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笃相法》卷十一(上)


新修考正危险总图

公笃曰。相法纲领。在吉凶祸福四字。相法作用。在趋吉避凶一语。凶危惊险。前贤已略言之矣。但无专图可考。揭载不详。故皆零碎散乱。而不成章。并且含蕴隐约。阅书者多模糊看过去。无所得也。兹特将各项凶危惊险。绘成一总图。以便阅者容易了解焉。余考凶危惊险。半为形格生成。则详载于上篇。半为气色合成。则分载于本篇。凡形格生成危险。而应该凶死者。以及受伤残者。或经过危险者。如其气色末发现凶危惊险。而行年之运尚吉。亦不至发生危险之事实也。以此二者比较。则气色应验危险。尚占重要地位。当以气色为决断之可也。其可凶危惊险之部位。共有十二个部位。其可凶危惊险之气色。共有六种气色。其可凶危惊险之眼神。共有五种眼神。兹特分类详注注于后。

危险部位详解

一.元首者。原名印堂也。为全面部之君主。其内为心脏之正系。居四维之中心点。故称元首。全部重要关系系于印堂。乃临制四方之义也。勿论何运。皆有关系。凡有不正之气色。均属不祥。以及与四时相反相克者。皆为破败刑克。如发生黑暗红赤之气色。当然凶危惊险。而至死亡之灾厄。此为部位重要之第一。四时皆要考查此部也。

二.命门即听宫之后。耳门之突肉是也。一为颊车之后。在耳窍之外突如门。故名命门。即为人之性命关系。内属大肾之正系。是为先天之命恨。盖天一生水之义也。而肾生骨髓。其大脑小脑皆属之。以及脊髓。无不通之。此为生死之关。性命之源。以各部评之。当占重要之第二也。

三.天门在鬓发曲突之前。上至山林。中至边城。下至福堂眉尾骨止。皆称之为天门。内属乳脉之祖气正系。其所以为祖气者。凡人初生皆食乳而养成。以培植后天之质也。故为生死之关键。按弱疾食乳。方可以强健身体。调和气血。而治其痼病宿疾。是其明证也。以各部考之。当占重要之第三也。

四.后卫在元首之下。山根之间。即两目相对之中心。为肾气督脉之通过系。又为亶中与胆肺之连带系。是为先天之遗传。消化之利器。盖山根者即根基之谓。亦命根之谓也。以各部考之。当占重要之第四也。

五.屏藩原名国印。即两颧之别名。内属三焦之正系。故号中辅之官。颧为权之义也。盖辅佐其正。障蔽其邪。使邪秽之气下行。不致上蒸。气血流行。而无妨害。是为人之生机一大关系。以各部考之。当占重要之第五也。

六.交关在眉之下。目之上。原名三阳也。内属肺肝相连之连带系。又为肺肝相连之两部枢纽。而为交通系。盖肺气右降。肝气左升。是为气轮升降之轴 辐之轮也。故为升降之气血机。如不升不降。则危险而死亡。气轮不环转。血轮亦不运输矣。以各部考之。当占重要之第六也。

七.三阴在两目之下。原名卧蚕之部是也。内属肝络之应证系。又属子肾之通过系。盖足厥阴属肝。为三阴之枢纽。因此而得名也。放太阴少阴。均以厥阴为系统传经之枢纽。攻关系生死存亡。又八脉系于肝肾。故占重要地位。以各部考之。当占重要之第七也。

八.宝仓原名人中。为沟洫通流之地。内属胃肺之正系。是为仓廪之官。屯积之所。又为交通之官。承上转下。故为枢纽之地位。而占重要一部份也。盖人之脉络。先天资生于肾脏之精气。后天资生于胃腑之谷气也。胃为土腑。土生万物。无此而不生化。故为后天之命根。实赖于此。以各部考之。当占重要之第八也。

九.前卫在印堂之上。至司空止。为司空中正二部。一名华盖。即元首宝盖之义也。内属心包络之正系。司护卫之责。即保卫元首之重要部位。盖元首无卫。全局皆僵。以各部考之。当占重要之第九也。

十.宝阙即土星之准头。而专司财帛官也。内应于脾脏之正系。分清别浊之机枢也。如清浊不分。运用不灵。全局破坏矣。以各部考之。当占重要之第十也。

十一.元武在小眼角奸门之下。斜插近颧之处。内属肝络之交通系。又为三焦之连带系。肝为气轮之转输。三焦为障蔽邪秽之辅佐。邪可害正之义故也。故占重要地位。而有死亡关系。以各部考之。当占重要之第十一也。

十二.生化关在水星之下。即北岳承浆之间。内属膀胱子宫之王系。为男女生育之源。故为命根之部位。而见生死存亡之关系。以各部考之。当占重要之第十二也。

公笃曰。综上十二部位。均有死亡之重要关系。不过层次之有轻重。故分先后而逐一比较也。凡认定此项专部。有不祥之气色。方能死厄危险。惊恐凶灾。如其他部位。虽有最不好之气色。而不至死亡惊险也。或为损失刑伤。牢狱官讼。则各有专部。以应其事实也。再查其人为如何形质。其发生时间为何时令。又为何部位。而发现何种气色。方下判斯之一定标准也。最后又考查其人之资格如何。才智如何。地位如何。环境如何。天性如何。其善因恶因又如何。贪嗔痴爱又如何。遇合交际又如何。方能指定其正受应受连带受之类也。

危险气色详解

一.赤色 赤色为红之类。其色红中带黑。如病猪发痧所放之血。乌黯不润。呆滞不鲜。滞而馍光。是为赤色。亦有红黑深凝。而如火烧。此为最忌之色。于四时不利。惟夏季之火令稍轻。同类相求故也。然亦危险。不过减等而论。其他月令发现。皆凶亡破败之气色。此为重要之第一也。

二.黑色 其色黑黯不润。滞而无光。如乌鸦之翎羽。又如钱纸焚化之灰。又如浸湿之地灰。是为黑色。于四时不利。皆主凶亡危险。惟于冬季之水令稍轻。是为同类相求。不过减等而论之。否则无论何时。皆为死亡破败为险之气色。此为重要之第二也。

三.枯色 其色似白似黑之间。如有尘影之黑点。而带冷靓之色。又如多年枯骨。黯滞不鲜。相学有称为薄纱染皂之气色。是为枯色。此为最忌之色。亦主死亡危险之灾。于四时皆不利。应惊险危险。及沉荷脱绝而死者居多。此为重要之第三也。

四.惨色 其色似白似青之间。如朽木之浸湿。惨黯无光。灰暗不润。远近识之。皆定而不活。全无生气。又如白布之用污秽水浸湿之色。是为惨色。此为最忌之气色。于四时皆不利。亦主危险死亡。刑伤冷退而后死。故为危险之气色。此为重要之第四也。

五.腻色 其色浮腻有光。似青似白之间而发亮有油腻。如猪脂之涂擦。如秋草之湿露。是为腻色。此为最忌之气色。于冬令最凶夏秋次之。二时皆不吉。而有死亡危险。横祸飞灾之灾厄。于春季之木令稍轻。同类相求故也。而现疾厄祸非之减等论。其他月令。亦可凶危。此为重要之第五也。

六.自色 其色淡白而无血色。枯而不润。淡而不鲜。惨而不明。此为行尸之气色。于春夏冬二时不吉。亦主死亡惊险。危险大灾。惟于秋季之金令略轻。同类相求故也。是为减等论之。此为重要之第六也。

公笃曰。气色一说。前已绘专图。逐一详录。此间又因危险总图。而复言之。前贤多从略而言。揭载不详。法理不精居多数。加以不专不纯。而阅者颇难醒眼。又难记忆。此余之分类详注。逐一说明之原意也。凡上列六种气色。均能至死亡危险。惊恐损失各项。但虽看其部位之轻重如何。以判断其危险之大小。次查其何种气色之浓淡如何。以判断其危险之迟早。再查其人如何形质。走何运限。以判断其危险之转机。最终考查其当时为何时令。处何方位。以判断其危险之死生。此为全盘统计。而认定其大小轻重转机死生。以分其时间之迟速久暂。此为活法中之活法也。又假定其人为富贵而操重权柄者。有此十二部位中。发现上列六色。则断其正受之危险。而事实则加倍以乘之。盖有所恃而不恐。刚复而骄。容易疏懈。或不能兼顾预防也。假定其人为贫贱而无重权柄者。又无利害关系。在此十二部位中。发现上列六色。则判断其傍受之危险。而事实则减半以论之。盖环境恶劣。日夜忧思。而注意傍徨。顾忌而不足。或出于意外也。大凡久病而有沉奇宿疾者。则又因其运限。因其形质。因其时令。而酌量定之。用五形加减之法。用四时乘除之法。是为玄妙之心法。当于此中探求其用可也。

危险眼神详解

一.神脱 神脱者。其目不润而不留。忽然发生直视。含泪而慈。颓然垂首。沉默不语。凡有关系之人。极亲爱之。情形异于平常。故圣人云。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故有亲爱亲近之人。见之而动感触。乃其嫡系之血统关系。依依不舍也。每多下视。乌珠下反。上浮白而露光。又有上视。乌珠上反。下浮白而露光。言语隐忍而复吞吐。闭目沉思而复忙乱。此为凶危之现象。立见死亡之灾厄。以各项考之。当列神脱为第一重要也。

二.神退 神退者。其目神忽退。其光惨黯而深。乌珠则更进一步。而不灵动。似慈和而怯视。仰首闭目。乌珠转动环视。颇持力而艰难也。比较平日更深一层。大异于平常也。其眼白似凸起而包乌珠之界。四面浮白。其眼白之胞凸高过于乌珠。则乌珠似乎更小。而凹下矣。每多惧怯而视人。四转不常。惧为人认识自己。又怯大祸之将至。而记亿力忽然减少神经忽然昏愦。说此忘彼。时笑时愁。言语支吾。颠三倒四。此为凶危之现象。立见死亡之灾厄。以各项考之。当列神退为第二重要也。

三.神定 神定者。其神不活动。而忽定视忽然发生怒容。乌珠直视。性情忽转刚躁。露出凶光。又近于凝神思索。呆滞不活。如寻苦恼。而多压烦。几忙不解释之现象。其目光黯淡而定滞。言语短少而凝思。全无笑容。并多哭泣之态。而含泪愁视也。其言凄惨。其行怆惶。常提起生平不满意之事。饮恨吞声。常记亿生平不和睦之人。惊神切齿。言语重复。先后脱节。此为凶亡之现象。立见死亡之灾厄。以各项考之。当列神定为第三重要也。

四.神变 神变者。异于寻常之态。不合常度之眼神也。平日黑润之鸟珠。忽变为地灰之惨淡。平日黄明之乌珠。忽变为模糊之呆滞。平日清丽之鸟珠。忽变为黯滞之无光。平日慈和之乌珠。忽变为锐露之带煞。平日平收之鸟珠。忽变为圆露而凸起。常多侧视。而带愤愤不平之色。又多恨视。而带悻悻不安之状。多言而好胜。忙乱而恃勇。好言人之短。加以飞黑走白。专恃己之长。加以饰伪混真。叫骂已过之仇人。愤恨不休。历陈已过之事实。纵谈不止。言语虚伪。行止恍惚。言半而止。说此杂彼。喜怒不常。起立不定。胸中积垢垒垒。眼底愁绪茫茫。此为凶亡之现象。立见死亡之灾厄。以各项考之。当列神变为第四重要也。

五.贯瞳 贯瞳者。即血丝之赤缕。贯入乌珠之瞳人也。本为清白之眼神。清润之鸟珠。无病而起血丝赤缕。侵入乌珠者。危险侵入瞳人者。死亡内分两种。有由上而下。或由下而上。皆为直贯瞳人。主危险受伤。而成残疾。毁其肌肤。伤其肢体。又有由左而右。或由右而左。皆为横贯瞳人。主尸身破裂。肢体不全。死亡危险之灾厄也。或侵入乌珠。末穿瞳人。皆作危险伤身。而不至死亡也。当时心慌意乱。言此顾彼。做此忘彼。先后脱节。前后颠倒。每多不合情理之言语。骄慢而侮辱友朋。常多不近人情之举动。苛刻而叫骂族戚。眼神惊岔。手足失措。此为凶危之现象。立见死亡之灾厄。以各项考之。当列贯瞳为第五重要也。

公笃曰。凶危之气色。明显而容易分认。其质显然故也。惟于眼神之变象。认识颇难。其质隐藏故也。如仓惶而不注意。则有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之误。故详言其形式之如何分认。举动之如何隐伏。则为吉凶之应征。而得先天之动机也。故上列五项。各有举趾动静之不同。亦有事实应验之一定。故相眼神。则细而微。不可含糊大意看过去。盖眼神较重于气色故也。总之有惊险凶危之先机。则反常度。异于寻常之举趾动静。此为一定把握也。不过其常度。与现在之变更轻重如何耳。持监者。更须酌量定之可也。

危险事实详解

公笃曰。凶危惊险。死亡灾厄。即有专部之详论。气色之注解。加以五种眼神之分别。其法已属全备矣。是为形质气色眼神之合论。皆有凶危惊险。死亡灾厄之可能。其中尚有转机八项。此为活法之尽善尽美矣。一为不知危险。猝然发生于意外。而误失足。蹈于危险之中。一为已知危险。潜伏祸因。而矜骄自恃。毫无防范。以蹈于危险之内。一为蛛丝马迹之牵纒。经过危险之事实。曲折拖延。而平安过去。一为权利发达。毫无顾忌。以贪而蒙蔽其聪明。引诱入危险境内。一为受危险而再见危险。天灾不测。人事构造之类。一为绝处逢生。已入惊险。中道有直接之遇救。或间接之遇救。一为因祸为福。已至危险。而立功业以升迁。一为危险而无救。或注意此项危险。而疏忽彼项危险。以致死亡之灾。内中有正受与连带两种。盖人握其权柄。食其厚禄。而有凶危惊险之事实发生。则该正受。而不能辞其责任也。人有不在其位。不受其禄。而有凶危惊险之事实发生。则为连带。而无正当关系之责任也。其中变相之不同。事实离奇之各异。则分别之认定。更加细微矣。兹特将危险事实之转机分录于后。

一.凡人各有境遇之不同。所处之环境各异。其人平日在安闲之中。无忧无虑。无烦无扰。家庭之人口顺遂。外务之财源亨吉。既属平安之景象。又为安乐之境遇。无远因之破败。而种良好之因。无近因之逼迫。而享平安之福。其目神忽脱。而成危险现象。则以浅深为判断吉凶之标准。其神忽脱而深者。死亡而无救。其神忽脱而浅者。危险而有救。此神脱之法也。其目神忽退。而成危险现象。则以大小为判断吉凶之标准。其神退而放大者。死亡而无救。其神退而缩小者。危险而有救。此神退之法也。其目神忽定。而成危险之现象。则以偏正为判断吉凶之标准。其神定而偏视者。死亡而无救。其神定而正视者。危险而有救。此神定之法也。其目神忽变。而成危险之现象。则以凸突平收为判断吉凶之标准。其神变而凸突者。死亡而无救。其神变而平收者。危险而有救。此神变之法也。其目赤缕贯瞳。而成危险之现象。则以安静烦躁为判断吉凶之标准。其贯瞳而安静者。危险而有救。其贯瞳而烦躁者。死亡而无救。此贯瞳之法也。此为平日安闲。无忧无虑之认定。危险之转机也。

二.其人平日在劳碌中。财源不足。辅佐有限。祖业萧条。环境恶劣。六亲之遗累尤多。知交之辅助实少。忧思郁结。而伤其神。劳心劳力。而济其用。内有隐忧之受其牵制。而一时不能解除。外有压迫之受其掣肘。而一时不能自立。此为有事实之障碍论。其人目神忽脱。而成危险之现象。则以动定为判断吉凶之标准。其目神脱而定者。死亡而无救。其目神脱而动者。危险而有救。此神脱之法也。其人目神忽退。而成危险之现象。则以呆滞圆活为判断吉凶之标准。其目神退而呆滞者。死亡而无救。其目神退而圆活者。危险而有救。此神退之法也。其人目神忽定。而成危险之现象。则以喜忧为判断吉凶之标准。其目神定而忧愁者。死亡而无救。其目神定而喜笑者。危险而有救。此目神定之法也。其目神忽变。而成危险之现象。则以善恶为判断吉凶之标准。其目神忽变而动恶念。骄暴横勇者。死亡而无救。其目神忽变而动善念。和平慎重者。危险而有救。此目神变之法也。其目忽贯瞳。则成危险之现象。而以左右为判断吉凶之标准。其目贯瞳。男子则左贯为凶亡而无救。女子则右贯为凶亡而无救。其目贯瞳。男子则右贯为危险而有救。女子则左贯为危险而有救。此贯瞳之法也。此为平日劳碌。忧思交集之认定。危险之转机也。

三.其人平日常在富贵乡中或为祖业丰隆。而为贵族之后裔。或为本身发达。而为功名之事业。门第为阀阅之画栋凌云。妻妾为如云之粉红黛绿。骄奢淫侈。欲望不休。外而交情世谊太多。内而经营布置尤重。在位之任务不暇。应酬之交际不少。其人眼神忽脱。而为危险之现象。则以单双为判断吉凶之标准。其目神脱双目并脱者。为死亡而无救。其目神脱单脱一目者。为危险而有救。此神脱之法也。其目神忽退。则为危险之现象。而以安闲惊惶为判断吉凶之标准。其目神退而惊惶者。为死亡之无救。其目神退而安闲者。为危险之有救。此神退之法也。其目神忽定。而为危险之现象。则以喜笑哭泣为判断吉凶之标准。其目神定而哭泣者。为死亡之无救。其目神定而喜笑者。为危险之有救。此目神定之法也。其目神忽变。而为危险之现象。则以谦恭叫骂为判断吉凶之标准。其目神变而忘恩思怨。叫骂生愤者。为死亡之无救。其目神变而念旧率员。谦恭有礼者。为危险而有救。此神变之法也。其目忽然贯瞳。则为危险之现象。而以横直为判断吉凶之标准。其目贯瞳而横穿瞳人者。为凶死之尸身不全。其目贯瞳而直穿瞳人者。为危险之受伤残废。此贯瞳之法也。此为平日富贵。丰足衣食。安逸淫乐之认定。危险之转机也。

四.其人平日常多疾病。或先天之不足。而有遗留之病根。或后天之戕贼。而有亏损之痼疾。每有外实内虚。神气不足之类。每有鸡骨文牀。形质不足之人。一为久而不痊。而成弱症之宿疾。一为流连时日。而成翻病之错误。亦有性情固执之气郁。亦有饮食不慎之偏嗜。其人目神忽脱。而为危险之现象。则以念旧坦然为判断吉凶之标准。其目神脱而念旧者。为死亡之无救。其目神脱而坦然者。为危险之有救。此目神脱之法也。其目神忽退。为危险之现象。则以左右为判断吉凶之标准。其目神忽退。左退右不退者。为死亡之无救。其目神退。右退左不退者。为危险而有救。此目神退之法也。其目神忽定。则为危险之现象。而以深浅为判断吉凶之标准。其目神定而深者。加以性情急躁。为死亡之无救。其目神定而浅者。加以性情和平。为危险之有救。此目神定之法也。其目神忽变。则为危险之现象。而以静默怆惶为判斯吉凶之标准。其目神变而动气怆惶。叫骂不休者。为死亡之无救。其目神变而凝神沉思。静默短言者。为危险之有救。此目神变之法也。其目贯瞳。则为危险之现象。而以大小为判断吉凶之标准。其目贯瞳。左目大而右目小。赤缕长者。为死亡之无救。其目贯瞳。左目小而右目大。赤缕短者。为危险之有救。此贯瞳之法也。此为有疾病者。或流连久病。或临时暂病之认定。危险之转机也。

公笃曰。凶危惊险之一总图。以及上列四项。则危险之层次转机。而有一定之区别。为把握之判断矣。而根据详解。逐一说明。是为认定之标准与用法矣。至于轻重之间。又由持监者。推论而定之。故首查其部位之轻重。次查其气色之浅深。则以何部位。而为何脉络之正系。又以何气色。而为何时令之相反。其事实自然明白。吉凶自然了解。加以眼神之合用。而参考之。又加以安闲劳碌之不同。富贵久病之各异。用加减乘除之法。则有一定判断。其危险至何程度也。至于五行之生克。四时之制化。其宜与不宜。则事实之大小轻重。气色之浓淡长短。时间之迟速久暂。盖皆用全部测量。意领神会。以活动之用法。而采取之可也。此皆余多从经验。而仔细精深研究。二十余年之精神。补助前人之不足。凡留心社会。及涉身处世。趋吉避凶者。宜从此篇探求其精微。方不负余之苦心。阅吾昼者。请留意审查焉。

危险死亡转机详解

一.元首 元首为危险之第一重要。全部之君主。而称元首故也。以黄明紫润为正色。主喜庆而大吉也。以彤云晚霞之有生气者为次吉。主亨吉而有益也。以静润充足而不浮滑者为又次吉。主平安而小旺也。是皆升迁进职。获功得禄。常人亦主旺财源。进子女也。如发现红燥之气色。主危险破败。官讼拘留。而损失也。如发现赤滞之气色。主危险死亡。牢狱伤残。而破败尤大也。试看优伶演危险之时。印堂必涂红。或涂一直痕。上至南岳。此皆合法。不为无因即表示印堂发红赤之气色。应受死亡危险之先机也。如发现黑黯之气色。主牢狱枷锁。及非常之祸患而死亡也。如发现枯惨之气色。主大疾厄及不测之灾害而死亡也。如发现腻白之气色。主冷退之忧愁。顾忌之恶劣。由渐而深。伤其正气。耗其元神。以至死亡之灾也。如四维发现黑暗尘滞之影。而至印堂者。主环境穷蹙。举趾羁绊。而至死亡也。如四维黑黯尘滞之影。而不至印堂者。主忧愁牵制。刑克冷退。而不至死亡。不过百事不遂而已。

二.命门 命门在听宫之后。高起之突肉也。前有动脉。内应母肾之正系。为危险第二之枢纽部位也。按小儿无命门。不能成立。古法不满三十。今世不满十二岁。即夭殇也。如命门低小不足者。其人禀受之先天弱。而寿徵亦弱也。如发现黑黯呆滞之气色。其人必死亡。或当时无病厄。亦暴厥而脱。盖肾络之气已脱而绝故也。如发现枯惨尘垢之腻色。亦主大病厄拖延而死也。凡有疾病者。当以命门参看。而定其死与不死也。此部有其他气色。均不危身也。

三.天门 天门者在两额角。上至鬓曲。下至边城。又名祖气。内应乳脉之正系。肝络之连带系也。如发现枯惨腻之各气色。主刑重要人丁。及事实之挫折。因悲伤过度。忧愤交集。然后发生疾厄。而至危境也。如发现红赤之气色。主飞灾横祸之死亡。及行动于中途。或遇盗匪之危害。或遇水火之灾厄。因利亡身者居多数也。如发现黑黯之气色。主天时六淫不正之气。传染瘟疫而死。亦有霍乱抽筋之暴厥而死。亦有时势危害之飞祸而死。故麻衣有云。三天黑暗。祸自天来。即两天门与天庭是也。

四.后徫 后卫在印堂之下。山根之间。即两目相对之中心。其部为心之护徫。亶中之正系。督脉之通过系。先天之根基而贯彻水火之锁钥也。如发现红赤一点。或红赤一缕。皆主回禄之灾。火中之厄。如发现红赤之气色。主暗害之危险。争斗之死亡。多出夙仇之嫁祸也。如发现黑黯凝滞之气色。主先天不足。后天亏损。而成痿弱虚痨。或为酷酒纵欲于前。突然脱绝于后也。如发现枯腻惨之各气色。主沉疴宿疾。流连时日。尚不死亡也。

五.屏藩 屏藩者。两颧也。又名国印。亦名中府。内属三焦之正系。即障蔽邪秽之气以下行也。如发现红赤之气色。重则主倾覆之失败。蹈危之死亡。盖因贪其重权禄。惑其厚财利。以引诱至危险之地也。轻则主牢狱拘留。刑克冷退。盖因悲愤交集。内外压迫。以发生大病重灾。而至惊险也。最轻则主孝服。及刑妻克子痔持漏血光。冷退耗财也。如发现黑枯黯惨之气色。重则主不测之祸患。凶危之伤残。有正受之危险。势力之妨害。有连带之危捡。亲近之株连。轻则主牢狱疾病。刑克破败也。其他气色。皆轻而不危也。

六.交关 交关在两眉之下。两目之上。内属肝肺相连之交通系。亦为肝肺各半之连带系。肝气司左升。肺气司右降。是为肝肺之气轮。升降之枢轴也。如发现枯惨之气色。主哭泣而刑人丁。亦主闭塞之病灾也。如发现红燥色。主旺女星。如发现青腻色。主旺子星。此地不忌故也。如发现黑赤之气色。是为最忌之色。一主丧德败品。而结仇怨。以致危害发生于不测。一主争权夺利。而生嫉妒。以致死亡发生于暗杀。一为纵欲奢情。而伤神损脑。以致暴绝发生于自戕。故麻衣有云。黑掩太阳。卢医莫救。即指三阳中之太阳也。其他各色皆轻也。

七.三阴 三阴在两目之下。又名卧蚕。内屑肝络之正系。子肾之通过系。如发现枯腻之气色。则主淫欲过度。酒色自戕。而成弱疾之现象。亦主欲望太奢。情海太深。而有隐忧顾忌之障碍也。如发现赤黑呆滞之气色。则主气愤不平。神经震动。昏愦而下毒手。伤人未成。而反自伤他。一主原有弱疾。加以临时外感。内外夹攻而死。或为脱阳之疾。忽重忽轻。悴然阴阳两绝而死也。

八.宝仓 宝仓原名人中。沟洫流通之地。内属胃腑之正系。是为仓廪之官。停聚槽柏之所。又为交通之官。谷气精液之处。故人之将死。其部必黑而缩。乃后天形质之第一重要也。如发现枯腻之气色。则主痛症病。或血凝痛。或气滞痛。或筋络痛。如发现枯腻而加黑黯之气色。主血凝气滞之痛至死。或为土不制水。水气上泛。拖延至死。亦有无病而落水死也。

九.前徫  前徫即司空中正之地。在印堂之上。因护卫而得名也。一名华盖。即印堂之宝盖。内属心包络之正系。又为心火肾水之交通系。如发现赤红之气色。主危险。次亦暗害。有主刚复自用之自刎。有主才短蹈危之自缢。均主死亡。次亦伤残也。如发现黑黯惨滞之气色。主水火浩劫之死亡。兵灾匪患之危险。又有主天灾瘟疫。而死亡也。

十.宝阙 宝阙即鼻准之土星。为财帛之专部。内属脾络之正系。如发现红赤之气色。主大破败之丧财破产。轻则血疾痣漏。如反发达而顺遂。其人将死。盖因真火上浮。俗谓棺材运是也。如发现黑黯惨晦之气色。有尘点者倍凶。无尘点者次凶。主有因财利倾覆而投河自刎。又有因贫乏逼迫而悬梁服毒。其轻者。亦受盗匪之害而破产。或为盗匪之诬而牢狱。其他枯腻各色。主病厄。或耗财。而不至死亡也。

十一.玄武 玄武在奸门之下。斜插近外颧之处。内属两胁之正系。又肝络与三焦之连带系。如发现枯腻惨各气色。主忧疑之横祸。表露于形色。而受制于人。私心之顾忌。颠倒于事实。而遗误于我。又以春夏秋三令均轻。虽有惊恐纠纷。损失阻碍。而不至危。中道于生机之变也。独冬季之水令。则主惊恐损失。血光汤火之咎也。如发现赤黑之气色。主顾忌尤深。危害尤大。先有祸因危机潜伏。四时皆不吉。重则死亡。轻则残废。而挫折叠见。也又于冬季之水令为倍。凶重则尸身不全也。如发现枯腻惨各色。而露筋络斜插。则主益少损多。忧疑不遂也。如发现赤黑而露筋络斜插。则主惊险嫌怨。损失是非。刑克疾厄。而多障碍也。凡露筋痕者。均无死厄。常顾忌而忧愁也。

十二.生化关 生化关在水星之下。承浆之间。内属膀胱子宫之正系。如发现红赤之气色。主温热风湿之蒸郁。而为病厄也。如有红赤黑黯几色合并如朵云。则主花柳梅毒。而至鼻梁陷。声音哑。拖延至死。次亦奇疾异病。不治而死。如发现黑黯惨滞之气色。主船行之水厄。又主豪酒之醉死。春夏二令。黑黯较凶。秋冬二令。惨滞较凶也。某经者水灾而有救。见惊险而不危。痼疾而有治。见拖延而不死也。


分类:易经书名:公笃相法作者:(民国)陈公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