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笃相法》卷十(下)


疾厄死亡类详解

一.祖脉即内属十二层楼。为大脑督脉之通过系。上至发际。下至天庭。为上停之正部。其地外属于脑海之督脉。内属咽喉之气管。而为内因之本病。关乎七情之伤。而应神经病。如有黄明紫润之气色。其人神经清而无伤。正气充足。加以事实顺遂。家庭平安。如有黑黯枯滞之气色。其人环境恶劣。事业失败。忧愁郁结。正气损伤。此死期将至。如黑黯枯滞。下至印堂者死。如发现白惨之浸色。主刑伤人丁。悲伤过度。郁结烦乱。而为大疾厄。如发现红赤如火烧之气色。主官非牢狱。气愤不平。主沉疴宿疾。拖延而死。如发现黑惨加尘点之气。或赤惨如朵云之气。皆名杂花。几色凝结于一部。其人神经损伤。失其常度。而应癞狂昏债。失聪减智之病也。

二.祖气内应乳部之相通系。某地在鬓发之曲突处。两额角之间也。上至发际。下至边城。为左右干部之侧。是为内因外因之病。盖内因主忧愁之远谋。利害之顾忌。以成其疾。外因主六淫之瘟疫以为病。某地发现黄明紫润之气色。其人境遇亨吉。事实顺利。流通之财日增。喜因之信常至。故心和气平。身强祈安。而无病苦。如发现青浮滑腻之气色。其人有外务之障碍发生。远因之忧愁消息。主失眠惊悸之疾。如发现黑黯惨滞之气色。主刑父母之孝服。或刑重要人丁。先有冷退之消耗。而转成内因征忡之疾。如横过印堂。亦为因此项事实而病死。或为误于药饵而死。如发现黑黯惨滞。而加浮腻之光。此为临时发生之瘟疫暴病而死。如浮光一线。窄而不宽。尚不至危。不过反覆久病耳。

三.灵合即原名印堂。在两眉相对之中心。内属心脏之正系。五行属火。是为全面之君主。故上篇命之曰元首。如现紫润之气色为正色。主大吉而见喜庆。如发现黄明之气色亦为正色。主次吉而进财禄。如儿红赤之气色。则为危险之事实。立见死亡之灾厄。及有因失败而自隘自刎。如发现青腻浮滑之气色。主隐忧之病症。因损失而动气质。如发现黑黯枯滞之气色。是为水来克火。主大病灾。而至不治之症。其人虽无病。如发现黑惨枯滞之气色。亦主死亡不治之症。或为飞灾横祸。牢狱枷锁之例。又因其灾祸悲愤交集伤神而死。此为重要之第一也。

四.前卫即由天庭起。下至中正止。在印堂之上。属心包络之正系。为外因之本病。见胀瞒烦闷痞塞抽痛之例。盖即心之华盖。而与两脇之骨相交也。有云心痛者非也。盖即心包络之气痛也。此地有黄明紫润之气色。其人主进职得权。常人主进财获利。如现青浮滑腻之气色。主烦闷呕吐之疾。而有暖啧便噎之病。如现黑惨黯滞之气色。主瘟疫厉气之痛症加以损失顾忌。气逆上冲。则为不治而死。如有红示之气色。主温热上蒸。抽筋痞塞。而转风浮于外之疾。则为危症不治之例。次亦重病也。

五.天门即两额角之地。上至边城。下至眉棱。上为乳部之通过系。下为两腋之连带系。是为外因之病。而临时发生居多数。盖男子则为阳明之机枢。女子则为厥阴之机枢。故传经不过。必至死亡之灾厄。此地有黄明紫润之气色。主外库之财源颇丰。流通之货物颇遂。当然无病厄。如现滑腻红赤之气色。主病而不危。以及有不满意之损失。如现黑惨黯枯之气色。则应瘟疫临时发生之暴病。见抽筋拘弯。闭窍气阻之例。或为霍乱之症而死。故麻衣有云。三天黑暗。病白天来。言为六淫不正之气流行。而患瘟疫之危症。三天者。即天庭与两天门也。

六.命门即听官之耳突也。医学则为颊车之后。内属大肾之正系。盖其部位如耳之门。不写先天之命根。故曰命门也。为内因病居多。外因病居少。此部为人寿徵之考验处。再突高者。其人必寿。当至耋耄之年。耳突低者。其人寿弱。当为三十以上。五十以下。加平而无耳突者。其人不能成立。古法则不能满三十岁而死。余考刻下无耳突而平者。难满十二岁而死。可见先后之时代不同。古今各异也。按肾为先天之元气。故应人之寿根也。如其地有青黯而枯之气色。则其人有酒色过度。纵欲戕贼。发现肾弱腰痛。梦遗滑精之疾。如发现红赤躁腻之气色。则其人患情欲不遂之疾。以及膀胱不化。五淋白浊之疾。如发现黑惨不润之气色。是为肾绝之危症。沉疴不治而死。或为临时发生之脱阳暴厥而死。此地以黄明白莹紫润各气色为吉。是为肾气健全。而无病苦也。

七.交关原名三阳。即上眼皮之全部。内为肝肺相连之连带系。为内因外因之病。其地半金半木。而为上升下降之地。几人忧思过度。则伤其肺气。而不下降为病。盛怒过余。则伤其肝气。而不上升为病。故发现黄明紫润之气色。主喜庆。及旺人丁于女之例。如发现青润自莹之气色。亦主平安而亨吉。如发现红赤枯腻之气色。主患噎气使塞。咳嗽气紧之疾。以及风泄于外。火淫于内之病。如发现黑惨之气色。则为金气不下降。木气不上升。气机停滞。血轮停止。此为两绝之症。故危而不治。麻衣有云。黑掩太阳。卢医莫救。即此交关之黑色也。一主刑于女而动气质起病也。

八.宝仓原名人中。即鼻准下之沟洫流通处。内属胃腑之正系。为外因之病。其地为人之仓廪积聚之所。谷气命根之源。后天之脉。资生于胃故也。其部位多系痛症。又多系腹部之疾。如发现青滞枯腻之气色。乃肝木克胃土也。主患气痛痞胀。上呕下痢。湿气阻塞之疾。亦能至危症不治也。余每见女子有青滞枯腻之气色。而有每月发生之痛经病。及差前错后之无生育。又有红崩白带之症瑕病。轻则三年五年之拖延。重则终身萎弱而至死也。如发现黑黯尘滞之气色。则为胃土不制水也。而水气上泛。便噎消瘦。脚肿腰肿之类。均属危症至死。则又分何时令司事。如冬之水令现黑滞气。则病重而可救。现青气堵滞则死。虽无病亦临时大病而死。此为人浮时症。误于医药者亦多。如奉之木令。现青滞气则病重而可救。现黑气黯滞则死。虽无病亦临时大病而死。此为赢弱病疾。误于医药者尤多。如豆之火令。秋之金令。发现青黑三色。均为大病灾而有救。不至危绝也。此地以黄明紫润白莹为正色。而无病苦也。

九.命符在两口角。原名食禄二仓也。内属大小肠之连带系。亦为大小肠之应证系。左为大肠。右为小肠。为外因之本病。如发现青浮滑腻之气色。主湿气凝滞少腹疼痛之疾。如发现红燥焦枯赤绦之气色。主患火结便血。以及肠瘀肠痕之疾。惟冬之水令。现黄黯不润之气色。应死亡不治之疾厄。其大小肠已绝故也。盖黄为土气。其部位属水。大小肠为河流通达之地。土为阻塞克制之器。即克其水星之部位。又克其冬季之水令。此为重克。故可至死。其春夏秋二时亦无危险。不过疾灾流连时日而已。如有黑惨之气色。亦主大病厄。而春夏二令。可危亡不治。秋冬二令可救。而病灾延长耳。

十.天真即两眼之鸟珠。灵晶垣。及瞳人。此为子肾之通过系。主内因之病居多。外因之病居少。一为命门之真火。一为膀胱之真气。即医家谓之为君相二火是也。有气无质。其部变幻不常。为人之生死关键。其中分四种。第一日神脱。其神含泪无光。此为死亡之牒兆。第二曰神退。其乌珠段平日退进一层。此为死亡之证据。其三日神定。其神呆滞而模糊怒视。此为死亡之应征。其四日神变。其神忽变而反常度。此为死亡之现象。按此四者均细微。而不容易辨认。非仔细研究。则不能分出细则。盖反常而异于平日之形式。方为确实也。其中又分三则。其一为久病之眼神。其二为暂病之眼神。其三为末病之眼神。如发生上列四项。皆为死亡之灾厄。其部为先天之机枢故也。是为死亡之重要部位。其细则详载于危险篇中。

十一.命宫即印堂之下。山根之上为肾络。督脉之通过系。为正肋少肋交聚之地。为亶中与膈膜两交之应证系。主先天之遗留病。凡父母有何种疾病。则子女继受何种疾病也。半为内因之遗传病。半为外因之肾气病。如真火衰弱。而不蒸化。如膀胱无力。而不传送。应有遗精泄气之先天病。又有脾土不充。清浊不别。胆气不化。运输不力。应有痞塞疱块之后天病。故小儿遗溺之肾气不足。则有青筋暴露横于命宫。否则有肾气痛之病。成年。湿气之凝聚为灾。则有黯滞浮露于命宫。如有黑而枯色。赤而惨色。皆为死亡不治之病。或为纵欲之亡阳。又有二十岁以上。三十岁以下之水火两脱而死。此等危症。医家多以年壮而偏重之。以致死亡不救他。不论已病末病。皆一体而论之可也。如有青浮滑腻之气色。则有忧思疑虑。失眠伤阴之病。命宫皆以黄明紫润白莹之气色。方为平安无病苦也。

疾厄流连类详解

一.亶中即山根之地。更名为后卫。即印堂之护卫也。在两目相对之中心点。为亶中胸膈之正系。亦为肾肺之通过系。为外因之本病。亦为遗留之病。其地气多血少。发现之气色多凝滞。不容易散尽。如有虚弱之病。则有青暗而滞之气色。发现于后卫。如有惊癎之病。则有青黑夹杂之气色。发现于后衙。如其地有赤红之气色。则有肾火上浮。以及家庭失火。而受回禄之灾。因之而发生气火相攻之病。如有浮腻之光。则有先天不充。酒色不节。元神损伤之病。一主病减而不痊愈。一主病痊而不除根。一主时痊时发。或久病或暂病。皆为定根之病。日积月累之例。有病根而不知者尚多也。

二.命关原名年寿。在鼻梁之中段。内属胆部之正系。应外因本病居多。亦有并病之根。是为谷气消化之处。凡人之饮食强健。消化能力。必藉胆腑之火力水力。而后强健身体。故关于饮食停聚。闭塞痞胀。湿凝不化之各类。皆以此为专部。故名曰疾厄宫。古人则谓脾化饮食。胃纳饮食之说。余者之皆非。按脾为煽动机。分别清浊之脏也。胃为仓廪地。停屯转输之腑也。故水气谷气之糟柏。皆积聚于胃中。经胆汁之水火力而溶化之。方经脾之煽动力。而清者运输入小肠。浊者运输入大肠。其果真消化力。则为胆水之溶化。胆火之蒸化。然后清浊分焉。其清者清而浊者浊。又用脾力之分别。胃力之运输。以出之。故人死以后之胆汁。尚能溶化五金。每一人胆。可化双毫贰枚。故命关力量与关系均重。其气色又十分明显。相学家则认为疾厄专部。按一饮一食。为人生之日用常度。皆藉胆腑之大力也。其地以黄明紫润。为健全之身体。故麻衣有年寿黄明。一岁平安之句。如发现青浮滑腻之气色。则为饮食停滞。痞瞒烦胀之疾厄。如发现红赤之气色。主回禄之火灾。亦主火淫于内。风泄于外之疾。如发现黑惨黯滞之气色。则为疤块呕扼。哽噎气痛。土不制水。水气上泛之疾。盖因胆汁不蒸化。脾机不煽动。胃力不运输。以致水火不济。火土不生。土水不化故也。故胆弱不易复原。胆病不易除尽。但不至立死。又不至大凶。如有死亡之疾厄。当以别部之气色参合。单独命关则不至死亡也。

三.辅弼即两眉之部。内应肺部之正系。五行属金。肺主皮毛故也。又为内因本病。肺主忧思故也。故名华盖者。秀丽薄嫩而名之也。又为文采之官。故以清秀柔细疎匀为合格。以修长环曲为常度。以高起有势有棱为奇品。以肺主忧思。凡人在满意遂心之时间。则眉顺而润。光彩焕发。凡人在不满意不遂心之时间。则眉焦乱而枯。直立如草。此其证据确实之处也。凡有肺病。则两眉直坚。或逆枯纷纭。凡人忧愁过度。则伤肺叶。而两眉杂乱枯焦。应见咳嗽喘气。嗳噫呃呕之疾。如此部见病。有终身不痊愈者。有至八九年五六年二三年者不等。肺柔而嫩。故一时不能痊愈。盖因短期不满其欲也。

四.机枢即两目之全部。为肝脏之总系。为内因之本病。忧则伤肺。怒则伤肝故也。医家则有血气肉风火之五轮学说。余考其意。则象其形色而立名也。凡人有气质不舒而动怒。则神露眼圆而浮白。又八脉系于肝肾。当然属人之总机框。故其部只可言肝病。而连带肾病也。凡有血丝暴露。必现肝热之病。血丝淫散而赤红。甚则为火淫于内。风泄于外之病。凡现沉垢呆滞之翳影。则为寒水下凝之寒症。次为饮食动气之血凝。其神懒定而无光。则为营衙不交。气滞不通之病。眼神似愁似泪。则为有谋不遂。外邪乘之之病。或为湿气凝聚之疾。眼神似喜似笑。则为妄念已动。欲火烁之之病。或为盛气冲动之疾。眼神似仰而沉思。则为危机潜伏。而有邪行隐忧之病。眼神似退而更深。则为愤懑壅溃。而有戕贼脱绝之病。余考每有膀胱疝气之病。两眼常闭而怯视。其乌珠似黯惨而不灵动。每有遗精滑精之病。两眼神清如秋水。其神似怯弱而浮散。每有五淋白浊症。眼神似疏懒而多定识。又似淡愁而含愤急。常喜启而少闭也。此为机枢之应证。各病之大概也。

五.三阴在两目之下。原名卧蚕是也。内属厥阴之通过系。三阴以厥阴为枢纽故也。又属肾部之连带系。为内因病居多故也。盖有心谋未遂。顾忌日深。隐忧日重。惧怯为人所乘。又不可明自表示。是为悲愤交集之病。如发现青腻浮光。其人感触颇深。欲火浮动。应有腰痛膝酸之病。如现青黑交集。而加粉光之气色。则有肾气上冲。奔遯气痛之病。又为淫欲过度。阳浮阳萎之疾。如发现青气中有赤红之点。则为膀胱淋漓。花柳下疳之病。如发现青筋横露。主子女死亡。又因忧气成疾。如发现青筋直露。主死血统戚属。及母族妻族之例。又因遗累而成病。左应男丁。右应女丁。其他气色则不应也。

六.中勾陈在山根之侧。及眼角之侧。有青筋潜伏处是也。内属肺管之通过系。属外因之本病。乃四时六淫之不正气。肺为太阴之脉络。故其部有病。则发现青黑色居多。另分浮腻沉暗两种。如黄白紫润各色。皆无关系。而平安居多。大抵多应伤阴而阴亏血亏三种。如发现青黑交集。而有筋高露者。则为神不守宅。夜不静寐。及寐后失眠而神游。多惊恐之梦。此为常度病。一时不易复原也。是为伤阴病。如发现青筋浮腻之气色。则亦神游多梦。身轻魄动而如飞。有奇思幻想之事实。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是为阴亏病。如发现黑筋沉暗之气色。则亦神游多梦。有愤怒负气之事实。及口角争斗。与美人相交。是为血亏病。如有青黑交集之气色。而无露筋。是为荣衞不和。血液枯而不荣筋络。精枯而不润肢体也。

七.下勾陈在鼻梁中段。年寿之两侧。内属水土之连带系。为六淫不正之气而病。其部傍于胆腑之侧。又连脾脏与膈膜之间。为外因本病。如有黄明紫润之气色。则平安无病。如有青浮滑腻之气色。则有气喘湿气之病。土不制水。而发生邪使其正也。如有红赤燥绦。则为三消之痼疾。混乱其轨也。如有黑惨枯滞之气色。则有痰饮痞瞒之疾。邪气侵犯。而失其权用也。皆为饮料不查。纵酒肥甘。而种因也。

八.宝阙即准头之土星。内属脾脏之正系。为内因外因各病。盖土喜润而忌燥。润则能生万物。燥则万物枯稿。故于红赤之气色为最不利。如红赤色又如缕丝。则危险更重。疾厄更危。按重者。主家败人亡。轻者。主破财疾厄。又分三项。其第一金形土形为最忌。其破败较大。第二水形为次忌。其破败次之。第三木形火形更次之。其破败又更轻。故红而鲜明者。主肺病痰饮气逆咳嗽之病。母病子亦病也。如红而黯滞者。三消病疾。蛊胀虫疾之例。如赤而润泽者。主漏症痣疮。便血主闭结之疾。如赤而枯滞者。则为肠痈肠疽。肾痿精滑之疾。如红而起血缕者。如上例之疾病两倍童之。如赤而起血缕者。如上例之疾病两倍重之。加多损人口。损失财产。牢狱枷锁。则不应疾厄矣。又如发现红赤血缕。而无疾病损失。又反发达。此为发棺财运。其人必死。如有红赤气滞之色。则以各项之事实。而推论之可也。此土燥火炎之大概。万无发现此项红燥。而不发现疾厄破败也。故宝阙之气色。其来也渐。其事实之应也久。故非一时可痊。又非一时可过。故例于流连疾厄之中。如发现黑黯枯惨之气色。亦损叔伯。及连带之大破败。而损失最重也。亦可以因财产失败。而刎颈自隘者。此为余屡考不妄。兹特详叙于此条中。

九.气海即口之上唇也。男子通称气海。以此为命根。考查其强健衰弱之专部也。内属丹田之正系。为先天之本病。亦应内因外因之各病也。凡酒色过度。戕贼身体者。必先现于此部。故相法以唇如涂朱者贵。而有厚禄也。即其精神强健。才智充裕。而不同于常人故也。凡男女之气血弱者。其唇必淡淡然而惨黯不华。此为先天之不足。后天之亏损。久则成捞。而为弱症之表现。亦无生育而少子女也。如其唇红如火喷。又非真气充足。乃看火相火上浮。而为病厄之表现。如唇焦皮破。为气火上冲。阴阳不交。夜不安眠。重则现喉痹白喉。舌烂牙牀疼痛之例。亦一时不能拔除病根。而有时痊时发之兆。

十.血海即口之下唇。女子通称血海。以此为命恨。内属关元之正系。为先天本病。亦为内因外因之各病。凡属血亏血少者。必先由此部变色。故相法以唇红齿白。为女格之清贵。而有贵子贵女。其守身如玉。节烈可风。凡男女之血虚体弱者。其唇惨白不鲜。凡情欲过度。其色乌黯成点而枯。两唇惨白。而有猪脂涂膏。其人主捞病脱阴而死。两唇乌黯。而现乾枯不润者。其人主弱症脱阳而死。此二者皆由渐而深。迁延时日而亡。其血热者。其色喷火而焦枯。其血寒者。其色惨黯而呆滞。此为血症之寒热虚弱。四大种之区分也。

十一.屏藩即两颧之正部。上至奸门交界。下至法令交界。内属三焦之应证系解剖家名曰连网油是也。为后天本病。亦属内因病居多。外因病居少。为消纳饮料。障蔽邪秽。疏通沟洫之地。多验酒病湿气。邪秽凝结之病。故发现红艳浮腻。如脂膏之粉光。重则为内痣鼠漏之疾。有名曰耗子杆洞之致命症。轻则为外痣便血之疾。有名曰鸡冠牛奶之养身病。如临时发红燥之气色。必为风热湿热之病。或肝木克胃土。或心火烁肺金。或阴不上乘之病。一为刑重要人丁。因哭泣而发生气火攻心之病厄。如红赤久滞而不敬。则有热入血室之心包络。而发生神经失智。癞狂昏迷。或为惊摘风之症。其种根亦久远也。

十二.浊关为两腮骨之奴仆宫。内应谷道阑门之正系。为外因病。乃四时六淫不正之气感触而病。其部以白润紫润为正色。如有红赤之燥色。主大便秘结。血亏肠枯之疾。如有黯滞黑惨之色主损失牛马六畜。及奴仆下人拐骗私逃。因之感受气郁。半身不遂。闭塞不通之疾。此为中气弱之人。一时不能痊愈也。如有青红黑黯之杂花。主花柳梅毒之疾也。

疾厄暂时类详解

一.上勾陈为两眉头之上。内属肺脏之两耳正系。即瞳人图之肺张两叶以衞心处也。应内因之病居多。故多主忧思郁结。顾忌痛心。惊神恍憾。忧信频来之例。此部以黄明紫润为正色。应平安多福。事实亨吉。如有红赤之气色。则因争端口舌轇轕纠缠之例。而发生气逆呃噎之疾。如有青滑浮腻之气色。则因小谋不遂。烦扰无功。招嫉生非。不矜细行之例。而发生惊悸气郁之疾。如有黑黯惨滞之气色。则有挫折损失。连带遗累。六亲之内患叠垒。知交之外患重重。而发生征忡昏瞶。精神失灵之疾。皆为忧思过度。而伤其肺也。

二.元武在小眼角之斜插处。内应肝脏三焦之连带系。应内因本病居多。此地多验忧惊烦恼。隐忧负气之疾。或因惊恐之后。大志不伸。而发生遗恨愤气之疾。或因动怒之后。不平感慨。而发生目病燥气之疾。为应证也。故其部发生青筋斜露。则含有官讼争端之纠纷。而生疾厄之灾也。其部发生赤筋斜露。则含有危险暗害之事机。而生疾厄之灾也。以高露而长者。其事实之关系大。以平沉而短者。其事实之关系小。其青暗不露而尘点者。有应孝服之刑人丁。赤暗不露而气滞者。有应暗害而结仇怨。是为有忧有怒而发生疾厄者。从内因而牵动外因也。或有淫邪之行。失眠而发生者。故容易消化。而列于此部中。

三.宝屏为兰台廷尉之部。内属膈膜之应证系。为外因之病。盖膈膜为障蔽邪秽之所。其部以黄明紫润。为喜庆亨吉。及进偏财交际财。而谋略之事实生效也。其地多因财帛关系。及游戏关系。凡有红赤之气色。则有邪秽之气。妨害正气。而发生蛊胀虫症以及筋骨疼痛之疾。或邪火上攻之病。如发现黑黯之气色。则有正气损伤。而受危害之天时。主有寒凝气滞之疾。或闭塞不化之疾。以及手足拘擘。腋痈肘疤之疾。以应其障蔽邪秽之气也。

四.生化关原名承浆之地。在北岳之间。内属膀胱子宫之正系。又为大小肠之相应系。为内因之病。而应肾气精道之病。此地以白莹紫润为正色。而平安亨吉之兆。又忌黄而枯黯。主精道闭塞之疾。如发现赤红之气色。主小便短数而濇痛之疾。如发现黑惨之气色。主瘩疽鱼口之疾。如有黄黯黑惨赤光起杂花如朵云。是为杨梅花柳下疳毒疮之疾。平日总以明润为吉而无病。如女界有此气色。亦主奇经异脉之疾。及红崩白带之例。而无生育。不受孕故也。或受孕而不足月故也。

公笃曰。上列二十七部位。其疾厄已完全批录矣。故死亡疾厄为第一项说明。流连疾厄为第二项说明。暂时疾厄为第三项说明。以便分类了解也。盖医家有望闻问切之诀。相学望闻而不问切也。凡人之疾厄。内应于五脏六腑。外现于五官五岳。乃经脉血络之运用。亦先天之表现也。如能探求个中原理与用法。是为持身之必要。益人而复利己故也。


分类:易经书名:公笃相法作者:(民国)陈公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