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法》卷四 石室神异赋(1)


五代间有奇人陈搏,赐号希夷(搏字图南,精于相法,常相。宋太祖后,乘马入汴,路闻宋太祖即位,大笑堕地,曰:天下定矣。后太祖召见,不仕,赐号希夷)。师麻衣(麻衣乃仙翁也),学相论,以冬深拥炉而教之。希夷如期而往,至华山石之中(华山石室,乃麻衣修道之地也,以后希夷隐于此),不以言语而度与希夷(默而爱之也),但用火箸画字于炉火中,以传授此识,又用金锁赋,别有银匙歌授之,希夷画其学焉。金锁赋,银匙歌皆为麻衣之所作也。

“相有前定,世无预知。”(一本预作先,言世人不能预先知之也)。人之生也,富贵、贫贱、贤愚、寿夭、祸福、善恶,一定于相之;形貌、皮肤、骨骼、气色、声音,焉山翁嗟夫,世人无有能预知者。

“非神异以秘授,岂尘凡之解推。”(解上志)欲预知相之前定者,非神妙异常之典不能知,然后秘授以此书者,又岂世俗等下之人所能推解哉,意谓必希夷能之也。

“若夫舜目重瞳,遂获禅尧之位。”(尧之子息不省,闻舜仁,故以天下传之于舜)。舜虞帝瞳目童子也,言舜有重瞳之异相,遂受帝尧之神,而有天下。

“重耳骈协,果兴霸晋之基。”(重耳,献公之子,因出奔,后振其国)。重耳,晋文公,名骈,并也。文公有骈,骨之奇骨。果与晋室之基而成霸业。发石室之丹书,莫忘吾道,剖神仙之古秘,度与希夷。麻衣谓,今日发石室丹宝之书,剖决古仙秘与之。

“当知骨格为一世之荣枯,气色定行年之体咎。”(荣枯即贵贱也)。骨相无异,相之体也,则一世之荣枯,可由此而知。气色旋生,相之用也,则行年之休咎,可由此而验知者,参之人之贵贱,思过半矣。

“三停平等,一生衣禄无亏。”(一身三停,只重在平等)。自发际至印堂为上停,自山根至准头为中停,人中至地阁为下停,此面上之三停也;头、腰、足为身上之三停。古云:面上三停额鼻阁,身上三停头腰足,三停平等,多衣禄长寿,如差异不等,则衣禄三亏,由此可见。

“五岳朝归,今世钱财自旺。”左颧为东岳,右颧为西岳,额为南岳,地阁为北岳,鼻为中岳,此五岳欲其朝归,拱直丰隆,不欲缺陷伤破。混义云:五岳不正穷相也,终始薄寒。

“八卦高隆,须是多招财宝。”则钱财于此可见也。

“颏为地阁,见未岁之规模。”丰厚者富饶,尖削者贫薄。凡相人未限在此,地阁为水星,属下停,若推金、水形为佳。

“鼻乃财星,管中年之造化。”(四十八至准头,四十七至五十,谓之中年)。丰隆端正者富贵,掀露偏曲者下贱。属中停,若推土形人最应。

“额方而阔,初主荣华,骨有削偏,早年偃蹇。”(额为官禄,十五岁行之,故云初限)。额为火星,乃官禄,父母之宫,在限为初。若方正宽阔,必主初年荣华。其骨尖或偏陷,须见早年不利。

“目清眉秀,定为聪俊之儿。”眉分罗计,目属阴阳,眉宜秀,而不粗散低垂,目宜清,而不昏暗、斜视。虽未富贵,必然为聪明、俊秀之儿。

“气浊神枯必是贫穷之汉。”(此容人神气也)相中言:神气最多,人所难辨。观夫自阁老道云:神气者,百间之秀裔也。如神气舒,则山川秀,发日月出,而天地清明,在人为一身之主,诸相之验,故清三云,大都神气赋于人,有似油兮,又似灯,神气不浊人自富,油清,然后灯方明。然神气浊枯者,终身不达。

“天庭高耸,少年富贵可期,地阔方圆,晚岁荣枯定取。”天庭位在印堂之上,发际之下,以其处于至高之位,故曰:天庭宜高耸如立壁,腹肝无痣纹偏陷,更兼五岳朝拱,幼必贵显。地阁在承浆之下,头额之间,为田地奴仆之宫。若方则贵,厚则富,削薄则贫,方而圆,未主荣华。

“视瞻平正,为人刚介平心,冷笑无情,作事机深内重。”视不欲偏斜,若斜见者,其人奸邪,心必险恶。正视者,心地坦直,志气刚介。凡与谋,为推冷笑而不言情由,其人机谋必深,而难测心思,必重而不轻。

“准头丰大心无毒,面肉横生性必凶。”面凶,即颧骨与肉俱露面,横生者,其性必凶暴。

“智能生于皮毛,苦乐观乎手足。”皮肤细软光莹,毛发疏秀润泽者,必智慧聪明,若反此者,必粗浊也。手指节粗大枯硬,足背瘦长干枯者,其人必辛苦。手若细软润泽,足若骨肉圆滑者,其人必逸乐。

“发际低而皮肤粗,终见愚顽,指节细而脚背肥,定为英俊。”发低额凹,皮肤粗燥,为愚之徒。

“富者自然体厚,贵者定是形殊。”体貌丰厚者,仓库无亏而必富,形象清奇者骨骼异常,而必贵。

“南方贵宦清高,多主天庭丰阔,北方公候大贵,皆由地阔宽隆。”(南岳恒山为南方之主)面相以天庭为主,天庭为额,乃火星也,南人若头额丰阔而不偏陷,官禄多得,多为清高贵官。(此为南国相天庭,北人相地阁)北方以地阁为主,地阁为颜,乃水星也。北人若颐颜宽阔而朝天,天庭君臣相得局,故多为大贵公侯。

“重颐丰颔,北方之人贵且强,驼背面田,南方之人富而足。”颜颐肥大而若重,两肋丰阔如燕颔,贵且强也。合背丰厚,类驼峰,面貌方圆如田字,南人有此相者,即云富足矣。观夫上文有曰:南方贵臣清官,主天庭似乎相戾。广监云:浙人偏于清苦,面背丰厚,得此相必富贵。

“河目海口,食禄千钟,铁面剑眉,兵权万里。”眼为四渎之二河也,口为百纳之海也。目若光明而不露,口若方正而不反,贵显,食禄之人也。谓之河目海口者,言有容纳而不反露也。铁面者,神气里若铁色也,剑眉者,棱骨起如刀剑也。此相乃计罗谋横于天位,水气远居于火方,非兵权万里之兆,与若神气而忽变,面黑色凶矣。

“龙颜凤颈,女人必配君王,燕颔虎头,男子定登将相。”颜貌如龙光之秀异,颈项若凤彩之非常,后妃之相也。(班超投笔从戎,封侯有相)颔在颜颐之间,骨肉丰满稍起者,如燕颔也。头额方圆,口眼俱大,视有神威者,如虎头也,男子有此,班超之相。

“相中诀法,寿夭最难,不独人中,惟神是定。”推书中诀法,惟寿夭最难,如郭林宗观人八法,而不及寿夭者,非难而何不独。曰:人中为保寿官,欲分明如破竹之形者,寿要当以神气为主也,学者参之。

“目长辅釆,荣登天府之人,神短无光,早赴幽冥之客。”辅即星辅,眉也。采即光也。若目长而有神,眉清秀而有光,必聪明登第之上。目神短促而无光,视瞻无力而昏沉者,主夭折。

“面皮虚薄,后三十寿难再期,肉色轻浮,前四十九岁如何过。”(言三十岁必死)虚者,肉不称骨也,薄者,有皮而无肉也。故经云:面皮急如鼓,不过三十五。此之谓也。(后句,言三十六岁之时,当死之期)肉者,骨之荣术,体之基本者也。色者,气之精华,神之胎息者也。肉宜称骨,面色腚,有气而富,若轻浮者,暗者,必夭。故经云:肉缓筋宽。又云:三十六前是去程,正此谓也。

“双条项下,遇休咎而愈见康强。”老人项下有两绦,生至于项者,谓之绦,主寿延,人有此线,若遇休囚而不为凶,见其康吉也。故经云:眉毫不如耳毫,耳毫不如颈下之绦也。

“凡骨顶头中有疾厄,而终无艰险。”一作凡骨中,顶额有九贵格,然难得俱全,恐非是终,不若凡顶骨中为有理,但凡有奇骨生于顶中者,虽有疾厄,而终无险矣。古云:面无善颜,头无恶骨是也。

“骨发旋生,形容忽变,遇吉则推,逄凶可断。”夫人未贵之先难,有骨骼既仕之后旋有生长,未富之前,虽有形容,既富之后,忽有骨更益,骨因贵生肉,随财长而形,有五行之别,病生于饱暖,出生于乐极,而气有五色之变,学者仔细推之,吉凶可断矣。

“常遭疾厄,只固根上昏沉,频遇吉祥,盖谓褔堂阔泽。”根即山根,位在印堂之下,与年寿三位为疾厄宫。宜神色光明,不欲黑暗,若时时昏沉而不明者,有疾病之人。福堂在两仪之上,华盖之旁。若明润而色红黄者,恒有吉祥而无凶也。

“泪堂深陷,蠹肉横生,鼻准尖垂,人中平满,克儿孙之无类,刑嗣续之难逃。”目下泪眶为泪堂,宜丰满,不宜深陷。眶中肉虚若瞳,曰“蠹肉”,不宜横生。鼻尖为准头,宜齐大,不欲尖垂,准下唇上,形如破竹,曰人中,又名沟血,宜深长,不欲平满。盖泪堂为男女子息之宫,准与人中乃宫室奴仆之位,若有缺陷,主儿孙之刑克也。

“眼不哭而泪汪汪,心不忧愁眉缩缩,早无刑克,老见孤单。”(此在眉目上见之)若眼不哭泣而两泪湿汪,心无忧愁。双眉频缩,此刑克之相也。古云:不哭常如哭,非愁且如愁,忧惊神不定,荣乐牢途林。

“面似橘皮,终主贫穷,神带桃花,也须儿晚。”(刑克孤独之心)满面毛发,好如尖垢所腻。有歌云:面色似桔皮,孤刑定不疑,虽然生一子,却换两重妻。神气如桃花娇嫩,邪淫之人,也恐生子不早矣。鬼谷云:桃花色重,乃侵目,恋酒迷花宠外室,信乎?生儿必晚也。

“眉峨声泣,不贱则孤,鼻若梁低,非贫则夭。”眉不欲耸而苦寒,声不欲散而如哭,有此相者,贫贱孤刑也。鼻梁乃年寿之位,不宜低曲,若有此者,必伤财寿,非贫即夭。古云:山根断准头高,至老受波涛,此正所谓也。

“富贵多生劳漉,为下停长,贫穷到老不闲,粗其骨格。”(此三停非面三停也)广纪云:中停长近君王,上停长幼吉祥,下停长老吉昌,三停平等,富贵绵绵,若三停偏长者,末难富贵,未免终生受劳碌。凡骨骼宜隆耸清明,与气肉相滋,乃富贵安逸之相,若粗大暴露,肉不相称者,必贫穷奔波之人也。

“星辰失陷,部位偏亏,无隔宿之储粮,有终身之劳苦。”(天以日月为眼,人以眼为日月)眼为日月而不明,鼻为土星而不隆,此星辰失陷也,余皆仿此。额位于天,宜高而反低,颏位于地在,宜厚而反薄,此部位之偏亏也,余仿此。如有此相者,贫贱孤苦之人,必终身劳苦,无隔宿之粮也。

“三光明旺,财自天来,六府高强,一生富足。”两福堂与准头曰三光,若明镜而不暗,丰有天财,大富。两颧、两颔与日月角,曰六府,若丰隆而高拱者,不贵则富。

“红黄满面,发财家自安康,猪脂砾光,克子终无了日。”(红、黄得色之正气)五色惟白黑宜秋冬,春宜青,独红黄四季皆吉,若满面常带红黄之色者,发财,家自安康之相也。猪脂者,即面如涂膏也。砾光者,如帛用砾石碾光之类也。面色有如此者,名洒浴天,主刑克。

“面皮太急,虽沟洫长而寿亦亏”(古云:面皮急如鼓,不过三十五)若面皮与肉俱急如绷鼓者,虽然人中深长,亦主寿短。

“两目无神,从鼻梁高,而寿亦促。”眼为上相,以神为主,骨法次之。若目无神光,纵使鼻梁高耸,亦非寿相。

“眼光如水,男女多淫,眉卓如刀,阵亡兵死。”眼光,睛之神光也,常要明净,不宜泪涟,多淫欲,流光不祥。又云:光不欲射外,神不欲流出。若目光如水,兼斜视者,淫欲之人也。眉为罗计,具骨势直竖如刀者,性极好勇,终主暴亡。

“眉生二角,一生快乐无穷,目秀冠形,管取中年富贵”两眉俱有两尾,如角而起者,不贵则安闲之人也。两目细长若冠形,如黑白分明而清秀俊美者,至中年则必发达。

“黄气发从高广,旬日内必定迁官,黑色横自三阳,半年期须防损寿。”黄气,寿色也。高广旁尺阳,近变地,此位若黄气现者,必迁官不久,庶人有此气者,亦主喜庆。黑色者,其色如烟爆之状。阳在左目之下,若黑色现皮位者,须防深灾不远,亦妨子疾(女人在右)。

“奸门青惨,必主妻灾,年寿赤光,多生脓血。”奸门位鱼尾后,为妻妾宫,有青黑之色者,必主妻妾之灾。(年上寿上属疾厄宫)年寿二位,在鼻准之上,山根之下,为疾厄宫,若红赤色惟见此位者,主生疮疥。

“白气如粉,父母刑伤,青色侵颧,兄弟唇舌。”白气主丧亡,若在父母宫,见者必主刑伤。颧伴正面,若有青气侵入此位者,则主兄弟唇舌之忧。

“山根青黑,四九前后定多灾,法令绕缠,七七之数焉可过。”山根位在年寿之上,若此位常有青黑之色者,主灾疾。(法令入口,邓通饿死)栏台之旁曰:法令又曰金缕,又名寿带,宜福顺,绷急而不可缠曲,若不顺,兼腾蛇唇下入口者,皆不寿之相也。

“女子眼恶,嫁即刑夫,声杀面横,闺房独宿。”女人之眼细且长,清而秀,若圆大凸露,为恶相,嫁即刑夫。若声如破锣,面皮横生者,主寡居。

“额尖耳反,虽三嫁而不休,颧露声雄,纵七夫独末了。”额尖、耳削、轮反,不利骨肉,克夫频,正谓此也。(此旦言女人之相)古云:克婿两颧露,刑夫额不平,要知三度嫁,女作丈夫声。正此谓也。

“额偏不正,内淫而外貌若无。步起不平,好坏而心中最恶。”头额为诸阳之首,不宜偏削,若偏而不正,举止轻浮而不稳重者,居多主浮荡。行步不正,如风摆杨柳,乃蛇行雀跃,马跑兔奔之相,其心险恶。

“腮见耳后,心地狡贪,眼恶鼻勾,中心险毒。”腮,颐也。颐骨不宜太露,古云:耳后见重腮,平生无往来,必主心地狡猾、贪鄙。古云:眼若凸露人情难睦,鼻如鹰嘴契人心髓。

“脚跟不着地,卖尽田园而走他乡。”行走稳重,富而财艺,若行步轻浮不停,如雀跃之壮者,为破财奔波之相。

“鼻窍露而仰,卒被外灾而终旅舍。”经曰:鼻唇仰掀及结喉者,夭亡,浪迹死他乡,正所谓之也。

“唇不盖齿,无事招嫌,沟洫无髭,为人少力。”不笑而齿龈常露者,好谈人过,与众不和。经曰:唇齿不合,口唇尖薄,多是多非,此之谓乎?沟洫即人中,不宜无髭,若少髭而露者,其人必劳碌。

“印堂太窄,子晚妻迟,悬壁昏暗,人亡家破。”(太窄,本作太阔)印堂有丰隆,太窄,若此者,不但无官,亦且子妻不早。悬壁为奴仆宫,宜光润,若气色之昏暗者,主死,主破败。

“结喉露齿,骨肉分离,粗骨急皮,寿年短促。”(此为死在他乡之相)结喉者,喉骨若结而高也,露齿者,即唇不盖齿也。二者乃客厄招嫌之相,骨肉分离。骨骼粗大而“形容俊雅,终作高贤,骨格清奇,必须贵达。”(高贤者,乃隐逸之士,高尚其志,天子不得,诸侯臣子不得,及若许由,巢文之流)形容若桂林之定枝,昆山之片玉,清奇俊雅者,必高尚之士。精神翘秀曰清,古怪异常曰奇,有此清奇之品格,终须贵达。先正有云:巍巍古怪状间云,昆山片玉已琢出。

“卧蚕丰大,定子息之晚成,泪堂平满,须儿郎之早见。”卧蚕在眼下,为子息宫,若丰大而陷下者,生子必晚。泪堂即眼眶也,若丰满而不陷者,生子必早。

“龙宫低黑,嗣续难得而愚眛;阴阳眼亮,男女易养而聪明。”龙宫即眼眶,为男女之宫。若低陷而色暗者,子嗣不易得,纵然有得,亦愚而不孝也。太阳、中阳、少阳即三阳,居左目之上,太阴、中阴、少阴即三阴,居右目之上)阴阳即三阳三阴,亦子息宫也。若明润而不枯陷者,男女易养而聪明也。

“面大鼻小,一生常自历艰辛,鼻瘦面肥,半世钱财终耗尽。”(耳小、眼小、口小、鼻小为四极)正面大而土星独小,奔波之相也。广纪云:鼻小为四极,劳外无休。面肥鼻隆,钱财丰足。面虽肥而高削而又瘦者,虽有钱财,终须耗尽。

“边地四起,过五十始遇到亨通。”(地阁、天庭、山林、郊外,四部俱全者为四起)边地与天庭、山林、郊外俱高耸而起者,主晚年荣达,福禄之相也。

“辅骨高绕,三九即居官位。”辅骨,即两辅角元骨是也,若耸而高隆,早得荣华。

“明珠出海,姜太公八十遇文王,火色鸢肩,马周三十逢唐帝。”(姜太公吕望,垂钩于渭水,至八十岁,始遇文王,用为军师,曰尚父。一本增作明珠出海,大海解明珠为耳垂珠意,谓耳珠朝口,为寿相,然与下文不合益,太公八十遇文王,言发达之运。马周三十逢唐帝,言发达之早。若火色鸢周之相者,以火能炎。上鸢能飞,腾达之早宜矣,若明珠出海,为太公之相,则未明疑可见予观,后文有曰:流魄放海,相防水厄之灾,盖为黑气入口,恐明珠出海,亦指气色而言,学者详之。(马周,唐人也)火色,赤色也。鸢肩,类飞则肩耸,马周赤色而肩耸,其相如此,一故早年腾达,盖飞而炎上故也。

“鹤形龟息,吕洞宾遇仙成仙,龙脑凤睛,元龄之拜相入相。”鹤形清奇,龟息异常,吕洞宾有此相,至庐山而遇钟离真人,一梦黄梁而得仙道。(元龄,唐太宗时人,与如海等十八人学)龙脑者,头骨突兀,高起,而额露也。凤睛者,两目细长,黑白分明而光彩也。房元龄有此相,唐太宗时,用之为相。

“法令入口,邓通饿死野人家,螣蛇锁唇,梁武饿死台城上。”法令者,口边纹也。前汉邓通有此纹,文帝令许负相之,指其口曰:他日饿死。帝曰:富贵在朕,遂赐通道铜山,得自铸钱,后至章帝令收钱,通竟饿死。腾蛇,即法令纹也,梁武帝亦有此纹,帝都建康为诸侯晾所困,台城饮膳,被侯景所减,帝述愤成疾,口口苦索蜜饯不得,惟日荷荷遂殂。

“虎头燕颔,班超封万里之候。”(班超,班彪之次子,兄名固,妹名昭,父子、兄弟皆有功于国家)虎头燕颔,言头若虎之头,而圆大颔若燕之颔而垂,许负相班超曰:燕颔,虎头,飞而食肉,万里相侯上是也,后弃笔投果,出玉门关,立大功,威振西国,后封为定运侯。

“山林骨起,终作神仙,金城骨起,即登将相。”山林在郊外,发际之间有骨而高起者,以其贵在日月,天庭之外,故坦作神仙而已。印堂有骨隆起,如五指插入发际,曰金城骨,有此骨者,主大贵。经曰:金城分五指,极品在庙廊。

“又当知贵贱易城,限数难参。”(限数以流年远数为参)骨骼贵贱、贫富,相所易识。夫气色,生克之限数即定,则其象难参详也。

“诀死生之期,先看形神,定吉凶之兆,难逃气色。”人之一生,以神气为主,形貌次之。凡相人之法精致,气色为最重要,保则精神有衰,旺则气色有生,详而观之,则吉凶可决矣。

“睛如鱼目速死之期,气若烟尘,凶灾日至。”(鱼目,言圆而露也)睛圆而露疵者,则如鱼目,有此相者,无光彩,非寿相。气色欲光明,不欲黑暗,若气若烟尘,所朦而昏暗者,心主凶灾。

“形如土偶,天命难逃,天柱倾斜,幻躯将去。”形体干枯,兴土无异者,不久病之。天柱者,颈项也,若倾倒歪斜而不起者,虚幻之躯,不久将死也。

“貌如铁钱,运气逆去,气若禅云,前程亨通。”若气色明润,如祥云而红黄者,前程似锦,通达太平,无灾无祸矣。

“名成利遂,三台宫俱有黄光。文滞书难,两眉头各生青气。”三台宫,在两辅及额角,此位俱有黄光者,定卜成利就。两眉头各生青气,文书必迟钝,文章不可登堂入室也。

“黄气少而滞气重,功名来又不来了。青气少而喜气多,富贵至又不至。”红黄者,喜气也,青黑者,滞气也。若红黄之气少,黑之气多者,功名虽有而无也,少有功名而老无所成,是也。青气少而喜气多,富贵至而不至。青气即滞气也,喜气即红黄之色也,青气少而红黄之气满面,则财富叠至,财禄俱至也。

“滞中有明,忧而变喜,明中有滞,吉而反凶。”色若滞而忽明润者,忧中有喜气,若明而忽暗,滞在明中者,则喜中必藏凶也,则避之不及,驱之不去也。

“正面有红光,无不遂意;印堂多喜气,谋无不通。”正面一寸之分印堂,在开门之间,二部多有红黄紫色者,多谋而主遂意。

“年寿润明,一世平安。”年寿在山根之下,为疾厄宫,若光明不滞者,其年必平安,一作悬崖,忽光财宝,将去甲泽润,吉祥鼎来。

“金匮光泽,诸吉鼎来。”金匮,鼻准两旁,即兰台亭尉,明润而不暗者,必驱凶避难,吉祥安康,吉乐其一生也。

“部位无亏,一生平稳;气色有滞,终见凶逆。”一生部位无亏破者,不遭凶险,诸位气色不光润,平调者,终有所不利,极至不意而之。(部位短,方上下左右部位,无冲破缺陷者)。

“形容古怪,石中有美玉之藏。”形容古怪者,不可作下贱之人看待,若神气清秀,动作异常,乃浊中清,石中玉,学者详之。楚人合氏,得之玉璞,献之于楚王,王以下贱人看之,二献二拒,且斫脚两只,合氏终无悔,三献于怀玉,王剖之,得合氏壁。此所谓形容古怪,不可冷眼,石中美玉,必放光华于世。

“人物巉岩,海底有明珠之聚。”如龙准、龙须、虎头、虎睛之类,岂非峻岩之人物乎?终遭富贵,不可一例而推,真如沧海之珠,放珠入海。

“相要之一辨其色,次听其声,更察其神,再观乎皮肉,不可忽也。”四者兼之,万无一失。

“眉毛拂天仓,出入近贵;印堂接中正,终须利官。”天仓在眼旁,左具之侧为左天仓,右目之侧为右天仓,若眉如新月,而拂天仓者,则其人主聪明,贤能,近其贵也。印堂指中正之下,若印堂宽隆,上接中正,崦光润、平泽者,利于官禄,反之,则印堂窄平,虽上接中正,亦滑甚利者也。

“呼聚唱散,只因双颧并起于峰峦;引是招非,盖谓两唇不遮乎牙道。”东西两岳曰双颧,峰峦言隆,而且高也,若二颧高,其人有聚散之威,二颧平,则威恩具教,若二颧凹下,无威可言,真无假有,是非多也。(此官贵之,呼唤左右之人,呼而皆来,此官贱之,徒呼无益,人声无答)唇不盖齿,好说是非之人也,唇闭而齿不盖,好谈人过,与众皆不睦招是惹非,无终无了,以此谓之,不宜乎?

“狼行虎吻,机深而心事难明。”(吻者,忿怒之声)行而头低,乃反顾,曰独行天事,而咬牙若撤,无笑容者,曰虎吻,其人凶狠,心机难测,狼行虎吻,测难乃深,若是者,交之慎慎。

“猴食鼠餐,鄙吝而奸谋到底。”食而细疾,其貌如怀者,曰鼠食,食而不嚼,其貌如不足者,则曰猴食,有如此之相者,鄙俗、奸邪之人也,有此之好者,无处不是触之皆然。

“头先过步初主好,晚景贫穷;灶仰撩天中限败,田园耗散。”(此言形象)行时若头低向前,而过于脚步者,其人必初年有余,而未年则不足矣,少兴而老衰者也。(中年即由不惑而至知天命者也)井灶乃鼻敷也,不宜仰露而撩天,主中年破败,虽有财,终须耗散,空空坦坦,无处寄挂者也。

“女人耳反,亦主刑夫;男子头尖,终无成器。”(左耳为金星,右耳为木星)金木二星失缠,不利于夫宫,妻宫盛,则夫宫衰,兼有九魂,魂灵宁平,不主霜居也。头乃六阳之首,宜圆而大,若尖小,削薄者,岂为富贵福禄之器乎?

“观贵人之相,非止一途;察朝士之形,俱要四大。”(言贵人之相,亦有多处之美,由一处叙之)四大即四体,贵人之相,四大厚而健,四体修而长,不若贱鄙之人,四大薄削,无修无长。

“腰圆背厚,方保玉带朝衣;骨耸神清,定主威权忠节。”腰腹圆肥,背肩丰厚,皆食禄之相。富贵通达之人,皆貌壮体肥也。骨节突峻而高耸,眼神清而威,则居官必有威权,忠节之臣也,观夫天下之忠烈之臣,此非宜之谓何?

“伏犀贯顶,一品王侯;辅骨插天,千军勇将。”(伏犀,骨名,其形直耸,无曲无节)若有骨从印堂耸起直入脑者,曰伏犀,主大富大贵,一世人生,福禄不弃。(天者天仓也)辅骨衣眉角,有骨丰隆,平立而起,抽入天仓者,主威权,使千军万马,万里之师,名扬疆场,遍观天下,世之历来勇猛威武之将,皆可由此而验之也。

“形如猪相,死必分尸;眼似虎睛,性严莫犯。”(猪死必分尸,由此知之)身肥而项短,饮食无厌,目蒙瞳而黑白不分明者,猪相也,多死非命,此谓之也。目圆而大,黑白分明,光射炯炯,神视不转,逼人若炙而有威者,曰虎睛也,其性必烈,则莫犯之也,验之必应。

“须黄睛赤,终主横尸;齿露唇掀,须防野死。”古云:眼睛毒,必性急,须髭黄,怒气强,若是者,终自招灾祸,且害者无心,防之不胜,世之人皆有可犯。两唇不遮,两齿不掩,口似闭不闭,似张不张,曰露齿,若又唇掀开裂,喉结异大,突兀可怖,晃然而见者,必死他乡郊野而无人收掩,弃露于矿,此之谓也。

“口唇皮皱,为人一世孤单,鱼尾多纹,到老不能安逸。”(此言有子而无子)通仙录云:口边皮若生皱褶,有分应须出外乡,岂非孤单之相也,此谓不宜乎?鱼尾在眼角之上,中年而生,年长则多。经云:鱼口简纹长入目,虽云眉寿,然最劳心,一世辛苦,苦于奔波。

“二眉散乱,须忧聚散不常;两目雄雌,必主富而多诈。”(多则散乱,不成理状)眉乃兄弟姊妹宫,亦主财星,聚之者,弟兄和睦,姊妹不分,享乐天伦。若散而不清,主离耗,则人各奔东西,骨肉之情,无寻无觅。两之中,小一大一曰雌雄之目,有如此相者,虽然财富充澄,富足天下,必奸诈,处之长久,揽财无情,世人与之,皆欲敲骨剥髓,交不可。

“面多斑点,恐非老寿之人;耳有毫毛,定是长生之客。”(斑点在面,非痣也)黑青斑点生于面者,神气衰也,岂有寿相?黄白斑点存于颜面,神气虽差,但寿可比人。(耳孔之前及中有毛,长短有别,寿亦无同)经云:眉毫不如耳毫,耳毫不如项绦,项绦寿长,耳毫寿,毫有长短,寿时不同,短则寿短也。

“脚背无肉,必主孤贫,胸上生毛,性非宽大。”(脚背见盘骨者,谓之无肉)大统赋云:足者,身之枝也,所以连清身者,也若枯而无肉,必孤贫之人也。胸膛上生毫者,其性偏急,事有所急,必有燥动。经云:胸上生毫非达器,性情狭隘气势弱,以此验天下,应之也。

“莫教四反五六,必主凶亡;更忌神昏八九,也无称意。”(教增平曰,高者与有)四反者,四无棱,眼无神,鼻露敷,耳无轮也,有此四反者,其人有凶之三事,四反皆应,月逢五六,皆为凶险之日,应驱利避邪。言有失之,有此四反,兼更有神气昏暗者,至老终不吉利,此之谓也。

“天庭高阔,须知仆马无亏。”(主一生不能称意)前文云天庭高耸,少年富贵可期,此云即高又阔,即高且阔,则定居官位而无疑,天庭有高无阔,居位定高,而风险亦高,天庭有阔无高,处也练达,然不可居于高位也。

“地阁方圆,必钱财堆积。”(此乃言钱财之事也)地阁为颔,丰隆得乎地,天庭为额,丰隆得乎天,得乎天者必贵,得乎地者必富,此之谓,地阁方圆,钱财自来,命中如是,一生享平。

“脸上青光汲汲,贪婪孤贫;准头赤色重重,奔波跪计。”(此言物之不足也)面上有青黑之气叠观者,主孤苦不足,青光为滞,滞则虽贪而无为,虽婪而无剩,则终贫苦。(准属土,故曰土中有火)土中有火,此乃万物不生之相,主奔波,即一生为此,终了化火,若酒侵而赤者,多诡计也。

“圆融小巧,毕竟丰亨,方正神舒,终须稳耐。”此言之,行事诡密者,虽生具贫贱,长于困苦,然到老富泰。面目方正,部位端庄,神气舒展,而来稳而安祥者,其变必稳重坚耐。

“手脚粗大,难为富贵之徒;齿鼻齐丰,定享庄田之客。”(此言五短俱全而反害)手脚粗大,肢体厚重,贫贱之相也。无肉而露筋,行动四体缓,以此观之,安能富贵。齿齐而密,鼻大而丰者,安享田宅之人也,无烦无恼,安逸自在。

“手软如绵,闲且有钱;掌若血红,富而多禄。”(手不宜阔,阔者劳而且贱,谓之手小抓金是也)经云:手如绵软富可羡,色若喷血禄不完。

“眉抽二尾,一生常自足欢乐。”前之云:眉生二角者,谓眉头秀起,如新月也,旦主快乐而已,此云眉抽二尾者,谓眉首,眉清秀,如新月也,其人多恋花酒,平生沉于酒中,醉于花房,一生喜乐,终无烦恼,安闲享乐,无争无怨之相也。

“根有三纹,中主财物必然多耗散。”山根若有三纹侵断者,多主耗散平生家财。广监云:山根若有横纹断,克子刑妻少兄弟,父母早逝家生主,耗散财粮空哀伤。

“耳白过面,朝野闻名。”(耳宜白,不宜红,内宜反,不宜正)神农经云:耳白过面,终为名臣。欧阳公未贵,有僧相曰:公耳白过面,名闻天下者也。后官至宰相,名载千秋万世。

“神称于形,情怀舒畅。”精神者,一生之相本也,贵乎形神相称,不称不足,过称过足,若神形俱足,而不偏者,身心安泰之相也。

“足生黑子,英雄独压万人。”(张守之足,有黑痣安于足底,亦有英气)左足有痣,财,男吉,右足有痣,旦如安禄的少,财事。张守为之濯足,而不言,守问之曰:节度足底有黑痣,故少停不濯。曰:吾之贵,皆在此痣也。禄山再拜,曰:不肖双足俱有。守忧之为患,后禄山亦领之处节度使,拥兵百万,发兵灭唐,侵扰朝纲,无以为是。

“骨插边庭,威武名扬四海。”(此言人之神勇)边庭在左辅角发际之间,若额齐起,插入边庭者,主耀贵。广监云:驿马连边地,兵权主一方。

“声自丹田下出,有福而享遐龄。”(言丹田发声,言具气,主寿)丹田在肋下,若声自肋下发,音头深远,主寿。希夷论曰:众人之息以喉至人肋,则丹田发音,自肋之下出,亦主其寿也。

“骨从脑后横生,发财且增长寿。”(此言人寿)脑后有骨横生,曰玉枕骨,富寿之相也。广监云:骨从脑生少人知,贵禄绵绵福寿相。

“地阁光润,晚景愈好而得安闲。”地阁两颐若光润丰满,气色厚生,未主称心快意。

“悬壁色明,家宅无忧多吉庆之事。”悬壁在耳旁,若气色不暗者,多吉而无凶。

“土星满山林,滞气多灾。”此言木土多少不相称。鼻小谓之土薄,山林重重,更有滞气入,必有祸害,此谓之多主灾。

“前相好而背影亏,虚名无寿。”前面形象虽好,而背后形相亏陷不称者,虽名声远扬,世人尽知,然寿不足,天命注定,夭之不虚。

“阴阳肉满,福重心灵;正面骨开,粟陈贯朽。”阴阳即泪堂,若阴阳丰满,不横出者,满而不溢,必聪寿之相也。正面即两颧骨,若骨开润而不偏斜者,广有钱拜之相也,此之谓也。

“鬓毛求直,或先富而后贫;筋若蚓蟠,定少闲而多厄。”(求直,即乱成一团,无章无法)若鬓发杂乱,如求直者,则其人性懒,虽然财富多余,然后必耗散尽,空贫亲穷。

“角若蚓蟠,定少闲而多厄。”头面手足清,角乱生者,曰蚓蟠,主辛苦,不闲之相也,能无厄乎?

“眉棱骨起,纵有寿而孤刑;项下结喉,恐无儿而客死。”眉额突峻,虽云古怪,若眉梭独起者,虽有寿而亦主孤刑,此之谓也。经云:露齿结喉,无子无媳,一世孤贫,客死他州,此之谓也。

“眼如鸡目,性急难容,步若蛇行,毒而无寿。”眼睛圆小而黄,曰鸡目,若此者,其性急躁,然多淫,其诚可信也。行而头手足俱动,行之折状者,曰蛇行,其性轻而心毒,安能寿乎?

“色青横于正面,唤作行尸;气色暗于耳前,名为夺命。”色青者,死气也。颧上,眼上曰正面,若青气横于此位者,主有灾疾,故曰行尸,期至其以灾害横至。

“青遮口角,肩鹊难医;黑掩太阳,神医莫救。”口为人之司命,若两角青黑,若有而无,则非吉兆也,病人必难逃。太阳,左右目也。神医扁鹊皆名医,若黑气掩乎双目,扁鹊莫能救也。

“白如枯骨,亦主身亡;黑若烟炭,终须寿夭。”若病人有白气,如枯骨之体,定死,虽有神医妙手,也无可医也。又有黑气,若死灰者,掩于病人之面目,则其无可救治矣,岂有生乎?

“贫而多难,只因满面悲容;夭更多灾,盖谓山根薄削。”容颜常若哭,不哭似哭,哭又非哭,必主多贫而多难,经云:不醉且似醉,不醒且似醒,荣乐终休矣,此之谓也。年寿、山根二部曰孛,年寿,山根之下,若年寿削而薄,且陷凹者,主疾病而夭。

“平生少疾,皆因月孛光隆;到老无灾,大抵年宫润泽。”年寿,即月孛星,此位丰隆有光,平生必少疾病。

“血不色华,少遂多忧;行不动身,积财有寿。”血以气为验,气以血为神,血无光华,中心不足,色以少遂,岂称遂耶?必多逆。行不晃体,福禄整齐。行步而不动身者,谓之龙聚,坐定而不晃体者,谓之虎锯。贵重之相,也岂无财寿乎?

“神光满面,富贵称心;鬼色见形,贫愁度日。”神光者,红黄之色而有光也。黄色者,则富贵平稳,称心如意,鬼色者,气青黑而多暗也。故面有神光,利多心遂,面有鬼色者,贫愁日至。

“病淹目闭,有神无色者生;神脱口开,天柱倾欹者死。”(人生以顶为天柱,宜正不宜倾,倾则必死)病久,虽目闭,有神而无色者,必主生,无灾无祸。若眼无神光,口闭而天柱倾倒者,则必主死,虽面相无碍,终难生还也。

“五岳俱正,人可延年;七窍不明,寿难再久。”五岳者,额、双颧、天庭、地阁也,左为东岳,右为西岳,上为南岳,下为北岳,鼻为中岳。此五岳者,相寿之相。七窍者,眼、鼻、口、耳也,此七窍,人官也。五岳俱正而不偏陷者,固为寿相,若口、耳、鼻、眼之七窍反露而不明者,亦主夭折,此断明也,是之谓也。


分类:易经书名:麻衣相法作者:(宋)麻衣道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