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坡易传》第三十七卦 家人 风火家人 巽上离下


“家人”:利女贞。

《彖》曰:“家人”,女正位乎内。

谓二也。

男正位乎外。

谓五也。

男女正,天地之大义也。家人有严君焉,父母之谓也。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夫夫、妇妇而家道正,正家而天下定矣。

《象》曰:风自火出,“家人”。君子以言有物而行有恒。

火之所以盛者,风也;火盛而风出焉。家之所以正者,我也;家正而我与焉。

初九:闲有家,悔亡。

《象》曰:“闲有家”,志未变也。

家人之道,宽则伤义,猛则伤恩。然则是无适而可乎?曰:“君子以言有物而行有恒。”至矣,言之有物也,行之有恒也!虽有悍妇、暴子弟,莫敢不肃然,而未尝废恩也,此所以为至也。曾子曰:“君子所贵乎道者三:动容貌,斯远曝慢矣;正颜色,斯近信矣;出辞气,斯远鄙倍矣。”如是,何闲之有?初九用刚于家之始,九三用刚于家之成,是以皆有悔也。夫所以至于“闲”者?惟德不足故也。德既不足,而又忘闲焉,则志变矣。及其未变而闲之,故“悔亡”。

六二:无攸遂,在中馈,贞吉。

《象》曰:六二之“吉”,顺以“巽”也。

有中馈,无遂事,妇人之正也。

九三:家人嗃嗃,悔厉,吉。妇子嘻嘻,终吝。

《象》曰:“家人嗃嗃”,未失也。“妇子嘻嘻”,失家节也。

以阳居阳,过于用刚,故悔且危也。人见其悔且危也,而矫之以宽,则家败矣。故告之以斯人之终吉,戒之以失节之终吝。

六四:富家,大吉。

《象》曰:“富家大吉”,顺在位也。

“家人”有四阳二阴,而阴皆不失其位,以听于阳。阳为政而阴听之,家欲不治不可得也。富者治之极也,故六二“贞吉”,其治也;六四“富家”,其极也。以治极致富,则其富可久,此之谓“大吉”。

九五:王假有家,勿恤,吉。

《象》曰:“王假有家”,交相爱也。

“假”,至也。王至有家,则是家也大矣。王者以天下为一家,“家人”之家近而相渎,天下之家远而相忘,知其患在于相渎也,故推严别远以存相忘之意,知其患在于相忘也。故简易“勿恤”,以通相爱之情。“家人”四阳,惟九五有人君之德,故称其德、论天下之家焉。君臣欲其如父子,父子欲其如君臣,圣人之意也。

上九:有孚,威如,终吉。

《象》曰:“威如”之“吉”,反身之谓也。

上九之所信者,三也。家人之无应者,惟三与上而已。人皆刚柔相与,而己独两刚相临①,是以终身不忘畏也。畏威如疾,民之上也,故畏人者人亦畏之,慢人者人亦慢之,此之谓“反身”。凡言终者,其始未必然也,“妇子嘻嘻”,其始可乐;“威如之吉”其始苦之。

【校注】
①而己独两刚相临:《苏氏易传》作“而已独两刚相临”,误。

分类:易经书名:《东坡易传》作者:(宋)苏东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