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笃相法》卷十二(上)


测量活法详解第一

公笃曰。形格为相法四大柱之第一。为基础之外表。精神为四大柱之第二。为元神之内蕴。气色为四大柱之第三。为吉凶之生机。声音为四大柱之第四。为求全之关键。以一百分计算。各得二十五分。精神与声音。为先天之内相。盖有名无质也。形质与气色。为后天之外相。盖有名有质也。此四者分内相之蕴藏。外相之华表。两相鼎峙。轻重相等也。如用法者。则统论之。以四种合用。而取分数之多寡也。如形质得几许分数。精神得几许分数。气色减少若干。声音减少若干。其有余不足。自能别其特上中下常之等级矣。亦有单论四项之一种。而有特殊情形。异于常度者。则为出类拔萃之奇格。而作惊人事业。享当时之富贵。遗身后之盛名也。又有取零星小部一官一岳之特长。以此为发达之认定。则有应验与不应验也。不如全盘统计之原理与用法。较为合法而应验多也。今之谈相法者。不分轻重。不执枢纽。偏于形质之一小部份者居多。又以一纹一骨之附属品为定论。次则言形质。而不查其精神。又次则查其精神。而不求其声音。求其声音。而不考其气色。考其气色。而不顺其时令。此皆小家之偏见。非相法之正宗也。又有偏于一掌者。尤其不知轻重也。凡谈一官一岳。一府一部。已属下来。谈掌相者。更为下乘之下乘。一枝一叶之小法。当然不采取也。兹将测量活法分列于后。

一.精神 精神外依于目。内藏于行。附于动静言词。露于气息喜怒。有名而无质。蕴藏而不显。其审察较难于形质也。凡人有大精神。则有大事业。有特殊精神。则有特殊事业。如见危险困难。镇静雍容而如常态。不变形色。不露神气。其人持义勇为也。即遇死亡之灾。立见非常之祸。而不仓皇失措。从容安定。其人刚毅有断也。如汉高祖睢水之败。曹孟德濮阳之危。刘先帝檀汉之险。王守仁遇虎之灾。此为特殊精神之一也。

二.凡人异于寻常。如三月不安枕席。尚能任劳理事。分经别纬。运用不穷。指挥如意。或为外有箝制之强邻。内有欺诈之佐使。千丝万缕。而能持其纲领。真伪复杂。而能别其轻重。办法既多。秩序不乱。闻一知三。见微达隐。此为特殊精神之二也。

三.凡人事处万难之间。而不乱其脑力。有取巧之途径。危如垒卵之时。而不失其运用。有乘机之办法。以假乱真。用假御假。以愚惑贤。用愚诱愚。万军之中。加入无人之境。筹画之间。料敌于股掌之上。此为特殊精神之三也。

四.凡人有充分精神。事隔十年之久。尚能记亿其一丝一缕。千头万绪之多。尚能应对其百问百答。动怒时不见其形变。悲愤时不见其智昏。痛苦时不见其神愁。穷困时不见其气躁。此为特殊精神之四也。

五.凡人有充分精神。举止动静不同。似为常有而又不常有。似为奇特而又不奇特。富贵不见其骄盈。贫贱不见其卑鄙。发达不见其傲慢。失败不见其忧愤。此为特殊精神之五也。

六.凡人精神充分。容量尤大。脑力充足。判断尤坚。持大义而不计名利。临大节而不计死生。贫苦不妄贪又不苟且。劳碌不愤怒又不苟安。烦扰不伤其神。压迫不减其智。此为特殊精神之六也。

七.凡人有特别精神。亦有特别嗜好。如酩酊长夜之饮。而不见其病。夜无虚度之淫。而不伤其身。千头万绪之事。而不劳其形。古往今来之疑。而不穷其智。此为特殊精神之七也。

以上七则。为大精神而主大富贵。大智慧而收大功勋。是为得分数之多也。反此则为不充分之精神而减少分数也。如临危变色。见难忘义。喜怒变脸。忧愤露形。富贵而持其骄盈。贫贱而丧其品行。此皆不足之减少分数。非善相也。至于品级之特等上等中等下等常等。又以各部参看而定之可也。

公笃曰。形质为后天之华表。器象之结晶。为预算表之第二重要也。其大体则有十五种。名称则曰清奇古秀。正厚严匀。寒浊残陋。恶露不足之分也。次则有五官五岳。六府三才。六曜三停。九州八卦十二宫。以及单独部位之分别。而用加减活法。乘除认定。以取其分数如何也。兹特分别详注如下。

一.清品 清品之格。不浊之谓也。一见可敬可亲。而无流俗之气慨也。凡清品均分内外。内清外清者贵。内清外浊者尤贵。内浊外浊者贱。内浊外清者为夭。盖相法重藏而不重露也。内相者。目神与声音也。凡神清而慈和。目清而明润。无尘而安静。聚气而蕴藏。皆得分数之多也。凡声音清者。则分五形。如金形之局。其音刚亮而铿锵。木形之局。其音凤鸣而逸秀。土形之局。其音牛鸣而深迟。水形之局。其音蝉鸣而韵长。火形之局。其音霹雳而急躁。皆得分数之多也。外清则据形质而合论之。如眉清含彩。而疎细有势。耳清长厚而贴朝垂珠。鼻清上贯而梁柱耸植。口清涂朱而匀厚仰月。肌肤清而莹洁如玉。气色清而彤云晚霞。是皆外清而得分数。此为清品之局也。

二.秀品 秀品之局。不粗之谓。见之令人可爱也。如眉秀修长而有曲棱。目秀和蔼而能安静。鼻秀卷筒而停匀挺直。口秀角弓而匀厚涂朱。颧秀而上插入鬓。印秀而金城长横。发秀而细长如油。齿秀而坚白如玉。血秀活泼而紫霞彤云。骨秀收藏而柔软细腻。肉秀白莹而润煖坚实。筋秀蕴藏而附骨束肉。声秀铿锵而悠扬有韵。汗秀有时而真香如兰。是皆秀品而得分数之局也。

三.奇品 奇品不常有。即少者之谓也。如秦岭嵯峨。华岳突兀。山水之精灵。人物之晶华。望之令人惊。近之令人喜。久视而不厌也。如两眉含彩修长。两目重瞳有威。两耳廓藏三漏。两臂合有四肘。龙颜虎眉斗胸隆准。五岳朝天胸前四乳。双颧如峰入鬓。日月角高入脑。鼻如悬胆。口如角弓。寿带交爻胡须过腹。骈胁编齿。燕颔虎头。腮突重城。豹额覆肝。印方横有金城。眉长上竪如剑。此皆奇品而得分数之局也。

四.古品 古品者。老气横秋。气聚含真而不俗也。如骨坚过于肉质。筋多蕴藏附骨。肉坚气血活泼。气息流通入踵。如苍松之劲而有力。如古柏之坚而耐寒。四时不减其润泽。毫垂含聚其买光。此为古品而得分数之局也。

五.厚品 厚品者。敦厚而不薄也。如南岳高广而宽。两颧上插而耸。两腮犄角而突。中岳丰隆而圆。北岳朝天而方。两耳敦厚而长。印堂宽隆而高。福堂高起而棱。山根高隆上贯。伏犀凸突透顶。口阔唇匀而厚。身材厚重而匀。此为厚品而得分数之局也。

六.正品  正品者。端正而不欹斜也。如五岳端正。五官匀配。额宽方平两角峥嵘。中岳有梁而不反吟。人中深长而不左右。水星端正两角上仰。天仓丰突匀宽有梁。地阁丰隆左右平齐。两腮方突犄角重城。两颧高耸左右上插。两眉平印堂。两目平山根。修德正身而不私。诚意正心而不乱。此皆正品而得分数之局也。

七.匀品 匀品者。停匀开阔而不聚小。既无厚薄之分。又无克制之弱也。如五岳匀而相朝。则不克制。三停匀而相等。则不亏损。两眉左右无高低。两目左右无大小。准头与兰台象三珠。骨肉与神气相鼎峙。人中深长无上下。部位宽大无缺陷。三阳丰隆左右一样。三阴宽平左右一体。水火既济而不相犯。金木相制而能成器。此为匀品而得分数之局也。

八.严品 严品者。威严持重之态。望之令人恭敬。近之不寒而栗。不怒而刚。不言而威。动静有礼。举止有范之类也。两日神充而清威。两眉修长而上竪。两颧上耸而有势。水星阔大而容拳。中岳上贯而玉柱。百会三山而伏犀。声音铿锵而韵长。行坐端正而挺腰。边城峥嵘而突兀。胡须修长而威仪。此为严品而得分数之局也。

九.寒品 寒品者。苦寒之貌。而不扬眉吐气也。呆滞浮尘。而不开展舒畅也。如言词嘶破。声音断散。言半而止又带哭。发音散漫又不收。此为声音带寒也。两眉浓重土冲。枯燥焦乱间断。此为眉带寒也。两目紧急如醉。不愁似愁。不哭似哭。不泪似泪。此为神带寒也。行坐摇头抖足。时低时欹支颐。此为举止带寒也。身体飘摇不定。上重下轻不稳。似无寄托之状。此为身带寒也。满面浮枯垢腻。薄纱染皂。而有尘点。猪脂涂膏。而有油垢。此为气色带寒也。欲言而不尽其言。吞吐支吾。已言而不达其意。脱节颠倒。视此顾彼。惧为人乘。此为心带寒也。心乱而无把握。无事仓皇。动静而自烦扰。每事惊怯。反覆生疑。漫无头绪。此为胆带寒也。得意反言失意。发达反露忧愁。精神萎颓。而无寄托。五心不定而多疑惑。此为意带寒也。如落水之猫。雨中之鸡。此为形带寒也。唇薄而暗。口撮而反。如猴之食。如鼠之餐。此为口带寒也。皆为寒品而减少分数之局也。

十.浊品 浊品者。混浊而不清也。如发浓粗重。是为发浊。肉浮而流。是为肉浊。两目混沌流光。是为目浊。两眉鬅交浓断。是为眉浊。骨粗而硬。是为骨浊。筋络暴露。是为筋浊。神流粗暴。是为神浊。血滞而不能流通。是为血浊。满面浮腻而如灰尘。是为气色浊。声音嘶断而如破锣。是为声音浊。谗谄而谀。卑鄙而贪。是为品行浊。是皆浊品而减少分数之局也。

十一.残品 残品者。破残而不全。坑陷而见痕也。如天仓偏削而陷痕。两眉破断而旋螺。井灶露孔而冲破。水星曲痕而下反。两颧冲破而横断。土星直纹而分尸。印堂冲破而悬针。两唇掀露而吹火。是皆残品而减少分数之局也。

十二.陋品 陋品者。丑陋不堪而俗也。如三尖六削。四陷八裂。两目呆俗而邪视。两眉交爻而鬅粗。言语破散而下流。见利忘义而卑鄙。唇掀齿露而喎斜。声音漫散而破锣。发低鬓凑而三岔。三阳坑陷而凸凹。廓飞轮反而欹曲。准头坠陷而尖露。此为陋品而减少分数之局也。

十三.恶品 恶品者。凶恶异常而不善也。见之令人厌恶。近之令人畏惧。如两目四方浮白。而缠血缕贯瞳。目神露光带煞。而如羊睛蛇睛。声音粗俗。而如豹声狼声。水星尖薄。而如吹火覆舟。两眉粗浓上竪而带煞。两颧下耸双分而如峰。印堂有火焰纹。准头有分尸纹。三角眼而起棱下插。三曲鼻而露痕起节。此皆恶品而减少分数之局也。

十四.露品 露品者。暴露而不收也。如两目露神。天仓露痕。耳露廓轮。鼻露井灶。口反露齿。肥体露肉。瘦体露骨。南岳露纹。印堂露煞。全身露筋。粗暴露气。漫散露声。寐不闭眼。睡不闭口。此为露品而减少分数之局也。

十五.不足 不足者。形质精神。声音气色。而有缺点也。如形合神不足。神合气不足。气合音不足。音合色不足。色合肉不足。肉含骨不足。骨合血不足。血合筋不足。筋合纹不足。纹合形不足。此为不足而减少分数之局也。

公笃曰。形质之大概。而分上列十五项。以此为预算表。而加减乘除之。则分数多寡。有余不足。自然明自矣。又以何种形质。而得分数若干。应发达贵至何品级。富至何程。败至何地位。贱至何名称。此为加减分数之二也。按气色为预算表之第三。古云。有一日气色。有一日吉凶。盖气为先天之动机。而隐于皮肤之内。乃色之母也。色为后天之华表。而浮于皮肤之外。乃气之子也。凡形质与精神均弱。而气色黄明紫润。方可短期发达。故达摩有破船遇顺风。亦可航海之说。即指关系行年休咎。专重气色。兹特分类如下。

一.上停 上停为第一段。上至发际起。下至印堂止。由印堂平眉横过去。皆为上停区域也。如发现黄明紫润之气色。主进职升迁。获功进级。人丁喜庆。远谋有效。条约有成。财利有益。此为得分数之最多也。如发现明润充足。而无杂色。亦主平稳安好。人口顺遂。事实如常。财利小旺。此为得分数之少也。如发现黑赤红枯惨之气色。主刑人丁而冷退。见危险而牢狱。见惊险而损失。天灾横祸。匪患盗诬。此为减少分数之最多也。如发现青滑燥腻绦之气色。主冷退疾厄。官讼是非隐忧遗累。损财受制。此为减少分数之少也。以一百分计之。当占四十五分也。

二.中停 中停为第二段。上至印堂平横起。下至土星止。从井灶平横过去。皆为中停之区域也。如发现黄明紫润之气色。主财源大旺。人口亨吉。正偏之交际有效。进退之谋为得辅。此为得分数之最多也。如发现明润充足。而无浮躁之杂色。主财源小旺。事实平安。外辅有力。而寄托可靠。内助有用。而操作合法。此为得分数之少也。如发现黑赤红枯惨之气色。主挫折失败。哭泣刑克。惊险火灾。牢狱疾危。此为减少分数之最多也。如发现青滑燥腻绦之气色。主冷退失利。疾厄连累。血统哭泣。人丁灾厄。族戚是非。友邻欺诈。此为减少分数之少也。以一百分计之。当占三十五分也。

三.下停 下停为第三段。上至土星平横起。下至地阁两腮止。皆为下停区域也。如发现黄明紫润之气色。主进田宅与进六畜之财。得奴仆力与得水运之利。此得分数之最多也。如发现明润充足而无浮躁之杂色。主船行无阻。平安小利。持久如常。事实小遂。此为得分数之少也。如发现红赤黑枯惨之气色。主奴仆死亡而受累。六畜瘟死而损失。盗贼暗害而惊险。水运倾覆而破败。花柳病毒而痼疾。急症气痛而暴死。此为减少分数之最多也。如发现青滑燥绦腻之气色。主奴仆多病而失用。六畜多灾而失利。水运则迟延误时。船行则覊绊逗留。奴仆逃骗。盗贼侵犯。花柳之疾。六亲之累。此为减少分数之少也。以一百分计之。当占二十分也。

公笃曰。上停为最重。而关系性命之存亡。贵名之损益。事业之有无。官禄之得失。以及根基之厚薄。才智之贤愚。故占百分之四十五分也。中停次之。而关系人丁之刑旺。财利之富贫。权柄之轻重。疾厄之安危。以及内外之辅佐如何。正偏之谋略如何。故占百分之三十五分也。下停又次之。而关系子女之盛衰。衣禄之多寡。晚年之劳逸。奴仆之良莠。以及船行之吉凶。是非之有无。故占百分之二十分也。持监者。当明某轻重。如其运限。捷其事实。达其时令可也。按声音为预算表之第四重要。乃蕴藏之结晶。故麻衣有求全在声之说。声者。先天之气息也。音者。后天之苗蒂也。声音合用。则发生语言交际。演说应对。祸福之门。此为事实之大关键也。其中分别大概有十种。即清秀。明了。刚燥。韵长。沉迟。撕破。带煞。不聚。浊杂。气短。其分别如下。

一.清秀 清秀之音。即清幽秀雅之义也。听之令人喜爱。接谈令人适意。是为角音。而受木之正气。发于木形者尤多。主富贵寿考。英明灵巧。智勇多才。作流芳之事业。享身后之盛名。此得分数之多也。清秀之音。加发于火形之人。主聪明机巧。天姿高而骄盈。才具长而阴毒。正则为圣为贤。邪则为奸为恶。此得分数之尤多也。清秀之音。如发现于金形之人。主聪敏灵巧。好胜务功。任劳勇为。贵而风尘飘摇。富而劳碌牵制。此得分数之最少也。清秀之音。如发于水形之人。主聪明自误。琵巧戕贼。只能丰衣足食。小富小贵。如不夭亡。则为刑克。否则家庭有萧墙之祸。子女有不肖之行。此为减少分数之多也。清秀之音。如发现于土形之人。主才智平常而多疑。谋略有头而无尾。寻常之贵。而招非以结仇。寻常之富。而颠倒以遗累。足衣禄而冷退。有立场而刑克。此为减少分数之最少也。

二.明了 明了之音。即明白了亮之义也。听之惊人而应远。近之肃然而起敬。其音明亮如钢钟。在室谈话。能达三百步之外。是为商音之金气。发于金形者尤多。主富贵有为。任劳有恒。其性豪爽刚毅。明敏坚决。发武权居多。发文权居少。此为得分数之多也。明了之音。如发现于水形之人。主富贵而多福。敏捷而乘机。先劳后逸。文武均吉。此为得分数之尤多也。明了之音。如发现于火形之人。主短期之发达。飘摇之名利。才高而偏。性敏而傲。几经周折。多招嫌嫉。此为得分数之最少也。明了之音。如发现于士形之人。主明敏多疑。谨慎不细。挫折多损失。刑克多冷退。贵名中阻而虚浮。财利反覆而遗累。此为减少分数之最多也。明了之音。如发现于木形之人。主敏捷多才。运颇驳杂。直快有恒。贵多偏副。财源忽成忽败。事实又劳又累。忧思郁结。疾厄流连。此为减少分数之少也。

三.刚澡 刚燥之音。即刚躁紧急之义也。听之似与人争。而动愤怒。如火之列焰。如雷之震惊。是为徵音之火气也。而发于火形人尤多。主奇聪异智。长才多能。劳碌而发达。险阻而成功。富贵而不安享。功业而遗身后。此为得分数之多也。刚躁之音。如发现于士形之人。主贵小富大。名重权轻。诚厚而敏。慎细而信。此为得分数之尤多也。刚躁之音。如发现于水形之人。主灵敏机巧。通权达变。盛名事业而多穷困。贤杰行为而多嫉刻。此为得分数之最少也。刚躁之音。如发现于木形之人。主聪明而多失败。丰禄而多刑伤。有寿则孤。无寿亦鳏。有富则夭。无富则凶。此为减少分数之最多也。刚躁之音。如发现于金形之人。主富而消耗殆尽。贵而逼迫失败。虽有才智而不为用。常多牵制而有缺点。此为减少分数之少也。

四.韵长 韵长之音。即悠然长韵。高响入云。听之如蝉鸣。悠扬清越。余音合节。是为羽音之水气也。而发于水形人尤多。主大富贵而多福。寿重权柄而多安享。智能而谋深。持重而望隆。此为得分数之多也。韵长之音。如发现于木形之人。主贵而盛名流芳。富而清福遣迹。寿徵尤佳。子孙日繁。明达守礼。和蕴持重。此为得分数之尤多也。韵长之音。如发现于土形之人。主诚厚谨慎。宽和拘节。小有贵名而平安。多发富丰而久远。此为得分数之最少也。韵长之音。如发于金形之人。主刚复自用。偏嗜邪行。贵而挫折。富而冷退。既刑人丁。家庭有自残之争。又多病厄。身体有戕贼之弱。此为减少分数之多也。韵长之音。如发现于火形之人。主天姿高而聪慧。志向大而有恒。环境困穷而立学说。劳碌奔驰而品优良。此为减少分数之少也。

五.沉迟 沉迟之音。即沉厚迟缓之义也。其音发于丹田。和静故沉。气厚故迟。言语安静两闲闲。气息深厚而隐隐。是为宫音之土气也。而发于士形人尤多。主大富而多寿。平安而多福。田连阡陌。子孙繁茂。此为得分数之多也。沉迟之音。如发于金形之人。主大富而有贵名。厚福而有善根。诚厚慈良。和平慎重。此为得分数之尤多也。沉迟之音。如发于木形之人。主事业平常。衣禄无缺借力而有办法。任劳而有结果。此为得分数之少也。沉迟之音。如发现于火形之人。主前业萧条。环境恶劣。人丁日衰。六亲无靠。此为减少分数之多也。沉迟之音。如发现于水形之人。主劳碌无成。名利掣肘。性犹豫而恩怨混合。心妄贪而亲疎暗害。此为减少分数之少也。

六.撕破 嘶破之音。即声嘶而变常度。音破而似败鼓。听之令人厌恶。古云又名破锣之声。是为角音木气之不善也。如发现于木形之人。主劳碌而足衣禄。挫折而有建树。贵则有痼疾。富则刑子女。此为得分数之少也。撕破之音。如发现于火形之人。主小贵之盛名。小富之立业。子女半刑半旺。财帛半失半存。此为得分数之多也。撕破之音。而发于水形之人。主倾覆之失败。株累之惊险。环境恶劣而忧愁。人口刑克而孤独。此为减少分数之最多也。撕破之音。如发于土形之人。主破败而逼迫。牵制而遗累。一得一失之烦扰不休。一戚一友之暗害不已。此为减少分数之次也。撕破之音。如发于金形之人。主劳碌之生活。郁结之事实。人丁有刑克或宿疾。本身有委屈或纠纒。此为减少分数之最少也。

七.带煞 带煞之音。即尖锐如枭。而为人之义也。听之令人生畏。如豺狼之声。其音含毒。始而清锐。继而刚尖。是为商音金气之不善也。如发现于金形之人。主刚躁任性。劳碌奔驰而进贵权。负气有恒。临危冒险而立功业。招嫉而不持久。履嫌而有挫折。此为得分数之少也。带煞之音。如发现于水形之人。主逼迫而获良机。走险而成大业。虽有牵制而收功。亦有刑克而旺子。此为得分数之尤多也。带煞之音。而发现于火形之人。主一成一败之挫折。一举一动之障碍。虽有机智。而时机颠倒。虽有子女。而恃逆不肖。名权不符。利害交集。此为减少分数之最少也。带煞之音。如发现于土形之人。主荣名而受害。富丰而招凶。人丁重重刑克。事实层层危险。此为减少分数之最多也。带煞之音。如发现于木形之人。主贵而有权。亦有挫折。富而有利。亦有痼疾。明敏有决而自恃。郁结偏嗜而寿弱。此为减少分数之次也。

八.不聚 不聚之音。即散漫不聚又不收也。语未尽而音先尽。言末上而气已散。是为羽音水气之不善也。加发于水形之人。主衣禄丰足而无寿徵。名利有成而多疾厄。六亲遗累尤多。友邻烦扰不少。比为得分数之少也。不聚之音。如发现于木形之人。主继前业而富丰。有智慧而贵名。内务浩繁。外交顾忌。此为得分数之最多也。不聚之音。如发现于士形之人。主有富而无寿。有寿而无子。有子而无妻。有妻而忧愁至死。此为减少分数之最少也。不聚之音。如发现于金形之人。主智小谋大。力轻任重。名利皆出牵强。事实功亏一篑。利益皆出歧途。危害变生不测。此减少分故之最多也。不聚之音。如发现于火形之人。主明达有恒而不合时。学理渊博而不为用。孤僻无成。冷退无依。此为减少分数之次也。

九.浊杂 浊杂之音。即粗浊混杂而不清也。如两音合为一声。三音合为一语。先后不同。字句含糊。是为宫音土气之不善也。如发现于士形之人。主素丰而足衣禄。寿根而多劳怨。诚厚而愚。谨慎而拘。此为得分数之少也。浊杂之音。如发现于金形之人。主劳碌而小富小贵。牵制而足衣足食。名有余。权不足。富有余。福不足。此为得分数之多也。浊杂之音。如发现于木形之人。主有智慧而不为正用。拘泥而不达人情。劳碌之衣禄。疾厄之有寿。此为减少分数之最少也。浊杂之音。如发现于火形之人。主破败而至寒苦。危险而至亡身。刑伤而至孤独。疾病而至残废。此为减少分数之最多也。浊杂之音。如发现于水形之人。主聪敏自误。诚厚妄贪。弄巧反拙之失败。养痈遗患之郁结。勉强之生活。飘零之人丁。比为减少分数之次也。

十.气短 气短之音。即闇滞紧躁而不足也。其音短促。而又躁闇。其气紧滞。而又混乱。言未尽而忽断。音未成而杂他。是为徵音火气之不善也。如发现于火形之人。主小有衣禄。劳而不闲。小有名利。残而不全。外患之争端不已。内顾之遗累不明。此为得分数之少也。气短之音。如发现于士形之人。主诚厚持重。谨慎有恒。衣禄有余。大富则无寿。事实半遂。大寿则无子。比为得分数之多也。气短之音。如发现于水形之人。主小有发达。而中年夭折。虽有名利。而一生辛苦。内而同室操戈。外而亲近箝制。惊恐不免。郁疾尤多。此为减少分数之最少也。气短之音。如发现于木形之人。主逼迫而压制。受屈而株累。或为因贵而危险。或为因富而夭亡。此为减少分数之多也。气短之音。如发现于金形之人。主财耗如汤泼雪。败而不振。人丁如鸟兽散。弱而不强。常在忧愁乡中。富贵无足取。常困阿鼻狱里。寿禄不能享。此为减少分数之次也。

公笃曰。声音者。如天之雷霆也。盖人有五行。即金木水火土是也。音有五行。即宫商角徵羽是也。其法在感受之气正与不正。又在本质之形合与不合耳。凡声音与形质相合。则主富贵寿考。而又安闲也。声音与形质不合。则分其相生相用。相克相化者。亦主丰衣足食。而又安全也。如相生不用。相克不化者。则主劳碌贫贱。疾苦刑伤。而又危险也。虽然富贵英才。而有不测之祸。即麻衣有求全在声之说也。持监者。更宜留意而详查之可也。


分类:易经书名:公笃相法作者:(民国)陈公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