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天髓阐微》下篇第24章 性情


五气不戾,性情中和;浊乱偏枯,性情乖逆。

【原注】五气在天,则为元亨利贞;赋在人,则仁、义、礼、智、信之性,恻隐,羞恶,辞让,是非诚实之情,五所不戾者,则其存之而为性,发之而为情,莫不中和矣,反此者乖戾。

【任氏曰】:

五气者,先天《洛书》之气也。阳居四正,阴居四隅,土寄居于艮坤,此后天定位之应。东方属木,于时为春,于人为仁南方属火,于时为夏,于人为礼;西方属金,于时为秋,于人为义;北方属火,于时为冬,于人为智。坤艮为主,坤居西南者,以火生土,以土生金也;艮居东北者,万物皆主于土,冬尽春来,非土不能止水,非土不能栽木,犹仁、义、礼、智之性,非信不能成。故圣人易艮于东北者,即信以成之之旨也。赋于人者,须要五行不戾,中和纯粹,则有恻隐、辞让、诚实之情;若偏枯混浊,太过不及,则有是非、乖逆、骄傲之性矣。

己丑 丙寅 甲子 戊辰

乙丑 甲子 癸亥 壬戌 辛酉 庚申

甲子日元,生于孟春,木当令而不太过,火居相位不烈,土虽多而不燥,水虽少而不涸,金本无而暗蓄,则不受火之克,而得土之生,无争战之风,有相生之美。为人不苟,无骄谄刻薄之行,有廉恭仁厚之风。

己酉 丁卯 己卯 乙丑 

丙寅 乙丑 甲子 癸亥 壬戌 辛酉

己卯日元,生于仲春,土虚寡信,木多金缺,阴火不能生湿土,信义皆虚。且八字纯阴,一味趋炎附势,其心存损人利己之事,萌幸灾乐祸之意。

丙戌 乙未 丙子 甲午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丙生季夏,火炎土燥,天干甲乙,枯木助火之烈,更嫌子水冲激之急,偏枯混乱之象。性情乖张,处世多骄傲,且争躁如风火,顺其性千金不惜,逆其性一芥中分。因之家业破败无存。

火烈而性燥者,遇金水之激。

【原注】火烈而能顺其性,必明顺,惟金水激之,其燥争不可御矣。

【任氏曰】:

火燥而烈,其炎上之性,只可纯用湿土润之,则知礼而成慈爱之德;若遇金水激之,则火势愈烈而不知礼,灾祸必生也。湿土者,丑辰也,晦其光,敛其烈,则明矣。

丙戌 甲午 丙午 己丑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乙亥 庚子

丙午日元,生于午月,年月又逢甲丙,猛烈极矣,最喜丑时,干支皆湿土,能收丙之烈,能晦午之光,顺其性,悦其情,不凌下也。其人威而不猛,严而不恶,名利双辉。

辛巳 甲午 丙子 甲午

癸巳 壬辰 辛卯 庚寅 己丑 戊子

丙火生于午月午时,木从火势烈之极矣,无土以顺其性,金无根,水无源,激其猛烈之性,所以幼失父母,依兄嫂居。好勇不安分,年十六七,身材雄伟,膂力过人,好习拳棒,乐与里党无赖交游,放宕无忌,兄嫂不能禁,后因搏虎,而被虎噬。

水奔而性柔者,当火土之神。

【原注】水盛而奔,其性至刚至急,惟有金以行之,木以泄之,则柔矣。

【任氏曰】:

水性本柔,其冲奔之势,刚急为最,若逢火冲之,土激之,逆其性而更刚矣。奔者,旺极之势也,用金以顺其势,用木以疏其淤塞,所谓从其旺势,纳其狂神,其性反柔。刚中之德,易进难退之意也,虽智巧多能,而不失仁义之情矣。

癸亥 甲子 壬申 庚子

癸亥 壬戌 辛酉 庚申 己未 戊午 

壬申日元,生于子月,年时亥子,干透癸庚,其势冲奔,不可遏也。月干甲木凋枯,又被金伐之,不能纳水,反用庚金顺其气势。为人刚柔相济,仁德兼资,积学笃行,不求名誉。初运癸亥,从其旺神,荫疪大好;壬戌水不通根,戌土激之,刑丧破耗;辛酉庚申入泮补禀,又得四子,家业日增;一交己未,激其冲奔之势,连克三子,破耗异常,至戊运而亡。

壬寅 壬子 壬辰 壬寅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天干四壬,生于子月,冲奔之势。最喜寅时,疏其辰土之於塞,纳其壬水之旺神,所以不骄不傲,赋性颖异,读书过目不忘,为文倚马万言。甲寅入泮,乙卯登科,奈数奇不能得遂所学,至丙辰,冲激旺水,群比争财,不禄。

癸未 癸亥 壬子 戊申

壬戌 辛酉 庚申 乙未 戊午 丁巳

壬子日元,生于亥月申时,年月两透癸水,只可顺其势,不可逆其流。所嫌未戊两字,激水之性,敌其为介非倒置,作事不端,无所忌惮。初运壬戌,支逢土旺,父母皆亡;辛酉庚申,泄土生水,虽无赖邪僻之行,幸免凶咎;一交己未,助土激水,一家五口,回禄烧死。

木奔南而软怯。

【原注】木之性见火为慈,奔南则仁之性行于礼,其性软怯。得其中者,为恻隐辞让,偏者为姑息,为繁缛矣。

【任氏曰】:

木奔南,泄气太过,柱中有金,必得水以通之,则火不烈;如无金,必得辰土以收火气,得其中矣,为人恭而有礼,和而中节。如无水以济土,土以晦火,发泄太过,则聪明自恃,又多迁变不常,而成妇人之仁矣。

庚辰 壬午 甲午 丙寅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甲午日元,生于午月,木奔南方,虽时逢禄旺,丙火逢生,寅午拱火,非日主有矣。最喜月透壬水以济火,然壬水庚金之生,不能克丙为用,庚金无辰土,亦不能生水。此造所妙者辰也,晦火,养木,蓄水,生金,使火不烈,木不枯,金不熔,水不涸,全赖辰之一字,得中和之象,申运壬水逢生,用乙酉金旺水生,入泮补廪而举于乡;丙戌火土并旺,服制重重;丁亥壬水得地,出宰闽中,德教并行,改成民化。所谓刚柔相济,仁德兼资也。

丙戌 甲午 甲申 丙寅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甲申日元,生于午月,两透丙火,支会火局,木奔南方,燥土不能晦火生金,无水则申金克尽,柔软极矣。其人为昵私恩,不知大体,作事狐疑,少决断,所为心性多疑,贪小利,背大义,一事无成。

金见水以流通。

【原注】金之性,最方正,有断制执毅,见水则义之性行而为智,智则元神不滞,故流通。得气之正者,是非不苟,有斟酌,有变化;得气之偏者,必泛滥流荡。

【任氏曰】:

金者,刚健中正之体也,能任大事,能决大谋,见水则流通刚前面之性,能用智矣。得气之正者,金旺遇水也,其人内方外圆,能知权变,处世不伤廉惠,行藏自合中庸;得气之偏者,金衰水旺也,其人作事荒唐,口是心非,有挟术待人之意也。

甲申 癸酉 庚子 乙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生酉月,又年时申酉,秋金锐锐,喜其坐下子水,透出癸水元神,流通金性,泄其菁华。为人任大事而布置有方,处烦杂而主张不靡,且慷慨好施,克己利人也。

壬申 壬子 庚辰 丙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庚生仲冬,天干两透壬水,支会水局,金衰水旺,本属偏象,更嫌时透丙火混局。金主义而方,水司智而圆,金多水少,智圆行方,水泛金衰,方正之气绝,圆智之心盛矣。中年运逢火土,冲激壬水之性,刑伤破耗,财散人离,半生奸诈,诱人财物,尽付东流。凡人穷达富贵,数已注定,君子乐得为君子,小人枉自为小人。

最拗者西水还南。

【原注】西方之水,发源最长,其势最旺,无土以制之,木以纳之,如浩荡之势。不顺行,反行南方,则逆其性,非强拗而难制乎?

【任氏曰】:

西方之水,发源昆仑,其势浩荡,不可遏也。亦可顺其性,用木以纳之,则智之性行于仁矣。如用土制之,若不得其情,有反冲奔之患,其性仍逆而强拗。

癸亥 庚申 壬申 甲辰

己未 戊午 丁巳 丙辰 乙卯 甲寅

壬申日元,生于亥年申月,亥为天门,申为天关,即天河之口,正西方之水,发源最长。所喜者,时干甲木得辰土,通根养木,足以纳水,则智之性行而为仁,礼亦备矣。为人有惊奇之品汇,无巧利之才华。中年南方火运,得甲木生化,名利两全。

癸亥 庚申 壬子 丙午

己未 戊午 丁巳 丙辰 乙卯 甲寅

壬子日元,生于申月亥年,西方之水,浩荡之势,无归纳之处,时逢丙午,冲激以逆其性。为人强拗无礼,兼这运走南方火土,家业破败无存。至午运,强人妻,被人殴死。俗以丙火为用,运逢火土为佳,不知金水同心。可顺而不可逆。须逢木运,生化有情,可免凶灾,而人亦知礼矣。

至刚者东火转北。

【原注】东方之火,其气焰欲炎上,局中无土以收之,水以制之,焉能安焚烈之势?若不顺行而反行北方,则逆其性矣,能不刚暴耶?

【任氏曰】:

东方之火,火逞木势,其炎上之性,不可御也,只可顺其刚烈之性,用湿土以收之,则刚烈之性,化为慈爱之德矣。一转北方,焉制焚烈之势?必刚暴无礼。若无土以收这,仍行火木之运,顺其气势,亦不失慈让恻隐之心矣。

丙寅 甲午 丙午 己丑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丙午日元,生于午月寅年,年月又透甲丙,其焚烈炎上之势,不可遏也。最妙支在丑时,湿土收其猛烈之性,为人有容有养,骄谄不施。运逢土金,仍得丑土之化。科甲连登,仕至郡守。

丁卯 丙午 丙午 庚寅 

乙巳 甲辰 癸卯 壬寅 辛丑 庚子

丙午日元,生于午月,年时寅卯,庚金无根,置之不用,格成炎上;局中无土吐秀,书香不利,行伍出身。至卯运得官,壬运失职;寅运得军功,骤升都司;辛丑运生化之机无气,一交庚子,冲激午刃,又逢甲子年双冲羊刃,死于军中。

顺生之机,遇击神而抗。

【原注】如木生火,火生土,一路顺其性情次序,自相和平:中遇击神,而不得遂其顺生之性,则抗而勇猛。

【任氏曰】:

顺则宜顺,逆则宜逆,则和平而性顺矣。如木旺得火以通之,顺也;土以行之,生也,不宜见金水之击也。木衰,得水以生之,反顺也;金以助水,逆中之生也,不宜见火土之击也。我生者为顺,生我者为逆;旺者宜顺,衰者宜逆,则性正情和。如遇击神,旺者勇急,衰者懦弱。如格局得顺逆这序,其性情本和平,至岁运遇击神,亦能变为强弱。宜细究之。

己亥 丙寅 甲寅 壬申

乙丑 甲子 癸亥 壬戌 辛酉 庚申

甲寅日元,生于寅月,木旺得丙火透出,顺生之机,通辉之象,读书过目成诵。所嫌者时遇金水之击,年干己土虚脱,不制其水;兼之初运北方水地,不但功名难遂,而且破耗刑伤,一交辛酉,助水之击,合去丙火而亡。

庚寅 戊寅 甲午 壬申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甲午日元,生于寅月,戊土透出,寅午拱火,顺生之机,德性慷慨,襟情磊落。亦嫌时逢金水之击,读书未售,破耗多端;兼之中运不济,有志未伸。还喜春金不旺,火土通根,体用不伤,后昆继起。

逆生之序,见闲神而狂。

【原注】如木生亥,见戌酉申则气逆,非性之所安,一遇闲神若巳酉丑逆之,则必发而为狂猛。

【任氏曰】:

逆则宜逆,顺则宜顺,则性正情和矣,如木旺极得水以生之,逆也;金以成之,助逆之生也,不宜见己丑之闲神也。如木衰极,得火以行之,反逆也;土以化之,逆中之顺也,不宜见辰未闲神也。此旺极衰极,乃从旺从弱之理,非前辈旺衰得中之意。如旺极见闲神,必为狂猛;衰极见闲神,必为姑息。岁运见之亦然,火土金水如之。

壬子 辛亥 甲寅 甲子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甲寅日元,生于亥月,水旺木坚,旺之极矣。一点辛金,从水之势,不逆其性,安而且和,逆生之序,更妙无土,不逆水性。初运北方,入泮登科;甲寅乙卯,从其旺神,出宰名区;丙辰尚有拱合之情,虽落职而免凶咎;丁巳遇闲神冲击,逆其性序而卒。

壬寅 辛亥 甲寅 己巳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甲寅日元,生于寅年亥月,辛金顺水,不逆木性,逆生之序。所嫌巳时为闲神,火土冲克逆其性,又不能制水。初交壬子,遗绪丰盈;癸丑地支闲神结党,刑耗多端;甲寅乙卯,丁财并益;一交丙辰,助起火土,妻子皆伤,又遭回禄,自患颠狂之症,投水而亡。

戊戌 丁巳 甲寅 己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甲寅日元,生于巳月,丙火司令,虽坐禄支,其精泄尽,火旺木焚,喜土以行之,此衰极从弱之理。初运戊午己未,顺其火土之性,祖业颇丰,又得一衿;庚申逆火之性,泄土之气;至癸亥年,冲激火势而亡。

阳明遇金,郁而多烦。

【原注】寅午戌为阳明,有金气伏于内,则成其郁郁而多烦闷。

【任氏曰】:

阳明之气,本多畅遂,如遇湿土藏金,则火不能克金,金又不能生水,而成忧郁。一生得意者少,而失意者多,则心郁志灰,而多烦闷矣。必要纯行阴浊之运,引通金水之性,方遂其所愿也。

乙丑 丙戌 丙午 庚寅

乙酉 甲申 癸未 壬午 辛巳 庚辰

丙火日主,支全寅午戌,食神生旺,真神得用,格局最佳。初运乙酉甲申,引通丑内藏金,家业颇丰,又得一衿。所嫌者,支会火局,时上庚金临绝,又有比肩争夺,不能作用。丑中辛金伏郁于内,是以十走秋闱不第;且少年运走南方,三遭回禄,四伤其妻,五克其子,至晚年孤贫一身。

壬戌 丙午 丙寅 己丑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丙寅日元,生地午月,支全火局,阳明之气,第此缘劫刃当权,壬水无根,置之不用,不及前造多矣。丑中辛金伏郁,所喜者,运走西北阴浊之地。出身吏部,发财十余万;异路出仕,升州牧,名利两全,而多畅遂也。

阳浊藏火,包而多滞。

【原注】酉、丑、亥为阴浊,有火气藏于内,则不发辉而多滞。

【任氏曰】:

阴晦之气,本难奋发,如遇湿木藏火,阴气太盛,不能生陷之火,而成湿滞之患。故心欲速而志未逮,临事而模棱少决,所以心性多疑。必须纯行阳明之运,引通木火之气,则豁然而通达矣。

癸亥 辛酉 癸丑 壬戌

庚申 己未 戊午 丁巳 丙辰 乙卯

陈榜眼造,癸水生于仲秋,支全酉、亥、丑为阴浊,天干三水一辛,逢戌时,阴浊藏火,亥中湿木,不能生无焰之火。喜其运走东南阳明之地,引通包藏之气,身居鼎甲,发挥素志也。

丁丑 辛亥 癸亥 癸亥

庚戌 己酉 戊申 丁未 丙午 乙巳

地支三亥一丑,天干二癸一丁,阴浊之至,年干丁火,不能包藏,虚而无焰,亥中甲木,无从引助,喜其运走南方阳明这地,又逢丙午丁未流年,科甲连登,仁至观察

辛丑 己亥 辛酉 癸巳

戊戌 丁酉 丙申 乙未 甲午 癸巳

支全丑、亥、酉,月干湿土逢辛癸阴浊之气,时支巳火,本可暖局,大象似比前造更美,不知己酉丑全金局,则亥中甲木受伤,巳火丑土之财官,竟化枭而生劫矣。纵运火土,不能援引,出家为僧。

羊刃局,战则逞威,弱则怕事;伤官格,清则谦和,浊则刚猛。用神多者,情性不常;时支柘者,虎头蛇尾。

【原注】羊刃局,凡羊录,如是午火,干头透丙,支又会戌会寅,或得卯以生之,皆旺。透丁为露刃,子冲为战,未合为藏,再逢亥水之克,壬癸水之制,丑辰土之泄,则弱矣。伤官格,如支会伤局,干化伤角,不重出,无食混,身旺有财,身弱有印,谓之清,反是则浊,夏木之见水,冬金之得火,清而且秀,富贵非常。

【任氏曰】:

羊刃局,旺则心高志傲,战则恃势逞威,弱则多疑怕事,合则矫情立异。如丙日主,以午为羊刃,干透丁火为露刃。支会寅戌,或逢卯生,干透甲乙,或逢丙助,皆谓之旺。支逢子为冲,遇亥申为制,得丑辰为泄,干透壬癸为克,逢己土为泄,皆谓之弱。支得未为合,遇巳为帮,则中和矣。伤官须人真假,真者身弱有印,不见财为清;假者身旺有财,不见印为贵。真者,月令伤官,或支会伤局,又透出天干者是也;假者,满局比劫,无官星以制之,虽有官星,气力不能敌。柱中不论食神伤官,皆可作用,纵无亦美,只不宜见印,见印破伤为凶。凡伤官格,清而得用,为人恭而有礼,和而中节,人才卓越,学问渊深,反此者傲而多骄,刚而无礼以强欺弱,奉势趋利。用神多者,少恒之志,多迁变之心;时支柘者,狐疑少决,始勤终怠,夏木之见水,必先有金,则水有源;冬金之遇火,须身旺有木,则火有焰,富贵无疑若夏水无金,冬火无木,清柘之象,名利皆虚也。

丙寅 甲午 丙申 壬辰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丙火生于午月,阳刃局逢寅申,生拱又逢比助,旺可知矣。最喜辰时,壬水透露更妙,申辰泄火生金而拱水,正得既济,所以早登科甲,仕版连登,掌兵刑重伤,执生杀大权。

丙申 甲午 丙寅 壬辰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此与前八字皆同,前则坐下申金,生拱壬水有情,此则申在年支远隔,又被比劫所夺,至申运生杀,又甲子流年会成杀局,冲去羊刃,中乡榜,以后一阻云程,与前造天渊之隔者,申金不接壬水之气也。

戊子 戊午 丙辰 戊戌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甲子

丙日午提,刃强当令,子冲之,辰泄之,弱可知矣。天干三戊,窃日主之精华;兼之运走西北金水这地,则羊刃更受其敌,不便功名蹭蹬,而且 财源鲜聚。至甲寅年 ,会火焗,疏厚土,恩科发榜。

庚午 乙酉 庚午 壬午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和中堂造,庚生种秋,支中官星三见,则酉金是刃受制,五行无土,弱可知矣。喜其时上壬水为辅,吐其秀气,所以聪明,权势为最。第月干乙木透露,恋财而争合,一生所爱者财,不知急流勇退。但财临刃地,日在官乡,官能制刃财必生官,官为君象,故运走庚寅,金逢绝地,官得生拱,其财仍归官矣。由此观之,财乃害人之物,所谓欲不除,似蛾扑灯,焚身乃止;如猩嗜洒,鞭血方休。悔无及矣。

己丑 丙子 壬辰 戊申

乙亥 甲戌 癸酉 壬申 辛未 庚午

印提台造,壬不生于子月,官杀并透通根,全赖支会水局,助起羊刃,谓杀刃两旺。 

惜乎无木,秀气未哇,身出寒微。喜其丙敌寒解冻,为人宽厚和平,行伍出身。癸酉运助刃帮身,得官;壬申运,正谓一岁九迁,仕至极品;一交未运制刃,至丁丑年火土并旺,又克合子水,不禄。

辛卯 乙未 甲子 庚午

甲午 癸巳 壬辰 辛卯 庚寅 己丑 

稽中堂造,甲子日元,生于未月午时,谓夏木逢水,伤官佩印。所喜者卯木克住未土,则子水不受其伤,足以冲午有病得药,去浊留清。天干甲乙庚辛,各立门户,不作混论,乃滋印之喜神。更妙运走东北水木之地,体有合宜,一生宦途平顺。

庚午 壬午 甲戌 庚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甲木生于午月,支中三午一戌,火炎土燥,伤官肆逞,月壬水无根,全赖庚金滋水,所以科甲联合。其仕路蹭蹬者,只因地支皆火,无干金水,木无托根之地,神有余而足之故也。

甲子 丙子 庚辰 庚辰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周侍朗造,庚金生于仲冬,金水寒冻,月干丙火,得年之甲木生扶,解其寒冻之气,谓冬金得火。但子辰双拱,日元必虚,用神不在丙火而在辰土,比肩佐之,所以运至庚辰辛巳,仕版连登。

丁巳 壬子 辛巳 丁酉

辛亥 庚戌 己酉 戊申 丁未 丙午 

熊中丞学鹏造,辛金生于仲冬,金寒不冷,遇于泄扫,全赖酉时扶身,己酉拱而佐这。天干丁火,不过取其敌寒解冻,非用丁火也。用神必在酉金,故运至土金之地,仁路显赫,一交丁未败事矣。凡冬金喜火取其暖局之意,非作用神也。


分类:易经书名:滴天髓阐微作者:(清)任铁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