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坡易传》第十七卦 随 泽雷随 兑上震下


“随”:元亨,利贞,无咎。

《彖》曰:“随”,刚来而下柔,动而说,“随”。大亨,贞无咎,而天下随时。“随”之时义大矣哉!

大、时不齐,故随之世,容有不随者也。责天下以人人随己而咎其贞者,此天下所以不说也,是故“大亨”而“利贞”者。贞者无咎,而天下随时。时者,上之所制也,不从己而从时,其为“随”也大矣。

《象》曰:泽中有雷,“随”;君子以向晦入宴息。

雷在泽中,伏而不用,故君子晦则入息。

初九:官有渝,贞吉;出门交,有功。

《象》曰:“官有渝”,从正吉也;“出门交有功”,不失也。

物有正主之谓“官”。九五者,六二之正主也。二以远五而苟随于初,五以其随初而疑之,则“官”有变矣。官有变,初可以有获也,而非其正,故官虽有变,而以从正不取为吉也。初之取二也,得二而失五;初之不取二也,失二而得五。何也?可取而不取,归之于正主。初信有功于五矣,五必德之,失门内之配,而得门外之交,是故舍其近配而出门以求交于其所有功之人,其得也必多。故君子以为未尝失也。

六二:系小子,失丈夫。

《象》曰:“系小子”,弗兼与也。

“小子”,初也;“丈夫”,五也。兼与,必两失。

六三:系丈夫,失小子;随有求得,利居贞。

《象》曰:“系丈夫”,志舍下也。

四为“丈夫”,初为“小子”。三无适应,有求则得之矣。然而从四,正也;四近而在上①,从上则顺,与近则固。故“系丈夫”,而利居贞。

【校注】
①四近而在上:《苏氏易传》作“四近三在上”,亦通。

九四:随有获,贞凶。有孚在道,以明何咎?

《象》曰:“随有获”,其义凶也;“有孚在道”,明功也。

六三,固四之所当有也。不可以言“获”,“获”者,取非其有之辞也。二之往配于五也,历四而后至。四之势可以不义取之,取之则于五为凶,不取则于五为有功。二之从五也甚难,初处其邻,而四当其道,处其邻不忘贞,当其道不忘信,使二得从其配者,初与四之功也,故皆言“功”。居可疑之地而有功,足以自明,其谁咎之?

九五:孚于嘉,吉。

《象》曰:“孚于嘉,吉”;位正中也。

“嘉”谓二也。《传》曰:“嘉偶曰配”。而昏礼为嘉,故《易》凡言“嘉”者,其配也。随之时,阴急于随阳者也,故阴以不苟随为“贞”,而阳以不疑其叛己为“吉”。六二以远五而贰于初,九五不疑而信之,则初不敢有,二不敢叛,故“吉”。

上六:拘系之,乃从,维之;王用亨于西山。

《象》曰:“拘系之”,上穷也。

居上无应而不下随,故“拘系之”,而后从。从而又“维之”,明强之而后从也。强之而后从,则其从也不固,故教之曰:当如王之通于西山。“王”,文王也;“西山”,西戎也。文王之通西戎也,待其自服而后从之,不强以从也。


分类:易经书名:《东坡易传》作者:(宋)苏东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