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笃相法》卷十一(下)


五形兼体取法要诀

公笃曰。五形者。即金木水火土之五行也。其中有纯一之形质。则为富贵寿考居多数。又有兼体之形质。则为富贵贫贱。寿夭劳逸。各有所属。而应验有不一及复杂者。盖有余不足也。至于一主二客之形质。两形相争。三形相并之混合形质尚多。则又分相生相用。相克相化。与相生不相用。相克不相化耳。兹特分类如下者。盖五形似无用而实有用也。

五形纯一取法

一.木形 木局清秀瘦弱。高长端植。精神充足者。是木局之正也。如瘦弱陷斜。短曲不植。精神不充者。是木局之不正也。盖木为五行之尊。其卦为震。其音为角。其令为春。其气为升。故为先天第一生数。帝出乎震者此也。按先天震卦。在丑寅位上。即地辟于丑。人生于寅之义也。故纯木之形质。名贵而不权。或名重而权轻也。然有享当时之名。有享身后之名也。如木形之精粹。则为仙品。又超出帝王之上。此为千古有形之贵。为相法之第一品也。如老子形如稿木。即枯瘦露筋。化为纯阳之义也。如吕祖行轻如鹤。即高长清秀之义也。二者是其明证。盖文章鸣世。技艺可宗。出于木形者居多。出于火形者居少也。次则布衣而傲王侯。以及奇迹流芳。品行之高天姿之慧。亦出于木形人居多数也。此为清贵名贵之原理。立言与独善。而不为权贵也明矣。凡有权者。皆木形之兼体。凡享名者。皆纯木形之正也。

二.水形 水形圆肥清厚。声逸韵长。坐如钉石者。水形之正也。圆肥浮流。声躁韵短。行坐飘摇者。水形之不正也。凡水形之纯粹为佛品。亦超出帝王之上也。亦为有厚福之帝王。公侯将相之权贵。或僭号之一隅。割据之霸业。千古权贵皆出金水两形中。按水形权贵而多福。金形权贵而多劳也。盖水形其卦属坎。其音为羽。其令为冬。其气为藏。故河图洛书有天一生水地六成之之说。一为坎水。六为乾金。此金水形可至极贵至尊之义也。上为佛品。次为帝王。又次为公侯将相。富贵寿考。皆出纯一水形之正也。

三.金形 金形清奇方正。腮突犄角。坚实白厚者。金形之正也。方正而俗。腮突而浊。不坚不白者。金形之不正也。凡金形之纯粹。为大贵而有重权柄也。主开疆拓土。建业立功之帝王。次则公侯将相。及千古名将儒将。而垂万世之功业。发武贵居多。发文贵居少也。按金形其卦为兑。其音为商。其令为秋。其气为收。司天地萧杀之气。刚而勇为。生化水族有甲之物。半陆半水。半升半沉。坚而好斗。故发武将也。如五官清奇。五岳锐露。则为威权万里。名达九州。如岳武穆剑眉金形。关壮缪腮突重城。郭汾阳额方覆肝。班定远腮方燕颔。皆出金形。是其明证也。其最上者。为创业之帝王。如宋太祖颧颐重城。明太祖地阁方朝是也。次则建藩封侯。又次则因武功戡乱而成名。余考千古名将儒将。多出于纯一金形也。

四.土形 土形敦厚局深。浊藏端正。声迟言缓者。土形之正也。敦厚局深。浊藏歪斜。声高言急者。土形之不正也。土形主富。土能生财。而生万物故也。凡纯粹之土形。主富而不主贵也。盖土形其卦属坤。其音为宫。其令为三六九全月。众卦之母也。故河洛列于中宫之明堂。临制四方。此富而不贵。生化之源故也。凡千古大富之格局。多出于士形。其形深厚蕴藏而载厚福也。如石崇六府宽阔。陶朱中岳悬胆。是其明证也。凡五岳敦厚。六府厚匀。内库丰隆。外库宽突应为富可敌国。名满天下。次则富捋王侯。名满大都。又次则富甲一邑。名满一方。多出于纯一之土形也。

五.火形 火形凸露有顶。上尖下阔。神锐声急者。火形之正也。凸露有顶。上尖下阔。神衰声和者。火形之不正也。如成纯一之火形。即为上炎之象。亦为富贵之名臣。出将入相也。然爹劳碌险阻。虽发达而不持久。或成功而不善后也。火形不常见。而最少于各形。千古以来。火形仅发达数人而已。败多而达少也。如唐代之马周。而成鸢肩红色之火形。宋代之寇准。而成头尖似笔之火形。一将出于中兴。一相出于孤注。此火形之应证也。盖火形其卦属离。其音为徵。其令为夏。其气为长。离者。美丽也。气盛性骄。才华尽露。而不和蕴。又不收藏。上有震触之嫌。下有嫉妒之非。故败多而益少也。凡纯一之火形。则亦从奇窘艰难之环境。临险阻而发达。以成其冒危难之奇勋。故暴发而不持久。子孙不能承袭也。故火形之兼体颇多。穷困而失败也。凡火形之最上者。为圣贤品。立言立法。以流芳千古也。次则为富贵名臣。出将入相。功成而誉毁也。又次则为中等富贵。下等富贵。忧愁不遂也。又次则为成败不一。誉毁不定。忧郁至死也。败多成少。是其定论。此火形之大义也。

五形兼体取法

一.木杉 木形固属清贵不权之格局。以各形人考之。得百分之四十分也。纯木如上论。兼体则有轻重关系。其要领在主客分明。或生或克。而相制相化。方为可取也。如主客各半而相争。或生亦不化。或克亦不化。则无可取。虽五官五岳奇特。而有奇聪异智之特长。终不遇也。纵有遇合。而能发达。亦有劳碌破败。而不完善。或有缺点也。如木金各半。木火各半。木水各半。木土各半。皆以成败不一。驳杂牵制而论之。非厚福安享之格也。兹以木形为主。而以各形兼体而比较之。如木形兼金。是名削成器用。木多金少。主富贵。盖木不兼金。虽贵无权。或副其名职。偏其权禄也。木主金用。一清贵。一权贵。合而为大贵重权也。如木形兼水。是为相生相济。而为文贵居多。政柄与生死权。盛世倍发。衰世减等而论也。如木形兼火。是为木火通灵。其人主天姿英明。奇巧灵慧。才智则最高。事实则最劳。有为圣为贤。次则名重权轻也。如木形兼土。是为相制相化。主州伯邑侯。次亦桑梓荣名。均为中丰之富业。稳见持重。收效尤多。富倍于贵也。

二.水形 水形固为大富贵而厚福之局。以各形人者之。得百分之十八分也。纯水如上论。兼体别有轻重关系。其要领在主客分明。则为有用之材。如主客各半而相争。虽生不化。而克亦不化。则无可取。其五官清润。五岳敦厚。亦作减等而论之。纵有时机而成功。亦有牵制劳怨。而不善后。或有缺点也。如水木各半。水火各半。水金各半。水土各半。皆以挫析见阻。虚浮耗散而论之。亦为有福不享。及无福可享之格也。虽出贵族之家。富丰之业。亦有缺点。主劳碌刑克。疾厄株累。而有遗恨也。兹以水形兼木。是为相生相化。主贵而有盛名。富而连阡陌。内有辅助。而不欺凌。外有辅佐。而不箝制。其人有才能而多机智。收功尤多也。如水形兼火。是为既济相用。主聪慧绝伦。灵巧异常。其人有为圣为贤。命蹇运乖。或有言论流传。或有文章遗世。平生多穷困也。又有机智险诈。则主成败不一。劳碌挫折。而成贵名。获侥幸之成功也。如水形兼金。是为相生得辅。则为大贵。而作惊人事业。为屏藩柱石之杰。而文职武权者居多。武职文权者居少。其人坚忍耐劳。志向不群。而多作为也。如水形兼土。是为相克相化。主愚诚而多厚福。贵权而挟富业。又以富业加倍而多寿。贵名减等亦多寿。丰足衣禄。运又闲逸。是为水形之大义也。

三.金形 金形为大富贵。而有重权柄。勇劳有为之格也。以各形考之。得百分之二十分也。如纯一金形。则为英明创业之帝王。亦为才能振兴之帝王。次则公侯将相。文武全才。任劳有为。收武功尤多。而乱世尤倍发也。如兼体别有轻重关系。其要领在主客分明。则为恢宏大用之格也。如主客各半而相争。虽生受制。而克亦受制。则无可取。其五官清威。五岳峰锐。亦作减等而论之。纵有侥幸而成功。亦有挫折惊险。而不全功。及倾覆也。如金木各半。金水各半。金火各半。金土各半。皆以忽成忽败。忽利忽害而论之。亦为危而不安。险而多患之格也。虽出荫袭之贵裔。亦有夙怨暗害。上震主而下招嫉。外荣利而内疾厄。饮恨忧愤之格也。兹以金形为主而兼木。是为相克相化。其人多才而恃勇。英明而骄傲。有大志而任劳。能出奇而冒险。参武贵。或遥领文职。立功业而好争。握重权而有为也。如金形兼水。是为相生相化。主富贵而多厚福。乱世以武贵而司政柄。盛世以文职而领武权。遇合均佳。乘时而发达也。如金局兼火是为炼金成剑。乱世主暴发。冒危难而成大功。不为特贵。则为特富均不可限量。盛世则减等而论之。亦为大名权贵之格也。如金形兼土。是为相生相化。主小富贵。或富过于贵。或名过于权。其人谨慎拘泥。稳见持重。盛世倍吉。乱世减等。而多寿考也。

四.土形 土形主富而不贵。而多福寿之格也。以各形考之。得百分之十五分也。如土形之纯粹。则为特富。而有富可敌国。次亦富甲一州一邑也。如兼体则有轻重关系。其要领在主客分明。主富寿而多享福也。如主客各半而相争。其相生者不吉。而相克者亦不吉。或五官五岳合格。亦作减等而论之。其五官五岳不合格者。当然耗散而失败也。如土木各半。土水各半。土金各半。土火各半。虽有田连阡陌之祖业。亦有破败损失。或为天灾火水之浩劫。或为时势盗贼之危害。次亦族戚侵犯。骨肉操戈。妻妾阴私。子女不肖。又次则刑妻克子。及疾苦也。如土形兼木。主富绅学界。豪商大贾。桑梓荣名。富倍于贵之格。其人谨慎拘节。务名贪功。而具中等智识也。如土形兼水。是为滋润济生。主小富贵。而丰衣足食。其人拘泥见小。诚厚守信。有普通常识。文学之贵。素丰之家也。如土形兼金。是为相生得用。主中等富贵。及下等富贵。其人刚直诚厚。持重稳见。平安而无危险也。如土形兼火。是为生而不化。主劳碌往返。名利不遂。拘谨而贪。弄巧反拙。愚诚而妄。养痈遗患。烦扰不休也。亦有寻常之贵。而足衣禄。刑妻克子。内顾尤深也。

五.火形 火形固属聪明绝伦。劳碌冒险而富贵之局。以各形者之。得百分之七分。为各形之最少也。如为火形之纯粹。则为出将入相之大贵。次亦屏藩重镇之权贵也。如系兼体。则当然以主客分明。而有用也。某轻重全系于相生相克。相制相化中。而分别其富贵贫贱。寿夭劳逸也。如主客各半而相争。其相生者有害。相克者亦有害。虽五官清威。五岳突兀。亦作减等而论之。而有缺点也。如五官五岳均弱。当然倾覆而危险也。如火木各半。火水各半。火金各牛。火土各半。虽有余业之富贵。特别之聪慧。万能之才智。亦主劳苦受谗。危险无功。一败涂地也。如火形兼木。是为火木通灵。主名贵而无权。立言而流芳。以及美术。专艺之特长。遗身后之名也。其人聪敏灵巧。才智过人。性情孤高。但运多反覆困穷。怀瑾不遇也。如火形兼水。是为火水末济。主智慧异于常人。性情又多古怪。非功名中人。而有佛根也。其运奇穷不达。精深学理之微。考究性命之旨也。如火形兼金。是为火烁金毁。主艰难险阻之发达。破家亡身之危害。而无收场也。如火形兼土。是为火炎土燥。主素丰之家。性情孤僻。而又妄贪。刑妻而又克子也。次亦劳碌多累。子女不肖。内顾多忧。族戚为患。外交受损也。

公笃曰。五形之合五行。其大概以此为定法。是风监术之第一步也。次则认取其部位。合其运限。查其精神。考其气色。别其声音。而为判断之标准也。其人发达至何程度。流年有何吉凶。此为相法正宗。如拘定何骨何痣何纹何痕。以及手相如何足相如何。皆系小家一偏之说。不足为纲领之法。亦无确实之验也。故上言纯一之形质。则为或仙或佛。或圣或贤。或富或贵。或寿或福。万无纯一之格局。而为贫贱无用之人也。如成兼体之格局。则为有富有贵。有贫有贱。有寿有天。有劳有进。有吉有凶。有刑有旺。当以五官五岳。六府三才。声音精神。性情气色。合并而定之可也。余考证二十余年。尚有一主兼二客之格局。如木体兼金火。或木体兼金土。或木体兼金水。或木体兼水土。或木体兼水火。或木体兼火土。又如金体兼木火。或金体兼木水。或金体兼木土。或金体兼水土。或金体兼火土。或金体兼水火。余可类推。此为二局合而成一格者。兹不详载。但用法者。当以各项关系。明其主因。用加减乘除。以折衷之。用意领神会。以判断之。自有奇妙之应验也。又当考其精神之态度如何。声音之清浊如何。气色之润滞如何。合而用之。自得诀窍。又以正厄傍厄应证厄。而合其运限。再以锐露之提前以应证之。安和之提后以应证之。则全盘计算。加减乘除。自有把握之一定。其中妙蕴。皆在此数语中。如能精心阅历。注意推想。自有独到之处。又在因天道。因地形。因时势。因性情。因地位。因环境。因才智。以求合法之活法也。故相法不能执一而论。如执一而论之,则为相术之原理。非相术之用法也。


分类:易经书名:公笃相法作者:(民国)陈公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