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笃相法》卷四


杂说第一

孔子曰。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瘦哉。

公笃曰。孔于为儒家之万世师表。政教一分。儒学倡明。实由于删诗定礼。作春秋。立褒贬。崇师教。一言而为天下之法也。号曰圣人者。对于国家兴亡。社会纷争。无所不知也。故有识人贤愚。辨人邪正。贯通天理人情。法律社会。而为相法之精英。兹特详注。为风监一助。其解择如下。

一.视其所以。视者。为神之注意也。先视其人之清浊如何。亦有似清而浊。似浊而清。外清内浊。外浊内清。清中有清。浊中有浊。故有颜貌修丽。风表闲雅。望之溢目。接之适意。口不能吐片奇。笔不能序半句。形与事反。貌与心违之类。次视其人贤愚如何。亦有似贤而愚。似愚而贤。内贤外愚。外贤内愚。亦有贤而不尽善。愚而有一能。故有颜貌诚朴。仪容鄙陋。声气雌暗。进止迟涩。然而含笑怀宝。经明行高。峻标邈俗。高亮纯粹之类。再视其厚薄如何。亦有厚而不实。薄而反坚。厚中有俗。薄中有威。故有体度动静。清详无侮。威容以肃。咬洁以守。然有夺而无厌。正而害直。言巧行违。履浊假清之类。冉视其穿根如何。亦有禀受厚而反薄。禀受浊而自清。智而妄行。愚而守道。故有擒锐藻以立言。甄坟索以穷理。机变清锐。巧言绮聚。然有长于识古。短于理今。词不近理。笔不达意之类。终则视其器量如何。能容纳几许。形质如何。能达何程度。静燥如何。能否乐天知命。安贫达道。枯润如何。是否当运之穷通。含有祸福性质。此为形容气色上论。

二.观其所由。观者。为目之审察也。观其人之品行如何。是否温恭谦让。敦睦守礼。入孝出弟。扬明彪炳。有超凡入圣之品。穷理尽性之行。次观其志向如何。是否谋猷渊送。术略入神。智周成败。思洞幽元。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再观其智识如何。是否志小谋大。力轻任重。见解有远虑。预料有先决。见机不作。则所为无成。迀阔不达。则拘执失败。持勇不慎。累国累家。怯处不学。误人误己。终观其勤敏。是否推肩卸责。畏难苟安。风夜不懈。而惜寸阴。尽瘁忘劳。而尽天职。谋略如何。筑基而不越正轨。进退如何。知足而不蔽聪明。此为天姿事实上论。

三.察其所安。察者。为动静之留心也。查其人之善恶如何。是否面恶心善。面善心恶。言善行恶。言恶行善。有心为恶有心为善。至于前生善因。今生善果。前生善因。今生恶果。前生恶因。今生恶果。前生恶因。今生善果。故查其行之善恶。心之善恶。口之善恶。因潮流而趋为善恶。因知交而逼为善恶。因名利而惑为善恶。因气愤而改为善恶。次查其富而无骄。及好礼否。贫而无谄。及自乐否。贵而有容量。及不淫乱否。贱而从吾所好。及不移志否。守其范围而不越。纯其准绳而不乱。俗语谓之人格。古人谓之德行。终查其居尊有无骄傲。而尽其职责否。处卑有无谄侫。而乱其常度否。作事有无信用。言语是否正直。此为学趾行为上论。

杂说第二

子口。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公笃曰。社会之分别。即君子与小人二种。而包括富贵贫贱。九流三教。士农丁商矣。所谓君子。即容貌清奇秀正。威严和肃。声音明亮韵长。清秀和蔼。气色明润安闲。黄紫慈祥。性情耿直公平。和蕴慷慨。仁义为用。道德为怀。故坦然无惊。心无妄念。潇洒融和。胸无俗累。故曰君子坦荡荡他。即雍容安和之貌也。所谓小人。即容貌鄙陋浊俗。薄削歪斜。声音急燥散漫。破断浊浮。气色浮光脂腻。尘滞枯紧。性情偏窄见小。私贪痴妄。见利忘义。肥私害公。故戚然郁结。常有私欲。阴险让谐。常多俗累。故曰小人长戚戚也。即郁结惑乱之貌也。又有界于君子小人之间。类君子而不足。类小人而半非。则形质为清浊相兼。厚薄相等。雅俗相混。刚柔相用。小善立决而前。大善迟疑不为。积极勇进于名利。疎忽轻举于道德。此等人谓之中人可也。非荡荡也。非戚戚也。执其两端而常循循也。即劳慎持重之貌也。

杂说第三

孟子曰。胸中正。则胖子了焉。胸中不正。则胖子托焉。

公笃曰。圣人所谓诚于中。必形于外。盖谓气色为先天之动机。穷通动静系于此。目神为后天之代表。喜怒哀乐系于此。二者。含有性情行为。贤愚善恶之原则也。凡人含有天然之爱恶。孟子以眸子为比喻。心为五脏之君主。故医家曰。心为君主之官。神明出焉。印堂为心之外表。为面部之主体。内应于心故也。故曰。胸中之心静而正。则印堂之气明而润。则其神不惊不扰。和蕴而收。了者。安闲之常态也。以眸子动静。可推常人也。又胸中之心不正。有偏向欹斜。或为名利之关键。或为事实之障碍。或为安危之所系。或为连带之所累。如有怒气之动而不正。则印堂见燥暗之色。有忧气之动而不正。则印堂有青腻之光。有惧有哀而心动不正。则印堂有赤黑之气。或动于爱之而不可得。或动于恶之而不可除。则印堂有浮腻之青暗。或动于恶念之已动。或动于危机之潜伏。则印堂有赤焰之枯惨。则眸子之心动神乱。有惊疑。有繁扰。故眊焉。眊者。乌珠上翻。睫毛宜竪。仓皇泯乱之态也。亦以眸子动静。而可推常人也。余据事实考之。凡人有丑恶之行。其面带愧。有残毒之行。其神带岔。有不平之行。其神带愤。有阴险之举。其面带煞。有损失之事。其面带愁。有死亡之灾。其神似脱。试观扰人演阴谋之时。必黑搽三阴。演危险之间。必红点印堂。演惨祸之际。必满面油垢而涂脂。演疾病之时。必满面青黑而浮土。此亦诚于中而形于外也之表现。亦言形格。言气色。而后决其事实也。

杂说第四

公笃曰。发为血之余。色为气之余。亦为相法之一小部份。故束发。辫发。薙发。革发。剪发。虽以国家政治为转移。亦有形格之宜与不宜也。如木形必蓄发为吉。否则多疾厄苦恼。而多羁畔之事实发生。其义者何。盖木者。即树木之义也。宜清秀明润。而青色不忌也。如禾之有苗。如树之有叶。故禾无苗则死。树无叶则枯。此独不利于木形之正义。其他水土火金各格。则无关系。如木形非蓄发不可。至于长短形式。又在各人之爱耳。

辨正第一

公笃曰。古人常言相由心变。斯言封难为定论。老子虽有祸福无门。为人自招之说。此语为改造社会之风化。现正人心而设。并非事实也。凡人禀先天之灵气而生。受后天之培养而成。或富或贫。或贵或贱。或寿或夭。或劳或逸。皆种前世之因。结今生之果。故以灵根为周。而后化出形质。方有清奇古怪严肃厚重。而为八大正格。薄削弱露歪浊俗寒。而为八大反格。其富贵贫贱。寿夭劳逸。各类。特等上等中等下等常等层次。皆在有余不足中区分也。有此形质。然后有其心志。心有上进之思。志有不群之立。以国家为己任。以潮流为改造。有此心志。然后有其行为。行者。受教育而栽培成材。为者。乘时势而促进为用。各寻出路之阶梯。各结团体之发达。有此行为。然后有其际遇。或因利害而同舟共济。或因时势而冒险工作。或因交情而连代关系之进取。或因环境而逼迫临险之成功。故种善因。结善果。种恶因。结恶果。种富贵贫贱因。结富贵贫贱果。种寿夭疾苦因。结寿夭疾苦果。此其定论也。故格局主富贵。虽奢华淫佚。依然为富贵之人。格局贫贱。虽勤慎耐劳。依然为贫贱之辈。此运命之格局使然。其任劳而尽其天职。乃完人道之本责。至于穷通。则听天安命也。寿者酒色纵欲。依然多寿。夭者清心寡欲。亦是疾夭。此禀受之元气使然。其修身而养其正气。刀法圣人之规矩。至于寿夭。则听其禀受也。经云。老人贪淫好色者为大寿。盖禀受之气太充足。而无消耗之地。须排泄其精。放纵其欲。方能调和阴阳。平气安神。放心畅性。可见天地之造化。在于自然承受也。故不能勉强改移其富贫。颠倒其贵贱。何况寿夭之生死关系尤大。又岂能强勉改移耶。夫夭亡之相。禀受既薄。而形质轻浮。气色枯腻。加以酒色过度。私欲自戕。亦不过多恶疾耳。寿亦定数也。惟悬梁自剔。投河服毒。不是禀受之气弱而死。然亦有凶格以证之。如分尸纹。覆舟口。赤脉贯瞳。睛凸四白。结喉露痣。两腋无毛。谷道无毛。印堂悬针。火焰纹。破锭声之类。如无此类形格。万无凶死之理由。按圣门之颜渊。敏而好学。其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动。非礼勿言。观此可知其行为矣。何以已亡年三十二岁耶。又纪汉之管辂。神其技矣。其自断云。神不守宅。目无守睛。恐四九之年。为我之厄。后果亡于三十六岁。而应四九之厄年矣。如能修改。则不验其不守宅不守睛之格局。况管辂深通玄机。善测休咎。如此二子者。岂修身之道而未闻耶。然吾国数千年。有性命学。即道家者流。而有不生不死之白日飞升者。亦据有清奇之仙姿。古怪之道貌。如老子形如古柏。周身露筋骨而少肉。即纯木纯阳之格也。庄子气息以踵。东阳碧眼方瞳。吕祖神含真彩。而有寒灼之光。关尹辅角插天。而有凌云之气。火龙真人。玉柱上贯百会穴。三峰祖师。山林骨插后脑海。按此数者。虽有神傅姿质。尚有良好际遇。故得真传而修炼。又得金丹而证道。超凡入圣者有之。白日飞升者亦有之。惟不易得仙品之姿质。以及真传与秘诀耳。兹特证明惑人各术。为将来之智者考取焉。

辨正第二

公笃曰。天道淳厚。人物感受淳正之气。其人诚厚。天道浇薄。人物感受不正之气。分外聪明。古法与今法之相反。大体可知其梗概。故古人智化略迟。形质亦厚重。宗旨稳见。志向有定。处世坚忍耐劳。举动操以规矩准绳。贪心不重。力量与责任相合。谋为与智识相等。故成功者多。盖壮而冠。即操一定职业。可绳终身享用。其运平稳而持久。其行诚厚而守信。忧思妄念不多。反覆阻碍尤少。先天充足。后天无亏。其有寿者居多。耋耄期颐者不奇矣。今人智化颇早。元气先泄。形质亦薄露。其志向大而纵横。其持科学而强进。本尚武之精神。以机巧为适用。贪心既重。而越正轨。妄念尤多。而慕虚荣。故壮年即游历欧美。考查科学。遍览古今。其运又驳杂不纯。其行又机巧而贪。其氛又刚燥而焰。其性又复杂而乱。不达目的尤多。惊险挫折不少。气质不舒而多忧。花天酒地而从欲。先天之禀受本薄。后天之形质又亏。其不寿者居多。四九六七者常见矣。二者虽夭时之潮流所趋。而形格神气必变更矣。古人清中气厚者必多。今人清中气薄者亦多。古人有才不露者尤多。今人有才浮露者亦多。故孔子曰。三十而立。剩下十八岁即立。而为阶梯之初步。四十而不惑。刻下二十七成为不惑。争名夺利之立功。五十而知天命。刻下为三十六岁。即能改造时势。而有国家兴亡之关系。六十而耳顺。刻下为四十五岁。即成功居多数。知时达世矣。七十而从心所欲。刻下为五十左右。即举止安危。立言立法。从心所欲矣。故古今之情形不同。潮流之转移各异。圣人之言。不足为定法矣。今之风监家。尤宜注意天道厚薄。时世盛衰。人事转移。地形变通。与相法有连代之关系焉。

辨正第三

公笃曰。内相一说。由来久矣。前贤已略言之而不详。似不注重于内相明矣。今人多惑于兹。而又误会其说。兹特证之。圣人云。诚于中必形于外。有内相者。必有外相以应之。宜隐藏者。惟痣耳。不能以身上之某处有一骨不同。某处有一痕奇异。则评为如何富。判为如何贵也。请观达摩之测量法。即如其轻重矣。其全身由项而下。仅占十分之三分耳。故手足之相。尚不为重。不过形局之一小补助品耳。其他骨痣痕纹。又为补助品之附属品而已。至于富贵贫贱。末敢以此为定论也。假定有内相。而无外相。则如美玉之埋山耳。有外相无内相。亦可超腾。而发达也。内相外相相应。自然奇特。而非寻常之贵矣。单独内相奇特。即前论为补助之附属品。自然无关利害也。余每见形格清奇。无内相亦名成利就。又每见形格削陷。有内相亦家破身贫。此皆市桧惑人之说。不足为凭。而非正义明矣。故经云。头为诸阳之首。而占全身十分之七。面为百部之全。而应五脏六肺之系。方为正论也。按内相者。隐藏无质也。余考古之相法。以形格气色为外相。有名有质故也。以精神声音为内相。有名无质故也。此等论法。较为确实。而具正大之义论也。

辨正第四

公笃曰。眉毫。真毫。耳毫。古人多称为有寿。而袁柳庄与衡真。尤极力发挥此项议论。其眉毫如何贵寿。鼻毫如何富寿。耳毫如何寿考康宁。可见其法。多据单独部位而论。乃一偏之见。纯系小家。而不知大体。故也。古人以毫毛。为相法之附带品。亦有部位之轻重。加减之乘除。以重要牲为用神。故也。余考眉为肺络之正系。肺主忧思。按内经云。肺主皮毛。此忧愁发现于眉故也。查眉之常度。以柔细清疏修长润泽为合格。以枯燥焦乱浪浊杂毫。皆为眉之反格。号曰愁眉不展之类是也。按余考查。左眉露毫。主外务纠纷而发生。亦有刑弟兄叔伯者。右眉露毫。主内务顾忌而发生。亦有刑妻妾子女者。又考两眉前半节。多应弟兄姊妹之刑克。次亦自相残害之不睦。两眉后半节。多应妻妾子女之刑伤。次亦意见纷争之忤逆。故眉之露毫。亦因肺气不舒。肺窍闭塞。由忧思郁结。而反其常度也。鼻孔之窍。内通肾络。侧通肺管。此四窍之正属偏属也。外形属土。中岳之名始此也。鼻孔固有毫。但在收臧与露出为区分耳。大凡鼻毫以收藏柔细为吉。如粗多者。为聪明而劳碌。如细少者。为清闲而平安。如露出而长者。则家庭有刑克人丁。及血系统之衰弱。六亲无力。而反遗累。虽主寿而非福。亦非寿之专部也。假定眉不高。耳不长。神不充。气不聚。虽有鼻毫。亦不能为寿矣。可见鼻毫发露。为环境日劳。人丁日弱。子孙日见不力。皆非善相亦明矣。按耳窍内属肾络。运限则为初年。耳毫虽主寿。然有缺点。或主神经昏愦。或主人丁衰弱。或主眼失其明。或主耳失其听。如耳毫愈多而愈长。其破败愈大。此为劳苦寒贱之流。或为果滞忧愁之辈。此三者皆非善相。风监家勿为柳庄衡真所误也。如有毫露出。可以拔之。用酒揉搽。久则可减其势。而事实亦可减轻。今附录于此。亦相法之小补也。

辨正第五

公笃曰。相法一说。由来已久。各因时代变迁。则用神亦为之一转移。刻下万国交通。世界风行。但各有地带不同。国家法律各异。以致应征。亦有互相出入。分地而论之可也。余考新相法。有骨相学一册。此为一偏见之说。或因少数人之应验而设。按骨相始于周代之鬼谷子。即山之有玉璞宝石。以分贵贱也。渊之有明珠水晶。以别真伪也。骨相之学。本此而论。乃中国古法一知之过渡时代。汉唐已不全用矣。一经流入欧西。藻饰文词。变更名称。复流入中国也。如眉尾之福堂骨。中国为外财库。西人为蓄财骨。同一意也。据此立法。尚为相学之枝叶部位。不如达摩之形神音气合论为详。而可靠也。西人得此为研究之初步。试验之过程。不如达摩百分之五也。又有手相学一册。余考手相之说。始于唐代之李淳风。以八卦方位。而立中宫明堂。以纹纵横成形。象形立义。而别贵贱也。按手足为四肢。肢者。枝叶之义也。而非正干明矣。又割断手足。尚不致命。此不如头面之重亦明矣。故达摩之测量法。以头面占十分之七。全身占十分之三。亦出轻重之分而定也。凡个人以一百分测量。两手得三分。万不能以三分。而胜过九十七分也。假定二者偶有应验。或与形神暗合。不足为定法也。近有相法大观。采取清代名将名相之图形。以及民国伟人。名流名伶名妓。无不尽量搜印。取以为证。按图案骥。亦蹈水镜相法引古作证之弊。按人生之形质神气。各有不同。即同父母而先后生。或孪生。亦各有差异之点。何得有同样之人。而相比较乎。设有相同。先后之时代变更。穷通各异。又何得为同类之事业。而定其运限乎。如题为像谱大观可矣。此非风监家所出之书也。凡读吾书者。请注意后之测量五章。以及各种活法要诀。方是正宗。而不偏向也。

辨正第六

公笃曰。近世风监家。断财帛官之富业。单据土星而论之。并且盲指而瞎吹。常有不近人情之说。又以土星一部。而包括各项。是为相法之误解。盖财星之种类颇多。有正受之祖业。有坐守之自创。有官禄之致富。有承祧之偏受。有偏浮之发达。有交际之利益。有子孙之宏恢。有族戚之提拔。有知交之辅佐。有远发之外业。有妻妾之暗助。有奴仆之勤劳。故非中岳一部。而可包括矣。兹特分类列后。

一.正受祖业之财。以南岳高超宽隆为重。山根有梁上实次之。有无祖业。当以二部考查之。如祖业之多寡。则以其部位之势如何。及气质之聚。以分别而定之。

二.坐守自创之财。以土星丰隆圆齐为重。年寿梁柱卷筒次之。能否创立。当以二部考查之。如创立之多寡。则以其部位之雄突。及气聚之厚薄。以分别而定之。

三.官禄致富之财。以两目清秀充藏为重。两额上插厚辅次之。宦囊是否充裕。当以二部考查之。加进田宅之多寡。则以其部位之充分。及气聚之久暂。以分别而定之。

四.承祧偏受之财。以两天仓丰隆雄突为重。土星敦厚圆隆次之。能否偏受产业。当以二部考查之。如偏受产业之多寡。则以其部位之厚薄。及其气聚之旺弱。以分别而定之。

五.偏浮发达之财。以兰台圆厚匀收为重。又以兰台气黄色紫定之。如意外之财。当以此部考查之。如得偏浮之多寡。则以其部位之大小。及其气色之明润浓淡。而合五行四时。以分别而定之。

六.交际利益之财。则以廷尉圆厚匀收为重。又以廷尉气黄色紫定之。如交际各项之财利。当以此部考查之。如得交际利益之多寡。则以其部位之大小。及其气色之明润浓淡。而合五行四时。以分别而定之。

七.子孙发达宏恢大业之财。则以地库丰隆而朝拱为重。人中深长。土星圆起次之。子孙是否宏恢门第。当以此三部考查之。如子孙发达之多寡。则以其部位之势如何。及其气色润泽之虚浮充实。以分别而定之。

八.族戚六亲提拔之财。则以口角上仰。食禄二仓收敛为重。井竈匀配次之。如得族戚六亲之助。当以此二部考查之。如族戚提拔而发达之多寡。则以其部位之势如何。及其气色明润之浓淡。以分别而定之。

九.弟兄平辈相辅而发之财。则以两眉清秀修长为重。印堂丰满平隆次之。如得兄弟平辈相辅而发之财。当以此二部考查之。如得辅助而发达之多寡。则以其部位之势如何。及其气色明润之浓淡虚浮。以分别而定之。

十.知交辅佐。友谊臂助。而发达之财。则以两颧高起上插玉堂为重。法令丰隆纹长次之。知交友谊是否辅佐臂助之发达。当以此二部考查之。如得外辅而发达之多寡。则以其部位之势如何。及其气色明润之浓淡。以分别而定之。

十一.破梓离乡。远发异地。立业于外者。则以眉尾之福堂骨高棱丰突为重。边城上破而复上插次之。如异乡是否立业。当以此二部考查之。至于发达之多寡。则以其部位之势及突露。又以气色之黄紫充足。以分别而定之。

十二.妻妾暗助之财。则以奸门竖起上平玉堂。鱼尾纹上仰为重。两颧隆厚次之。有无内助之力。及暗助之发。当以此三部考查之。至于发达之多寡。则以其部位之强弱。及其气色之黄紫浓淡大小。以分别而定之。

十三.奴仆勤劳。得力有用。而发达之财。则以腮颐力突重城为重。两仙库平厚丰起次之。有无奴仆可靠而得力。当以此二部考查之。至于发达之多寡。则以其部位之势突与厚重。及气色之明润。以分别而定之。

辨正第七

公笃曰。余考近世业星命风监各学。而取流年之行运者。皆以生诞之日起。为基础起运之关键。又有过生辰为余气若干之说。今人多用其法。其宗古人之法乎。抑革新之法乎。据余考之。验者颇少。不验者尤多。千古未明真象。亦无一定标准之法。以为用也。余考天地气候。阴阳日月。均有盈虚消长之说。而不足者较多。故有闺余而成岁也。其气候阴阳之变。以数学考之。又从夏至一阴生。冬至一阳生。是为天地气候交易之关键。又考达摩麻衣。均未指定行运之法。而柳庄衡真等。则各据私见。而误解之。或从一州一邑之风俗。而规定之。故有超过一岁之说。余按河图洛书。以及阴符数。演禽数。大六壬数。太乙数。另数。而考证之。当以春令为首。而经过夏秋冬之四时。力为一岁。至于正月生与腊月生。其所生之数月。皆为余气。其所余之多寡。即盈虚之义也。盖建子起运。实为冬至一阳初生之说。乃天运也。建丑起运。实为执其两端而用中之说。乃地运也。建寅起运。实为立春天气初升之说。乃人运也。故孔子有行夏之时一语。而合节令及户之朔望也。此为人运之正受。按春夏秋冬而行运。较为正大而合法。其生诞之日行运。是为风俗普通纪念之论。而无气候节令以行运。此皆傍歧而不合法也。又如水形加一岁。火局加二岁。金形加三岁。木马局四岁。土形加五岁。则又按河图洛书之气化。而顺受逆受。以为用也。其相生之兼体。合并而加之。相克之兼体。合并而减半之。是皆有余不足之法。其流年行运本乎此。亦闺余而岁功成之法也。余经验二十余年。屡验不妄。兹特规定此种取义。为千古后之定法。故附记于此。以俟后之高明者证之。

五形取义

一曰木形。清秀修长。高植瘦弱。得五长之气而成。其卦为震。其音为角。是为天气上升之初侯。万物得之而生也。以高端挺植。清秀修长。是为本局之正体。感受正气而生也。以腰徧陷弱。轻跳背坑。是为木局之反体。感受不正之气而生也。如木局得青润色。是其本质之色。主清贵不权。名高寿永。稍有疾厄与恃才偏傲之性情也。如得白色。是为削木成器。主富贵功名。重权有为。稍有任劳与刚燥恃勇之性情也。如得黄色。是为木土相制而相化。主中当中贵。劳碌刑克。稍有疾厄与明敏畏难之性情也。如得黑色。是为客凌王位。主迍邅反覆。恶疾衣禄。亦有夭苦与聪敏懈怠之性情也。如得红色。是为通灵发泄。主富贵挫折。险阻刑伤。亦有劳怨与智谋固执之性情也。故纯一木局。是为仙品之根。英属为仁。定贵贱也。盖其味为酸也。

二曰水形。圆厚而清。肥阔短重。得五圆之气而成。其封为坎。其音为羽。是为天气下沉之极候。万物得之而藏也。以圆肥清重。坐如钉石。是为得水局之正体。感受正气而生也。以骨弱肉流。上重臀削。是为水局之反体。感受不正之气而生也。如水局得黑润色。是其本质之色。主大富大贵。重权大名。亦有劳心与英明远智之性情也。如得白色。是为相生相化。主富贵功名。威权万里。稍有反覆与机智阴险之性情也。如得红色。是为水火既济。主贵名流芳。志向不群。稍有穷困与高深幽博之性情也。如得青色。是为相克而化。主贵名有权。任劳务功。亦有刑伤与勇为徧见之性情也。如得黄色。是为客侵主位。主小富小贵。安享多禄。稍有疾苦与柔弱苟安之性情也。故纯一水局。为佛品之根。其属为智。定贤愚也。盖其味为咸也。

三曰金形。骨坚肉实。方正犄角。得五方之气而成。其封为兑。其音为商。是为天气下降之初侯。万物得之而杀也。以方正犄角。骨肉坚实。是为金局之正体。感受正气而生也。以陷削欹斜。肉多骨少。是为金局之反体。感受不正之气而生也。如金局得白润色。是其本质之色。主威权王霸。大名事业。亦有仇怨与精明刚执之性情也。如得青色。是为克化为用。主富贵多禄。子孙绍业。稍有奔驰与敏捷拘节之性情也。如得黄色。是为相生而化。主中等富贵。丰足衣禄。稍有成败与持重胆小之性情也。如得黑色。是为相生不化。主贵而挫折。富而消耗。亦有恶疾与刚复窄狭之性情也。如得红色。是为炼金成器。主富贵劳碌。逼迫成功。亦有刑伤与坚决自用之性情也。如纯一金局。为帝王将相之品。其属为义。定寿夭也。盖其味为辛也。

四曰土形。敦厚而重。深浊平匀。得五浊之气而成。其封为坤。其音为宫。是为天气半升半沉之侯。万物得之而容纳也。以敦厚而深。浊重宽平。是为土形之正体。感受正气而生也。以蜂腰削臀。肉浮而流。是为土形之反体。感受不正之气而生也。如土形得黄润色。是为本质之色。主大富多寿。安和康宁。稍有顾忌与诚厚迟疑之性情也。如得青色。是为受制相犯。主中富小贵。劳碌受制。亦有反覆与循私妄贪之性情也。如得白色。是为金土相化。主小贵素丰。小名专技。亦有私志与偏僻自恃之性情也。如得黑色。是为克而不化。主刑克疾苦。劳碌衣禄。亦有夭亡与狭小愚庸之性情也。如得红色。是为火烁土燥。主劳苦奔驰。刑克牵制。亦有穷困与拘泥妄拙之性情也。如纯一土局。为大富大寿之品。其属为信。定贫富也。盖其味为甘也。

五曰火形。局露有顶。上尖下阔。得五露之气而成。其封为离。其音为徵。是为天气上升之极侯。万物得之而长也。以上锐下丰。尖露起峰。是为火局之正体。感受正气而生也。以唇吹气短。浊紧枯焦。是为火局之反体。感受不正之气而生也。如得红润色。是为本质之色。主公侯将相。危局发达。亦有艰难险阻兴敏捷骄勇之性情也。如得白色。是为火烁金毁。主富贵惊险。多成多败。亦有孤刑与贪妄放纵之性情也。如得青色。是为木火通灵。主小富小贵。劳碌牵制。亦有羁绊与犹豫见小之性情也。如得黄色。是为相生不化。主富过于贵。飘摇刑克。亦有残破与悭悋浮乱之性倩也。如得黑色。是为水火不交。主挫折失败。冷退刑伤。亦有疾夭与拙偏邪惑之性情也。如纯一火局。为公侯将相之品。其属为礼。定刚柔也。盖其味为苦也。

五形变通说

公笃曰。相有千般。难逃生克制化之中。法固无穷。参考吉凶祸福之义。

形格各得其气而生。以相生相化为吉。相争相克为凶。凡定格局。先明主客兼体之义。为第一步。故吉凶祸福皆在其中。以合格为富贵寿考。不合格为贫贱劳碌也。

一大一小为不配。又陷又露为不周。

五官以开展为吉。五岳以匀配为吉。故一大一小。皆受克制。而有缺点也。又陷者。为不足之破败而生。又露者。为不合之刑克而成。故不周全。亦相法之所忌也。盖不足者。而见缺点之败。有余者。而见刑伤之劳。均非善相。而不合法也。

额高耳反。主前泽破耗。火克金也。

南岳高露。为火之有余。耳反廓飞。为金之不足。故火克其金。而前泽破耗。祖业萧条。余每见南岳高广。而反无前业。皆两耳之轮反廓飞之不配也。盖两耳为初运。故前业不守。而见破耗也。

额尖颏大。主一生困穷。水克火也。

余考南岳尖削。为火之不足。地阁丰大。为水之有余。故水克其火。而一生困穷。劳碌刑克。余每见地库丰隆。而反受穷困。亦由上亭尖弱之不配。火星受克于水。故也。即天停可胜地阁之义也。

耳大目小。愚庸无知。金伤木也。

两耳为金星。如形质长大。为金之有余。两目为木星。内为肝络。如形式太小。为木之不足。故金克其木。天姿愚拙。受制而寿。凡聪明者。耳目相配。耳有垂珠。目有清光。两不相克。而反相用也。

目露鼻弱。凶险迭见。木克土也。

两目大而露。为木之有余。鼻小弱尖。为土星之不足。故木克其土。应刑克人丁。惊险失败,凶危挫折。皆土受木之克。凡贵在眼。富在鼻。成败之关键在比。如两相克制。虽贵亦贫穷。而有危险之倾覆。己身破家也。

鼻大口小。破梓离乡之格。土克水也。

鼻为土星。丰隆过大。为土之有余。口小唇薄。为水星之不足。水受土克。则有六亲之累。内外之患。因而破梓离乡。而无立身之地。口为衣禄关键。故也。土星虽大。孤立而无用也。

髭粗眉细。奴欺戚累之辈。下犯上也。

眉为文采之官。在上为主。髭为下停之表。在下为客。均以柔细为合格。如眉粗浓而髭柔细。此为上临下之格。尚不至为害。如眉柔细而髭粗浓。此为客凌其主下欺其上之格。当然有害而凌虐。以相欺而累也。

故法以阳阴交垢。为万物生。以五行错综为万物用。

人之禀受。以阴阳交垢。而万物发生。天有阴阳而岁功成。人有阴阳而男女生。气有阴阳而寒暑别。地有阴阳而五谷收。凡人道物类器用。皆以五行之生克制化。而为用也。人之形格气色。亦合阴阳五行也。

五行平匀。相生而为用。五行强弱。相克而为害。

故人内具五行。心肝脾肺肾是也。外具五行。眉目鼻耳口是也。五行不可过。亦不可不足。如内五行不足。则有疾病发生。外五行不足。则有贫贱之害。过之则伤。而有孤独刑克。不及则害。而有夭亡下贱也。

睛清额宽。必是贵豪之人。神充岳大。方为贤杰之士。

睛清主贵。额宽亦主贵。如兼而有之。则为贵之豪者。神充者气厚而特智。又主寿徵。岳大者。主有奇特行为。流芳千古。此贤杰之品。而立非常之功也。

金木不可以相克。水火不可以相犯。

金木不可平均而相争。则相克而为害矣。水火不可平匀而相争。亦相克而为害矣。故以金多木少。则为克化成用。木多金少。则为削木成器。水火亦然。相争而不济其用也。

是以金不嫌方。木不嫌瘦。水不嫌肥。火不嫌露。土不嫌浊。纯一则富贵寿考。反犯则劳苦贫贱。

金以方为用。故不嫌其方也。木不嫌瘦。以瘦为用故也。水以圆肥为用。故不嫌其肥也。火以露为用。故不嫌其露也。土以浊为用。故不嫌其浊也。五形各得其正。皆富贵寿考。反犯则劳苦贫贱。与迍邅夭亡也。

似金得金刚毅深。而威权万里。似木得木资财足。两流芳千年。

纯金之局。而得其金气。主大贵而有权势。纯木之局。而得其木气。主清贵而富足。故帝王将相。皆多出金局。仙品多出本局。次亦圣贤。又次则名士名流。而有流芳事业。其富足尚其次也。

似水得水文学贵。而福泽绵绵。似土得土富财库。而积金垒垒。

纯水之局。而得水气。主大富贵而有权势。纯土之局。而得土气。主大富而有寿。徵故帝王多出水局。次则为公侯之品。巨富多出土局。次亦富甲一州一邑也。

似火得火主机智。而势碌险阻之功名。主客相合亦富贵。而平安享受之福泽。

纯火之局。由尖露而成。主公侯将相之品。故寇准之头尖似笔。马周之肩耸如蕉。然多出艰难险阻之时。而成功业也。如五行之主客相合。亦为富贵寿考。而有厚福之格也。

金形得金。局逢土为佳。土形得土局。见火尤妙。

金形主贵。如兼一线之土。则贵中有富也。土局主富。如兼一线之火。则有小贵而合其用也。此言兼体之合格。上言纯一之局也。

金局火重。财散如尘。木主金伤。钱消似雪。

金之本局。如兼火体一半。或四分。皆言金局之受伤也。故财帛日见消耗矣。如木之本局。兼金一半。或四分。亦言木之受伤他。而财帛如汤泼雪之化也。

火得红活。用显奇荣。水逢黑润。愈增福寿。

火局得红活之气。当然立奇功而封侯拜相。但从惊险处而发达也。故马周之兴唐室。在中兴时代。寇准之辅宋室。在克敌时代。水局得黑润。亦主贵寿多福。

火形兼木。必定超荣。水局逢金。于须发达。

火局本尖露而成。如加以清秀。则为木火通灵之局。亦主智敏而享盛名。又作身后之事业。比言超群荣贵也。水局兼金。则为有权之贵。盛衰皆为权贵。乱世尤发武贵也。

土逢乙木。奇发流通。木遇微金。削成器用。

土局本主富而不贵。如兼一线之木。则为克化而有用。则富中有贵名也。然多为异路功名。而曰奇发。因其人为利用。因其时为利用。故也。本周兼一线之金。则削成器用。走险而发。则贵而有权也。

火得微金。有财难积而不入库。木逢重金。虽贵必劳。而多挫折。

火本克金。如金多火少。则炼成宝剑而为用。火多金少。则消化无余矣。虽有财而不入库。金本克木。如木少金多。克化为用。木多金少。削成器用。最忌金木各半。而相争也。

木不兼金。虽贵而无权。火不兼土。已成而忽败。

纯木为清贵仙品。有大名而无权势。须得微金以削成器。方为贵而有权也。火为上炎之象。而不持久。故得微土方持久。否则一成一败矣。

水金合用。方大贵而无极。金土合形。虽富荣而有限。

五形以金水两形为大富贵。千古帝王多出金水之局。故金水合用。而成一局。则大贵矣。金主贵而土主富。如金土合用。则为中富中贵。或常富常贵。以及教授梓荣之例。

声音相应。纯一取之。内外不合。酌量定也。

形格为外相之表。声音为内相之气。然声音亦有金木水火土各音。如合其形。则纯一而论。如内外不同。又须审查而酌量定之也。


分类:易经书名:公笃相法作者:(民国)陈公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