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笃相法》卷五(上)


希夷心相篇

心者貌之根。审心而善恶自见。行者心之表。观行而祸福可知。

余考心为全身主宰。有心然后有性。有性然后有行为。凡事先动于心。后露于形。故圣人有诚中形外。胸正了焉。胸不正睦焉之说。按行为是心之代表。福善祸淫。乃天道之自然。福淫祸善。乃相法之形质。查其有心无心之行为。心善心恶之原理。或天道支配人事。或人事强胜天道。当以形格运限气色。为认定之标准也。

心性不公平。难得儿孙长育。言语多反覆。应知诡谲旋生。

人处社会交际。以公平交易为正当。方为昭信用而持久。如有欺诈。虽有暂时利益。亦不久必败。或儿孙不肖与刑克。按言语反覆。其人奸贪妄举。险诈心毒。不可交游同事也。

垂首低言。必是奸贪之辈。披肝露胆。决为英杰之人。心和气平。可上孙荣子贵。才偏性傲。定招大祸奇穷。

垂首者。沉思用心之态。低言者。邪淫不正之例。披肝言其正直。露胆言其耿介。心和言其量宏。气平言其厚重。才偏者。私心自用。性傲者。暴戾凌人。故有取怨结仇之大祸潜伏也。

转眼无情。儿孙累重。谈时念旧。富贵期颐。仗富欺贫。焉可托妻寄子。敬老怜幼。必能裕后光前。

无情之人。六亲断绝。朋友交恶。故累及子孙。念旧之人。多结深厚善缘。故能享大福。仗富欺贫。其人无公。理故招官讼而败家。敬老怜幼。其人多慈良。故种福田而发达。

轻口出违言。寿元短折。忘恩思小怨。科第难成。小富小贵易盈。前程有限。大富大贵不动。获福无程。

日德关系颇大。妄语可伤人命。破人产。故有祸从口出之说。忘恩者。不可问前程也。小富贵易盈。当然不是大器。大富贵不动。当然是厚福。

欺蔽阴私。纵有荣华享不久。公平正直。虽无子息死为神。开口说轻生。临大节决然规避。逢人称知己。即深交究竟平常。

上二句是言公理。下二句是言性情。余每见能言者。于事实均相反。故常说轻生。而不能循正义。素称知己。心有别图。凡流露于表面者。皆非事实。或言过其实者。皆不能履行。此希夷深于社会学。始有如此精义也。

处事不辞劳怨。堪为栋梁之材。遇故辄避嫌疑。岂是心腹之寄。乖戾难堪。因讼丧身又害子。待人诚厚。无端福禄更延年。迷花恋酒。闺中妻妾参商。利己损人。膝下儿孙忤逆。贱买田庄。决生败子。尊崇师道。必产贤郎。

凡社会情形。任劳者有成。避嫌者多阻。乖戾者多官非。诚厚者多闲福。花酒损身恶疾。不止口舌。损人欺人。皆种恶因于子孙。亦常情也。

愚鲁又尖酸。刻薄贫穷兼损寿。聪明反诚厚。优容福禄及诰封。患难能守。若读书必为柱石之臣。安乐若忘。纵低才亦是青云之客。鄙吝勤劳。亦有大富小康之别。宜观其量。奢侈靡丽。岂无奇人浪子之分。必视其才。

尖酸刻薄。多刑人丁而贫苦。聪明诚厚。皆平安多福。守道安贫。皆非寻常之人。凡人以器量。为认人之标准。才智为别人之关键。而鉴定其大富小康。奇人浪子。皆在合宜与否耳。

弗以见小为守成。惹祸破家难免。莫认惜福为悋悭。轻财仗义尽多。处大事不燥急。伟器晚成。能见机而扩充。高才早发。多才吝教。已无成人亦无成。见过隐规。身可托家亦可托。知足与自满不同。一则矜而受灾。一则谦而受益。大才与庸流各异。一则诞而多败。一则实而有成。

凡事悋悭为见小。当用合度为惜福。持重不燥为大器。逢时见机为多才。一技之长而吝教。终为消灭。规过迁善为君子。骄智有别。才庸各异。故各之事实与利害不同也。

忮求胜会。图名利到底逊人。恻隐心多。遇艰难中途获救。不分德怨。料难至乎遐年。较量锱铢。岂足期乎大受。刚者图谋易就。灾伤岂保全无。柔者作事难成。平福亦能安受。乐处生愁。一生辛苦。怒时反笑。至老奸贪。

不分德怨。昧却天良故夭寿。较量锱铢是小品。刚者勇于进取。然有倾覆之失败。柔者作事犹豫。然有中止之障碍。乐时愁者劳碌。怒时笑者阴毒。

好矜己善初弗再望乎功名。乐谈人非。最足伤乎性命。责人重而责己轻。弗与同谋共事。功归人而过归己。尽堪救患扶灾。

矜己善主招嫉。谈人非主结仇。二者有反动之害也。责人恕己。即不公平之谓。功人过己。即大器量之别。二者为君子小人之界限也。

处家孝弟无亏。管樱奕世。与世吉凶同受。血食千年。任意周全。其德必厚。任情激搏。其心必毒。另变脸薄福之人。能耐久宏量之士。

孝弟二字。为品行常度。圣贤初基。与世存亡。为劫在当时。名垂后世。德厚之人天性善。当然耐久。心毒之人天性恶。容易变脸。

爱与人争。滋培浅而前程有限。事求自反。蓄积厚而屈事能伸。少年飞扬浮动。颜子之限难逃。状年冒昧昏迷。不惑之期难过。喜怒不择轻重。一事无成。笑骂不查是非。知交断绝。

爱争为盛世之戒。乱世之趋。故科学为竞争时代。主负气不寿。自反为容量有智。飞扬者三十二岁止。迷昧者四十岁止。有悞于邪行故也喜笑怒骂皆不查。其人骄妄。六亲失睦。知交断绝矣。

济人之急。亦有时乎贫乏。天将福矣。排人之难。亦有涉乎囹圄。神必佑之。冻饿休怨根基。造恶所致。瘟亡不由运数。获罪于天。甘受人欺。有子必然大发。常思退步。一生终得安闲。得失不惊其神。非富即贵而且寿。喜怒不形于色。成功立名亦有奸。无事失措仓皇。躬卑狭隘。有难欣然安稳。胆识宽宏。

济急排难。种善因也。造恶结冻饿之果。戕贼为瘟疫之源。能让者有厚福。思退者得安全。得失不乱常度。主贵寿。怒喜不现形色。主权奸。

处事存心。终身介吉。果仁积德。五世其昌。人事可凭。天道不爽。如何餐刀饮剑。君子刚复自用。小人行险侥幸。如何投河自隘。男子才短蹈危。女子气盛见逼。

人乃于机谋。天巧于报施。故君子刚复自用。遇反动力大则危。小人行险侥幸。遇时机不合则凶。男子才短蹈危。当然有倾覆之故。女子气盛见逼。当然有轻生之举。

如何短折己身。出薄言。做薄事。存薄心。处处皆薄。如何凶灾恶死。有阴行。多阴私。藏阴毒。种种皆阴。

薄言丧口德而招非。薄事昧天良而结怨。薄心设机阱而害人。故夭寿。阴行含邪淫。阴私悖伦理。阴毒造危机。故罹尚。皆从邪妄发生。当然无好结果也。

如何暴病而残。纵欲奢情。如何毒疮而危。肥甘腻凝。如何老后无嗣。性情孤僻。如何盛年丧子。心地欺瞒。

纵欲自戕。故损其寿。肥腻爽口。故灾其身。老后无子。一为孤僻之妄贪。一为悋财之邪行。盛年丧子。亦为悋悭欺心。不积德也。

如何多遭火盗。刻薄为怀。如何时犯官符。强梁作胆。如何端揆首辅。常怀济物之心。如何拜相封侯。独挟盖世之气。

刻薄者。有天灾以报之。火盗乃轻重也。强梁者。有横祸。故以官符累之。济物利人。气挟盖世。皆大贵之格也。

何知金马玉堂。动容清丽。何知建节拥牙。气慨凌霄。何知丞薄下吏。量平胆薄。何知明经教授。老近行尸。何知苗而不秀。非惟愚蠢更荒唐。何知秀而不实。盖谓自贤兼短行。

量平而不刚决。胆薄而不勇进。故仅常贵而止。凡以教授职终者。老近行尸颇验。愚蠢荒唐。乃偏好而惑邪。自贤每行。乃中止而骄傲。此皆希夷之精深处也。

若论妇人。先须静默。从来淑女。不贵才能。貌有威严。当膺一品之封。时少修饰。能掌万金之重。

女格古法以静默为主。坤道宜柔之意。女子无才便是德。今世反此。但取美丽。不问淫荡。但取才智。不问刚乱。希夷之法。不为用也。

多言好胜。纵然有嗣必伤身。孝弟慈良。不特助夫而旺子。贫苦中毫无怨言。两国褒封。富贵时常惜衣粮。满堂荣庆。

好胜之人。量狭心窄。负气而病。何能旺子。孝慈之人。器大量宽。当然助夫与家。强身旺子。贫苦不怨。富贵不骄。皆妇德而贤。近世尚浮华。否则土俗矣。

奴婢成摹。定是宽宏待下。资财盈库。决然勤俭持家。娨妇多因性垢。老后无归。奚婆定是情乖。少年浪走。

宽宏不如富贵。勤俭不如阴险。此衰世与盛世不同。性垢不损人便损己。故有无归之说。乖戾家不和而亲又疎。故有浪荡之举。

为甚欺人。显然淫乱。缘何无子。暗里伤人。

淫妇之心最毒。乱妇之心最恶。故有欺人手段。盖持其美。而骄其才。暗里伤人。刑夫又刑子女。

合观前论。历试无差。勉教后来。犹期善变。信手骨格部位。相辅而行。允矣血气精神。由是而显。如其善而守之。锦上添花。如其恶而不为。祸转为福。

公笃曰。希夷者。大华山之隐士也。姓陈名搏。字图南。为五代末时人。其性命学继。吕祖之道统。风监受麻大之真传。当宋太祖即位时。曾宣入朝相帝。赐以官不受。故赐号希夷。复归于华山也。按希夷之法。言心不言相。故名心相篇。宣传圣贤之礼教。发扬善恶之因果。含有老子之祸福无门。为人自招之义。余考盛世天道淳厚。尚道德礼义。而绳人以善。正也。乱世天道浇薄。尚阴谋险诈。而迫人以贪。权也。故管子云。衣食足。而知礼义。太史公云。窃钩者诛。窃国者侯。候之门。仁义存。由是观之。生活为立身之本。潮流为人事之变。盛世俭朴。其耗费不多。财源日丰。人心容易规正。用希夷之法可也。其法有益于风化故也。乱世浮奢。其耗费既多。财源日竭。人心飘摇顾忌。事实险诈百出。而不本乎礼义者。环境恶劣。逼迫而使之然也。其法既不为用。余犹全录者。此心相篇。可抵朱子格言。以道德立网。以礼义立法。其意在规过迁善耳。余有二语。为立身社会之必要。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执中可也。

柳庄诀

眉起骨。发燕尾。主刑子息。

古法云。头无恶骨。按眉尾起骨。为外财库。眉头起骨。主贵而刑昆仲。此言刑子。颇不合法。发燕尾。主刑父母幼孤。亦不刑子。如为刑克二字可也。

肥人面赤。主性姤心凶。瘦人发黄。主奸贪暗杀。

肥人以肉浮肉流为贱。面赤主邪行冷退。及好酒痔血刑克之类。如性姤心凶。多出眉侬粗。目晴凸。其肥人面赤。主忧柔妄贪。谗谄徇私。瘦人为木局。以清秀为合格。发黄者。刑人丁而劳碌。多出愚而孤。其奸贪暗杀。均不合法。

有头无项。三十前死。

此条合法。头大项小为不配。故不寿。凡人低头。天柱断折。亦主贫夭。三十为交中运界限故也。

男人睛黄。性多急燥。再露者。犯刑名。

睛黄多刚勇。盛世有仓猝之失。乱世为临险而发。再露而有威者。皆大贵也。露而不收者。主刑克。与危险惊灾。不善后也。

男人眼大。常招阴人口舌。

眼大者。妻颇贤淑。再浮白。性情乖戾。偏傲不常。其阴人口舌。指妯娌不睦耶。指内戚失和耶。或指游荡狎妓。而生口舌耶。

发深者好淫。有结喉者恶梦。男女皆同。

发深好淫不确。按淫乱。神丽而流。色艳桃花。谷道多毛之例。发深者气厚。淫与不淫。不在此也。结喉招恶梦较验。主劳碌亦合法。

耳珠生黑子。有水惊之灾。男女卷发。犯淫犯刑。

耳珠黑病。主聪明奇技之专长亦主水灾应验颇多。按男女卷发。主刑人丁而愚拙。如淫乱。则兼有他部方验。

项后发脚高肉如堆。眼深须黄。俱犯人命。

项后高肉。主寿而刚。眼深主刑妻妾子女。须黄主刑克驳杂。此言人命。颇不合法。犯人命者。神惊岔而浮四白。声破而赤缕也。

目不转睛。上下左右视者。俱主做贼。

目不转睛主偷盗。上视主骄傲。下视主险诈。左右视主邪淫奸贪。此言均主做贼。亦不合法。分而言之可也。

眉重耳低。多是偏生庶出。妇人仰面。多有奸淫。

庶出多应发低岔。鬓曲突。耳低为附带之品。眉重为忧愁之例。不能完全认为庶出。妇人仰面。多慕虚荣。及骄傲。加以神浮。三阴青黑。方淫而奸。

身大手小不聚财。身小手大多下愚。

凡形格以匀配为吉。此言不配也。身大手小主儒弱而怠惰。身小手大。主劳碌而愚拙。此言其大体如是也。

沙皮多起家。蛇皮多败家。

沙皮为沙点鸡皱皮。寒暑皆然。主白手兴家。蛇皮细腻冷滑。主刑克冷退。女格最忌而贱也。

面大妇人多不孝。睛圆女子定妨姑。

面大妇人。有厚福居多。其肉浮主冷退。肉紧主夭亡。不孝则神急口吹方应。睛圆主气疾夭寿。如发低鬓突。则刑父母尤早。

脚肚小。背坑陷。一生无禄。目红语结。好色无穹。

脚肚。即股肱无包。主困苦。背脊坑陷。主虚花无寿。二者合有。主孤苦夭亡。目红者。赤缕耶。赤光耶。语结者。心不定。二者合有。主驾疑妄举。好色之说或指北方人而言耶。

眼大小。须偏斜。俱主惧内。梦话之人。需多妄语。

眼大小。主有不同母之弟兄。须偏斜。主子女之分。或指北方人惧内耶。或明时天道多验此耶。梦话多妄语有之。余考多忧虑。及劳碌也。

女人汗多主劳苦。无汗无子。汗香主子贵。汗浊主子贱。

女人以血为主。汗为血之余也。汗多主夫弱。而刑克。汗香子贵。汗浊子贱。无汗无子。此条为柳庄最验。深得古法也。

小儿咬齿。妨母。开口睡者。难养。男女关中不起。主邪恶梦。魔迷惑。

小儿咬齿。主疳疾。饮食停聚。开口睡者。先天气泄也。关者。手上关骨也。关骨不起 。主性愚。其邪恶之梦亦宜。

自言自语。鬼迷寿夭。奸门十字纹。夫妻不睦。

自言自语。主神经激刺。冷退败家。恶疾而亡。非鬼迷也。柳庄以北方多狐邪而言之耶。奸门十字纹。主生离。岂止不睦而已。

女颧高大。能理家财。目中有痣。男主聪明。女主淫乱。

女子颧高大。其人多才智。而代夫权。然主刑夫。或夫弱。目中有痣。主聪明而贵。痼疾而仇。男女皆然。女主刑克。不主淫乱也。

耳薄鼻梁低。嘴 胸堂凸。奴婢之格。

此皆下贱之格。耳薄者。父母无靠。鼻梁低者。夫星困苦。口 者。六亲失和。胸堂凸者。性毒命否。故均微贱也。

少者神散即死。老者项乾即死。女人唇白即病。唇青即死。小儿眼黑。十无一大。男子头低。百无一成。妇人唇白。十无一子。

此数句为柳庄精神。用之颇验。按小儿神黑。余疑为神浮之误。女子以血为主。故唇红者。血旺而有子。唇白唇青。皆主疾厄不寿。何子之有。

眉生毫主寿。

余考眉毫为忧愁而生。虽寿亦劳非寿而有福也。故余分朝上主刑克。朝下主忧愁。

耳白唇红主子贵。老来好色主寿。

耳白唇红。主贵名而多禄。子贵又其余事也。老来好色。主大寿。亦多子女。余见七十余之。老人尚有生育子女者。盖因禀受之气厚故也。

老人落须主刑子。老人不落发主劳碌。女格老不落发。主淫而孤。

此皆一偏之见。或北方情形不同。余考老人落须。主隐忧不遂。老不落发。主劳碌刑克。女不落发。主寿。此言淫孤均不验。或有他格相并也。

承浆无髯又坑陷。主水惊。

此条合法。承浆为水行之专部。故验水灾。如气色黑惨。主水灾之时。如红黑青各色混合。主血光疮毒。或酒病之厄。

女人口唇。下包上主口舌。上包下主心恶毒。

口唇为相法之小部。关系衣禄。下包上者刑母。上包下者刑父。唇不固齿者。多口舌。包者有余与不足。主悋而见小也。

男子发粗犯刑。女子发粗刑夫克子。

男子发粗。主劳碌诚厚。及愚拙。女人发粗。主刑伤忧愁。前业见耗。又有半数流落下贱也。

色如粉如云莫言好。恐招重刑。六指妨父而下贱。

气色以明润天紫为吉。粉者浮光也。云者散漫也。粉光浮出。主刑人丁。及疾厄。故漫不聚。主虚浮多累。及冷退。六指妨父颇验。其下贱当另有他部不好。力应验也。

身白面黄不久困。身黄面白不久荣。阴囊无皱无纹主绝嗣。

身白面黄者。外浊内清也。身黄面白者。外清内浊也。故有不久困。不久荣之说。下阴无皱者不寿。无纹者无子。皆验。

女人无指甲主愚。脐浅薄不好。脐生毛主淫贱。

女人无指甲之说。系不长耶。或易断耶。脐以两角上仰者。主子贵。浅薄之关系较轻。脐生毛主急燥。及恶疾亦为淫而不贱也。

周心有赤脉者。男主富。女主贵。

心部外为亶中之地。赤脉直生乎。横生乎。或圆绕乎。男主富不验。或主美术之奇技。女主贵不验。或主多子女也。

人长手短。百无一成。鱼尾上天仓。白手成立。

人长为木形。多主聪明。手短为不配。当然有不足之劳碌。鱼尾上天仓。主妻强而持家。或发妻财。有好内助。故也。

女人牙齿朝外妨父母。朝内刑子女。

门牙上楞生者妨父。下楞生者刑母。朝外或为楞生乎。牙齿错乱。不齐不匀。主刑子女。及劳心。朝内或为错乱乎。

女人面黑身白主贵。面班身青主贱。

面黑身白。即上之外浊内清乎。此为含蕴而藏。故主贵而多禄。面班主冷退。身青主劳碌。此古法之为用也。

女格瘦而唇红主多子。瘦而唇白主不寿。

口唇为丹田之外表。故血足之人。唇必红如涂朱。其子女最多而贵。唇白血不足。故多疾厄。而寿亦弱。子女亦少。此为女格之忌也。

黄面妇人多好色。唇青唇白决无儿。

黄面好色之说不确。余考好色。为桃花之面。秋水之目。斜视不正。三阴青黑。发粗而浓。声破而断之例。黄面者。主心地偏窄。认识不定。又主劳心见小。唇青白详上。

瘦人血白必心狠。肥人血白必心慈。

此二者皆无稽之谈也。血本红色。那有白色来。勿论肥瘦。均以血红而充足。为健全之体质。余考血字。恐为面字之悞。瘦人面白。主智勇而务名。肥人面白。主才短而庸和 。

少年黑斑主死。老人斑高黑主寿。斑黄平者主贫。小儿腰阔主寿。

少年生斑主冷退。亦主夭亡。老人生斑主寿。斑黑而高者为吉。斑黄而平者劳碌。亦有刑克人丁也。小儿腰阔。言其气厚也。

生肉须从腰部起方吉。其他皆非吉。四肢乾。一年死。四肢润。二年富。

凡人发体。当然要先从腰部起方吉。如先发面部。则刑人丁。及不寿之例。手足乾枯主死。手足润泽亦平常。主富之说不确。

老人发黑生齿。主大寿。为大孤独格。卧蚕发紫色。主生贵子。

老人发黑。主劳碌。生齿主添寿。但刑妻妾。克子女。余考卧蚕黄而青润。主生子。紫而红润。主生女。或北力水土不同耶。或永乐时气候不同乎。

奸门杂色。主收娼妓为妻妾。眉尾黑白交加。主以花酒亡身。

奸门青黄黑赤之杂花气色。主淫乱而狎妓。眉尾黑白交加。主官讼是非。交际受累。此言花酒己身。或因花酒而生官讼乎。又有主妻妾淫奔。而漏家财。因之而生谋害也。

老来多睡主死。少年多睡主愚。眼忽下视主死灾。

老人多睡。其气已衰故也。少年多睡。其人无思虑故也。一主死而一主愚。皆为合法。眼忽下视主死。指有病之人耶。或为下脱之误也。

声忽急燥主疾。声忽断主死。

声音忽燥。主惊疑不安。气质已动故也。尚不为疾厄。声音忽断。主肾气不足。此为疾厄之先兆。尚不为死灾也。当以眼神脱方死。

气色好。唇白亦不好。男女顶发落。主老来穷苦。

余考气色好者自然好。唇白主病。乃血不足也。顶发落主老来劳心。及子女不力之例。主穷苦劳心占半数。子女不力占半数。

鱼尾有梅花影者。主妻妾败家。

鱼尾有梅花影。主花柳疾病。及血光疮疥之例。此云妻妾败家。或为收妓女为妾。以致家庭失和睦。而怪异发生乎。或为妻妾外遇。破人惑诱。而卷逃一切乎。

公笃曰。柳庄姓袁。为明初时人。永乐镇北平时。姚广孝辅永乐。以谋帝位。借柳庄以望其心志。此柳庄之遇合。为千载一时之良机也。按柳任为北方人。游历不远。经验不当。纯系小家。多据锁碎小部之谈。而为正义之法颇少。易地不验。拘执不变。不可为定法明矣。加以私心自用。妄改前人部位。颠倒运限。相法之误。实始于此。今选此篇。尚为其特长者。而其不合法不应验之处尤多。故余另加补注。使阅吾书者。明了正宗。而容易进步耳。业风监者。更宜分别其正义。勿为异端所俟也。余以良心评论。全力经验。故从其实也。非敢故意菲薄前人。指出其奸伪为快者可比。请详查其六害五露之说。自然了解焉。


分类:易经书名:公笃相法作者:(民国)陈公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