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命稿》第06章 六神篇


五行之理只是生我克我,我生我克。但不设名目,不便推详,五行阴阳生克之代名词也。自有此代名词立,执五行生克以衡量人命。弥觉如应斯响。盖比喻适当。莫此六神若也。但五行生克比和,有伤官、七杀、正官、食神、偏财、正财枭神、正印、比肩、劫财等名目,共有十类。而神止取六者,何也。盖比肩劫财,不能成格,而偏正财。偏正印,又称曰财印既舍比劫而再合并财印,是以神共有六耳。

伤官

伤官之构成

我所生,而与我异性者,是也。例如:

甲木日干,见丁火,木能生火,丁火为甲木所生。而甲为阳性,丁为阴性,阴阳相异,故丁即甲之伤官。

按甲见丁见午,乙见丙见巳,丙见己见丑未,丁见戊,见辰戊,戊见辛见酉,已见庚见申,庚见癸见子,辛见壬见亥,壬见乙见卯,癸见甲见寅,皆为伤官。

伤官浅解

甲木见丁火伤官。丁火者,甲木所生,乃父子一家之人。丁仗甲势,以发越甲木之秀气,故人多聪明干练。然而独以伤官名者,何也?盖甲木以辛金为正官。正官者,如一县之有邑宰。人民居其治下,方喜得有规范,不敢肆意妄为,为非作恶。而丁火见辛金正官,乃仗势以克伤之,故曰伤官。如人不服官管,必欲尽解除其一身之束缚,见官星而必欲克伤这。故伤官格大都好傲好潜,然亦必其人本能自治而大有才者。力克胜任,否则人无拘否,尽蔑法越规,咨意妄为,无恶不作矣。信如是,使一理复居治下,则严刑峻法。亦安得不身先受之耶。故伤官者,必有大过人之才遇,而亦复有大惨酷之奇祸也。

伤官之能力

泄身,生财,敌杀,损官

天下事,有利必有弊。利弊之区别,即在当与不当耳。六神既有能力,匹配上既有当与不当,则必有利弊。既有利弊,又有喜忌,缘各述利弊喜忌如后。

伤官之利

泄身:日干强。财官无气,即以强为患,遂爱伤官。伤官能发越日干之强气,使尽行外露也。例如:

癸丑 乙卯乙亥丙子

乙木春生,又多水木之生扶,自喜时上内火伤官之泄身,吐秀,否则直一顽木耳。

生财:身强财弱,尤爱伤官。伤官能流通日干之气。生起财来。俾为己用,例如:

戊寅甲寅乙亥丙子

旺木成林,戊土之财,受克太深,幸喜丙火伤官泄木生土,流通日干之旺气而又救护财星之不足,厥功伟矣。

敌杀:杀重身轻,举动尽为牵制,亦爱伤官。伤官能敌杀存身,使一身得以自由。例如:

戊子辛西乙酉丙子

秋本凋零,最畏辛金七杀之克伐。幸有丙火伤官制敌杀,稍解日元之危。

损官:官重身轻,举动尽为束缚。亦爱伤官,伤官能损官存身,使一身得以舒适。例如:

庚申甲申乙卯丙戌

初秋乙木,叠见阳金之克,最即官重身轻。丙火伤官,可以制金抑官。虽无扶弱之能,却有锄强之功,亦足取焉。

伤官之弊

泄身:日干弱,遂怕伤官。一身自顾不暇,何堪再见伤官耗盗。例如:

辛丑丁酉乙卯丙戊

乙木日元,见金之克伐,火之耗盗,土之磨折,又当仲秋死令,衰弱可知,然则丙火伤官之泄身,自亦忌神耳。

生财:财太旺,尤怕伤官。身且不能任财,何堪再见伤官生财。例如:

丙申戊戌乙旺乙卯

土重木折,财旺身轻。丙火伤官之生才正如虎添翼,助桀为虐,可畏哉,可畏哉。

敌杀:身强杀浅,即怕伤官。身方假杀为权,何堪再见伤官敌去。例如:

丙寅辛卯乙亥癸未

春木方旺,地支成木局。月上辛金七杀,斧斤以时入山林。材木不可胜用。乃又为丙火伤官所敌,减色非轻。

损官:身重官轻,亦怕伤官。身方以官为尊,何堪再见伤官损害。例如:

甲寅丙寅乙卯庚辰

八字中木居其五。林林总总,全恃时上庚金正官,伐木成材,不幸火伤官克庚,与上例同一贻憾。

伤官所喜

生身:日干强,受伤官,既见伤。喜见财以流通之。日干弱。怕伤官。既见伤,喜印绶以制伏之。

生财:身强则弱,爱伤官,既见伤,喜财多以生发之。身弱财多,所伤官,既见伤,喜印绶以制之。

敌杀:杀重身轻,爱伤官,既见伤,喜比劫食伤以生助之。身强杀浅,怕伤官,即见伤,喜见财以和解之。

损官:官重身轻,爱伤官,既见伤,喜比劫食神。以生助之。身强官弱,怕伤官,既见伤,喜见财以和解之。

伤官所忌

泄身:日干强,爱伤官。既见伤,忌见印以克去之。日干弱,怕伤官,既见伤习再生财,转辗泄弱。

生财:身强财弱克伤官,既见伤,忌见印以克去之。身弱财多,怕伤官。既见伤,忌再生财。转辗泄弱。

敌杀:杀重身轻,爱伤官,既见伤,忌财旺生杀。身强杀浅,怕伤官,既见伤,忌比劫食伤以生助之。

损官:官多身弱,爱伤官,既见伤,忌财旺生官。身重官轻,怕伤官,既见伤,忌比劫食伤以生助之。

七杀(七杀一名偏官)

七杀之构成

克我而与我同性者是也。例如:

甲木日干,见庚金。金能克木,甲木为庚金所克。而甲为阳性,庚亦为阳性。阴阳同类,故庚即甲之七杀。

按甲见庚见申,乙见辛见酉丙见壬见亥,丁见癸见子,戊见甲见寅,己见乙见卯。庚见丙见巳,辛见壬见午壬见戊见辰戌,癸见己见丑未皆为七杀。

七杀浅解

七杀者,又名偏官。二阳相克,二阴相克,犹二男不同处,二女不同居,不成配偶故谓之偏官。又以其隔七位,而相战克,故曰七杀。七杀者惨覆无恩,专以攻身为尚。譬小人多凶暴,无忌惮。若无礼法制裁之,不惩不戒,必伤其主。故有制,谓之偏官。无制,谓之七杀。必须制合生化,无太过不及,是借小人势力,卫护君了,以成威权,造就大富大贵之命者。设使生化不及,日主衰弱,七杀重逢,其祸不胜俱述。若七杀祇一,制伏重重,倘运再行制伏,则尽法无民。虽猛如虎,亦无所施其技矣。

七杀之能力

耗财,生印,攻身,制劫

七杀之利

耗财:身弱印轻财重,遂爱七杀,以杀能耗财,并能助印也。例如:

丁卯甲辰辛卯戊子

辛金囚于春,群木旺于春,一望而知其为财重身轻。戊虽生辛乃被克于甲,则唯丁火七杀,耗甲木之旺财,生戊土之衰印独建其功矣。

生印:身印并衰,最爱七杀,杀能生印,使印再生身也。例如:

戊寅甲寅辛卯丁酉

春日之金无力。虽有酉金戊土帮扶,乃戊为。甲克,卯为酉冲而又旺木成林以财多身弱为患,所幸丁火七杀泄甲木之旺财,生戊土之衰印,使印再生身。极尽补偏救弊之妙矣。

攻身:目干旺甚,过旺则身无所依,即爱七杀。七杀虽攻身,身力能任,可以假作权威也。例如:

辛酉丁酉辛酉甲午

秋月辛金,再见三酉一辛,强旺达于极点,妙有丁火七杀。炼金而成器,攻身以作威,从此为有价值之命局矣。

制劫:身强财弱,复见劫财,克财之极,亦爱七杀。七杀能制伏劫财,使不败也。例如:

丁酉庚戌辛酉甲午

一重甲木正财,为当令之庚金劫财,掠夺殆尽,幸有丁火七杀制劫财,论其功用,制劫为第一,救财为第二,换之制劫即所以救财也。

七杀之弊

耗财:日强印重财轻,即怕七杀,杀既耗财,又助印也。例如:

丁丑庚戌辛丑乙未

辛见重土,幸有月上庚金这协助,未遭埋没,而称身印两强。乙木偏财,以丁火七杀之耗。致未遂疏土之功,八字仍属偏枯。则七杀耗财之咎,在所难辞焉。

生印:日弱印强,尤怕七杀,印多则身寡,而成母多子病。堪再见七杀,生印克身。例如:

戊戌己未辛未丁酉

土旺而多,有如山崩。日元之辛,母旺子虚,为埋金无疑矣。丁火七杀,生土印以助虐,克弱日而欺主,其滋蔓祸患,为何如哉。

攻身:日干衰弱,即怕七杀,日弱既主萎靡,何堪再见七杀之攻。例如:

丁卯乙巳辛卯乙未

辛生已月,已患失令。群木旺火,争相摧残。又少帮扶之字,其弱可知或以丁火七杀攻身之弊,与众财挫主之患,较量轻重,则正如五十步与百步耳。

制劫:日弱赖劫,亦怕七杀。身方恃劫维持,何堪再见七杀制去。例如:

甲辰丁卯辛未庚庚

以失令之辛金敌得时之众木,岂其可乎庚金劫财,能帮辛金,亦能克木。正喜不乏拨助,距料丁火七杀,制住庚金。总臂扼喉,抱憾甚矣。

七杀所喜

耗财:身弱印轻财重,爱七杀,既见杀,喜印比之帮身。

身强印重财轻,怕七杀,既见杀,喜伤食以制煞生财。

生印:身印并衰,爱七杀,既见杀,喜杀重生印。

日弱印强性七杀,既见杀,喜食财以两制之。

攻身:日干强。爱七杀,既见杀,喜财旺以生之。

日干弱,怕七杀,既见杀,喜印旺以解之。

制劫:身强有劫,爱七杀,既见杀,喜财旺以生之。

身弱赖劫,怕七杀,既见杀,喜食伤以制之。

七杀所忌

耗财:身弱印轻财重,爱七杀,既见杀,忌伤食生财制杀。

强印重财轻,怕七杀,既见杀,忌杀再加强。

生印:身印并衰爱七杀,既见杀,忌食伤制去。

日弱印强怕七杀,既见杀忌杀再加强。

攻身:日干强,爱七杀,既见杀,忌食伤再制去。

日干弱,怕七杀,既见杀忌财复生之。

制劫:日强有劫,爱七杀,既见杀,忌食伤再制去。

日弱赖劫怕七杀,既见杀,忌财旺再生之。

正官

正官之构成

克我而与我异性者,是也。例如:

甲木日干,见辛金,金能克木,甲木为辛金所克,而甲为阳性,辛为阴性,阴阳相异故辛即甲之正官。

按甲见辛见酉,乙见庚见申,丙见癸见子,丁见壬见亥,戊见乙见印,已见甲见寅,庚见丁见午,辛见丙见己,壬见己见丑未,癸见戊见辰戌。皆为正官。

正官杂谈

正官者,六格之正气,忠信之尊名,治国齐家之有道。盖阳见阴克,阴见阳克,如人之有一夫一妇。阴阳调和,刚柔配合,以成道也,父官者管也。一县有官人居治下,均须受其管束,虽有狡者,亦必循规蹈矩。居仁由义,不敢放逸为非。苟无官管,则将放于礼法之外,故以制我身者为正官,万不可遭损破也。月令提纲之官,如本府太守,本县令尹,管制最重。年上之官,其上最尊。第亦须视其强弱如何,而斟衡也。

正官之能力

引财,生印,拘身,制劫

正官之利

重财:身强财弱,遂喜正官。正官能引财拘身,以存财也。例如:

乙巳辛巳丙子癸巳

初夏丙火,三见巳禄可谓旺矣。辛金之财,不免火多焦熔,还赖金水正官克火救金,是即所谓引财也。

生印:身强印弱。尤爱正官。正官能拘束日干、滋生印绶也。例如:

辛巳癸巳丙子乙未

退气之乙木,远不如当旺之丙火。何况丙得两禄,岂不患子多母弱哉。月头癸水正官,敛火之威,助木之势,生印之功,厥亦伟矣。

拘身:日干旺甚,过旺则身无所依,即爱正官。正官能拘束日干,不敢为非作恶也。例如:

辛卯癸巳丙午丙申

丙日旺甚。幸喜癸水正官之克火稍杀其炎,拘身有功,或憾乎杯水车薪。然有辛申两金之生,癸水强弱,尚有源源,仍可取焉。

制劫:日干既旺,复垒见劫财,劫盛即助身为虐,亦爱正官。正官能制去劫财,使日干洁身自好也。例如:

癸巳丁已丙子丁酉

日主既旺,益以两比两劫,酉金之财星危矣。癸水正官,克制已火比肩,固较欠强。然得禄于子,受生于酉,亦足以去两丁之劫财,不可与扬汤止沸同论也。

正官之弊

引财:身弱财强,遂怕正官,财强已恐身不能任,何堪再见正官,引财拘身。例如:

癸丑辛酉丙子丙申

金多火少,时在深秋,日元为丙,自属财强身弱,再见癸水正官,引旺财。克衰主,是更危如垒卵,固以财为病之原,亦以官为病之表耳。

生印:身弱印强,尤怕正官。印多则身寡,母多子病,何堪再见正官拘身生印。例如:

癸卯乙卯丙子乙未

丙火生于春令,又见四木,印多而旺,即不免母多子病。癸水正官克身固非喜,然其生印不啻助桀为虐,尤可憎也。

拘身:日干衰弱,即怕正官。身弱既主萎靡,何堪再见正官拘身。例如:

庚辰庚辰丙子丙申

丙火生于春令,又见四木,印多而旺,即不免母子多病。 水正官克身固非喜,然其生印不啻助桀为虐,尤可憎也。

拘身:日干衰弱,即怕正官。身弱既主萎靡,何堪再见正官拘身。例如:

庚辰庚辰丙子丙申

丙火日元,除时上一重比肩,为帮身外,余皆泄克之神,弱而不堪任财任子辰会局,官星结党,其拘身之祸最为猖獗,啻洪水猛兽耶。

制却:身弱用动。亦怕正官。身方赖动维持。何堪再见正官制去。例如:

丁酉癸丑丙子丁西

丙虽失令于冬,幸有丁火劫财,两透干头,而可倚以为帮身,距料癸水正官,制去劫财,精华尽失,正如病犯绝症,其势殆矣。

正官所喜

引财:身强财弱爱正官,既见官,喜财旺以生之。财多身弱怕正官,既见官,喜印旺以泄之。

生印:身强印弱爱正官,既见官,喜官旺生印身弱印强怕正官,既见官,喜食财以两制之。

拘身:日干强,爱正官,既见官,喜财旺以生之。日干弱,怕正官,既见官,喜印旺以解之。

制劫:身强有劫,爱正官,即见官,喜财旺以生之。身弱赖劫,怕正官,既见官,喜印以生身。

正官所忌

引财:身强财弱爱正官,既见官,忌偏印以泄弱之。身弱财强怕正官,既见官,忌财官再加重。

生印:身强印弱爱正官,既见官,忌食伤以合制之。身印强,怕正官,既见官,忌官印再加重。

拘身:日干强,爱正官,既见官,忌食伤以合制之。目干弱,怕正官,既见官,忌财旺发生之。

制劫:身强有劫,爱正官,既见官,忌食伤以合制之。身弱赖劫,怕正官,既见官,忌财官再加重。

食神

食神之构成

我所生,而与我同性者是也。例如:

甲木日干,见丙火,木能生火。丙火为甲木所生,而为阳性,丙亦为阴性,两性相同,故丙即甲之食神。

按甲见丙见巳。乙见丁见午,丙见辰见戌,丁见己见丑未,戊见庚见申,己见辛见酉,庚见壬见亥,辛见癸见子,壬见甲见寅,癸见乙见卯,皆为食神。

食神杂谈

食神者,一名爵星,又名寿星。盖阳生阳,阴生阴,虽为泄气,而食神之所生者则为财。乃养命之源,身与食神,有如父子,子旺则生起财来,以奉父母,岂不即是爵星乎。又身之最畏者,当为七杀来克。寿即不永,食神乃能制伏七杀,使不敢来克。俾一身得以优游裕余者,食神之力也,岂不即是寿星乎。财被食生,宽裕不竭,然后人之爵禄丰,杀被食制,不敢为祸。然后人之寿元长,此食神之所以大有造于人命也。

食神之能力。

泄身,生财,制杀,损害

食神之利

泄身:日干强,财官无气,即以强顽为患,遂爱食神。食神能吐日干秀气也。例如:

癸丑乙卯甲子丙寅

甲乙寅卯东方全,况在莺啼蝶舞之候。春木正旺,身强可知,益以癸子两水之生木更嫌太过,全局了无精彩,唯喜丙火食神,发泄秀气,尚不致为顽木耳。

生财:强财弱,尤爱食神,食神能吐秀气生财也。例如

己卯丙寅甲子乙亥

干甲乙,支寅卯。劫比如林,己土正财,剥夺殆尽。若无丙火食神之生财,势将身旺无所寄为下命决矣。

制杀:杀重身轻,举动尽为牵制。即爱食神,食神能制伏七杀。一将当关群邪自服。而身得以自由矣。例如:

庚申甲申甲戌丙寅

三木三金,以质量论,无分轩轾。然而秋金当旺,秋木凋零,以势力论。木自不敌于金,杀乃强过于身。而需乎丙火食之制杀矣。

损官:官强身弱,举动尽为束缚,亦爱食神。食神能合官存身,使身渐得舒适,例如:

辛酉丙申甲戌丙寅

秋月甲木,见申酉戌辛,官旺可畏。丙火食神,克合辛金,使金势稍抑,日主稍扬,则损官即所以救主也。

食神之弊

泄身:日干弱,遂怕食神。已身尚不健全,何堪再见食神泄气。例如:

乙酉丙戌甲戌乙丑

天干甲乙丙,地支丑戌酉,时在九秋。土金占优势,甲日仍患财官之旺,则丙火食神,既生财,又泄身,洵非弱主所喜也。

生财:财官身弱,尤怕食神。身既不能旺财,何堪再见食神泄身生财。

制杀:身强杀浅,即怕食神。身方假杀为权,何堪再见食神制去。例如:

庚寅丙戌甲寅乙亥

甲虽失时于秋,乃两见寅禄,时得长生。形与气既不为弱,且嫌繁芜,正庚金七之克伐,何期丙火食神,制住庚金。未竟斧凿之功,岂成栋梁之材。

损官:身旺官弱,亦怕食神。身方以官为尊,何堪再见食神合去。例如:

丙戌辛卯甲子乙亥

春木而又多邦扶,既旺且强去抚存菁,端赖辛金正官,然有丙火食神之克合,辛乃用武无地,一官受损,以致八字平凡,减色为何如哉。

食神所喜

泄身:日干强,爱食神,既见食,喜财以流通之。日干弱,怕食神,既见食,喜印以合制之。

生财:身强财弱,爱食神,既见食,喜财多生发。身弱财强,怕食神,既见食,喜印助身旺。

制杀:杀重身轻,爱食神,既见食,喜比劫食伤生助。身强杀浅,怕食神,既见食,喜见财以和解之。

损官:官多身弱,爱食神,既见食,喜比劫食伤生助。身重官轻,怕食神,既见食,喜见财以和解之。

食神所忌

泄身:日干强,爱食神,既见食,忌枭印夺去了。日干弱,怕食神,既见食,怕再生财。转辗泄弱。

生财:身强财弱,爱食神,既见食,忌枭印夺去之。身弱财强,怕食神,既见食,忌财多转辗泄弱。

制杀:杀重身轻,爱食神,既见食,忌财星党杀。身强杀浅,怕食神,既见食,忌比劫食伤再助食。

损官:官多身弱,爱食神,既见食,忌财重泄食生官。身重官轻,怕食神,既见食,忌比劫食伤再助食。

偏正印(偏印一名枭神)

偏正印之构成

生我而与我同性者,为偏印。生我而与我异性者,为正印。例如:

甲木日主见壬癸水,水能生木,甲木为壬癸水所生。甲为阳性,壬亦为阳性,两性相同故壬是甲之偏印。甲为阳性,癸为阴性,阴阳相异,故癸是甲之正印。

按甲见壬见亥,乙见癸见子,丙见甲是寅,丁见乙见卯,戊见丙见已,己见丁见午,庚见戊见辰戌,辛见己见丑未,壬见庚见申,癸见辛见酉,皆为偏印。

甲见癸见子,乙见壬见亥,丙见乙见卯,丁见甲见寅。戊见丁见午,己见丙见己,庚见己见丑未,辛见戊见辰戌,壬见辛见酉,癸见庚见申,皆为正印。

偏正印杂谈

印绶者,乃五行生我之名。乃我气之源,为生气,为父母,又能护我官星,使无伤克,具此格者,主聪明,多智慧。性慈惠,语善良,平生少病,亦且少逢凶横。若为官则必清廉,不拘文武,皆掌印信。

偏正印之能力

生身,泄官杀,御伤,挫食

偏正印之利

生身:日干弱,当赖印绶滋扶身旺。例如:

丁卯辛亥戊子丙辰

亥卯半木局,子辰半水局,时在初冬水令,则偏重于水木才官,而戊土轻矣。妙有丁火正印,丙火偏印,协力生身,使日主可以任财任官。其功益岂浅鲜哉。

泄官杀:日干弱。官杀力强。身不能任。当赖印绶泄官杀而助身。例如:

癸卯乙卯戊子丁巳

官重身轻,以乙木正官之得令,戊土日元之时,设非丁火正印,盗泄旺官,生助弱主,几成危局。此所以印绶之大有造于斯命民。

御伤:日干弱伤官力重。全赖印绶驾御伤官。例如:

戊戌辛酉戊申丁巳

金多而又在金令其耗盗戊土,猛烈非常,虽有年头两比,可以帮身。然而丁巳两印之御制伤官,其功尤伟。谚谓扬汤止沸,不如斧底抽薪,即此意也。

挫食:日干弱。食神太重。当赖印之挫食滋身。例如:

丙申丙申戊戌庚申

戊见一庚三申。泄气可憎,自喜丙火偏印之滋身挫食,而以情势权衡,挫食之事。更杀滋身为重要,若拘于食神不宜枭夺之说,则忌矣。

偏正印之弊

生身:日干强,财官力薄,更怕印绶助身。例如:

丙辰戊戌戊午壬戌

重土重火,日干强极,而官藏无力。财露被劫,自属下命。然则何需乎丙午两印之生身耶,印之为害既甚。当先谋去之之道,为上策矣。

泄官杀:日干强。官杀力薄。更怕印绶泄之。例如:

乙未丙戌戊午己未

八字中土土其五,比劫既多,日主自强,幸有乙木正官之疏土拘身。乃又有丙火午火,印绶泄官。致官不能直接克日,岂非全功尽弃乎。

御伤:日干强。伤官力薄。更怕印绶御去伤官。例如:

丙戌辛旺戊戌戊午

土旺身强,所赖辛金伤官,发泄秀气,然丙火枭印,御去辛金致日主旺无所依。命局之不可收拾,即为此一印耳。

挫食:日干强。食神力薄。更怕印之挫食。例如:

庚子丙戌戊戌戊午

此命与上例相仿,旺土赖庚金食神以吐秀,所憾丙火枭印,挫制食神,亦病重药轻之造。土重为病,丙火为病中之病也。

偏正印之喜

生身:日干弱,有印绶生身,最喜官星生印。日干强,又有印绶生身,即喜财以制之。

泄官杀:日干弱,官杀强,有印绶泄官杀。喜印身两旺。

日干强,官杀弱,又有印绶泄官杀,喜堸扶官杀。

御伤:日干弱,伤官强,有印绶驾御伤官。喜印旺御伤助身。日干强,伤官弱,又有印绶驾御伤官。喜财旺克印以制之。

挫食:日干弱,食神强,有印绶合食,喜印旺助身去食。日干强,食神弱,又有印之挫食,喜财旺克印以制之。

偏正印之忌

生身:日干弱,喜有印绶助身。忌贪财坏印。目干强,又有印绶助身。忌再印扶身旺。

泄官杀:日干弱,官杀强,幸有印绶泄官。杀忌贪财坏印。日干强,官杀弱,又有印绶泄官。杀再忌印扶身旺。

御伤:日干弱,伤官强,幸有印绶御伤。忌贪财坏印。日干强,伤官弱,又有印绶御伤。忌印扶身旺。

挫食:日干弱,食神强,幸有印之挫食,忌贪财坏印。日干强食神弱,又有偏印夺食,忌印扶身旺。

偏正财

偏正财之构成

我所克,而与我异性者。为正财。我所克。而与我同性者,为偏财。例如:

甲木日主,见戊已土,木能克土,戊已土为甲木所克。甲为阳性,戊亦为阳性,两性相同,故戊是由之偏财,甲为阳性,已为阴性,阴阳相异故已是甲之正财。

按甲见戊辰戊,已见已见丑未,丙见庚见申,,丁见幸见酉,戊见壬见亥,已见见子,庚见甲见寅,幸见已见儿卯,壬见丙见巳,癸见丁见午,皆为偏财。

甲见已见丑未,已见戊见辰戊,丙见幸见酉,丁见庚见申,戊见 见子,已见壬见亥,庚见乙见卯,幸见甲见寅,壬见丁见午,癸见丙见巳。皆为正财

偏正财杂谈

人何由而觅利,非用精神心力,不可得也,我所克者,何以名之曰财,盖即分劳我力,而后得者也。有精力然后可以图财,可以享用,八字亦然。首须身强,方堪任财,身弱财旺,则如人之衰微不振。虽有偶得之财,不堪享用。且或因财滋祸,故衡命论财,亦须先顾身主,并非财多定为美也,俗以正财为妻财,偏财为众人之财,亦有以正财为汗血应得之财,偏财为意外幸得之财,皆非通理,不可拘泥

偏正财之能力

生官杀,泄伤食,制枭,坏印

偏正财之利

生官杀:日干强,官杀力轻,尚不全美,当赖正偏财生起官杀方能成为大用。例如:;

乙亥甲申庚甲丁丑

丁火如豆不能制大块之金,身太重而官太轻。甲乙双财并透,生助正官,足补此憾矣。故八-字堪成大用,及赖于财之生官非仅官之克身也。

泄伤食:日干强,伤食力亦强,虽日干之透气。已泄于伤食,而伤食则遏抑未舒,当赖正偏财泄之,藉以疏通。例如:

癸卯庚申庚子庚辰

初秋三庚,支全申子辰,年上透癸,金水并行,母强子健,庚因生水,而秀气发越,癸水伤官,以卯木正财之泄,而亦有所寄托,生生不息矣。

制枭:日干强,偏印力亦强,身旺何劳印绶。当赖偏财制去枭神。使不横来生身,例如:

甲辰戊辰庚申甲申

庚金两得申禄,不愁孱弱,一戊二辰之枭印生身,反为骈枝。,不如借甲木偏财以去之清净也。

坏印:日干强,正印力亦强,身旺不须正印。当赖正财破坏之,使身不过旺。例如:

乙亥已丑庚申乙酉

庚日得禄于申,乘旺于酉,投库于丑,根基极深,固不喜再见帮扶。然则,乙木正财,破坏己土正印,正所以去繁就简也,何憾之有耶。

偏正财之弊

生官杀:日干弱,最怕财旺生官杀,来克日干。例如:

甲寅丁卯庚午乙酉

木旺金衰,财多身弱,最憾财再生官,使官来克身,形势尤危,乃木火财官,狼狈为奸,欲递祸患,更不易矣。

泄伤食:日千弱,最怕伤食泄财。以分日千之力。例如:

癸未乙卯庚子庚辰

庚金失令,援助又少,固畏群水之泄气。然若单见水星,耗盗尚有,限制岂可又见木来泄水,转辗分力。则财之泄伤食而挫日。与夫生官杀而克身,其为害乃异途而同归也。

制枭:日干弱,最怕财星制去枭神,以绝日干之生。例如:

戊辰甲子庚寅甲申

水木成群,庚金走泄无止。戊土枭印虽生庚,奈生受制于甲财。财神非仅患身,且能害母,产除根本。为祸更甚于泄伤食,生官杀也。

坏印:日干弱,最怕财星,破坏正印,绝其滋助,例如:

乙未己卯庚子甲申

庚金闲于水木之包围,已土正印,因乙财之破坏。似有若无。势大适为我敌,势小难为我助,与上述之命,同一抱撼耳。

偏正财之喜

生官杀:日干强,有财生官杀,喜官杀旺则成功。

日干弱,有财生官杀,喜印生比劫以制之。

泄伤食:日干强,伤食重,有财泄伤食,喜财旺生发。

日干弱,伤食轻,有财泄伤食,喜比劫以制财。

制枭:日干强,不须枭神生身,喜财来制枭。

日干弱,有财星制枭,喜比劫以解之。

坏印:日干强,不劳印绶再助身,喜伤食生财。助财破印。

日干弱,有财坏印,喜比劫克去财星以存印。

偏正财之忌

生官杀:日干强,幸有财来生官杀,忌伤食克官杀。

日干弱,又有财去生官杀,忌官杀再旺而克身。

泄伤食:日干强,幸有财来泄伤食,忌比劫夺财。

日干弱,又有财去泄伤食,忌财旺分力。

制枭:日干强,幸有偏财制枭,忌比劫再夺财。

日干弱,又有偏财制枭,忌伤食生财。

坏印:日干强,幸有正财坏印,忌比劫再夺财。

日干弱,又有正财坏印,忌伤食生财。


分类:易经书名:千里命稿作者:(民国)韦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