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坡易传》第二十六卦 大畜 山天大畜 艮上乾下


“大畜”:利贞,不家食,吉;利涉大川。

《彖》曰:“大畜”,刚健笃实,辉光,日新其德。

刚健者,“乾”也;笃实者,“艮”也;辉光者,二物之相磨而神明见也。“乾”不得“艮”,则素健而已矣①;“艮”不得“乾”,则徒止而已矣。以止厉健,以健作止,而德之变不可胜穷也。

【校注】
①素健:《苏氏易传》作“徒健”,亦通。

刚上而尚贤,能止健,大正也。

“大”者,正也;谓上九也,故谓之贤。贤者见畜于上九,所以为“大畜”也。

“不家食,吉”;养贤也。“利涉大川”,应乎天也。

“乾”之健,“艮”之止,其德天也。犹金之能割,火之能热也。物之相服者,必以其天。鱼不畏网而畏鹈鹕,畏其天也。故“乾”在“艮”下,未有不止而为之用也①。物之在“乾”上者,常有忌“乾”之心,而“乾”常有不服之意,“需”之上六,“小畜”之上九是也。忌者生于不足以服人尔,不足以服人而又忌之,则人之不服也滋甚。今夫“艮”自知有以畜“乾”,故不忌其健而许其进;“乾”知“艮”之有以畜我而不忌,故受其畜而为之用。“不家食”者,以“艮”为主也;“利涉大川”者,用“乾”之功也。

【校注】
①未有不止:《苏氏易传》于“未有”后有二□□,似未脱字。

《象》曰:天在山中,“大畜”。君子以多识前言往行,以畜其德。

孔子论“乾”九二之德曰:“君子学以聚之,问以辨之。”是以知“乾”之健,患在于不学,汉高帝是也,故“大畜”之君子将以用“乾”,亦先厚其学。

初九:有厉,利已。

《象》曰:“有厉利已”,不犯灾也。

“小畜”之畜“乾”也,顺而畜之,故始顺而终反目。“大畜”之畜“乾”也,厉而畜之,故始厉而终亨①。君子之爱人以德,小人之爱人以姑息。见德而愠,见姑息而喜,则过矣。初九欲进之意无已也,至于六四,遇厉而止。六四之厉,我所谓德也;使我知戒而终身不犯于灾者,六四也。

【校注】
①始厉而终亨:《苏氏易传》作“始利而终亨”,误。

九二:舆说輹。

《象》曰:“舆说輹”,中无尤也。

“小畜”之“说輹”,不得已也,故夫妻反目。“大畜”之“说輹”,其心愿之,故“中无尤”也。

九三:良马逐,利艰贞。曰闲舆卫,利有攸往。

《象》曰:“利有攸往”,上合志也。

三“乾”并进,故曰“良马逐”。马不忧其不良,而忧其轻车易道以至泛轶也,故“利艰贞”。九三,“乾”之殿也,故相与饬戒,闲习其车徒,则“利有攸往”。“上”,上九也;上利在不忌,三利在必戒。

六四:童牛之牿,元吉。

《象》曰:六四“元吉”,有喜也。

六五:豶豕之牙,吉。

《象》曰:六五之“吉”,有庆也。

“童牛”,初九也;“牿”,角械也;童牛无所用牿然且不敢废者,自其童而牿之,迨其壮,虽不牿可也。此爱其牛之至也。“豶豕”,羠豕也,九二之谓也。有牙而不鸷者,羠豕也,不鸷则可畜矣。“大畜”之畜乾也,始厉而终亨。初九,阳之微者也,而遂牿之,故至于九二,虽有牙而可畜也。其始牿之,其渐可畜,其终虽进之天衢可也。童而牿之,爱以德也,故“有喜”。不恶其牙而畜之,将求其用也,故“有庆”。凡物有以相德曰“喜”,施德获报曰“庆”。孔子曰:“积善之家,必有馀庆。”

上九:何天之衢?亨。

《象》曰:“何天之衢”,道大行也。

“天衢”者,上之所履,而不与下共者也。德有以守之,虽以予人而莫敢受,苟无其德,虽吾不予夫将有取之者。上九之德足以自固,是以无忌于“乾”而大进之。其曰“何天之衢”者,何天衢之有,而不汝进也①?夫惟以天衢进之,而“乾”大服矣。

【校注】
①何天衢之有,而不汝进也:《苏氏易传》作“何天之衢,有而不汝进也”,误。

分类:易经书名:《东坡易传》作者:(宋)苏东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