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全解》中孚(卦六十一)


——久已远去的仪式

【原文】

(兑下巽上)中孚(1):豚鱼吉(2)。利涉大川。利贞。初九:虞(3),吉。有它不燕(4)。九二:鹤鸣在阴(5),其子和之。我有好爵(6),吾与尔靡之(7)。

六三:得敌(8),或鼓或罢(9),或泣或歌。六四:月几望,马匹亡。无咎。九五:有争挛如(10)。无咎。上九:翰音登于天(11)。贞凶。

【注释】

(1)中孚是本卦的标题。中争的意思是心中诚信。全卦的内容是讲礼仪。标题与内容有关。 (2)豚(tun)鱼:小猪和鱼。这两样东西是献祭和行礼时常用的物品。 (3)虞:丧礼,葬礼。 (4)它:意外事故。燕;用作“宴”,指宴饮之礼。 (5)阴;用作“荫”,意思是树上荫蔽的地方。 (6)爵:古代酒器,即酒杯,这里代指酒。 (7)靡:共享,同享。

(8)得敌:克敌,战胜敌人。 (9)鼓:击鼓追击敌人。罢;停战,收兵。 (10)挛如:捆得紧紧的样子。 (11)翰音:鸡,这里指用鸡祭天。

【译文】

中孚卦:行礼时献上小猪和鱼,吉利。有利于渡过大江大河。吉利的占问。 初九:行丧礼,吉利。如有变故,就不行燕礼。 九二:鹤在树荫中鸣叫,幼鹤应声附和。我有美酒,与你同享。

六三:战胜了敌人,有的乘胜追击,有的凯旋收兵,有的高兴流泪,有的放声歌唱。 六四:月近十五的时候,马匹丢失了。结果没有灾祸。 九五:抓到俘虏,紧紧捆住。没有灾祸。 上九:用鸡祭祖上天。占问得凶兆。

【读解】

这一卦专讲礼仪,以内心虔诚为中心,依次讲了丧礼、宴礼、军礼和祭礼。虽然这些还不是全部礼义,但可见周代礼仪繁多复杂之一斑。不妨说,古人的生活方式是普遍仪式化了的,各种礼仪都为某一特殊目的而设,礼仪活动渗透到了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

表面上看,礼仪奢华繁琐,但在更深层次上,它是二种人类寻求意义的活动。这道理很显豁,因为人不仅在物质的、肉体的层面上存在,同时也通过语言、仪式、艺术、宗教而在诗意的意义层面上存在。现代人似乎免去了众多‘繁文褥节”,但现代人所失去的比“繁文得节”要多得多。他离物质越近,寓意义就越远;他离肉体越近,离想象和诗意也就越远。他已经赤裸得如同走肉行尸,并且被阉割了。

不难想象,通过神圣隆重庄严肃穆的礼仪,我们的心灵将被提高到怎样的高度,我们的精神将得到怎样的净化和升华。遗憾的是,这离我们已越来越远。


分类:易经书名:《周易全解》作者:周振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