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笃相法》卷十(上)


相法解释说

公笃曰。相法一术。由来久矣。溯其源流。盖始于伏义氏画卦。龙马负河图洛书之时。辨明阴阳二气之始。又得洛水之龟。布成方位之形。故初名曰龟监。盖由此而得名也。夫以天地阴阳。五行八卦。即有立象。然后内配以五脏六腑。象名立义。故外配以五官五岳。六曜四渎。各有系统矣。先论形质之生克。次论气色之制化。则吉凶祸福之机。自有一定攸归矣。至轩辕氏时。有臣名曰风后氏者。因彩禽衔书于碧云之中。则用先天流行。后天定位。而发挥议论。以立吉凶祸福之定法。其风监之名。实肇于此。盖风后氏。所监定之意也。

至于尧舜禹汤文武。相继而传。以及专司其事。而为国家大用。盖上以承圣君之德。下以择贤臣之才也。故西东周时。相法最盛行。凡诸侯大臣。以及有大志者。必聘风监之专门人材。以济其用。而为趋吉避凶之准绳。欲进欲退之决心。当时相法种类颇多。而各有秘诀。以立门户也。其秘诀之传授虽不同。其应征事实则一也。富贵之分。贫贱之别。兴衰之数。实由于此也。故晋国大饥而多盗。则聘专门能识盗者之却雍。而取决以捕之。吴国之平乱。则聘唐举。以求治国人材。而勷助之。赵民之抚恤。荀子知其必昌。智氏之智瑶。稀疵知其必败。以及楚之斗越椒。而有蒍氏如其赤族。先改姓氏以避之。越王之勾践。范蠡知其寡恩。浪游五湖以去之。此皆相法之有益于人。而为趋吉避凶之铁证也。

夫人之涉身处世。吉凶祸福之机。处处皆是。或发生意外于目前。或种因伏危于将来。连带危险。交际遗累。在在所不能免。苟能深求相法之原理。自可避免一切。当然无蹈祸之事实。而享受终身之平安矣。由此观之。则相法之有益于人者大矣。故古圣先贤。有游于艺之说。其哲人君子。莫不精深考究各术。以为平生之用也。余考相法。自秦氐火焚以后。世无全本。知之者益少矣。六朝时达摩初次入中国。尚未传出相法一书。故汉唐虽有谈相法之人。而无专书可稽考也。当汉时有许负之相曹操。管骆之相何宴。虽有气魄之为法。神血之为论。其法皆秘而不宣。不得其传焉。唐代则有一行禅师。为风监之专家。并无一字留传后世。惟李淳风。有一掌之白鹤相法。出而问世。然不过残篇。及一偏之小术。研究之过程。而非相法之纲领。不足为用也明矣。

五代时。达摩复入中国。始传五来相法五篇与麻衣。此正受之相法道统。即中兴相法之祖师也。其五来相法。分形质精神。声音气色。纹络筋骨。皆有备载也。其中文简意深。包罗万象。变化无穷。皆有独到之处。为各家相法所不能及也。而人事皆详言包括无遗。惜乎无变法。而无天道厚薄之分。时势盛衰之论。乃五来相法之缺点。此其解释之一也。麻衣为五代时人。受业于达摩。而为相法正宗。当时出仕为麻衣县令。其书在任而成。有石室赋。金锁赋。银匙歌。三章。以县邑为名。故曰麻衣相法。而不传其姓氏也。余考麻衣县之地形。即今之湖北麻城。为五代时之麻衣。其书成后。挂冠归隐而去。不知所终。有称为仙翁者非也。余考麻衣相法。金锁赋。石室赋。银匙歌三篇。为其真本。其他各图各论。皆系后人伪造。而附会其说也。余考其部位图说。而错讹移动之处颇多。或为当时未经考证耶。抑为后人翻印改移耶。按相法部位。有一定标准。而风监学说。用全力研究者颇少。以致二千年来。未明真象。后人多以不验罪之。盖非其原意也。余考麻衣相法。有法理兼并而用之。此其一线之短。余窥其意。恐为后人驳议耳。大凡术艺。皆言其法。而不拘其理可也。盖理有定理。法无定法。理法二字不能完全通过也。故理由为言谈之外表。事实多不验。言法而有诀窍。事实多应征。故麻衣之理法兼用。不如达摩之直接了当。开门见山。然尚无异端之邪说。故为正宗。此其解释之二也。

水镜相法一书。又出于达摩麻衣之后。余考水镜为季汉时人。但不知何人冒名捏词。自成一家学说也。余考水镜。在季汉时代。与庞靖侯。诸葛武侯为至友。其人博学多才艺隐居不佳。荐卧龙凤雏者。水镜也。足见其为当时名士。贤哲知机者流。其书偏于引古为证。余考此为其书之纲领也。其中有关张赵云马超等。尚为汉代同时之人物。引证可也。又引证唐代人物。如李太白。哥舒翰。郭汾阳。娄师德。卢杞等。则先后相差数百年矣。此何由而知其详细也。当然不是汉水镜之法也一。又引证宋代之赵普。曹彬。吕蒙正。吕夷简。及王安石等。则先后相差将近千年。此何由而知其详细也。当然不是汉水镜之法也二。以时代考之。此书当出于宋后。及元明时所出之书也。以此证之。其书谬点颇多。其人既系汉代。其说又兼并唐宋。是为后人欺世之书可也。况古今之文化风俗各有不同。国家法律政治各有所异。人民之脑筋思想各有革新。事实之衣冠典礼各有改变。此何能以一而证其百也。又如清代之法律政治。事业交际。与民国之法律政治。事业交际。相隔悬殊。先后不过二十年。其风俗文化。人物事实。革旧维新。变幻不常。各适其宜而改更之。尚无一定之法以为用。何况事隔数百年数千年。可作一定之铁证乎。此为水镜相法之缺点。勿论其真伪。此其解释之三也。

希夷姓陈。名博字图南。为宋初时人。而受业于麻衣。作有心相篇一章。多系因果学说。善恶关键。故其开始有相由心变四字为纲领。关于人伦风化之处尤多。以道德仁义为根据。以礼义廉耻为辅佐。故其心善者。虽处于四面楚歌。而祸可变为福。心恶者。虽一呼百诺。而福可变为祸。其原意在宗老子之祸福无门。为人自招之句也。其理由则十分充足。而事实则万分相反。盖人种前世之因。结今生之果。今生之种因。又结来生之果。善有善因。而今生应作几许善也。则有作善之时机以为用。而为善之事实也。恶有恶因。而今生应作几许恶也。则有作恶之时机以为用。而为恶之事实也。夫善莫大于救人性命。全人节操。顾全人之名誉。如上例三等。可谓心德。其他一切施济。不过些须功德而已。诚能尽其力量。而作全命全节全名之事实。可以救正人心。保持风化。挽一切浩劫矣。设有人立志为善。时刻不忘其侧隐之心。如无前生之种善因为用。则无今生之善果机会也。假定救人性命为一大善。必无性命可救之事实。或无救人性命之能力。亦无节操可全之事实。必无保全节操之能力。或为全节善言之不听。亦无名誉可全之事件。或为保全名誉之弥张。如作一举一动之善事成功。皆有前生善因而为用。则有际遇之可能。事实之恰当。智力之能达到。而成全其心德也。设有人厌世而动恶念。立志而动杀机时刻注意。尽量为之。如无前生之种恶因以为用。必无性命可伤之恶果机会也。或无伤人性命之权力。亦无伤人性命之事实。假定冒险而强行杀人之事。则有先后时间错过也。亦无破坏节操之时机。或为诱人邪淫之不遂。或为有邪淫之可能。而临时发生障碍也。亦无破坏名誉之事实。或为破坏其人。而其名誉愈褒扬也。故有本身为善立功。而美报于子孙者。亦有本身为恶丧德。而恶报于妻妾子女者。此为非近因近果者明矣。此希夷言心不言相之一大谬点。此为解释之四也。

按袁柳庄。为明代之永乐时人。着有柳庄相法一书。出而问世。盖袁柳庄为北方人。永乐镇北平时。相见大悦。遂尊为国师。最可恨者。即故意颠倒部位。而指为秘诀心法也。其法偏于地形。仅以东北隅之方位为一定论。所见不广。误人尤深。其人偏于见解。而好奇谈。其知而言之耶。亦不知而言之耶。如注解达摩之五露亦超群之句。而麻衣亦言五露为最贵。作非常之事业。以成千古之盛名。但达摩麻衣。并末指出何种五露也。而柳庄误会其辞。直解为五官露也。中有耳露廓轮。眉露毫棱。眼露神光。鼻露井灶。口露牙齿也。盖一露二露。皆为弱点不吉之相矣。如五露皆全。则反为大贵至尊之格局也。此为离奇之理想。言论太荒谬何也。凡耳露廓轮。幼年刑克父母。何有栽培之力。当然无良好教育也。眉露毫棱。中年弟兄纷争。当然有内顾忧。而失辅助也。眼露神光。中多惊险挫折。恶痛横生。而为障碍也。鼻露井灶。一生财不入库。穷苦劳碌。而无立身之地也。口露牙齿。一生惹是招非。皆处嫌疑损失之中也。据五官有三官露。已成贫贱至极点之相。何况五官全露。而能尊贵超群乎。盖达摩麻衣。所谓之五露为最贵者。乃五岳之露。而非五官之露也。露者大也。故南岳大而为贵寿之品。土星中岳大。而为丰富之局。颏为北岳大。而为崇厚之禄。两颧为东西岳大而操纵极重之权。故孔子五岳朝天。而为万世师表之圣人。此五露超群之格是也。袁柳庄不知何所见而云为五官露也。又麻衣金锁云。六害眉心亲义绝之句。柳庄解为六种害。其云眉毛间断一害也。眉毛疎散二害也。两眉粗浓三害也。眉起旋螺四害也。眉头逢冲五害也。眉乱杂花六害也。于理想上何尝不通。于原文上则有错误。观其亲义绝之说。而分六种害。可谓煞费苦心。而反有损无益。盖六害者。六亲之害也。何为有亲。何为有义。此柳庄未解其原文之本意。徒据奇谈。以惑人之观听。其书不足为法也明矣。据此二者。可见柳庄之学识。而四库全书中。有选载袁柳庄相法一册。皆永乐赏识。而高其身价也。四库全书末选载达摩麻衣者。际遇不如柳庄。此其解释之五也。

清初有相理衡真一书。偏于理说。其人为书香后裔。博学多才。通今达古。雄辩出奇。其书以文字为主体。词藻丰富。而不注重相法也。一宗圣贤之孝弟忠信。礼义廉耻之学说。一宗仙佛之前因后果。生死轮回之学理。其文字理由均充足。其事实则相违悖而不验。故相法之精微奥妙。必加哲学数学以参合之。兼而用之。再用全部计算。而乘除加减之。当以何阿部为主体。而得分数若干。当以何部为辅佐。而得分数若干。其加减乘除之计算清楚。则有一定把握。此中自有玄妙。而分出或富或贵。或贫或贱。或寿或夭。或劳或逸矣。而衡真则以单独部位为定论。又无轻重之分。连带之法。此其缺点也。又衡真之十字面法。尤其糊涂不解。中有日字面形。而主如何之富。月字面形。而主如何之贵。风字面形。而主如何之事业。同字面形。而主如何之才智。田字面形。而主如何之富寿。目字面形。而主如何之际遇。用字面形。而主如何之盛名。申字面形。而主如何之发达。由字面形。而主如何之丰隆。甲字面形。而主如何之荣显。某形可发十年。某形可发十五年。某形可发二十年。三十年。其理由与法。均为不通。余考相法各书。皆末有如此荒谬才说也。古人论形格。则有木形瘦长。金形方正。水形圆肥。土形浊厚。火形尖露。此五形之大义也。其中亦有两形相兼。三形相并。则分其多少。而定其主客也。此为千古不易之定论。如甲字面形主早发。而初运二十年为大运。盖甲字面形。乃木植兼金之形也。其形主贵寿。应削木成器之局。然尚要考其声音如何。眉目如何。精神如何。土星如何。水星如何。然后决其为特等之责。上等之贵。或中贵下贵。及寻常之贵也。再观其刻下气色如何。有无特别情形。及时势之促成。离奇之遇合也。万不能以其上方。而断其贵。而富寿。又不能以其下弱。而断其贱。而贫夭。此衡真之大谬也二。凡五形之质。皆有贵贱贫富寿夭。在所得之气正与不正耳。其主体部位。与辅佐部位。合格不合格耳。何能据一部而论耶。此其解释之六也。

铁关刀一书。出于满清时代。其人大致为医学者流。并非相法专家也。其书多以医学为转移。如云青色发于肝。赤色发于心。黄色发于脾。白色发于肺。黑色发于肾之类是也。果如所论。则红色分五种。而有红紫赤躁绦之各色也。何以一心而发五色耶。即赤色发于心。而红色躁色。又发于何处。其理不通。其法亦不正。盖印堂即心之正部。司空中正。即名华盖。乃心包络之正部。何以红赤躁紫绦之五色。而不专发于印堂司空中正之部。而散漫于他部之处尤多。此文何说也。凡气色皆为先天之动机。凡形质皆为后天之华表。故气色皆根据于先天。不发于五脏六腑也明矣。此铁关刀大荒谬之谈也一。况医家部位。与相学部位。相隔悬殊。其象名立义之处各异。余考黄帝内经。与王叔和难经。以及西医之新法解剖学说。唐宗海之中西汇通。专门考验者。皆云鼻为肺窍。而五行属金。又据各家相法。诸家考正。皆云鼻为中岳。五行属土。究竟金欺土欺。余考丹经参同契。金丹真传。吕祖全集。三丰全集。道藏辑要。皆云鼻为先天之祖气。即天一生水之肾窍。五行属水。此为各据一说。各有原理。盖鼻为四窍。两侧窍由大眼角之内眦。而入肺管。此医家之所以为属金也。身准为全面之中心点。为五岳之中故曰中岳。此相法家之所以为属土也。两直窍上入脑海。下督脉。通命门之火。此丹道家之所以为肾水也。而铁关刀按部拘泥。不明其部位之原理。仅采取皮肤之论。而为定法。此铁关刀大荒谬之二。此其解释之七也。

大清神监一书。出于满清宫闱。余考其时。为康熙之后。雍乾之时也。当时为升平盛世。亦满清极盛之时。此书为翰林学士。安居无事。每以杂艺之学献之。以承上欢也。故其书多考正现代人物。以为标准。故有历指某尚书之进禄得权。某侍郎之升迁兼职。某大臣之黜陟。某夫人之生子。某王妃之得宠幸。圣恩甚隆。某宗室之晋封爵优恤甚厚。上自王公大臣。下至宫娥太监。皆在考证中。至于三品以下之中贵下贵常贵。皆无确实之研究。下至人民。以及贫贱寿夭之法理。均未言及。亦蹈水镜相法以人为证之故辙也。加以文字雕琢。人为现代事实。此大清神监之缺点也一。凡相法之重要。则分其形格之富贵贫贱寿夭。次言气色。则分其吉凶祸福也。其祸福之大小。则据其人之身分资格。地位才智而定之。假如富至十万元。其损失二千元。以全体计之。不过百分之二。即如此项损失。有时必现于部位。有时则轻淡而现之。如不注意。则认为平常之色耳。假如其人仅百元之业。损失十元。则为破败之气色。以全体计之。则损失十分之一。即如此项气色。则必现于部位。显然可凭也。故相法测量。在加减乘除中。以全部计算可也。方为合法。如某部丰隆而奇突。其运必发达至何程度。如某部薄削而陷弱。其运必破败至何程度。又如眉部清秀修长有势。则富贵至何等品级。鼻准丰隆匀厚圆齐。则富贵至何等程度。有过之。有不足。有虚浮不实。有暗发不彰。有先后相反。内外不合。故单独一部。皆不可为定论。此为大清神监之大荒谬他二。此其解释之八也。

相法之用神。应分四大项。形格为第一。精神为第二。气色为第三。声音为第四。其他零星小部。皆包括在形质中。其纹络筋骨。又为辅助之小品耳。皆不足为定论也。故形质清奇。应得几许分数。精神充足。又应得几许分数。气色黄紫。又应得几许分数。声音宏亮。又应得几许分数。如四种中有三种合度。则如其必发达。而为特贵。特富。特寿矣。当其时气色润泽黄紫充足。则发于最短时间。如气色黯滞枯燥不润。虽为富格贵格寿格。而非发达之期。以期发达于将来。而以运限为用神可也。故气色为临时用神。先天转机。如形质与精神合度。其声音不足。尚不为大碍。亦为上富上贵上寿也。如气色黄紫明润而充足。则发达之时间必久远。如气色明润轻淡而短小。则发达之时间亦暂而不久也。假令形质与声音合度。而情神不足。则于富贵。方可期发。事业亦能成功。不过于寿数稍弱耳。故为中富中贵之例。亦以气色为发达时间之定论也。又如精神与声音合度。而形质不足。则发达有限。事业因人而成。借力而发也。此为下富下贵之例。然享大寿也。又如形质与气色合度。或声音与精神合度。或精神与气色合度。或精神与形质合度。或声音与形质合度。此为四种重要关系之中而得二也。此皆为有富而贵名。多禄而寿也。皆作丰衣足食之格局论。又假定形质平常。精神平常。声音平常。单独气色黄紫明润而充足。或合五行四时之润泽。亦为可富可贵可寿可发之局也。此为暂时发达。而不持久。其发达也不大。或出于异路功名。或出于离奇遇合。此为破船遇顺风。而可航海之法。其验者颇多也。

据此四者品评。而为相法之根据。方是正宗。其轻重加减法。为用之处最大。此为相法之机枢。至精至微。神而明之。存乎其人。合而深思。加以推想。自得玄妙之途径。故不以单独部位为用。而以形质精神。声音气色。加减合论。以采取之可也。

部位考正法

公笃曰。凡相法之精神。首重部位。分析确定。先知某轻重地位。次如其关系原理。然后方有把握。自能指定标准。而有一定之判断也。余考相法部位。多属不确。而图式亦混乱不一。各据一说。各有所宗也。惟其名目尚存。而为古之原名也。余考秦代以前。皆属纯一部位。自秦氐火焚以后。世无传本。每有残篇零页。皆不足为稽考之铁证也。当五代时。达摩复入中国。始传五来相法一书。此为中兴相法之祖师。而集各家之大成也。其部位尚有错误之处。是否当时未经考证确实。两宗古之残篇。或为后人翻印错讹。随便改移。徒留其名称也。此皆两可之疑难点。而无法稽考也。故麻衣相法。所有部位图说。亦宗达摩。而错讹之处大同小异。是否为上叙两点疑难。不得而知。柳庄相法。则称其受秘传。而故意错其部位。颠倒运限。其混淆人听闻乎。其自矜眩奇乎。相法部位。错误于此居大多数。至于衡真。则徒据理说。而不寻其地位。水镜则拘泥引吉。而不求其根据。其大清神监。铁关刀。兰陵集。相法须知等。各据一说。自谓心传。以讹传讹。而不知孰是孰非。相法一书。考究其精微者颇少。大多数为跑马观花。任意随谈。只知有其名称。而不知有其地位。至于部位之轻重。谁为主体。谁为辅助。则更茫然而无所宗矣。余此次注重部位。先从医学入手。余考黄帝内经。中有汉晋文字。可见其为残篇。惟针炙大成。与仲景六经。较为确实可用。如王叔和难经。陈修园。徐灵胎各书。部位之系统。稍有离奇。又如西医之解剖图说。唐宗海之中西惟通。皆不明气化。所取之部位。大多数不可为用也。余考丹经之参同契。金丹真传。吕祖全集。三丰全集。道藏辑要。则各有妙蕴。其中有正系连代系。应系通过系。方证实一切部位。余则注明其部位之轻重关系。以为千古后之定法。有志相法者。容易入手。而寻正宗门户也。兹将考证者附后。

医家原有部位图

第一图式详解

公笃曰。医家部位。与相学部位。互相表里。盖太素经之脉诀。中有富贵贫贱寿天之说也。而名称则各异耳。按用法各有不同故也。其内之脉络。而达于外。则有正系之脉络。连带系之脉络。应系之脉络。通过系之脉络。其地位虽异。其气化则感而遂通也。此第一图式。为吾蜀天彭之大医士。唐宗海先生所考究而监定者。载于中西滙通全集之中。并有解剖学说。分经别络。详注经络如何也。其名称是否宗古。或从新也。余将其原规定地位及名称。而参合相学也。上为阙者。即两眉之中心。相法名之曰印堂是也。盖印堂者。即全部之主体。元首之意也。其名曰阙。是否帝阙之意。或金阙之尊称也。阙之下曰王宫。即相学之山根是也。在两目相平之中心。又名命宫是也。相法之称山根有两意义。一为前人之根基。一为本身之命根。其名曰王宫。是否即命宫之意义。而王宫与阙之义相等。稍有冲突。又下之准头名曰明堂。即相学之中岳又名曰土星是也。按河洛之数。五行以土居中宫。而鼻准在全面部之中心。故有是名。余又考八卦九宫之配合。其中宫号明堂。此名之曰明堂。实即中宫之义。与中岳土星之名相等。其下名蕃。在法令纹之下。即相学之陂池是也。又近于腮骨。即相学之下府是也。其名蕃者。是否屏蕃之意义也。两侧曰蔽。在耳珠之前。医书有名颊车。亦有名听宫穴者。即相学之虎耳金缕之侧是也。其名曰蔽。是否障蔽之意义也。又云五脏居中央。得其正也。六辅挟两侧。得其辅也。前人以此望其形而察其色。按其部而诊其脉。不可不根据此也。又云阙以上属咽喉。阙之中属肺部。阙之下属心部。此皆内经详载。医家之定法也。此为唐宗海之原文。余考内经无此说。故上述其研究从新之语。评论辨明列后。兹将其五脏六腑之配分录下。

第二图式详解

公笃曰。上文所述第一图式。略得大体。兹据医家第二部位图式。其分配五脏六腑。为医家各书所载。而唐宗海先生。更用西法解剖法。以证实其部位也。故中西滙通。挨次绘图。详论其如何形质。而感适于外也。据云。两眉之中心。为肺部之正系。即相学之印堂是也。两目相对之中心。为心部之王系。即相学之山根是也。鼻梁之中段。为肝部之正系。即相学之年寿是也。鼻准之尖。为脾部之正系。即相学之土星是也。泪堂之大眼角。为胆部之正系。即相学之精舍光殿是也。鼻窍之两孔。为胃部之正系。即相学之兰台廷尉是也。眼下之横纹。为小肠之正系。即相学之三阴蚕囊是也。颊车之侧为三焦之正系。即相学之命门虎耳是也。两耳珠为肾部之正系。即相学之耳轮是也。两颧之下。为大肠之正系。即相学之法令金缕是也。两口角为膀胱子宫之王系。即相学之食仓禄仓是也。此为医家业经考证。而为正法之分配也。再经西医之解剖分配。大体亦如是。余考古人之经络分明。莫过于张仲景之六经法。及针炙大成之瞳人图。而与此项部位。则有异地位而名者。兹将仲景之六经大体录下。

第三图式详解

公笃曰。医家之书最古。而最确实者。莫不以仲景为医中之圣。盖发明六经。始由仲景而起也。按第三图式。即仲景之六经总图也。其中分三阳三阴。以包括五脏六腑也。故三阳之中甲。有太阳经。内属手太阳为应小肠。足太阳为应膀胱。此太阳之专司脉络也。有少阳经。内属手少阳为应命门。足少阳为应胆络。此少阳之专司脉络也。有阳明经。内属手阳明为应大肠。足阳明为应胃络。此阳明之专司脉络也。故三阴之中。有太阴经。内属手太阴为应肺络。足太阴为应脾络。此太阴之专司脉络也。有少阴经。内属手少阴为应心络。足少阴为应肾络。此少阴之专司脉络也。有厥阴经。内属手厥阴为应心包络。足厥阴为应肝络。此厥阴之专司脉络也。古有三焦之说。而徐灵胎陈修园。皆勉强说之。似未详于六经之内也。唐宗海则指为三焦即连网油。此解剖之功也。故论病则有为本经之病。即指太阳专病或阳明专病也。又有为两经合病。即指少阳与阳明同时合病。或厥阴与少阴同时合病也。又有此经而现彼经现象。名曰应病。即太阳经之病。而现少阴之现象。或太阳经之病。而现阳明之现象也。盖先天之气。发于肾部。故有天一生水之义也。后天之脉。资生于胃部。故有土生万物之义也。血脉之行。资生于气息。故六经可包括全身。此纲领之法也。


分类:易经书名:公笃相法作者:(民国)陈公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