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法》卷三 论手背纹


论手背纹

手背之纹其验尚矣,故有人知之理。五指皆近于上两节者,谓之龙纹,为天,主之师。下节为公侯,中节为将相,无名指者至卿监,小指者主朝郎,大指者巨富。手背五指皆有横纹旋绕者,主封侯王位。理贯者,主拜相。手背食指之本,亦谓之明堂,有异纹黑子者,主才艺,高贵。有飞禽字体者,又为清显之贵,大指本有横纹者,主朝暮之荣。三纹以上者,主翰院之贵,男女皆同。其纹须得周密,若或断绝,乃取证无验也。

论足

足者,上载一身,下运百里,为足之重也,为地之象。故虽至下而其用至大,是可别研而审其贵贱也,欲得方正而广,长腻而软,富贵之相也。不可窄而薄,横而短、粗、硬,贫贱之相也。脚下无纹理者,下贱。足下有黑子者,食禄。虽大而薄者,下贱。虽厚而横者,贫苦。足下成眼者,福及子孙。足下施纹者,誉合千里。足下平如板者,贫贱。足下可容龟者,富贵。足指尖长者,忠良之士。足指端齐者,豪强之贤。足厚四方者,巨富之人。足排三痣者,两省呼奴。大抵贵人之足小而厚,贱人之足大而薄,此类是也。

诗曰:贵人足厚多闲乐,贱人足薄主奔波,有痣有纹真可美,无纹无痣损寿年。

论足纹

足下软滑而多纹者贵,粗硬无纹者贱。足下有龟纹者,两千石禄。足下有禽纹者,八位之职。足下五指有策纹上达者,有两府使相。足下有十字一策纹上达者,六部侍郎。足下有三纹如锦秀者,食禄千钟。足有纹花树者,积财无数。足下有纹如剪刀者,藏金巨万。足下有纹如人形者,贵而官。有一策纹者,福而将。有八螺纹者,富贵。两小足指背有纹,谓之十螺纹,主性鄙。惟十指皆无纹者,破败。足下有纹,大利子孙。足下龟纹,一世清名。足下有黑痣,富贵贤士。

达摩祖师相诀秘传

九年面壁,混混形骸,三累回光。糠秕世界,念彼此大千大千,人我空相色相。

竭曰:黄河之水天上来,根深不怕夭同摆

吾从渡海来,衣钵尽传,只有相家衣钵无人。今日得而吾事宁矣,他年亡授愚夫,是逆天也,戒之慎之。

第一法 相主神 神有七

藏不晦 藏者不露也,晦者无神也。

安不愚 安者不动摇也,愚者不变通也。

发不露 发者发扬也,露者,轻佻也。

清不枯 清者神逼也,枯者清而死。

和不弱 和者可亲,弱者可狎。

怒不争 怒者正气也,争者戾气也。

刚不孤 刚者可敬也,孤者可恶也。

第二法 神主眼(眼有七)

秀而正 秀者论其光,正者论其体。

细而长 细而不长,小巧之人。长而不细,则恶矣。

定而出 定则不露,然不出则愚人也。

出而入 出则有神,然不入则荡子也。

上下不白 上白多必奸,下白多必刑。

视久不脱 足神也。

遇变不毛 有养也。

第三法 人身分十分

面六分 面平正,不亏损,为得分数。

身四分 身坚硬, 不浮弱,为得分数。

第四法 人面分十贫

眼三分 眼正心亦正,作事终有进,眼正心不险,而要有神。正而无神,庸眼也,则作事不正。富贵之人一艺者亦有进。

最防流丽思似是却为非,流者,发业而似秀丽者,好色。而似有神思者,好恶。而似正非之分,毫厘不差,难矣哉。

额三分 额阔平,无纹助,眼倍有神,阔以横言,平以直言无纹以少年言。若无秀异,神额难平,阔所得几何。

眉口鼻耳二分、眉紧,鼻端平,眉须耸又明,海口仰弓形,晚运必享通。紧者,眉不疏散也。端者,正也。平者,直也。耸者,提起也。明者,棱角分明也。大而有收拾为海,两角朝上而不露齿,为弓。晚运专指口言。

第五法

择交在眼:眼恶者,情必薄。交之有害,然害者无心,不可不祥察也。

问贵在眼:未有眼而无神而贵且寿者。

问富在鼻:鼻为土,土生金,厚而丰隆必富。

问寿在神:未有神不足。而寿且贵者,纵贵亦天也。

求全在声:士农工商,声亮必成,不亮无终。凡上相不出此五法,拘于口、耳、目、眉、额、手、足、背、腹之间者,凡庸相士也。

总诀第一 人当自悟 今不析言

所有三界第子十分入二归,融通走至三味。即如是**常转,见世尊性,相佛法,烦恼火色相身,相可以见如否。凡所音相,皆是静安赤,诸象生,无复无曰。不相富贵。相寿者,相无法,亦无非法相,示诸众生若心取相,方备诸像,即见如来。如来有动神,有静神,有出神,有入神,有穷神,五神足即见如来。如来有肉眼、有天眼、有慧神、有法眼、有佛眼,五眼足即见如来。

弟子鉴心意曰,我祖览从神妙在总诀第一节二归三昧之理,未易推测,不敢妄解,聊以臆见略释第二第三第四节之意。身相节言,耳、目、口、鼻。诸身相俱好,不如心好,故曰,若心取相,即是相。无心相随,心灭耳。此相家必有阻隔纹者在天苍之间也,神动节即,专言五行,动神水也,得水行者,宜动,其色黑静神土得土形者宜静,其色黄,出神木也。以业生为义,得木形者,宜形和清硬,其色清入神金也。以人物为义,得金形者,宜坚小,其色白。穷神火也。得火形者,尖削其色赤。相生则和,相克则不和,皆先定其形,然后随其身之变,而断其顺逆,无不验者,若其得一形,而常有相生之色,助之,何往不利。肉眼节专论眼,我祖相人独重眼,故特举而申言之,肉眼者,眼下为子宫肉,满足安适而又不妍,则为真肉眼必有大贵之子享其褒,封天色苍碧,目睛碧如天色者,谓之天眼,必至期颐,慧者,聪也。乃秀目必富。文章登台阁法者律也,正也,眼下而不邪盼,其心为端,可以寄生死。托妻子,善人,君子,富贵,寿考之相也。佛以慈悲为主悲眼者,谓之佛眼,必好义施仁,而福及子孙,然慈眼终难识,目睛

不露,不流动,不仰视,而又有光射入,可亲不可畏,乃合佛眼耳。

总诀第二

天庭耸阁,早登荣还待印堂明。边驿开明文事显,父母此中管,义执骅马间父母窗地步也。眉清入鬓,可圆名欲眼亦无厉, 眉印常开明眉不指, 三十功史至。(不指言眉不指连也变) 。 目秀有神眼突出,眉骨高(眉骨高则能应目睛之安,故亦可登科)。泪堂断抓,百无成富。限死分明。年寿准间具要起过,从妨儿子。鼻也掀出,财出入,到老家难立。两颧高起不露骨。发在四十六。颧颐颏口,要有情,晚运此中分。须清疏最有力,五十相名益,耳当骇运不中评,老幼在精神(老幼耳,枯必死)五官正大,百事成,五骨粗肉重步履偏邪,老不安康,气壮得昴首,眉一字,文人兼武事,莫于清处信人贵,孤夭多因是(清薄者妖,极清而有神者,大贵而孤)莫于浊处笑人愚,富贵每於期(富贵者多厚者)。

总诀第三

雨睛常开,栗陈贯朽,而常生灾。开者,雨睛,水流向山根也,心险性急,而不好礼,因富而生灾也。双马浮丝,役志劳形,而多隐利。驿马左右绵隐隐浮红黄之丝,则有奔驰之劳,而亦有小利,善人恶眼妻驽,亦可成殃。恶形如神,目或哭出或色黄,须考其平目是善人。而鼻准丰隆端正,则因妻子而至讼,亦无大害,有此相者,戒性暴,绝婢妾,幸免殃。

漆面银牙,技艺多能文誉,祸生不测,必先青聚于印堂,位忽超升,必定见黄浮于年寿,小顺大逆,只因琐琐形神。琐琐中亦清硬,故小顺,后发先逆,必是悠悠坚难。此相身骨必清硬,但因年寿山根,常带滞色。一开即晚发矣。痣在领前,以言取祸,痣在颚下,衣领之外也。压藏袜内困贫得财,痣在阳物,眉间清白交加,作事成而无败,眉间印堂也青白可见,而不定之色谓之。交加天仓止糠秕堆积,家业散而空;天仓白衣隐起如糠秕或不时如寒起栗,贫败无疑。

眉清目秀者贵,谁知有极清夭媚秀之嫌。极清者眉目自觉有俗气。必主出家无子,媚秀者如彩塑,神像可观。而且不活动必主虚花不寿。

丰毗者富,须知有肉毗尸之异。角也尸行者,肥而免,死白也,二者必横亡暴卒。司空黄内隐,黑财上讼异。虎耳白臼中认红虚财追进此二节极应。唯气色难辨,以黄白为主,黑红各观方是。

二十颈顶肉臃家同颜子,五十子宫肉起,难学商瞿。商瞿五十方有子肉,起妍肉,也故无子,行来几度开情,燥急而难与同乐,开情方住步而解衣。(穷相也)别去三番四首,多疑面莫与同忧。别后频频回顾,疑而心险者,岂可与之言心。奸门陷而杀纹侵克妻必主二肉毗者全无。卧蚕厚而光泽,必生有五六,见人神色数变者,心欢谋经,则多疑而胆怯。听言已尽未知者,心驰病至,非改常,则奸常,则奸险。准应一点上。侵寿回禄,须防(寿乃年寿,回禄火神)唇上数茎青入口,河伯催促,准头黄亮,透天庭仓开,仍马者仍开者,名高掇。天仓驿马不黄亮,而止准间天庭黄亮者,中神清气爽。印堂红润,逢险地愈见其奇者,都位不平顺,或年当眼而恶露。或地不太高之颊也。险虽峻,神色腾之也。

神夺气移,而色昏难遇,好方难逃,卒死,一时神气足以杀人,部位却给好。不能挽回首,自作贱耳,戒之慎之。

破般遇顺风亦能航海,骨骼凡俗而得正色。长也,然终不永身。

真玉不出,石空自埋山,骨骼清健,色智不开,是矣一开则廊庙也。

形如僧道者,必孤如神像,有女无子。面如桃花者,必娇如橘皮者,晚得佳儿。语对人眼不对心,心疑而止专终非好相色,口就食不就口性贫而家必破败,沟渎之中而矣也,眼慈者,轻财财不聚,而不缺金眼黄者,困财虽多,而祸侵,妻子宫,黄中隐黑,妻子得财,中病作。昔有一个妻父死而无子,得家产告金,因而纵欲殁亡,即此色也。黄在黑上者应。

妾女宫白中隐红,妾女死亡中诉兴。亦有一官长因捶婢投井而去官。未曾投井之前两月,即观此色,甚应不差。

夫贵逼人清,最多孤鹤无子骨。大富同地厚,常似肥猪,不得终,脚跟不着地,面皮清薄,必见败亡。说话多头缩视胆,不一者终遭刑稿。铁面真金块红器,大金行得金局。行云流长应得源,深水形得水局。木秀内坚紧瘦不轻步,稳者方为木形得木局。火明气发,红而不燥,色润者,乃真阳火得火局。行云流长应得源,深水形得水局。木秀内坚紧瘦不轻步,稳者方为木形得木局。火明气发,红而不燥,色润者,乃真阳火得火局。厚重者肉肥面红润色不滞,镇静者这安定,而活动不枯,更要发生土形而得土局,三十前,天庭印角印独为先,四十前,天仓眉眼,眼尤为最。四十后至五十,鼻准颧

骨人最怕露骨,五十至七十岁时,口齿必要须清髭硬。

妇人重德,不媚,不淫,不雄,不躁。幼儿易养,眼定骨坚,声健囊黑,眼圆颧宽,威逼丹霄,祸遭刑杀商鞅之相。鼻垂须软贪,而畏人死不葬身,邓通之相。面订忌口,有须者,时黑时黄,则人通,口者,金也,水黑我生也,土黄我生也。忌面矫忌,嫩有胡者,利时,黑时,黄则大利。理与上同,二节皆在刚柔,以老面庇,轻称之道,心高语大,山根陷窄,到底无纹。心软量宽,准头量宽,准头高满,终身财裕,眉压眼颐,侵颧,妻夺夫以,左奸黑,右眉高,妾让妻位。步垂头坐定,抖足笑如哭,睡开口不奸由孤。睛淡黄,眉耸昴,口开张语不扬,非贪即夭,左颧权纹忽起一纹增一累二纹,增二经三纹,寿至期颐。右颧青气常,一月得一孙,二月得二甥,三月子生耳顺。服以白色浅深为重轻不知,日解青浮者眼立见,病以山根青黑,为生死不知,眼神走脱者,病必亡。

目光有三脱:

无忧者以浅深分病死,无忧而目光视,病体发也,故以脱之深浅分病死。

有病者以动定别存亡,有病而后目光脱,则以瞳子这之定者为死之兆。

遇事者,以阴阳分善恶,有变故而目光脱则分目之左右,以验其事之吉凶左右。

神色有三疑。

疑于常则阴事不测,久疑心必歉,疑于则病悔少根。无心之疑,小病立至,颖于身则死亡立见。百礼改常死之形也,形为心役者,病事为心役者,广有主则虚也。心为形役者贫。心为事役者夭。心为神役者奸,有主则实也。

总诀第四(专论女相)

火焰上炎,未笄而寡,谓火星太上发际高也。水流满溢,垂老而单,谓沟洫平满必无。日月高悬,临太阴而孀惨。谓日月角高起必克夫,应在三十六八之部。林冢茂实,屈中正而龙腾。谓山林冢墓满起,必在贵夫,应在中郎之部。

印庭火土常明,相夫登第,火土红黄之色也。

常舍水土交错,任意招贤。为水木青黑之色,堂舍交错于泪堂,精舍之部必淫。

耳轮反复,而高提防夫不一,眉梢斜散而横扫破产非常。奸门不陷多子且贤。泪堂欲安,多女而贵。求子问妾,定须清稳,而年寿不隆。谓请癯之女,骨腾于肉,则气血清明,必得子,加以长藏安稳,鼻不过高,子必多矣。年寿高大者,欺夫妨子。

娶妻问德,只要涩然而发肤馨润,涩者羞也,知耻慎重也,默者不多言也。肤香发润德之润身也。

项强胸突,凌夫克子,而长永。弱者眼正而光不外射也。指要尖削肉少。

阳方向西,向中有肉无妒,阳方向为女色,以白为上,而必俗带黄为贵,夫子而有润泽,深白浅红,淫妒之妇也。

沉睛荡足,掠鬓支颐于梦中,警有私言。沉思也荡摇也。四者皆贤女也。得意则向人颠倒,岂是贞良。失意则向人懊怒,终非久远。

眉目上指印堂,毒煞自遇为肉。眉上头向上,直指印堂,司空者,必毒夫,煞妾而自犯刑且多缢死。

颧准高陵年寿,妒凶制独守孤孀。两颧准头,高于年寿者,多寡,致多德当于所忽不安时而孤动,如常者有德衍嗣,全在不贪嗜欲,而清健者必多子。

总诀第五

相骨先头,次鼻,不粗不露为佳。头骨不论先后左右,有者必善,鼻骨露则破败和,不粗不露,总论一身之骨,也不低骨附肉者佳。

相骨贵重贱轻,不浮不紧为上。肉要直而顺,横肉必夭。而形浮者多天,紧者多贱。光润者为贵,大抵肉附骨者正之。

相行重要,不昂藏者,重而贱贫,强健者安而富贵,坐如山岳,而腰背须直硬,如峰峦之状,必富贵悠久。而肩过于颐,筋骨倦弱者,不永之相也。

喜时带怒,必是艰辛若之人。怒时反笑,定主刻厉坚根之性。对人频频偷视,莫与交游。无人恨恨而自言,岂堪远大。垂头独坐,心同豺狗,食多零落,身以絮萍。无痰常吐而吐而不收,先富后贫,(不收声也)有话欲言;而言不足,有头无尾,(不尽言也)。痰出而口常撮聚,必见破屋飘蓬。无事而动,每匆忙终是离宗困顿。红丝缠眼,山根筋起者,重刑(犯重刑也)丹砂抹唇,满面桃花色者,浪荡(不定老也)相之,大段略备,然气色之验于祸福者,难于常识。再与尔微辩之。不可言传,须自识之。

天道周岁,而有二十四节气人面一年,亦在二十四变换,以五行配之,无不验者,但气色右妙如祥云,亲曰温粹,可爱,方可贵也。如枯燥,暗恶,不独难发,主脾胃心腹之疾,水灾牢狱之厄。又气色最为难审,须于清明昧爽,精气不乱之,观之易也。若隔晚,酒色过度,易进易嫁,似明不明,似暗不暗,谓之流散。似醉不醉,似睡不睡,谓之气浊。此以难决耳,慎之慎之。

夫气色半月一换并,一节气子时则变矣。欲辩四时之气者,另其气五色之所属也。春青夏红,秋白,冬黑,四季月要黄,及四时之正气也。在于皮上者,谓之色。皮裹者,谓之气。气者如椒,如豆、如丝,隐于肤之内,细如春蚕之丝,凡察五方正色。木形有要青,火形人要红,水形人要黑,忌白。火形色红要带青,忌黑。金形色白,要带黄,忌红。水形色黑要带白,忌黄。土形色黄要带红忌青。乃五行生克之正气也。

夫气一而已矣,别而论之,则有三也,曰:自然之气。曰:所养之气。曰:所袭之气,自然之气,五行之秀气也。吾禀受之其清。常存所养之气,是集气所生之气也。吾能自安,物不能扰。所袭之气,乃邪气也。吾所存不厚,所养不充,则为邪气所袭矣。又推而广之,则有青、赤、黄、白、五色也。

神大为神有余,神层为神不足,气过于神为有余,气下于神为气不足,宜以意致,断可验矣。气通五脏则有所见,世人之喜、怒、哀、乐一至于心。则神色斯变矣。又况疾病死生乎。

青色,木色了。如晴天日将出之状,而有润泽为正,为吉,若干枯凝结,闪闪不定,而白色者,为克木,逆时,居财帛。破财居父母,则父母有疾。居子息,则子息有疾。赤色木生火为滞气,亦破耗,主官讼。口舌黄色,属土木,克土为财,主春月,为禄旺。黑为水之生木,虽如淡舌浓,亦主灾祸,太重,主死亡。

红色火色也。如隙中日影之色。而有滑泽为正,为吉,若焦烈燥烦,如火。炽而黑气者,主大祸,居疾,厄主死。居官禄,主囚禁,降官,失职。白色为金,主发财大旦。黄色,火生土,为滞气。财忧相半。青色为木,生火太盛,亦生悲忧恶相半。

白色,金色也,如玉而有润泽,为正为吉。若如粉如雪而起粟者,则主外孝。黑色为滞气,主破财,又主大病,赤为火,克金,主官非口舌。家下虚惊,百不如意。青为木,金克木,为财忧喜相半。黄色土生金,谋事有成,百事称心如意。

黑色,水色也。如漆有润泽者,为正为吉。若如烟煤而暗色者,则主灾,白色,为金,生水,主财禄,黄色土克水,主灾,主儿女有疾,有财帛,主在破,赤色为火,多旺,反克为财,太赤,亦生官非,不为大害,亦散为火,冬三月无气,故也青为滞气,主破财,反为有灾,凡事不如意,冬有青色,防春瘟家病,度术福禄之也。

四季月,年寿宜黄如邪色,白主福,红主讼,及患病破财。克火珠焰发者,主火灾。青主惊恐,疾病,黑主大病,死亡。黄者,主疾病失脱。

以上气色虽现,尤为有,神色正而神脱,色亦空耳。色邪而神旺,色终莫能为大灾矣。

十二宫克应诀

一命宫

印堂平正命宫牢,骨起天中是富豪,
中岳分明悬左右,龙现纹穿五品曹,
只此少年夸及第,名扬天下世间褒。

印堂低陷两眉旁,眉更堪交克父娘,
眉曲纹生田地破,勾纹横乱被刑伤,
若生理痣他乡死,更见疮痕即祸殃,
便佐为官少超达,终须贫贱走忙忙。

二财帛

财帛须发单头隆,风门稳足正财丰,
若还若曲妻家财,左曲浑来居老穷,
大体斜穿衣食薄,准头枯露厚财空,
准头直透天庭贯,终乱交眼亦主凶。

三兄弟

眉长过目妨兄弟,头尾鬓毛准下论,
右貌眉长年宝永,愁容卧保定穷贫,
相交吏弟他乡死,孤自粗疏自立门,
两额不齐随异母,黑生纹乱必多逆。

四父母

阴阳父母要分明,黑白神明生贵荣,
藏精藏神须富贵,斜瞻斜视主形名,
秀长似凤文才盛,圆小如龟智慧多,
赤目贯睛须恶死,劝他体问是如何。

五男女

王为男女主之阳,宽薄包藏子息昌,
若见明润生在目,更兼偃月有文章,
黑生纹乱见多哭,深陷干枯是少郎,
红薄定须生贵子,亦招华贵寿延年。

六奴仆

奴仆须看两海门,端肩荣净是堪论,
若生纹乱多奴仆,穿陷偏斜牛马伤,
地库平均地自至,承誉不陷有来因,
那看五岳朝天府,富贵荣华第一人。

七妻妾

鱼尾妻宫要产平,光圆一寸是奸门,
黑生纹乱妻须克,纹陷凹低被产惊,
润泽外家财宝进,凶纹是已主刑徒,
奸门举剑招淫妇,若不主凶亦害名。

八疾厄

为人疾厄在山根,平满分明少祸逆,
横逆交加遭疾厄,黑生总是厄风温,
若然凹陷须衷哭,更与泪堂同共论,
直耸印堂微微见,高名千古镇长存。

九迁移

迁移鱼尾在旁边,人鬓如柴禄位迁,
悬在天伦俱富甲,名扬天下是英贤,
仓门穿陷主无禄,毛发焦枯亦少钱,
出入更兼伤不死,庶人离屋少田庄。

十官禄

官禄须看额广平,天庭横正位公卿,
山林武库随神起,驿马龙宫招外客,
削弱陷坑无禄位,骨低额窄少前程,
更兼多黑罗纹起,任是为官也剥名。

十一福德

福德宫中看仓库,命门颧骨看龙堂,
方平五指为朝贵,定出三公作正郎,
亏陷无束无禄位,斑痕生处少衣裳,
凡看爵位须看此,有禄纹须福寿长。

十二相貌

凡人相貌最举穷,细认三方十二宫,
三主星晨无陷缺,一生衣食主兴隆,
五星切忌相刑克,部位停到论吉凶,
此是神仙真妙诀,等闲不与海朦胧。

结偈

铁船有风黑海去,月明万里故人来。习须先以相家常各部位,在入其门户,而复以此神司而化之,往来古今尽在月波中矣。

时据之于铜柱山中紫龙洞

以上达摩祖师相法


分类:易经书名:麻衣相法作者:(宋)麻衣道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