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法》卷五 金锁赋


金锁赋

相法百家归一理 文字泛多难以撰
删出诸家奥妙歌 尽与后人容易记
六害眉亲心义绝 才如秋月圆更缺
克妻害子老不闲 作事弄巧反成拙
山根断兮早虚花 祖业飘零足破家
兄弟无缘离祖宅 老来转见事如麻
眉高面黑神焦翠 爱管他人事挂怀
冷眼见人笑一面 不知毒在暗中来
乍逢满座有精神 久看原来色转昏
似此之人终寿短 纵然有寿亦孤贫
五星六曜在人间 除眉之外怕偏斜
耳偏口侧末年破 鼻曲迎突四十年
读尽诗书生得寒 文章千载不为官
平生虽有冲天志 争奈莺雏翼未干
面大眉寒止秀才 唇掀齿露更多灾
终朝脚迹忙忙走 富贵平生不带来
上停短兮下停长 多成多败值空亡
纵然营得成家计 犹如烈日照冰霜
下停短兮上停长 必为宰相侍君王
若是庶人生得此 金珠财宝满仓箱
形爱恢弘又怕肥 恢主荣华肥死期
二十之上肥定死 四十形恢定发时
瘦正瘦今寒自寒 瘦寒之人不一般
瘦有精兮终必达 寒虽形彩定孤单
色伯嫩争气伯娇 气娇神嫩不相饶
老年色嫩招辛苦 少年色嫩不坚牢
眉要曲今不要直 曲直愚人不得知
工者多学又聪俊 直者刑妻又克儿
髭须要黑又要希 依稀见肉始为奇
最嫌浓重焦共色 父要东头子在西
议论争差识者稀 附于金锁号银匙
眉高性巧能通变 侍卫公王在此时

银匙歌

股脓无毛最是凶 两头如伏一般同
虽有祖田并父业 终须破败受贫穷
头痕瘢剥最为刑 罗网之中有一名
若不克妻并刑子 更忧家道主伶仃
相中最忌郎居面 男子郎君命不长
女子郎群好遥逸 僧道孤独亦无妨
眉毛间断至额旁 常为官非卖却田
克破妻儿三两个 方教祸患不相缠
好色之人眼带花 莫教眼睛视人斜
有毒无毒但看眼 蛇眼之人子打爷
无家可靠羊睛眼 却向他人借住场
更有禾仓高一寸 中的犹未有夫娘
眼下凹时又主孤 阳空阴没亦同途
卯酉不加鸡卵样 只宜养子与同居
下额尖了作凶殃 典却田园更卖塘
任是张良能计策 自然颠倒见狼当
眼珠暴出恶姻缘 自主家时定卖田
更有白睛包一半 也知不死在床前
下额翘大旺末年 旁城不佐也无钱
数年荒旱不欠米 只因上下库相连
鼻梁露骨是反吟 曲转此儿是伏吟
反吟相见是绝灭 伏吟相见泪淋淋
眼儿带秀心中巧 不读诗书也可人
手足百般人可爱 纵然卖假也成真
薄纱染皂出粟米 纵有妻房也没儿
倘见山根高更断 五年三次中旁啼
泪痕深处排一点 眼下颧前起一星
左眼无男右无女 纵然稍有也相刑
发际低凹幼无父 寒毛生角幼无娘
左颧骨出父先死 不死不刑便自伤
士人纱眼陷文星 豹齿尖头定没名
任是文章过北半 恰如木履不安钉
眉重山根陷破财 更发三十二年灾
土星端正须终发 土星不好去无回
寒相之人肩过颈 享福之人耳压眉
更有亲戚抬不出 只因形似雨虽鸡
大量之人眉高眼 眼眉相定不忧悲
眉粗眼小不相当 寅年吃了卯年粮
印堂三表是鉴基 只怕下长来犯之
假如水星来救护 不教人受此寒饥
上头须有些模样 下停不匀即坏之
鹤脚之人成小辈 蛮蹄姑子是婆娘
八岁十八二十八 下至山根下至发
有无活计两头消 三十印堂莫带杀
三二四二五十二 山根上下准头止
禾仓禄马要相当 不议之人乱莫指
五三六三七十三 人中排来地阁间
逐一推算看祸福 火星百岁印堂添
上下两截分贵贱 仓库平分定有无
此是神仙真妙诀 莫将胡乱教庸夫
胡僧两眼名识觉 尽识人间善与恶
不带学堂不是贤 莫把此法乱相传
家风济楚眉清秀 局促之人库带纹
抬登尘埃高一寸 只缘眉似火烧禽
准间如橐红更生 或在西时或在东
若得两头无克处 假饶凶处不为凶
更有颐颏开两井 准头须带两头绦
仓库空陷不由人 休说良田多万倾
大脚原来不折灾 髻头可折在层台
耳聋眼患因羊刃 不折天年也有灾
眉头额角如龙虎 龙虎相争定至愚
接连仓库反为灾 鼻梁骨露不安居
若是眉间从二指 此人开手觅便宜
眼下若无凶星照 中年不禄亦手腴
中年仓库看禾仓 禾仓有陷无屯储
须要田轩狼库仓 库仓平满有禾余
取人性命面上黑 换人骨髓眼中红
见人欢喜心中破 人见眉皱太阳空
有财不住无他事 因只仓库有长抡
露井露灶不周全 那得浮生至晚年
虽然不怕经官府 只无衣禄也无钱
五三六三七十三 水星罗计要相参
逐一分明定祸福 水星莫破土星覆
数篇细语名金锁 推明祸福令趋躲
试看人生无归着 耳大无轮口无角
不在东街卖馄饨 即在西街卖烧饼

相形气色赋

凡观面相先别三停(三停,上中下三方,天地人)。骨骼定一世之荣枯,气色主流年之休咎。(骨骼一定,一世流年)骨骼有时旋生,形容亦或忽或缓。

上停法主天,自天中至印堂,中停法主人(寿),自山根至鼻准,下停法主地(禄),自人中至地阁。

上停:天中、天庭、司空、中正、印堂,凡五部旁,连目之上下,眉之左右,并主贵,主父母,主君上,主早年。

中停:山根、年上、寿上、准头,凡四部旁,连目下颧、面、耳前,并主寿,主财,主妻子兄弟,主未年。

下停:人中、水星、承浆、地阁,凡四部连口中上下,腮颐左右,主田宅,主奴仆、主畜,主未年。

三台即三停,详见前行运歌,流年部位歌。

十三部之界限,各有所司,十二宫之分野,俱宜细推。详见前。命宫(印堂),财帛(准头、天仓、天库),兄弟(两眉),男女(两目上下、人中),田宅(地阁),奴仆(吻额),妻妾(眼尾),疾厄(山根、年寿),迁移(两太阳),官禄(额),福德(耳前及额颧颜),父母(日月角)

地有南北之不同,南人气清稍厚,北人气厚稍清,淮人气重少响,秦人气沉而少其音韵也。

人有老少之各异,老人不宜色嫩,少年不宜色枯。明中有滞,水亦逢风。滞中带明,云开见月。

部位有黄色,而印准五岳有暗气,必得意中。青言疾病,滞白主忧,赤主口舌,黑主死亡。部位有晦气,而印准有黄气,明润必反,有喜事,凶中有吉。

有一份精神,则有一份福禄,一日之气色,则有一日之吉凶,非管略之神妙,岂能悟此?须天纲之鬼眼,乃可传焉。

论上停吉气

离位为官禄之宫,横连坤巽,宜高广而有角。

额为南方离位,左为巽,右为坤,上起天中,下止印堂,旁连日月、驿马,乃迁移之地,通号太阳,要丰而无别。

两太阳乃边地、驿马、山林、郊外部分,故为迁移之宫,主远出。并宜润净红黄,主官禄财喜,出入吉。不喜昏沉赤黑,赤主口舌争讼,白主丧服折伤,青主忧惊,黑主牢狱死亡。

庆云现于官禄三台,八座之身。黄气中有紫气,点点如花如云者,为庆云,现于额上,更得九州黄明,必主大拜公侯将相,浓厚者,应在三旬间,迟则六旬或一年。若紫气如钱、如月者,五七日必应,若无紫气,只有红黄者,但转资而已。益乃贵气,主钦命诏数及面诏,唯四品以上有,以一难得。天中部主王侯极品,天庭部主二品,司空部主三品,中正部主四品,印堂部主五品。

紫气现于印堂,王侯将相之贵。黄气中有紫气,如仰月,上应印堂,眉上旁驿,下应准头者,六旬有救命之喜。或见万奉及生贵子,进田产,得大财,罪人遇赦,若上见红黄色光润者,但转资,常人得财喜,新婚生子而已。

天中见圆光,七旬内加官进级。天中有黄白圆光,如钱发从高广,兼三台有黄喜气,七旬必封拜,得紫气必面君。

黄气发从高广,一季中必得官资。云拥照内宫,日中当应天穹。凡黄气一二点如钱如月,或如丝,来自天庭、高广接印堂、眉上旁,连太阳及准头、悬壁相应者,官必转,士必登科,常人得财进产,浓厚者应在一月,稍薄者在六旬。若气如桂花,如鱼鳞,其中有紫红隐隐如丝、如豆者,此为祥云,兼印堂有紫气者,官必超升,大则封侯,小则拜相,钦取科道,仕官起用,士子高中,白衣待官,僧道命服,战士得胜,常人获珍宝大财。浓厚者应一七,稍薄者二三七也。印堂有紫虽小忧淡害。若印堂有紫气,但循资迁进而已,一人可得道。丝路显于上停,官识而进。

额上有红黄绿路者,三十日内加官,凡人百事大吉。红黄见于诸部,财源滚滚而来。秦书瑞气,光浓,吉祥可想。两眉头为秦书,一部黄光与准头相应,百事吉昌,赤色不宜。

罗计黄光发出,财喜频增。眉为罗计,眉上黄莹,左主添人进财,右主娶妻进产在一月。赤妨讼,白妨父母,青忧病,黑主牢狱死亡,刑克兄弟。

九州黄色,喜从天来。扬州额,翼州颜,豫州准,荆州左太阳,徐州右太阴,青州左颧,梁州右颧,赢州口左,雍州口右。满面黄莹,必升官、登科、进财,若黄点如桂花、粟豆样,云中有玉纹者,先超阶高升,常人获宝大财,白衣僧道皆得官,非常相也。

满面紫花,禄随日至。紫气如点如丝如玉纹,上连天中,下贯准头,并正面发驿马诸部者,主封拜财禄,士人登科,宜东南西方,不宜北方。紫气诀云:天中川字,将军食禄,富贵荣华。

山根忽见,加识中正如逢,定面君。悬壁福德皆有,奸门、鱼尾有,定妻妊。法令如钱,迁美职忽来,地阁产频增寿多者,岂无常乎?

三台喜气应,三场不喜,光如油抹。三台即三停,士子入三场,上主头场,中主二场,下主三场。但有黄气成花,如九州,黄莹者必中选。若先见黄白光如油抹者,必下第。有粉红光泽,白淡发于科名、科甲、印堂、准头、两颧者,必贴出驳克过也矣哉。

一部黄明见一等,惟防火点胭脂。士子老试兰台,黄莹带红丝、红点,天中有速光,必上等首选,若眉下黄如结,兰横抹及准头黄明,印有红绿气者,必中。眉上黄气,印有红气,而目下、准头有火气者,又次之。而无黄气,而眉头、额上有红点,而准粉红有暗点,墙壁者暗,兼勾陈、腾蛇、元武发动青气,必下等。官员见之罢诉,庶人见之官讼破财。

桂花黄九有,文占高魁。九有即九州,黄花一片,印有红紫、丝点,应龙虎角,紫气亦妙。

腊色映三台,等居上列。士子考试,但眉、印、颧、准、天中、地阁皆有黄气,虽不满面,而印有喜红者,亦居上选。

科甲紫黄,策名天府。科名玉润,独步文场。眉上为科甲,眉下为科名,入场二处黄紫连,印堂黄发者,必主大利。

黄气少而滞气重,功名利剥。来又不来者也。面上虽有黄气,而印堂、准头旁边、驿马之气暗,为明中有滞也,凡人行事进却饥寒。切身者为形滞,似醉似睡,似哭似笑,似楚非楚者,为神滞,言语无力,举止似有病态者,为气滞。似明不明,似暗不暗者,为色滞。形滞十年,神滞八年,气滞五年,色滞三年。滞气开则运气通矣,不好不开,即一生偃蹇,兼形相看。

青气少而明莹多,喜气至而运至。元武勾陈虽有青气,而三合准印明莹,乃滞中有明,反化为生吉也,此克纱相克之道也。

论中停吉气

中停部位所辖甚多。印堂为命宫,最宜平润;年寿系疾厄,亦要丰隆;土星为财帛之宫,直大为美;罗计列兄弟之位,长分司良;子女居于龙宫,眶宜平满;妻妾属乎鱼尾,肉忌枯陷,最宜光莹清明,忌昏暗滞晦;耳高朝海,福寿可知;顺广侵云,威权必重;天仓地库,三肥宜齐猗顿,天仓在日角后,地库在地阁旁,并主田财;印缓命门高莹,福比陶朱,命门即耳珠,前邻缓在其下,福寿也;月孛光隆,平生少疾;年寿润泽,一岁平安。

印堂黄点如珠,吉祥叠见,紫气祥光如豆,贵禄拥来。紫气印堂四时黄明,发财款意,病人不死,官讼得赦,百事大利。若黄气如珠,如钱者,官迁职士,利考。庶人得大财,应七十四日考。若黄中隐隐见紫丝、紫点者,官超陛士高第,生贵子,得大财,尤宜南方,或有小忧,不能为害。

黄色向山根、年寿横过眼之上,下至发际,或自准头过两颧,黄气斜侵驿马,必交远矣。

两眉头为奏书,黄气横至旁者,必卦召命,就选铨曹,细察二台黄色。凡印堂黄明贯奏书,入边驿印准,明莹者,宜就选得美职,若上中二台,眉上眉下,旁晖印准,两颧有黄色,如碎米中有紫点者,必除要位,若印上红黄,山根青点,准头赤色者,必地方不美,下达晖印。若命门悬壁黑暗者,地必不美,且防路途病险。

欲除正授,但看夹鼻印光。凡准头法令廷尉有黄气自鼻上至印堂者,官必正授,不然皆假授及间,散离职者,三阳喜色,黄浓进财进职,士祥光紫,发生子孙。

眉下为太阳、外阳,谓之博上,常要明净。若常黄色,必有财喜,新婚忽黄浓带红,紫气必生子进职,切忌暗黑,并印堂、准头、两头颧俱暗者,必失职破财,家宅不安。

黄气山腰连日角,大振才名,紫气上贯天中,高升爵禄。

山根年寿常光润,主无灾病,黄色安乐,病人即愈。若昏暗多不遂,赤血白光丧服,青忧患,黑灾厄,若黄色上贯眉下者,百日内财达官上也。

额角中有紫气者,必超升白衣得官者也。

准上金光透印堂,得禄得妻亦可得其贵子。准头至山根、印堂有黄色,上达天庭者,三七、四七日有财,喜进产,娶贤妻,生贵子等事。东得三阳诸部,相应大贵大财,只有一部亦有得财喜。

鼻尖紫气如偃月,进财进马进田庄。

明堂一点不生,为云开见日,田匮两旁黄润,财旺称心。凡四方有滞未开,但得半头一点开发,即渐渐亨通也。鼻乃明堂,为一面之主,俱上下左右可侯,五脏六腑之病为最要,穷极经云:明堂者,眉间也。庭者,颜也。藩者,烦侧也。蔽者,耳门也。其间欲方,去之十步皆见者,必寿也。明堂骨宜高起平直,五脏处于中央,六腑夹其两侧。庭者,首也。开上者,咽喉也。开中者,肺也。主观即印堂,心者直下肝也,肝左胆也,再下脾也,准下胃也,中央大肠也,挟大肠肾也,而主以上小肠也,面主以下膀胱也。

五色各出其部,部位骨陷者,必不免于病,但上下以知病,处从外部走内部者,病从外部入内,出其色沈夭,上行者,病益甚。其色上下在以知病,处病以外部内行者,向下另下说,向左右亦然,女另位,男女易位者也。

甲胃在鼻梁两旁,满而润者有财寿。金匮光明极顶吉,金神黄紫,百事康祥。

眼角天仓神光,玄武之部通,谓之全神也。

鱼尾奸门红,隐隐捕盗有功。武官捕盗,官宜见之,此处有好,奸贼游军部部敌故也,须印准三阳旁归来皆明莹,应在二七,不失一。若青黑色,玄武动,印准昏暗,必因公失职。

天中妇女紫,班诰封若福。妇女天中左右,有紫点如花,必受诰封,紫色常见者寿长。

鱼尾半钱红润,定配佳人卧房,子宫半点金明,决生贵子。龙穴黄润,生贵嗣。池红绕,产娇娥。左目为龙穴,右目为凤池,有黄红润,紫色围绕眼泡上下,印准亦红黄,阴阳文上佳气极旋,阳德厚子孙,痕起印堂,排列子生成,目下幻黄为阴阳,文上微,福堂为旁,驿三阳泥沙。左生贵子,右生贵女。语曰:目下紫气,儿女生贵,印堂有肉,隐隐直下者,一条一子。

论下停吉气

下停部位专主暮年。地阁为田宅之宫,宜朝鼻准。颐吻为仆马之地,喜应天仓。口如角弓发如戟,衣禄无穷。沟若破竹而唇抹丹,福寿自有。紫气生兰台,一月中定迎敕命。食仓在法令内,兰台外,忽有紫气,如虫行者,一月内必有敕命兼至印。

两道黄光来口角,百日内必转官衔。士子必登科。

准额上看,帐下紫钱现,揄种成名。准头明镜,神仙有分。帐下在兰台下人中旁,有紫色如钱,十二日成名,有阳功,遇灾无咎,兼准头看。内质在法令下,主百八人进美食。

法令紫若破钱,当添姬从。三月内应,又主得功名。若黄色进入口,左进男,右进女。

地阁红黄主进田园,奴仆学堂明净,必逢荐判贵人。四学堂,目为官学堂,额为禄堂,齿为内学堂,耳为外学堂。又有八学堂,天中曰高明,司空曰高广,印堂曰高大,眉曰班敬,目曰秀,主聪慧,口曰忠信。

厌壁色明,家宅吉利。地阁润荣,晚景安康。

论上停凶气

光岳清明则太虚,晃朗烟尘暗则六合弥慢。神清者,尘月秋度,气浊者,浓云海雾。

醉不醉而睡不睡,定非发达之形。暗不暗而明不明,岂是正扬之色。神宜藏而不宜露,露则促年。神宜光而不宜短,短则无寿。

上视者傲而下视者愚,斜视者奸而怒视者恶。

眼光如水,男女多淫,目光如火,奸雄嗜钉。

睛有赤纱赤缕,决不善终,眼如蛇睛,昏而毒性。

昏眸白露,恶死奸人,赤眼金睛,凶亡暴客。

目尾下垂,夫妻生别,眼眩三角,骨肉刑折。

有浓发之健儿,无小头之贵客。

行摇头而坐低头,岂不贫穷?卧开眼而露齿,岂不贱恶。

形如土偶,寿年难延,貌若烟尘,行藏必滞。

面带悲容定然寒,血不华颜多是贫。(一名泪血头主不善终)

怒而青,心奸如鬼,喜若红,寿短如花。

白如枯骨,不久人间,黑似混灰,行归泉卜。

青如点染,晦气时侵。青色主忧惊疾厄,或如珠点,或成痕路。

天中青而光润,必被谄命,若枯萎则死于诏里。

头青遭木克,土厚不称意。

人中青破财,地阁有青水厄。

勾陈青,腾蛇元武动,皆有青见后者也矣,秋发乃应。

额上有六十六日灾祸:眉下青白,日内虚惊。印堂青点,哭厄损财。山根年寿,青则疾病,黑或烟蒙,凶灾日见。黑主死亡、牢狱破财。额上黑露,百日内非常之病,死亡能卜。脸上黑雾,七日死。印堂黑暗,耳门黑气入口者死。山根年寿无大病,准头黑定害疾病。枷牢锁狱,至二三七应。

人中黑,急病。人中口吻黑绕七日死。承浆黑,醉溺死。地阁黑,水厄牢狱,损奴畜,百事不利,冬月稍可。

面白如涂粉,无光润者,必主丧服。若白片白点如梅花梨花,圆圆而见者,随宫断之。额上实父母六解应,印黑白气如丝,主父丧事,达鼻口耳者,七十日应,生山根,主轻服,一百二十见。

目下主子女。目尾主妻妾,三七应。颧上主兄弟叔伯。耳下逢地,主姊妹姑姨,又主伤折。年上主重丧及祖父母应运。寿上主一年哭泣。准头主父母,甚则自身,乃破财。人中防毒及产厄。地阁损奴畜。

火光照面颂频遭,点点丝丝诸部畏。凡卜满面火色,主官讼。若有赤点发露,主官事、祸殃、恶病、血光之厄。天中天庭,犬殃兵厄。司空中正,横事破财。印堂准头,门讼械击。山根年寿,血光火殃,损财畜。准头刑厄争讼,赤帚丝路如蛆者,血光破财。人中失物图。口上下,口舌。承浆酒祸。地阁田讼。小口舌病。目上牢狱,目下疝气,产厄。焰里点烟,外主官家主火。满面火光而毛孔中有针点之青及赤丝路者,曰火里烟,主人命危厄,至验也乎,揄揶其人哉?

菠纱染皂,肥主应毒,瘦主劳。准头、额头有火气,带青点,曰菠纱染皂,而印堂眉下悬壁皆红者,肥人必发其家财也。疸罪疙瘦人,痨病与火里烟同。

赤横眉上,和九十月必至凶。亡火点额头,一月中须防人命。

满面绛霜应有讼(二七日应),贯天青气岂无灾。青气贯天庭,九十日内有不测之灾。或云:青气自发际接印,不论疾病深浅,六十日即死。至鼻梁,一月死,至人中一七死,满面即日死,满身即时死。天庭有青点,注可虑瘟灾,华盖黑朦胧,须防卒病。

年上乌云应天岳,狴犴难逃。天岳在天中旁,二处皆有黑气,甚则瘦死也。

鼻梁黑雾上天庭,阎王必见。准头有光,可折一生。

太岁临门,额上昏昏常蹇滞,应晦气,耳边点点定逆逃。两太阳边,驿下,耳前悬壁一带,气色不甚光明者,作事不遂,若有黑气,则破财、失脱、牢狱也。

黑斑点额,死症难医。(黑点如麻子)赤气入旁,游逸不反。(主亡外)

四杀青,可见祥危致命。眉上一寸,名四杀,黄润,则行兵得胜,有黑气凶。

驿马白虹贯额,半路回程。驿马宜黄润,若黑气贯之,车马有灾。赤主口舌,白气横贯天庭,则其定半路丧也。

庭前梅粉团团,须忧父母(额上),堂上梨花点点,必丧兄弟。正面为堂,眉上白光如练,左损父兮右损娘。印堂粉气如丝,非丧亲兮即丧已。

满面雀斑白焰光,服上身夭。仓雪色连边,折伤凶命。天仓的气连太阳驿马,主有神伤。

丧门光如锡,有哭泣之哀。泪堂白痕如锡光,名丧门。白虎气环唇,主死亡之厄。耳前白气朝口,名白虎。

论中下停二凶气

陷坎坷有乱纹,则刑复不名(三二三限)。眉交汤汤点黑子,则羁旅而凶。眉逆弟兄不睦,棱高情性多钢。山根官或偏,孤贫疾厄。鼻梁斜或曲,奸狡贪婪。耳上乱纹,家破败。鼻梁生节,主支离。鼻如鹰嘴,心藏毒计,如针筒,心性必坚矣。土星缺陷,孤克可知,灶孔露仰,钱财难聚(鼻孔)。鲇口墙间,气祭乌喙,转后无情。结喉露齿,客死他乡。引舌浦唇,中藏淫毒。发繁似草,是愚夫。声破如锣,名大凶(主刑克)

赤符色如丝如麻者,三年官讼。赤色连年,受械繁之厄。

年寿赤光,多生脓血。眉头红血,定有横非也。

山根赤连两眼,防血光之灾。

命门红贯山根,有办禁法场之厄。命门赤色发至眉下,贯于山根,主法死,应六旬。右耳应一年。

准赤为肺病,亦主奔波。鼻掀乃酒徒,常招雀角。赤蛆聚于准头,火刑为厄。赤纹如蛆苑草根,主僚事火灾。

红缕垂连法令,奴仆虚惊。下连法令,奴仆虚惊,上连准头,火殃官事。

兰台侧畔有红丝,遗精白浊。兰台侧红绿主病。

年上眼堂横降,气疝气疼。飞廉见于疙而女产厄。年寿横连两颧,有红点如火,名飞廉,杀也。

朱雀动于准颧,官降调而家间争。准颧红于胭脂,为朱雀发动,若兼勾陈发动,元武生连,但印堂三阳有黄气者,官必降调,必能斥或讼。就选及考试,见此皆不称意,居家则兄弟不睦,生气打柴为常。

桃花染颊,痨病行死。痨病颊红,名桃花症,必死。小儿甘痨与之同。

红粉涂颧,股俞臂痛。(腰痛也)

太阳红黑面如桃,应遭毒刑。两目从红烟色,面上皆红者,必毒痢。

颧上赤青唇带白,恐致中风。面上红气中有青点,而唇带白,瞳黄者,防中风死。

赤虫游目下,妇人产防厄。妇人目下有赤虫,又防产厄,防刑狱,大灾也。

红体映眼眶,女子淫且妒。女子满面红艳为桃花面杀,兼眼上下青黄,人中青黄者,必淫。人中黑子不生也。

面色黑黄,水土不调之病。眼眶灰滞,崩漏中带之灾。面黑青气如庄喜私游子,鼻柱青筋直贯,谋杀亲夫。女人鼻柱有一青筋直上贯颧,心毒杀夫又主淫。

鱼尾微黄,田奸得利。微青则妻妾有灾。奸门显赤为色,招非显黑,则房帷失偶。

太阳青黑,阴阳反目。目下太阳有青色及目下少男有红点者,常与妻妾不和,或年寿赤色如平者,亦然,同主有灾。

奸门青白连外阳,婢妾逃走。中央青痕接年上,水府厄危。

印上点青,官财休损。奏书现碧,文事淹滞。(两眉头)

勾陈独动,小小灾疑。两大皆来,山根青色,勾陈动,主杀,疑无大害。

玄武动而损牛马,不利出行。玄武有三:其青痕见于鱼尾生连上奸门,主妻病,黑及白,则克妻。见于鱼尾斜上驿马者,车马有惊。见于眉毛直上牛角者,损牛马而已。

腾蛇发而多惊忧,或伤于色。目下青色为腾蛇杀,主疑惑忧惊事犯,欲复亦有此色。

二神动于雨(皆鼻头赤),官则罚戒,庶人破财。勾陈动于大皆,元武动于小皆,而准头赤者,官有戒罚,庶人破财。

四杀发于一堂额间暗,则犯械锁而后牢狱。大皆小皆眼下皆有青色,而朱雀赤点发于准头、眉上,兼额间、年寿有青气,必有枷锁牢狱,若朱雀不动,额间不青,但休官破财而已。

土中有木,十年间虚耗何堪。准乃土星,最怕木克。若见青色,名为天罗,久不退去,主十年虚耗不称心,若更青色黑暗甚者,心主身克子。

土星薄而山根重,滞气多灾。月孛昏而青暗沉绵,短寿。山根为月孛,昏沉青黑常不散者,主多病,难过四九前后也。久病沉绵。

色青横于正面,号作行尸,气黑暗于耳前,名为夺命。青气之多来自准头,黑气多来自耳前,耳前为命门,属肾色,宜白莹,乃金生水。黑乃肾之色,气现则主病,若横过面鼻,必占者垂死。

金门黑纹蟋蟀脚,号作鬼书,兼人中黑者必死。

准头黑点蜘蛛身,名为破败,主破亡身家。

黑自耳旁入鱼尾,莫渡江河。凡此纹见,主水厄,有病者死。

参从寿准下归来,须防禄命。归来在法令边,有黑气从年寿下至此,必有酒食色欲之厄,自兰台下者,失官失财也。

黑烟蔽印,性命所关。(病轻亦死)

暗露陈根,财官具失。山根如烟者,破财休官,又防盗劫,三十日应。

寿宫鬼印,死不待时。年寿有黑如指大者,名鬼印,若鼻冷出气,即死。

年上黑油,生应无日。年上黑气,初起如指,大如猪油抹者,初不伤身,过半年不散必死。

家宅不宁,是青龙黑暗。眉上为青龙,三阳为家,黑色昏昏淡淡,或如线者,家宅不宁,奴仆灾厄。兼印准颧上下不明,罢官破财横事。

子宫有厄,但看眼下,参黑如煤在鸟也矣哉。眼胞属脾,若黑灰煤碳者,停痰冷饮之病,兼天中年准有黑气者,死。

金匮黑气如弓者,财失利。在目尾下,应九十日。

力士黑青,遭配遗。颧上为力士,若黑青,兼印有晦气,必发配,女主产厄。

黄旗漆黑有灾殃。鼻柱两旁为黄旗,常要清洁,有黑气主火灾。

眼角青筋缠口,腾蛇死命他乡。目尾有青红筋下缠颐口,为腾蛇入口,必外死。

下停赤色交加,大耗损财防盗劫。下停一部,干燥有赤黑气者,为大耗,兼印准。

地阁焦气连腮,名为五鬼。耳下乌云入海,是为游魂。

黑气自命门入口,防水厄。

务惊墙壁,人奴不旺。墙壁有黑暗气入口,奴脾不旺。

仓库黑低,难存田宅。天仓地库为财帛,兼准头看。

灶厨红焰,必损血财。灶厨在法令旁,有红焰必损血财。

鼻门黑燥,谋事难成。

赤口红庶,招非不免。口之上下有赤色或赤点,主招是非。

口角白干,病于日下。耳伦焦黑,死在眼前。耳属肾,耳焦黑,兼命门年寿俱黑者,死。

久病朱唇不可医,小儿弄色须防险。小儿病,面色时青时白,时赤时黑时黄,曰弄色。

法令入口,梁武饿亡。必病哽噎,或因事饿死。如梁武帝周亚夫之类,虽贵不免。

乱孛锁唇,邓悠绝嗣。乱纹入口,男女皆主无子。

鱼尾短纹,克妻可征其数。鱼尾有短纹一条,克一妻,若长纹,但主劳碌也。目尾下乱纹,多主生子忤逆也,不可定。

奸门长纹入鬓,不死于家(必外死)。

揣骨而知贵贱,似不资于眸子。听声而知吉凶,又何待乎形容。圆机文士不泥于文,通广文才自符于古,卿效柳庄之撰赋续麻衣,致如许负之著书上班唐举。


分类:易经书名:麻衣相法作者:(宋)麻衣道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