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笃相法》卷二(上)


麻衣石室赋注解

相有前定。世无预知。非奇异以秘传。岂凡临之解推。

相有前定。即前因今果。当以禀受之形质为定论。言福泽不言才智故气清则形清。气浊则形浊。预知有法。惟相术耳。非推想能尽其妙也。

舜目重瞳。送获尧禅之位。重耳脾胁。果舆霸晋之基。

异于寻常者贵。有奇特之格。作奇特之事业。信不诬矣。此为千古奇特引证。

石室丹书。莫忘吾道。神仙秘诀。度与希夷。骨格为一世之荣枯。气色为行年之休咎。

相法为道之一部份。以骨格气色合论。方是正宗。骨格持久。气色主暂。其形质出后天。气色通先天。二者合用。是为相法之关键。以定其吉凶祸福也。

三停平等。一生衣禄无穷。五岳朝归。今世钱财必旺。颏为地阁。见晚岁之规模。鼻为土星。管中年之造化。额方而阔。富贵根基。薄削而陷。贫穷余孽。

此为大概论法。还要查其细部。区别其形质。不可拘泥零星小部而一定论之。有内有外。有真有伪。故考查其人虽仔细。然后绳之以法。是否合格。

目清眉秀。定为聪俊之儿。神浊气短。此是贫夭之汉。

清而痴定者亦愚。秀而短促者亦夭。须斟酌其真假。浊者主贱。土形不 忌反为富。气短者夭。龟息深藏反主寿。还要论体格合宜否。此为正论也。

天庭高耸。少年富贵可期。地阁方圆。晚岁荣华定取。视瞻平正。为人刚介心平。冷笑无情。作事机深内重。

还要查各部骨肉匀配否。地阁厚而孤苦。则花口角反纹杂乱。其目为肝络。肝为刚脏。关系神经。故能查其善恶志向。与刚柔忠奸之行为也。

准头丰大。心和平而无毒。面肉横生。性强梗而凶狠。

二者容易所见。处世者皆宜注意。准大者。对人诫厚。肉横者。刚燥量窄而不容故也。

智慧生于皮毛。苦乐关乎手足。

二者均不可为法。不验居多。今存此语。为智慧者证之。及待天道之变。为五代之时也。

发际低而皮肤粗。终见愚顽。指节细而脚背肥。必定雅俊。

发低验刑父母。皮粗验劳碌。此言愚顽。不知何意。指细主聪明。脚肥主禄而夭。此言雅俊。又不知其何意也。以当时天道而验此耶。茁为地形而验此耶。

富者自然体厚。须防肉流。贵者定是奇特。当查内浊。

下八字系余增。流者似厚。浊者似奇。定要查实真伪。不可徒据外表。而断其富贵寿夭也。

南方贵宦清高。多主天庭丰突。北方公侯大贵。皆由地阁朝拱。

相法有因地形而取者。顺其地形者贵。反其地形者为特贵。即少之义也。

驼背面田。南力之人富而足。金声形小。西方之人贵且寿。

驼背火也。面田金也。火炼金成器。金多火少故吉。如金火各半而相争。则不吉。西方本金。取其坚实。故形小不忌。此余经验所加。

河日海口。食禄千钟。铁面剑眉。威权万里。

此皆男格之奇品。河目言其长也。司马仲达能自顾其耳。遂创晋业。海口言其阔也。郭子仪口能容拳。复兴唐室。铁面言其坚也。其人多才。故包拯为政治良吏。剑眉言长而上竪也。其人多勇。故岳飞为南宋名将。此四者均为文兼武权。而立功业也。

龙头凤颈。女人必配君王。虎额燕颔。男子定封将相。

龙头为骨耸。凤颈为项长。女人生此。虽不美艳。而才德福必厚。虎额即伏犀骨之圆突。燕领为两腮方廓。与额成三椅角势。班超即此格。成大贵而遗盛名也。

相中秘诀。寿夭最难。不独人中。惟神是定。

相法于富贵贫贱。均有专法,独寿夭无定法。故形质。精神。气音。均有关系。此言神气占多数。故不可以形质而定论之也。

目长含彩。荣登天府之人。神浮无光。早赴幽冥之客。

自古仙佛圣贤。均含有真光。有云。寒灼有威为彩。有云莹光皎耀为彩。故神浮无根。光淡模糊。皆夭亡之格。当在十六以后。三十六 以前。细则详后。

面皮虚紧。三十问寿实难。肉色轻浮。四九如何能过。

虚紧固不寿。本难满三十。但有孤苦寒贱之人。可超出三十而外。轻浮固不寿。然亦有无子女者。而超过三十六以外。故宜以其他部份参考。盖法有此弱彼益故也。

项上三縧。遇休囚而愈见康强。

此为寿徵之一。但考有凶神凶气凶纹否。虽元气厚。而有中年凶死。不能考终命也。

项中一骨。有疾厄而终无险阻。

此为百会骨。主贵而有寿根。虽疾厄而不致夭也。

形容忽变。遇吉则推有凶。气色转润。处穷则断必发。

凡神乱形变。而处佳境。皆是受祸之引子。发达愈大。损失愈危。故以辞尊居卑而避之。润中能聚。则可透出黄紫。故遇合随之。此二者相反而相应。

常遭疾厄。只因命宫昏沉。频遇吉祥。盖为福堂润泽。

疾厄后有专图详论。命宫即山根。此为疾厄之一部。不过含有督脉气质。胆汁消化。故常病之人。每于此宫先见青黑之色。福堂为交际之关。是非之地。并非吉祥之称。福堂或印堂之误也。

泪堂深陷。蠹肉横生。克儿孙之无数。

一主湿疾。而成水气上泛。一主伤阴。而成失眠郁结。亦有子女成立也。

鼻准尖垂。人中平满。刑绩嗣之难逃。

一主旺女而刑子。一主晚年受制而失败。多失辅助之力。而冷退也。

眼不哭而泪汪汪。有子必刑。心无忧而眉缩缩。老来孤独。

不泪似泪。固刑子女。然有冷退败家者。无忧而忧。多为劳碌有寿之格。如孤独格。尚有他部刑伤方应验也。

面似橘皮。早子难立。神代桃花。迟嗣晚成。

橘皮者。言其毛窍之痕深映。三十以后之子方成。亦有庶出之子女。凡桃花之嫩艳浮光。男女皆主淫荡不寿何能迟子晚成之说。或宋初时代异于今时。而相反耳。

富贵平生劳碌。只为下停太长。贫穷到老不闲。盖因粗其筋骨。

下停长者。其人多谨慎。见小拘泥不达。劳心宜矣。筋骨粗者。力大而男。应多劳碌。亦有中贵及创业之流。此言贫穷二字不确。

星辰失陷。无隔宿之粮。部位亏损。有终身之苦。

失陷者。皆低弱不足之谓。亏损者。受克不合之谓。相生自多衣禄。相合自多遇合。受克有冷退之失败。不合有外忧与内患。故也。

三光明亮。财自天来。六府高强。一生富足。

三停光明。官禄均旺。余每见光明沉静。则人财顺遂。光明浮腻。反见驳杂消耗。此原文之末及。又考六府高强。而初运中运晚运。均有辅助。按天府为天仓之地。前业有根基。父辈大振。中府为国印之地。戚友为助而有权。本身事业能发展。下府为腮颐之地。奴仆忠诚。内外有辅。子女能继绍箕表。此为傍部辅佐有益。而富足二字不稳。

红黄满面。名利俱遂。猪脂涂膏。子孙必刑。

黄为吉祥之色。红为祸患之色。不能合论。脂色浮光也。膏色惨滞也。一为损人破财。一为官非牢狱。不是单刑子孙一条。今日有主凶危亡身也。

面皮太急。虽沟洫长而寿亦亏。眼神无光。纵鼻梁高而寿亦促。

即皮如膨鼓之谓。神浮无根之谓。故人中虽长。鼻梁虽高。不能延其寿也。凡寿均以各部参考而定。不能以单独一部而定也。故后篇有专条详论。

眼光如水。男女多淫。眉草如刀。阵亡兵死。

如水之说。清丽而艶也。即秋水盈盈。相法之过清者。而禀受之气薄。则有情欲之易动。故多淫。眉草如刀。多六亲之累。而为忧愁。如兵死则不验。

眉生棱角。一生快乐无穷。目秀如冠。中年发达遇贵。

棱角为外库。应立外业。而有劳心。何言快乐。如冠者。两角上仰也。汉陈平有此。位极人臣。岂止遇贵而已。

黄气发从高广。数旬中必定迁官。黑色横自三阳。半年内须防损寿。

三阳为肝肺相连地。黑色属水。其水木相生。金水相合。当不至死。如三阳黑色为刑子。及惊悸之病灾可也。或发于夏之火令。方为死灾。其他时令。尚不为死灾也。

奸门青惨。必主妻灾。年寿赤光。多生痔漏。

此二者余已更正。颇验。

白气横额。父母刑伤。青气侵颧。弟兄唇吞。

自气为忧思。应父母之灾疾。而有牵制之累。至于孝服。为黑赤色居多。青惨气居少。两颧青气主妻妾之争端。伯叔之词讼。不但口吞。而有欺诈攫夺行为之类也。

山根青黑。四九前后定多灾。法令綳纒。七七之数焉可过。

刻下当应前九年。但山根为人之禀受气质。小儿青黑。多主溺尿。及螬气。大人青黑。多主伤阴失眠及肾气之病。如法令无纹。当不满三十而死。

女人眼恶。嫁即刑夫。声燥面横。闺房独宿。

衰世之局。露者多贵。不过结果不好。或主恶疾。或主产厄。此不寿之格。如刑夫者颇少。其声燥多量窄性刚。面横多骄悍而妒。此主生离再醮也。

额尖耳反。虽三嫁而未休。颧露声雄。纵七失而未了。

额尖不宜早婚。当过十九方吉。耳尖多父母无靠。故有小嫁再嫁之说。颧露多代夫权而劳。夫星弱而无用。声雄多刑夫也。

额偏不正。内淫而外若无。走路不平。外好而心犹毒。

不正者刑父母。淫字不稳。要神丽阴阳青黑者。方淫乱也。不平者雀跳也。主细故灵敏。伦理违背。迷感于利可也。

腮突耳后。心内狡贪。眼恶鼻勾。性实险恶。

腮突盛世少而衰世多。其形类鹰腮。主奇巧有特智。亦主大贵。眼恶主刑克而凶。鼻勾主心贪徇私。然多成多败。终无了期。

脚跟不履地。卖尽田园而走他乡。

木形多飘摇不忌。如金水土则忌。又出富贵之家。则主夭寿。及有凶死者。如出贫穷之人。亦无妨碍。此云先富后贫之说。只应得一半。

鼻窍露而仰。卒被外灾而终旅舍。

狮形火形。不忠仰露。合其形也。非此二形。则有外患内忧以累之。故为财不入库。言不能立身也。

唇不盖齿。无故招非。沟洫露髭。为人少力。

此二者均验。一为骄仿自负之招非。一为明白利害之两可。

印堂太窄。子晚妻迟。悬璧昏暗。人亡家破。

印堂纹冲。则刑妻克子而迟成。如窄。不过志小量窄。而气燥耳。悬璧为两腮颐。居奴仆宫。此为用人不力。及盗诈行为之奴仆耳。如人亡家破。当别有部位不佳。

结喉露齿。骨肉分离。粗骨急皮。寿数短促。

结喉多劳碌。而刑兄弟。露齿多争讼。而多乖戾。其分虽之说颇当。粗骨多劳。急皮多病。亦有寿者。

卧蚕丰隆。子息之后成。泪堂平满。儿郎之早见。

卧蚕在目之下横纹处。其纹反插者。女多先立。其纹顺插者。子多先立。此云后成。当以无纹论。泪堂在大眼角。无陷而平。当然早予成立。

龙宫低黑。嗣续难得而昧愚。

龙宫在眼腔曲处。如低黑者。为先天不足。淫欲过度。子女多夭而弱。愚昧之说不验。

阴阳明莹。男女易养而聪慧。

此言三阳旺子。三阴旺女。加以气色明润。当然有贵子而清秀聪敏也。

面大鼻小。一生常自艰辛。

鼻小之格。皆为主弱客强。平生无正权。而为人用。故有替人做事。功归人而过归己。反覆成败。而不常也。

鼻瘦面肥。半世钱财耗散。

此言财不入库。而有中道挫折。及六亲之遗累也。

边地四起。过五十始得荣亨。辅角高隆。才三九则居官位。

边地四起。多应破梓离乡。而立外业。至二十九必发。此云五十方发。想是天道相反耳。辅角为初运重心。形瘦者十八入官位。形厚者二十三入官位。衰世则提前居多也。

明珠朝海。太公八十遇文王。火色鸢肩。马周三十逢唐常。

明珠即耳轮之珠。朝海者。耳长过口也。此为寿者相。不能据此为太公之贵相也。蕉肩者上耸如鸟。火色者红艶而润。有火形之露格。又得火色。当然合格。而有时机之逼迫。以成功也。

鹤行龟息。洞宾之得僊。龙脑凤睛。玄龄之拜相。

鹤行足长而步长。下动而上定。龟息则呼吸由耳出。是为藏窍。故为僊骨清品。龙恼为高大而拱。上贯百会之顶。凤睛神和而清。瞳小有彩。此为贵寿而福泽之格也。

法令入口。邓通饿死野人家。滕蛇锁唇。梁武饿死台城上。

前人多有此说。而事实多验疾厄刑克。而今世口反。方为凶死。其倍于法令入口矣。今并附此。以待后之高明证实。

虎头燕颔。班超封万里之侯。龙行虎步。刘裕至九重之帝。

虎头为伏犀圆突。燕颔为腮颊椅角。及成凸形。龙行虎步。为身体稳重。而不见足。长步而有威。此皆奇特点。故有奇特之事业也。

山林骨起。终作神仙。印堂骨方。必登将相。

山林骨下从福堂起。斜上至百会止。此为仙骨。而成传品。印堂横骨。为金城骨。如平过至眉尾。则为非常之贵。不流芳百世。则遗臭万年也。

形如土偶。夭命难逃。天柱倾欹。幻躯将去。

土偶系形容神痴形滞。气色尘垢。此为神不守宅。气不流通。血不贯络。当然不寿。天柱为医家之大椎穴。在后颈。故病人低头或常欹。为天柱折而必死。

貌如镂铁。运气迍遭。色若祥云。前程亨泰。

镂铁即锈铁之形容也。无生气之谓也。如纯水不忌。祥云即紫霞之形容也。有喜色之谓也。

名成利就。三台宫俱有黄光。文滞书难。两眉头各生青气。

三台为司空至印堂。及两福堂骨也。司空印堂为官星。福堂为外库。故有名成利就之说。两眉头为上勾陈。上为奏书。主文书信件。谋略思虑。故有停滞才说。

滞中有明。忧而复喜。明中有滞。吉而反凶。

此言气色一项。然要分部位之轻重。气色之深浅大小。方能走其吉凶远近。如滞中有明。则气色将开。虽处恶劣环境。则喜信将来。谋为有遂心之进展矣。是为接头之初。故忧中有喜之说。如明中有滞。则气色之转为晦暗。虽处佳境。而有飞灾奇祸伏之。如另有遇合。是为引诱其动贪念。而受实祸。此为膏将尽而扬其焰也。

正面有黄光。意无不遂。须妨无根而浮腻之光。

凡看气色。均宜注重其真伪。参差某轻重。故于黄色虽吉。如无根而浮。则为虚花不实。而转瞬皆空。其不持久明矣。

印堂多紫气。谋无不成。但求内应而贯彻一体。

按气如云而色加霜。有外无内。虽有其名。而无其权。有内无外。虽有其力。而无其机。故内不应外色。如有委任。而不能到任所。或赴任而有他变。乱世多有之。

年寿明润。一岁平安。兰廷光明。诸事顺遂。

此云少疾之说。年寿为疾厄宫。地位居胆络。而能消化。得谷气之旺耳。兰廷旺“偏财交际”。及有意外之财。此言顺遂。是否单指财星。

形容古怪。石中有美玉之藏。非仙佛。即圣贤。

此精灵中来。慧根异于常人。故形质亦奇怪。精神亦蕴藏。其事业有出类拔萃之点。超凡入圣之功。古怪者。有异骨奇徵也。

人物巉岩。海底有明珠之象。非帝王。即公侯。

巉岩为凸露之丰突。大多数为五岳之骨质。有奇室嵯峨之势。此为非常之贵。不可限量也。

总之。一辩其色。次听其声。更察其神。再观其形。筋骨纹络。又其次也。

此为麻衣之重心点。相法之层次也。凡气色为行年之休咎。是穷通之机关。其他项不足。亦可暂时取用也。声音为形格之辅佐。故有求全在声之说。精神为用事之决断。寿夭之关系。其智愚全系乎此。形格为一世之荣枯。为富贵贫贱之区分。筋骨为劳逸之必要。纹络为刑克之原则。而含安危关键。故此六者。为相法之全备。学者不可不知。

眉毛拂天仓。出入近贵。印堂贯中正。终始利官。

眉拂天仓。近贵而贵。乱世多破格而得功名。冒险而成事业。故为武权居多。此逼迫而进展也。印堂为主体贵。盛衰皆然。

呼聚喝散。只因双颧如峰。引是招非。盖为两唇露齿。

颧骨有真假高露者。尚非贵权。如上近眼角。方是真颧。而得辅佐之用也。如下近法令。乃是假颧。虽高如峰亦无用也。露齿招非见前。

狼行虎吻。机深而心事难明。猴食鼠餐。鄙吝而奸谋到底。

狼行多反顾回视也。虎吻者。仰食口不收也。不但机深。并且恶毒。猴食者。低食零落也。鼠餐者。唇固耳鼻动也。鄙吝奸贪。多败少成。宜矣。

头先过步。初岁奸前晚景贫穷。井灶露孔。中年败而田园耗散。

头过步者。晚运不佳。而主终年神经昏损。井灶露堵。主财不入库。然狮形火形不忌。虽井灶露而亦富贵也。

女人耳反。亦主刑夫。男子头尖。终非利器。

耳反为初年孤苦。其刑夫之格。不重此部。或为末婚之夫耳。头尖之局。每有大富贵。如属火形。则为将相之品。何云非利器之说。

腰圆背厚。方保玉带朝衣。骨耸神清。定主威权忠节。

腰背为相法之最轻点。此系理想之说。不足为证。假定头小神弱。何能富贵。骨耸为贵品。神清篇清品。此云威权忠节。力是合法之点。

伏犀贯顶。一品王侯。辅角插天。千军勇将。

伏犀有三。力伏犀为大贵。帝王之品。圆伏犀为次贵。公侯将相之品。椭圆伏犀。又其次贵。为中贵。及藩镇之例。尚有小伏犀。为邑候之例。辅角固应边将也。

形如肥猜。死必分尸。眼似饿虎。性刚莫犯。

肥猜形容肉浮两流。拥肿不堪。尚有三角眼而浮。血丝串乌珠当然凶死之格也。饿虎形容直射有怒光。圆露上视。当然刚燥急狭。不容物也。

须黄睛赤。终主横灾。喉结齿露。须防野死。

须黄主驳离而刑人丁。赤睛为赤脉穿乌珠。直穿主惊险而残肢。体横穿主凶死。又银面宜须黄。亦是贵品。结喉主劳碌刑伤。露齿主招是非。野死另有其他部位方验。

口唇反皱。为人一世孤单。鱼尾纹多。到老不得安乐。

口唇反皱。主刑子女而寿。多应女格。今之乱世。主富贵而凶死。鱼尾纹主刑妻妾。亦主多寿而福。何有不安之事耶。

二眉散乱。须忧成败不一。两目雌雄。必主狡诈不定。

眉为肺络正系。故应忧思。古有愁眉不展之说。凡人忧思多。则成败多。两目雌雄。一主惧内。而有妻妾之争。一主私心。而有贪吝之行。如狡诈尚以目神尖锐下视力是。亦有应父母官之破群也。

幼生斑点。必非老寿之人。老多毫毛。定是长生之客。

斑点多因冷退而发。运气迍遭。毫毛多因忧愁而发。劳碌而寿。此二者亦主刑人丁。虽寿而不足取。故毫毛以收藏为吉也。

脸上青光级级。贪婪孤贫。准头赤色重重。刑伤冷退。

青光级级。多主淫乱。男女有此。则有郁结之不遂意。情欲之不如愿。多出富庶殷实之家。何能言贫。赤色重重。主财帛耗散。一主痔漏之血疾。

圆隆小巧。毕竟豊亨。方正神舒。终须稳耐。

小巧之格。必以声音宏亮。两倍于形质者贵。或为神过于形者亦贵。不是小巧即贵也。神舒之人有特殊知识。而安贫乐道。故穷通皆清洒也。

手足粗硬。非富贵之人。准库丰隆。享田庄之客。

手足号四肢。为枝叶之类。非正干也。不足以取材料。故乱世贱人有贵手。贵人有贱手。创业与守成不同。长寿与夭亡各异。粗者劳而细者闲。硬者寿而软者夭。此是正论准库为财帛正部。当然之富。

眉抽二尾。一生常自欢娱。根有三纹。中年几经成败。

眉抽二尾。主家庭失睦。骨肉寡情。此为内顾忧之不幸。何能一生欢娱。或指僧道而言之耶。古法山根一纹一度成败。二纹二度成败。三纹三度成败。高者有纹主成败。平者有纹主夭亡。

耳白过面。朝野知名。神称于形。情怀舒畅。

此格多验盛世之翰林学士。因文才而显名于科甲。衰世不过主多智多才。一为有美术之专长。至于西法号博士之例。

足生黑子。英雄独压万人。辅插长骨。威武扬名四海。

各家相法。均有此说。而衡真袁柳庄。则指李光粥安禄山二人证之。又称单痣双痣之说。今以麻衣原文称黑子。想必倍大于痣也。又考痣生脚心。方为藏龟。故主贵名。至于贵之大小。尚有他部参看方验。又辅角长骨。大而屏藩。小而边镇。虽属文人。皆有武权。故古之名将。多有边城骨上插。此云辅角。又为事业之最大者言耳。

声自丹田下出。有福而享遐龄。骨从脑后横生。主财且增福寿。

声音有发于咽喉。有发于亶中。有发于丹田。发于下者。禀受元气厚也。当然主寿。如水土二形。则尤为合格。又考脑骨主贵居多。当然福寿。

土星薄而山林陷。败而多灾。胸堂好而背脊亏。虚而无寿。

原文为山林重。其重字不解。想为陷字之误。兹特证之。山林陷者。祖业之失也。土星薄者。本身财不聚也。余考脊亏。多出劳动苦工之人。无寿二字。又有疑虑之点。

鬓乱如织。先富后贫兼懒惰。手筋如蚓。少闲多危及辛苦。

鬓乱之人。多主懒惰。其人多疑虑不决。手筋如蚓。其人多劳。又有创业之人。此言多危。或为多劳之误也。

眉棱骨起。纵有寿而孤刑。项下结喉。主劳碌而客死。

眉棱为外库之田宅宫。应立异乡产业。主寿而有子。其孤刑之说不确。结喉主劳碌。亦不验客死。余考客死之局。多出于目浮白而神痴定。方路毙也。

眼如鸡目。性急难容。步若蛇行。毒而少寿。

鸡目圆而露白。盘乌珠之线二三。及有沙点。其人器量狭小。蛇行与龙行有区别。蛇行昂头侧视而摇动。曲侧不平之谓也。此二者均非善相。故有性急性毒之谓。偏于嗜好。浮荡而又病厄也。

青色横两颧。唤作行尸。黑气贯命门。号曰夺命。

青色横颧。一主失权而挫折。一主内顾而争端。富不至死。或是印堂三阳青黑。方有重灾。黑气贯命门。此为肾病而绝。多出弱症。又考仲景六经。命门本篇肾而通三焦。黑则死亡。

青遮口角。扁鹊难医。黑卷太阳。卢医莫救。

口角为水星。青气不危。不过病灾而已。惟冬令口角黄暗主死。黄为土气。此为土克水之说。克部位又克时令。故也。其他时令皆无砖。太阳黑者。刑人丁者多。主死亡者少 。

白如枯骨。亦主死亡。黑若湿灰。终须短寿。

白枯之色。属荣卫二气将尽。是为血枯亡阳之死。黑湿是为土不克水。水气上泛。多现肿症而死。

不醉似醉。不愁似愁。贫而多难。不笑似笑。不惊似惊。夭而多灾。

醉字形容蒙胧恍憾之兆。其人多愚。愁字形容寒惨萎颓之滞。其人多苦。笑字形容轻浮矜骄之态。主淫多病及心深。多出富贵之格。惊字形容仓猝疑惑之仁。其人不正有邪行结怨。

血不华色。忧郁不遂而夭。行不动身。潇洒厚福而寿。

血不华色。其人淫乱而夭。凡肾病多现血不华色。或为不遂。而以淫欲自乐以亡身。行不动身。此言稳见持重之谓。故多守成。而安闲享福也。

神光满面。富贵称心。鬼色见形。贫穷度日。

神光言其尊严有威之谓。或为神充足也。光润泽而事实顺利也。鬼色言其尘滞也。或为暗晦之浮腻也。色愁苦而事实冷退也。

病淹目闭。有神无色者生。神脱口开。天柱倾欹者死。

相法之吉凶。神为第一重要。气色次之。故神不脱。不退。不定。不变。虽病不危。天柱详于前。

华盖黑色。必主死灾。天庭青气。须防瘟疫。

华盖黑色。多主飞来之祸。应失权柄。而有牢狱之灾。此志小谋大。力轻任重。祸出于贪也。天庭青主忧惊。如谓瘟疫。凡要太阳及天门黑方应。天门在两额角之中段。

赤燥生于地阁。定损牛马。青白起于天门。祸侵妻妾。

地阁为奴仆宫。须防小人伦盗。及其他事务之牵连。是为破财之说。不专指牛马。天门为驿马之中段。亦主忧疑。或为人在外而忧虑家庭也。如妻妾当以奸门为定论。

三阳青黄。此主诞男。三阴红紫。定须生女。

麻衣原文无此四句。余所增加。亦从经验中考正。而合刻下时代。此子女之分别。是为定法。余最近用之应验颇多。

黑气浮口。防水厄之灾。暗粉滞眶。主丧身之苦。

黑气浮口。于冬令不忌。如水厄尚宜考陂池承浆二部。又有现于耳珠者。余于民国十二年。在嘉定遭水厄。系耳珠黑暗。兹特录此。暗粉滞眶。主刑妻又刑子女。丧身之说不验。

额角昏惨。须防跌扑之灾。法令燥炎。恐遭汤火之咎。

额角昏惨。多主孝服。无父母者。亦刑叔伯。如跌扑血光之灾。多应玄武昏惨。及赤脉之露出。法令燥炎。多主狎侠之损。一为间接谋而有障碍。应汤火者颇多。

耳根黑子。倒死路旁。承浆纹陷。恐投浪里。

耳根黑子。主聪明多疾。及有专长之特别技艺。又主水上惊恐之灾。亦主享盛名。其倒死路傍之说不验。承浆直纹主添寿。横纹主水惊。反纹主水死。

眼堂过厚。亦主贪淫。人中太偏。必多刑克。

眼堂过厚。主子女多而相刑。其气厚而淫。人中偏左妨父。偏右妨母。然偏左先得子而子多。偏右先得女而女多。有刑有旺。不是刑克专部。为参考之部也。

鬼牙尖露。诡谲奸贪。神眉睁嵘。凶豪恶死。

鬼牙尖长。不平不固。高低不一。其人刑克重而刑父母。又主本身恶梦多。为愚鲁之人。神眉是否露煞而浓。交叉而胡。主性刚而骄可矣。凶死者。当有别部参合。

人形似鬼。衣食不丰。生相若僊。平生闲逸。

鬼形为惨暗之客。寒滞之类。主冷退而忧愁度日也。仙形清秀之貌。慈和之例。主安闲而多福泽也。

谷道乱毛。号曰淫秒。耳根高骨。号曰寿根。

谷道乱毛。多聪明而刑妻。有生离者。贪淫亦合。其谷道无毛。亦主凶死。当以少而柔细者刀古。耳后高骨。是为寿徵之一。又主寿而劳心也。

骨格神清。瘦亦可取。肉流浊厚。肥何足夸。

木形清瘦。自古有遗迹流芳者。多出木形。或文章诗词鸣世及仙品。亦为木形居多。故肥厚而流浊。皆贱恶之品。

目浮四白。主孤克而凶愚。鼻曲三凹。必贫穷而孤苦。

目圆浮白。主凶死居多。其寿亦不永。骄而淫乱。不主愚。鼻曲三凹。主刑人丁。不主苦。此二者为相法之忌。虽他部奇特。亦不完善也。

三尖六削。虽奸巧而受穷。四正五端。纵愚诚而多福。

三尖为发尖。准尖。颏尖。六削为上府。中府。下府。此言才智不能勉强胜厚福也。四正为南北东西四岳。五端为五官。此言福泽可胜才智也。腿长颈瘦。初年奔走不停。唇薄口尖。爱说是非不了。

鹅眉鼠食。非惟吝而且贫。剑鼻蜂睛。不特凶而又贱。

鹅眉低而连目。鼠食详前。剑鼻平而无大小。蜂睛为乌珠凸突。此四者均为合法。而应验者亦多。

男儿腰细。难创家财。女子肩削。孤刑再嫁。

腰细之人。主禀受先天不足。每出富厚之家。应弱疾。肩削当主福薄。此红颜薄命之说。有刑夫者。有自刑者。故有美女无肩。犹如将军无项之说也。

颧大额雄。终主刑夫。声浊骨粗。竟为孀妇。

颧大之女格。有操作之能。其夫弱而无用。额雄应早刑。当以十五岁至十九岁为初刑。二十岁至二十八为再刑。宜迟出阁为吉。声浊者刑失而破家。骨粗者。刑夫而劳碌。

光丽口大。贪淫求食之人。手摆头摇。泛滥刑夫之妇。发浓鬓重兼斜视。多主淫乱。声秀神清及端正。必有福禄。

丽光为过清而浮。口大为冷退再嫁。手摆头摇。皆不慎重之谓。发浓主淫贱。余考女格。清奇而为娼妓。多因发浓。鬓重主刑母。幼年失倚而无训戒。故为女格之忌也。

肌肤香腻。乃富室之女娘。面貌端庄。必豪门之德妇。骨格细腻。富贵自生清闲。发鬓粗浓。劳苦终为下贱。

古来选妃槟。皆以香汗肉细为合格。忌狐臭也。然香腻尚忌滑冷。故冷者为蛇皮。而少生育。当以细腻而热 煖为贵也。

山根不断。必得贵夫。泪堂不冲。应生贵子。发细光润。禀性温良。神紧目圆。为人燥急。手脚粗硬。必是姨娘。鼻尖头低。终为侍妾。

山根不属夫星。主根基之有无。寻夭之关键。其下数者。应验颇多。为女格之必要考查处。

卧蚕紫润。必产贵儿。兰台黄隆。终兴大业。妇人口大。食田庄而后贫。美女肩圆。嫁秀土而得贵。

卧蚕为子女之专部。兰合为偏财之专部。口大为女格之所忌。背圆尚非重要之点。不过以厚重而论也。

易肥肉重。得女格而反荣华。面圆腰肥。类男格而反奇特。乾姜之手。女格必能持家。锦囊之拳。男形定立大业。

肥重之女格。当然不美而厚重。此言有寿。而有多子女者。惟声音女格不可似男声。其他皆吉。乾姜锦囊。均言多细纹。余生平不重手掌。乃格局之补助品。不敢据此以断贵贱也。

头小腹大。一生不过多食。骨少肉多。三十焉能度过。眉粗眼恶。必主孤刑。声暴气浊。终无大福。眼光如醉。桑中之约无穷。媚厉渐生。月下之期难定。

头小多劳贱。骨少多夭寿。眉粗多成败。眼恶多灾刑。声暴主刚急。气浊主愚拙。醉眼为蒙泷之象。当然主淫乱。媚靥即桃花红艳之例。此数者为女格之最忌也。

面如满月。家道兴隆。唇如红莲。衣食丰足。山根黑子。若无宿疾必刑夫。眼下皱纹。不克六亲亦刑子。

满月言其圆厚。唇如涂朱者贵。按男女血足皆唇红。唇不红者。皆血不足。故女子唇红者多子女而贵。山根为命宫。故主疾灾。女主刑夫。男主刑妻。

齿如榴子。衣食丰隆。鼻似灶门。家财倾覆。

榴齿言其齿方楞齐固。主衣禄丰足。井灶仰露。财星当然耗散。此二者男女皆同。不单言女格力如是也。

形如罗汉。生子必迟。貌似判官。得儿尤晚。三山突阔。万倾规模。四渎清明。一生福气。人小声宏。必须超达。神清气足。名利双收。

罗汉形为眉目下坠。而中岳短。判官形为臃肿凸露。而眉低平。故子女均迟少。三山为南岳初有祖业。土星中有创立。北岳晚安享。四渎详前。声过形。神气足。皆详上编。

面皮棚紧。促寿无疑。骨格清奇。前程可靠。少肥气短。难过四九之期。唇缩神淡。焉保三旬之厄。

面皮棚紧。少肥气短。唇缩神淡。皆夭亡之局。本出于先天不足之形质。至于三九前后。与四九前后。均应死亡。此立身之大厄年。故也。

鼻梁露骨。名为刑克破家。背脊成坑。号曰虚花无寿。

鼻梁直露三曲为伏吟。主破败挫折。左右露三曲号曰反吟。主刑妻克子。背脊坑陷。多主劳工苦力之人。无寿另有部位参看。

鼻有三曲。不卖田便卖屋。面有两凹。必成业而成家。

此指上节伏吟之例。直露三曲也。余考两凹竟指何处。上为边城。则破梓离乡。中为国印。主牵制忧愁。下为腮颐。主奴仆欺诈。皆为不合。或为日月角见破而贵。任劳而发也。

獐头鼠目。何必求官。马面蛇睛。须防横死。

獐头上停窄短。下停尖削。耳小而尖也。鼠目昏浊无光也。马面言其长平古有一尺之面而拜相者。蛇睛圆露四白。赤缕盘乌珠。主险诈心毒。下二者乱世亦贵。不过不善后耳。

睛清口阔。文说之家。面方颐大。富贵之辈。语言多泛。为人心事难明。容貌温和。作事心怀洒落。骨粗发重。何曾剩得一钱。体细身轻。那得停留片瓦。

睛清日阔。主雄辩。古人着书立说。及为交际之官。面大颐方。凡神不浊。声不破。均主富贵。言泛貌和。二者皆合法。骨组主劳碌。发重主寒苦。身轻浮主夭亡。木形不忌 。

得意中面容凄惨。先富后贫。失意处言貌温和。早穷晚发。

此二者相反而相类。得意何能凄惨。此伏贫穷引线。失意何得温和。此伏发达引线。亦器量之容福与不容福也。

巨鳌人脑。必作尚书。龙骨插天。应为宰辅。日月角耸。必佐明君。双额上插。定为剌史。眼有三角。狼毒孤刑。鼻成两节。破败疾苦。

巨鳌为伏犀入百会。龙骨为玉柱骨。日月角高者为帝王。次者为将相。颧上插为藩镇。此皆贵品。三角眼主凶死。两节鼻主败家。及刑人丁。亦主疾厄。

眉秀神清。须知贵雅。骨轻肉浮。必是庸常。

眉秀主贵而英明。神清主贵而慈善。骨轻主夭而不寿。肉浮主败而愚 。此四者大略如是。如兼而有之则分某轻重而乘除之。减等论其吉凶也。

凶妇十恶。皆由眼赤睛黄。死在他州。盖为唇掀喉结。形神不蕴。贫夭两全。筋骨不藏。儒愚双得。

眼赤者多赤缕纵横。黄睛者多刚燥心毒。又出之女格。故十恶备矣。唇掀喉结。主招是非与劳碌。形神不蕴。言其燥露不和。筋骨不藏。言其浮露不收。皆非善相也。

目神露而嘴薄。为人执拗不良。牙齿咬而头摇。其性奸贪无比。

神露主刚暴不正。口薄主谈短论长。二者兼有。则执拗不良。余评为私心自用。损人利己。咬齿主深思贪淫。头摇主狡诈不定。二者兼有。则主淫乱狡诈。而不守信也。

额为火宿。主初三十年之荣枯。鼻号土星。验中二十年之休咎。承浆地阁。管尽末年。发际印堂。周维百岁。

此为相法流年之运限层次也。虽分初中晚三段之大概。不过包括如是。初运以二十八之印堂为止。中运以四十八土星为止。晚运以七十五腮骨为止。其地支二十四年。又以肉润气足为论。

头尖额窄。固不可以求官。色惨神枯。生此何由发达。眼光如鼠。偷盗之徒。睛浮似獐。凶亡之汉。

上停尖窄。当然不是贵品。色惨主破败。神枯主夭亡。鼠目昏暗无光而侧视。獐睛乌珠凸露而模糊。此四者均验。男女皆忌也。

蜂目而凸。固主刑伤。鮎口而反。终须困乏。

蜂目为眼白包乌珠而凸。四围如太阳之光。尖锐而定视。当然刑克。亦主凶死。乱世则贵而凶也。鮎口为两口角下反。中间收敛。而口角大露。此格于乱世主凶死。岂止困乏耶。

为僧者头圆必贵。为道者貌清可荣。头尖项圆。必住佳境。神清骨秀。须加师号。重颐碧眼。富贵高僧。广额秀眉。文章道士。

佛为水形。故取头圆者贵。仙为木形。故取清秀者贵。重颐皆合水局。而加碧眼。当然僧官方丈之品。广额为根基厚。再加秀眉。当然道官祖师之品。

骨粗形俗。其人老困山林。貌异神清。此辈还起云路。视瞻不正。必定奸淫。举趾轻狂。须知下贱。

僧道之格。亦忌骨粗。主劳碌无成。形俗主穷困。貌异有奇遇。神清有贵名。不正主邪淫奸贪。轻狂主夭亡下贱。与其他格局相等。

眼若桃花火焰。但图酒色而矣。面如灰土蒙尘。岂非破产者乎。

桃花皆为红丽浮光。当然酒色之徒。灰土蒙尘。皆为黑影惨垢。当然破败损失。此二者不独验僧道。即常人亦如此。一篇形格之忌。一篇气色之忌。亦千古不易之法也。

若论运限。则与俗同。如辨根基。各求其妙。末观形相。先查心田。以五岳为根基。以气色定祸福。不为前世阴功。亦作来生道果。

公笃曰。麻衣相法。原文只有三章。此石室赋即第一章。亦麻衣之真迹也。而与希夷之相见。立此一章。故起首有神仙秘诀。度与希夷之说。余考麻衣为五代末之隐士。俗谓仙翁者非也。麻衣者。邑城之名也。余考地舆。即今之麻城。为湖北省所辖地。当时为麻衣县令。因处乱世割据之时。而厌恶其衰微。故作相法三章。以县城为名。挂冠归隐。余考石室赋。相传已久。错讹尤多。壬戌年余初版之简明相法。虽加详注。然末尽善处尤多。壬申余复加研究。又以刻下天道人事。两相比较。其验者另注以证实。其不验者。另注以改正。文字更加推敲。事实尤择应征。故此次之原文稍有出入。系余或加或删或改正。皆从经验与天时人事相合。而为用也。兹特录此。以待后之高明。而评其然欤否欤。


分类:易经书名:公笃相法作者:(民国)陈公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