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法》卷四 石室神异赋(2)


华盖黑色,必主卒灾;天庭青色,须防瘟疫。”华盖位福堂之旁,黑气侵之,滞气所入,主有暴疾。天庭在天中之下,青气生之,滞气浮现,主有瘟疫。

赤燥生于地阁,定损牛马;青白起于奸门,祸侵妻妾。”地阁为奴仆宫,若生红气如火而少者,主牛马损伤,奸门在眼角之下,若有青白二气,恐妻妾有灾,奸门乃妻妾宫也。

三阳火旺,必主诞男;三阴木多,定须生女。”太阳、中阳、少阳为三阳,太阴、中阴、少阴为三阴,女儿三位木多青气也。三阳在左眼下,红气旺盛,必生男,三阴在右眼下,青气多出,即主生女也。以天下验之,无不应。

流魄放海,须防水厄之灾;游魂守宫,定主丧身之苦。”守宫为悬宫,乃目眶也。流魂游魄,嘴黑色也,大海为口,有黑气而入口者,须防水厄之灾,守宫即目眶也,若生黑气,多主丧身。

道路昏惨,防跌蹼之灾;宫室燥炎,恐有火汤之咎。”(通衙委巷,与水兴口)道路者,即委巷通衙也,若生滞色,涉险不利,须防跌蹼之灾,若受跌蹼,则终身不起。宫室在厨灶之旁,若生燥炎之气,须顺汤火,以防火灾,此之谓也。

耳根黑子,倒死路傍;承浆深纹,恐投浪里。”黑子即黑痣也,耳后生黑子者,主客死他乡,倒毙路旁荒郊野径,无人收藏。承浆在唇下,若生有深纹,恐有水厄之灾。

眼堂丰厚,亦主贪淫;人中偏斜,亦多刑克。”眼堂固宜丰满,若丰而又厚者,则亦主贪淫,贪则使人生厌,淫则使人必死。人中固宜端正,若偏斜者,必主刑克,若是者,克妻子,无父母兄弟也。

鬼牙尖露,诡计奸贪;神眉峥嵘,凶豪恶死。”牙之长者,露于唇外,谓之鬼牙,当门二齿齐大而平固者,诚信可交之也,若旁齿尖露,犬牙交互,曰鬼牙,其人必多诡计奸贪,不可交也,此之谓也。神眉者,神气眉也,二眉丰隆,厚而长,固为寿相,若棱骨高削,性必豪凶,为人霸道而必死夭非命也。

人形似鬼,衣食不丰;生相若仙,平生闲逸。”(广监相人,形古怪而似鬼者)人形古怪,固为贵相,若形相如鬼,虽有衣食,亦必不丰也,以此验天下之人,无不应验,学者慎之。形貌奇异,灵秀聪明,贤达而若仙,非贵即主仙,一生平淡,与世无争。

谷道乱毛,号作淫杪;耳根高骨,名曰寿堂。”(谷道无毛,亦作贫相)粪门呈乱毛,由膀胱盛气而生也,为人淫欲也。玉楼即耳后高骨也,耳后骨起,名曰寿堂,经云:相人之寿延,则考耳后玉楼,玉楼高起,年寿延长,玉楼低平,寿无长终也。

骨格精神,瘦亦可取;肉地浊浮,肥何足夸。”言骨骼虽瘦而气色有神者,可取之吉昌荣华,皮肉虽厚而不坚润泽厚者,有不取之凶。

目多四白,主孤克而凶亡;鼻有三凹,必贫穷而孤苦。”眼如怒睁而露白,其欲闭而不黑者,孤刑之凶相也,主破败刑克。鼻有三凹,必贫穷而孤苦,三凹,鼻曲折陷下者也,主破败刑克。

三尖六削,纵奸巧而贫贱;四方五端,虽不谋而富贵。”(三尖六削,奸而贫贱,终贫困也。二仓、二侧、五官俱方正是也)二天仓而地库方满,面不凹陷,五岳端正其位,拱朝有归,而不偏者,富贵之相也,四方五端,一生行谋而无可露者,未主富贵,终为善终也。

腿长脚瘦,常年奔走不停;唇薄口尖,好说是非之事。”腿胫细长,脚形枯瘦者,辛苦之相也,脚跟削薄,平荡无边者,当主奔波劳苦,终年不歇,不停不息者也。不事完事,嘴口尖削,两唇掀翻,薄而色白,好说是非之人也,若是者,好论人过,招是惹非也。

部位伶俐,自然无祸无灾;纹痣交加,到底有嗟有怨。”部位者,面颜色也。部位分明而不驳亲者,定主吉昌,纹痣乱生于各位者,凶也。

剑鼻蜂睛,不特凶而贱也。”剑鼻如立剑,蜂睛虚长,主心毒。鼻梁削而如剑,眼睛露而不转,如蜂目者,性情贪暴,而品位下贱之人也。

峨肩鼠食,非惟吝而且贪。”峨眉,即眉耸如峰,乱杂如柴,鼠食,即食如鼠相,快而近吞,有此二相者,主贪鄙而凶暴,此之谓也。

若夫孩童易养,声大有神;夭折难成,肾浮不紧。

头圆骨耸,易养而利益双亲;额方面阔,无险而吉祥迭至。

山根青色,出胎而频见灾厄;年上黑光,幼岁而多生脓血。

阳囊若荔壳,定为坚耐之儿;面肉类浮沤,决是虚花之子。

头尖无脑骨,能言而亡;目缓少精神,将行而死。

色紧肉实,可养无虞;声响气清,端为颖异。

鼻梁低塌,当生啾唧之灾;发际压遮,定是孤刑之子。

发齐额广,英俊聪明;气短声低,胡涂夭折。

外郊插额,利处山林;正面无权,难居宅舍。

孤峰独耸,骨肉参商;四尾低垂,妻儿隔角。

乱纹额上,男女并生孤刑;黑痣泪堂,子息恐云有克。

眉不盖眼,财亲离散之人;眼大露睛,寿促夭凶之子。

上轻下重,未主伶仃;上阔下尖,终无结果。

额尖鼻小,侧室分居;喉结脚长,终临外处。

有权有柄,皆因两脸有权;无识无能,只为双眉不秀。

身白过脸,衣食丰盈;神赛于形,庄田荣足。

男儿腰细,难主福财;女子肩寒,孤刑再嫁。”(古云:姜女肩薄,孤刑克夫)男子腰细,福必薄,女子肩寒似缩者,命必毒,孤刑克夫,此之谓也。

头大额大,终主刑夫;声粗骨粗,竟为孀妇。”若女人头额俱大,声音粗厚,骨多肉少,皆孤刑之相也。

眼光口阔,贪淫求食之人;摆手摇头,诡滥刑夫之妇。”眼露光而口阔大者,贪淫度日,头手轻摇而不重者,滥淫,则刑夫,此之谓也。

发浓鬓重兼斜视,多淫;声响神清,必益夫而得食。”发鬓浓厚而视瞻不正者,血气旺盛,必邪而淫汤。声音响亮,眼神清明者,益夫,食禄之妇也,此之谓也。

山根不断,必得贤夫;部位停匀,应招贵子。”梁不断者,配必以佳者。部位不偏者,子必有。

骨格细腻,富贵自主清闲;发鬓粗浓,劳苦终为贫贱。”(腻者,滑也)骨骼相称而细腻者,清闲而安逸,发鬓粗浓而低乱者,辛苦也。

皮肤香腻,乃富室之女娘;面色端严,必豪门之德妇。”皮肉清香而细腻者,面色润洁而端庄者,富贵家之妇女也。

发细光润,禀性温良;神紧眼圆,为人急燥。”(神色,面上之光彩也)发细而有光者,气必和而佳,性良。神紧而目圆者,气必急而性燥也。

二颧高凸,刑夫未了期年;两耳反薄,克子终无成日。”颧骨高而削者,刑夫不定,克夫孤单,耳反而薄者,克子无休,终而无子也。

手粗脚大,必是姨婆之命;鼻尖额低,终为侍妾之身。”手粗脚大者,巫姨媒婆之相,鼻尖头低者,佳妾之形。

卧蚕明润而紫色,必产贵子;金甲丰腴而黄光,终兴家道。”眼下有肉如卧蚕,而肉色紫象,必生贵子,此之所谓,必验之也。金甲二颧,在鼻窍二旁,若丰隆,黄色而光者,必旺家门。

妇人口阔,先食庄田而后贫;美人背圆,必嫁秀士而得贵子。”女人之口润大而无收拾者,贪食懒惰,而后贫乏,耗散家财,终无善终,此之谓也。背若圆厚而清秀者,必配良夫,且无用时日,必得贵子也。

身肥肉重,得阴相而反荣华;面圆腰肥,类男形而亦富贵。”身体肥泽而不虚浮,貌称匀女形者,主荣华,然肉多体蠢,则反荣华。女人腰重腹肥,似男子形者,亦主富贵也,此荣华富贵之相,亦造化于自然之理。

干姜之手,女子必善持家;锦囊之拳,男子定兴财产。”女人皮肉固宜细,惟于手瘦,是不露盘者,善持家也。若男子手如绵软而不坚,若是者,则不求自富。

头小腹大,一生于过多食;骨少肉多,三十焉能可过。”女人头小腹大者,不遇食多也,若又肉有余,而骨不足者,主夭,此属天理,此之谓也。

眉粗眼恶,频数刑夫;声雄气浊,终无厚福。”(此言女子浊混者)眉粗乱而眼恶露者,克夫。声雄大而气粗者,贫薄之人也,若此不得也。

眼光如醉,桑中之约无穷;媚态渐生,月下之期难定。”眼露光而神如醉者,多主淫欲,野贪之人也,此之谓也。媚者,妖娆之色也,若女人多妖媚者,下贱之妇也。经云:态渐生,非指良妇也,岂无月下之期?此之应也。

面如满月,家道兴隆;唇似红莲,衣食丰足。”唇若红莲,齿若白玉,面若光润,而无缺陷,唇若丹珠而不露牙尖,齿若玉珠,齐整无缺,口若是者,则富贵之相也。

山根黑子,若无宿疾必刑夫;眼下皱纹,亦主六亲若冰炭。”女人山根有黑痣,主有疾或刑夫。乱纹侵于眼下者,身必孤。面骨肉疏,末主孤单,无子息也。

齿如榴子,衣食丰盈;鼻若灶门,家财罄尽。”齿密如榴子,光洁如玉者,富足。鼻窍仰露者,不贫则夭。

形如罗汉,见子必迟;貌若判官,得子尤晚。”形容古怪,若罗汉之人,子息发达。貌若判官,形为乖张,则有女无子,亦或得子晚运。

三山突阔,万顷规模;四渎清明,终生福气。”额与二颧高阔,耳口目鼻清明者,广远富贵之形也。

形清神浊,不久贫穷,人小声洪,定须超越。”形貌虽清而神气枯浊,虽富而后贫。形貌虽小,而声音洪亮,本源盛大,丹气冲盛,终将发达,此之谓也。

头面宽厚,福禄双全;神气澄清,利名双得。

面皮绷急,寿促无疑;骨格恢弘,前程可夭。

少肥气短,难过四九之期;唇缩神痴,焉保三旬之厄。

形体局促,作事猥亵;气宇轩昂,一生快顺。

鼻梁露骨,名为破祖刑家,背脊成坑,号曰虚花无寿。

鼻有三曲,不卖屋则卖田;面见两凹,必成家而成业。”鼻梁有三曲而不平直,破败之人,家无储粮,人无衣裳,此之谓也。天地相朝,泰华并拱,发达成立之形也。

獐头鼠目,何必求官。”(注云:此言凶相)头削而骨露,曰獐头,睛凸而眼圆,曰鼠目,皆不贵之相。

马面蛇睛,须遭横死。”(注云:此言凶相)声嘶而面长,曰马面,目凸睛红,曰蛇睛,其性心毒,兄弟不义,猝致横祸。

睛清口阔,文笔高人;面大颐丰,钱财满屋。”(注云:此言吉相)睛如点漆,口阔若抹丹,文章之士,面方而大,颐丰面润者,富家之子也。

语言多泛,为人心事难明;”(注云:此亦为妄女之相也)语言贵乎有伦序,若言无统绪,语多泛滥者,必妄而无规,故许负有云:语言多泛,作事多乱,其心事岂易明哉?

貌容温和,作事襟怀洒落。”(注云:此为下相)形容如美玉之温润,气宇似春风之柔和者,乃襟怀洒落,有德之人也。

骨粗发重,何曾剩得一钱;”(注云:此为穷相)骨发粗而露,头毛厚而逢,此贫寒之相也。

体细身轻,那得停留片瓦。”(注云:此言头角之相)身体贵乎厚重,若行如风摆柳叶者,不贫则夭也。

巨鳌入海,必作尚书;龙骨插天,应为宰相。”经云:额骨入天庭,宰相位尊,若日月角插天庭者是也,巨鳌即额骨,龙骨即日月角也。

日月角耸,必佐明君;文武双全,定为剌史。”日月角者,即龙骨插天也,固为贵相,若二颧有骨接远地者,曰文武兼全,牧伯之相也。

眼若三角,狠毒孤刑;鼻带两凹,破财疾苦。”(注云:此言心毒之相也)眼为日月宜圆明,不欲三角相,有如此,其心不善,妇人主刑夫克子,男子必克妻儿。鼻为土星,年寿居之,若有二凹,不惟破财,又兼疾苦。

骨轻手硬,必是庸常;眉秀神和,须知闲雅。”骨骼削而轻,手指粗而硬者,庸俗之人也。眉目清秀,神气温和者,则为清闲之秀士也。

声干无韵,何得荣华;肤涩少光,终无安逸。”此言声贵,皮肤粗是也。

凶归十恶,皆因眼下睛黄;死在他州,盖谓龈掀唇膘。”(注云:此言眼恶多凶)犯十恶之凶者多是眼赤睛黄而不黑也。身死于他乡者,多为齿龈掀露,口唇薄膘也。

形神不蕴,贫夭两全,筋骨莫藏,懦愚双得。”若形有余而神不足,或神有余而形不足,皆曰不蕴,如此之人不贫则夭。筋中显骨,骨上露筋,筋骨俱露而不藏者,不懦弱则愚鲁矣。

眼光嘴趫,为人埶拗不良;齿啮头摇,其性奸贪无比。”目露神光,嘴薄唇掀,皆不良之徒也。咬牙作声,曰齿啮,捏手者,曰头摇,咬齿而头摇者,狠毒之相也,其人必多奸贪。

得意中面容凄惨,先富后贫;遭窘处颜貌温和,早穷晚发。”名利得意之中,遇喜悦而面容凄惨者,虽富而后贫。若处穷困之间不愁而反温和者,早穷晚必发。

金形得金局逢土可比陶朱。”若金形人又得金局之正者,固云:金得金,刚毅深。兼得土局而相生,主财富。陶朱公,范蠡也,能至富豪,彼此以后论行之形,今将五行相貌总解于此后,学者当熟记而群察之。(木形人宜修长,木之在色,宜青秀,得其正色,若腰偏而背薄,非木之善。火形人浑厚,上尖,如火之炎,色赤,活得其中也,或衍露浮燥,漂灼之过,故风鉴云:局露即曰火,面深即曰土,似有局露者,皆曰火也。水形人圆厚背负,腰圆,色无气静,肉重而骨轻,是其常也。或筋缓肉流,此谓肢不辅体,则泛滥而无所守,形同而相悖也。土形人面深,腰背露,形貌轩,肉轻骨重,色黄气莹,得其正也。或骨重肉薄,神昏无力乃淹滞之土矣。自金形得金局至此,皆论五行之形,妇重于土益,王行之金木水火,无不待土以生,故上季旺于四季,所谓若兼形得,则择其多者即为土矣)

土局得土形见火,有如王恺。”若土形人又得土局之正者,固云:土得土,财富库。若又兼得火局形气,则相生,亦主财富。

金人火旺,财散若尘;木旺金伤,钱消如土。”金形人得火局大克,木形人得金局相克。广鉴云:相克相刑曰鬼哀,钱财削散不宜乎。

火逢光彩带红活,而愈进家财。”火形人得火局之中,固云火得而威大矣,又得活红之形乃光彩,火形纯一,不争不夺,贵之相也。

水逢黑肥,得厚圆而倍增福寿。”水形人得水局云:水得水,文学贵。又得圆厚之体貌,乃水形纯一,不夺次贵之相,岂无福寿乎?

火人带木,必定荣超;水局得金,终须快畅。”若上小下阔,声音焦烈,初年稍富者火形人世,若身形清秀,瘦直而露骨者,带木局人世,木能生火,荣超之相也。

土逢乙木,带润泽亦可疏通。”土形木局相克而非吉相,若土多木少,气色润泽,亦有疏通之相也。

木遇微金,必斩削方成器用。”木形得金相克而非吉,若木多金少,必斩削而成器材也。

水逢厚火,以破资财;火得微金,卒难进益。”水在火局,破财无疑。火重而金微,进益难定。

当观气色之往来,看纹痣之吉凶,更审运限之长短。”此三者与前五克五生相参而观之,则吉凶无遗也。

额为火宿,管前三十载之荣枯,鼻乃财星,遇中五六年之休咎。”额主初限,若方正隆厚则吉,尖削凹陷则凶。鼻主中限,管财运。

承浆地阁,管尽未年;发际印堂,周维百岁。”地阁主末限,要方正饱满为妙,尖削不好。发际至印堂主一生贵贱。

平生造化,当首取于四强;人世玄机,须先观夫三主。”四强乃子午卯酉,即额、颏和双颧,宜丰隆广阔,不宜尖削破陷,人生造化,先观四者也。三主,即初末限是也,成和子篇分五行之形为三限,甚祥。

气色明润,固为快顺;限步崎岖,亦多蹇剥。”五行并三限之步,运若缺陷亦多否。

头尖额窄,固不可以求官,色惨神枯,兼何由而发迹。”“眼光如鼠,似偷盗之徒,睛窜若獐,横死之汉。”“眼凸如蜂目,亦主凶刑,口匾似鲶鱼,终须困乏。

此言五行之形体,主贫贱孤夭。

为僧者头圆必贵,作道者貌清可荣。”自此至发辨根基,各求其妙,皆论僧道。

顶突头圆,必住名境;神清骨秀,须加师号。”头圆而项骨高突,额阔而土下方正,为僧者必主都纳也。眼睛清若电,骨骼秀似龟,为道者必称师号。

重颐碧眼,富禄高僧;广额秀眉,文章之士。”重颐,主富贵,碧眼,主性慧。额阔而眉秀者,文章之相也。

耳白过面,善世之封;颧耸印平太师之爵。”为僧者耳白于面,必封善世之官,为道者颧耸印平,必得太师之职。

形貌匾促,庸俗之徒;声音澄清,富贵之辈。”为僧为道容貌福浅者俗,声音清秀者富。

骨粗形裕,其人老困山林;貌异神殊,此辈远超云路。”若筋骨粗露,形貌俗者,终老山林之相也。形貌秀异者,修行到人不到处。

腹背丰满,衣钵有余;鼻准直齐,富贵自足。”腹背丰满,鼻梁挺直,皆富相也,僧道亦然。

眉疏目秀,定近贵而得财。”眉目清秀,常人近贵得财,僧道亦然。

鬓发浓重,合道貌声响始荣;眉目平直,入僧相骨清方贵。”鬓发浓重奇异,即为僧道,貌若奇异,声音响亮,早见荣贵。眉平而目秀,即为相,骨法清古,方是尊贵之体。

视瞻不正,必定好淫;举止多轻,须知贫贱。”视而不正,其心必淫,僧道更甚焉。

眼若桃花光焰,但图酒色欢娱;面如灰土尘朦,定主家财破败。”眼神光荡若桃花,奸心内蒙之相也,酒色狂淫之徒也,僧道可知矣。面貌如灰土,气色又灰朦者,贫厄之相也,僧道亦主破败、疾厄。

若论限运,与俗一同;细辨根基,各求其妙。”相中运限,僧道与俗人相同,若部位、骨法、气色,以僧道俗人基本论之,则各求其妙也。

人生富贵,皆由前世修行;士处贫穷,尽是今生作恶。”未睹形貌,先相心田,人之富贵贫贱,固在于相貌。气色然作善降,作恶降殃,而心田又不可以不知也。故唐裴度自赞书像,云:身不长,面貌不扬。故为将为相,一点雷台,丹青莫状,是知心也者,乃相之大者也。

若问前程,先要观乎气色;欲求仙兆,次则辩其形容。”以知其根苦后,以气色定祸福,言相人之法,要先察此四者,则吉凶贵贱可以知其概矣。

先以五岳为根基,后以气色定祸福。”看相以五岳定根基,以气色断休咎。

大则活人性命,小则救人难厄。”察看祸福,救人于苦难。

不为世见阴功,亦作来生道果。”学相者究通此理,其实有益于人,其报亦及乎已,岂待来生哉!

志超云外,上合天机。”志向远大,可与天合。

寿夭穷通,莫逃相法;富贵贫贱,奚出此篇。”智者得之,自有神仙之见,明智之士,能精此篇,兼得师付曰,就月将自有神仙之见。

后之学者,勿传庸俗之徒。”风监之术,千变万化,穷通物理,岂庸夫俗子所能学哉。

高山流水少知音,一塌白云在深处。”又谓此篇一如流水之操知音者,鲜矣。久隐于华山石室,白云深处,今遇知音希夷,故点而授之也。

悉精妙理,参透玄关,得之于心,应之于目。一览无遗,方佑神异赋之不诬也。”苟能悉精此篇之妙理,参透其中之无闷了然于心目之间而无遗,方知神仙与赋之妙,信不证矣,后之学者,当敬受此篇,不可易而忽这也。


分类:易经书名:麻衣相法作者:(宋)麻衣道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