水是官星,木是印绶 ,水势太旺,亦能浮木,亦须见土而能受水,以成反生之妙,所以理最微也。火土金水,皆同此论。

壬辰 壬子 甲寅 戊辰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甲木生于仲冬,虽日坐禄支,不致浮泛,而水势太旺;辰土虽能蓄水,喜其戊土透露,辰乃木余气。足以止水托根,谓君赖臣生也。所以早登科申,翰苑名高;更妙南方一路火土之运,禄位未可限量也。 

壬戌 壬子 甲子 戊辰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甲木生于仲冬,前造坐寅而实,此则从子而虚,所喜年支带火之戌土,较辰土力量大过矣。盖戊土之根固,足以补日主之虚,行运亦同,功名亦同,仕至尚书。 

己巳 戊辰 辛酉 己亥 

丁卯 丙寅 乙丑 甲子 癸亥 壬戌 

陈提督造,辛生辰月,土虽重叠,春土究属气辟而松;木有余气,亥中甲木逢生,辰酉辗转相生,反助木之根源,遥冲巳火,使其不生戊巳之土,亦君赖臣生也。其不就书香者,木之元神不透也,然喜生化不悖,运走东北不木之地,故武职超群。 

戊午 丁巳 己卯 庚午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已土生于孟夏,局中印星当令,火旺土焦,又能焚木,至庚子年春闱奏捷,带金之水足以制火之烈,润土之燥也。其不能显秩,仁路蹭蹬者,局中无水之故也。 

【原注】木为母,火为子。木被金伤,火克金则生木;火遭水克,土克水则生火;土遇木伤,金克木则生土;金逢火炼,水克炎则生金;水因土塞,木克土则生水,皆儿能生母之意。此意能夺天机。 

【任氏曰】:

儿能生母之理,须分时候而论也。如土生冬令,寒而且凋,逢金水必冻,不特金能克木,而水亦能克木也;必须火以克金,解水之冻,木得阳和而发生矣。火遭水克,生于春初冬尽,木嫩火虚,非但火忌水,而木亦忌水,必须土来止水,培木之精神,则火得生,而木亦荣矣。土遇木伤,生于冬末春初,木坚土虚,纵有火,不能生湿土,必须用金伐木,则火有焰而土得生矣。金逢火炼,生于春末夏初,木旺火盛,必须水来克火,又能湿木润土,而金得生矣。水因土寒,生于秋冬,金多水弱,土入坤方,而能塞水,必须木以疏土,则水势通达而无阻隔矣。成母子相依之情。若木生夏秋,火在秋冬,金生冬春,水生春夏,乃休囚之位,自无余气,焉能用生我之神,以制克我之神哉?虽就日主而论,四柱之神,皆同此论。 

甲申 丙寅 甲申 庚午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春初木嫩,双冲寅禄,又时透庚金,木嫩金坚,金赖丙火逢生临旺;尤妙五行无水。谓儿有救母,使庚申之金,不伤甲木。至巳运,丙火禄地,中乡榜,庚午运发甲,辛未运仕县宰。总嫌庚金盖头,不能升迁,壬申运不但仕路蹭蹬,亦恐不禄。 

甲申 丙子 乙酉 丙戌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乙木生于仲冬,虽逢相位,究竟冬凋不茂,又支类西方,财杀肆逞,喜其丙火并透,则金不寒,水不冻,寒木向阳,儿能救母。为人性情慷慨。虽在经营,规模出俗,创业十余万。其不利于书香者,由戌土生杀坏印之故也。 

丙辰 乙未 壬辰 甲辰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壬水生于季夏,休囚之地,喜其三逢辰支,通根身库,辰土能蓄水养木,甲乙并透,通根制土,儿能生母。微嫌丙火泄木生土,功名不过一衿;妙在中晚运走东北水木之地,捐出纳出仕,位至藩臬,富有百余万。 

癸卯 乙卯 己卯 辛未 

甲寅 癸丑 壬子 辛亥 庚戌 己酉 

己土生于仲春,四杀当令,日元虚脱极矣,还喜湿土能生木,不愁木盛,若戊土必不支矣。更妙未土,通根有余,足以用辛金制杀,儿能生母。至癸酉年,辛金得禄,中乡榜,庚戌出仕县令。所嫌者,年干癸水,生木泄金,仕路不显,宦囊如洗。为官清介,人品端方。 

【原注】木母也,火子也,太旺谓之慈母,反使火炽百焚灭,是谓灭子。火土金水亦如之。 

【任氏曰】:

母慈灭子之理,与君赖卧生之意相似也,细究这,均是印旺,其关异者,君赖臣生,局中印绶 

虽旺,柱中财星有气,可用财破印也。母慈灭了。纵有财星无气,未可以财星破印也。只得顺母之性,助其子也。岁运仍行比劫之地,庶母慈而子安;一见财星食伤之类,逆母之性,无生育之意,灾咎必不免矣。 

癸卯 甲寅 丁卯 甲辰 

癸丑 壬子 辛亥 庚戌 己酉 戊申 丁未 丙午 

此造俗谓杀印相生,身强杀浅,金水运名利双收,不知癸水之气,尽归甲木,地支寅、卯、辰全,木多火熄,初运癸丑壬子,生木克火,刑伤破耗;辛亥、庚戌、巳酉、戊申,土生金旺,触卯木之旺神,颠沛异常,夫存生之地,是以六旬以前,一事无成。丁未运助起日元,顺母这性,得际遇,娶妾连生两子:及丙午二十年,发财数万,寿至九旬外。 

戊戌 丙辰 辛丑 戊戌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辛金生季春,四柱皆土,丙火官星,元神泄尽,土重金坦,母多灭子。初运火土,刑丧破败,荡焉无存:一交庚申,助起日元,顺母之性,大得际遇;及辛酉,拱保辰丑,捐纳出仕;壬戌运,土又得地,诖误落职。 

丙戌 戊戌 辛丑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此与前只换一戌字,因初己亥、庚子、辛丑金水,丑土养金,出身富贵辛运加捐;一交壬运,水木齐来,犯母之性,彼以土重逢木必佳,强为出仕,犯事落职。 

壬子 壬寅 甲子 壬申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此俗论木生孟春,时杀独清。许其名高禄重,不知春初嫩木,气又寒凝,不能纳水;时支申金,乃壬水生地,又子申拱水,乃母多灭子也。惜运无木助,逢火运与水战,犹恐名利无成也。初行癸卯甲辰。东方木地,顺母助子。荫庇大好;一交乙巳,运转南方,父母并亡。财散人离;丙行水火交战,家业破尽而逝。 

【原注】木是夫也,土是妻也。木虽蛙,土能生金而克木。是谓夫健而怕妻。火土金水和之,其有水逢烈火而生土,之逢寒金而生水。水生金者,润地之燥;火生木者,解天之冻。火楚木而水竭,土渗水而木枯皆反局,学得须细详其玄妙。 

【任氏曰】:

木是夫也,土是妻也。木旺土多,无金不怕,一见庚申辛酉字,金克木,是谓夫健而所妻也。岁运逢金,亦同此论。如甲寅乙卯日元,是谓夫健,四柱多土,局内又有金,或甲日寅月,乙日卯月,年时土多,干透庚辛之金。所谓夫健怕妻,如木无气而土重,即不见金。夫衰妻旺,亦是怕妻,五行皆同此论。其有水生土得,制火之烈;火生水者。敌金之寒;水生金者,润土之燥;火生木者,解水之冻。火旺逢燥土而水竭,火能克水矣;土燥遇金重而水渗,土能克木矣;金重见水泛而木枯,金能克木矣;水狂得木盛而火熄,水能克土矣;木众逢火烈而土焦,木能克金矣。此皆五行颠倒之深机,故谓反局,学者宜细详玄妙之理。命学之微奥,其尽泄于此矣。 

己亥 戊辰 甲寅 辛未 

丁卯 丙寅 乙丑 甲子 癸亥 壬戌 

甲寅日元,生于季春。四柱土多,时透辛金,土生金,金克木谓夫健怕妻。初运木火,去其土金,早游泮水,连登科甲;甲子癸亥,印旺逢生,日元足以任其财官,仕路超腾。 

己巳 戊辰 甲子 辛未 

丁卯 丙寅 乙丑 甲子 癸亥 壬戌 

甲木生于季春,木有余气,坐下印绶,中和之象;财星重叠当令,时透官星,土旺生金,夫健怕妻。初运木火,去其土金,早年入泮,科甲连登。仕路不能显秩者,只因土之病也。前造有亥,又坐-禄,支更健于此,此则子未相穿坏印,彼则寅能制土护印也。 

乙亥 辛巳 丁巳 庚戌 

庚辰 乙卯 戊寅 丁丑 丙子 乙亥 

戴尚书造。丁巳日元,生于孟夏,月时两透庚辛,地支又逢生助,巳亥逢冲,去火存金,夫健怕妻。喜其运走东方木地,助印扶身,大魁天下,宦海无波;一交子运,两巳爱制,不禄 

癸亥 甲子 戊戌 癸丑 

癸亥 壬戌 辛酉 庚申 己未 戊午 

戊戌日元,生于子月亥年,月透甲木逢生,水生木,木克土,夫健怕妻,最喜坐下戌之燥土,中藏丁火印绶,财虽旺,不能破印,所谓“玄机暗里存”也。第嫌支类北方,财势太旺,物极必反,虽位至方伯,宦资不丰。 

癸亥 癸亥 戊午 甲寅 

壬戌 辛酉 庚申 己未 戊午 丁巳 

仓提督造。戊午日元,生于亥月亥年,时逢甲寅杀旺,财杀肆逞,财星足以破印,以致难就书香。幸而寅拱午印,克处逢生,以杀化印,所以武职超群。 

【任氏曰】:

予观夫健怕妻之命,颇多贵显著,少究其理,重在一“健”字之妙也。如主日主不健,为财多身弱,终身困苦矣。夫健所妻,怕而不怕,倡随之理然也。运遇生旺扶身之地,自然出人头地。若夫不健而怕妻,妻必恣性越理。男牵欲而失其刚,妇贪悦而忘其顺,岂能富贵乎?


分类:易经书名:滴天髓阐微作者:(清)任铁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