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易经  书名:易经入门学习教程  作者:劝学网小雅
《易经入门学习教程》第09章 从无到有 从有到争

易经入门学习教程
一、屯卦解读

◆屯:元亨,利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序卦传》说“盈天地之间者,唯万物,故受之以屯;屯者盈也,屯者物之始生也。”其意思是万物生成之后,必然要让其生长发育,屯就是让其生长发育,不断充实自己的过程。你无论是生育孩子也好、创办企业也好,或者要建立某个团队也好,必然要让你所建之物发展的过程,这个过程就是屯卦的过程。

屯,甲骨文为“”,大篆为“”,象一颗刚发芽的小草。《说文解字》中有“屯,难也。草木之初生。”本意是草木发芽之初,要出土但还没有完全出土之时的艰难岁月,这时一方面因为有父母(即乾坤)的供给而显示生命力很强,另一方面因力量薄弱,尚未脱离父母怀抱的嫩芽,经不起外界严寒的环境,这时,最需要的是积蓄力量来生长。虽然“屯”呆以引申为屯集、聚集之意,但这儿更注重其破甲之难。

屯卦位于乾坤二卦之后,如果将乾坤比作天地,则屯为嫩草;如将乾坤比作父母,屯为襁褓。之所以卦辞中有“元亨,利贞”,是因为它是乾坤的新生婴儿。婴儿力量单薄所以“勿用”,正因为是新生事物,有美好的未来,所以有攸往,利建侯。

屯卦为上坎下震,坎为水、为云、为险,震为雷、为震动、为大力。上有云雨滋润,下有惊雷震动,万物必然生长;如果用君子经纶事务这件事来作比喻,上有领导关怀,下有民众支持,事业必然前途无量,所以,大象说“云雷,屯;君子以经纶。”经纶就是处理大事的意思。

屯为天地之嫩草、父母之婴儿,自身很柔弱,所以彖辞中有“刚柔始交而难生”,震为动而坎为险,所以彖辞有“动乎险中”。因为有父母关怀天地滋润,所以虽在险中,仍“大亨贞”。任何一个新生事物,必然有产生它的“天地”,例如一个新的工厂的建立,必定有投资方和场地,这就如同父母。但新生事物在受到父母关怀的同时,必然要经过风吹雨打的磨练,才能成长为一颗有用的大树,所以彖辞上说“雷雨之动满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宁”。

学习本卦的意义:处于新生事物的状态时,无论你是一个学生也好,是一个新的企业也好,虽然有生你养你的父母支持,但你首先要充实自己,使自己生存下来,以后还要面临挑战、面对困难,只有经过大风大浪的锻练,才能成为今后的栋梁。所以《杂卦传》说“屯,见而不失其居”,即出现而不失去自己所处的地方,意思是让自己要不断壮大。

◆初九:盘桓;利居贞,利建侯。

盘,大石、基石。桓,古代在驿站或官署的建筑物上刻有标志的柱子。盘桓,现在的意思有逗留、徘徊之意,这儿虽然也有难于前进的意思,但更可靠的意思是新生婴儿降生这一大的震动,如同一块大的基石,从此奠定了一生的命运。又如同种子被惊雷一震破土而出,出芽生根,这一动是大动,需要大的推动力,也是这个种子的根基。

从卦象上看,初爻和五爻是阳爻,阳爻少而阴爻多,所以阳爻起主要作用。初九的阳爻主“动”,而且下经卦是震,其力量很大,但上面阴爻重重,使该爻的震动不能长久持续,正如雷阵雨来的快、猛,却去得也快。这一震动虽然只打下基石,只能徘徊在家不能持久,但只要积蓄力量,就能有好的前程。所以“利居贞,利建侯”。

小象说“虽盘桓,志行正也。”新生儿一般都是父母的希望,望子成龙,即使是新发芽的种子,也是将来收获的希望,所以“志行正也”。“志”就是意向的意思,“行”是指发展。“正”,上面一个“一”表示不偏不斜的方向,下面一个“足(止)”表示从这儿走下去。

小象又说“以贵下贱,大得民也。”古代的“贱”虽不是尊语谦词,但也绝没有现在的贬义,百姓或女人没有地位就称为贱,君王在国中位高,男人在家中位高,这就是尊。新生儿在父母心中都尊贵,需要母亲的哺育,就如同新苗需要大地的养分一样,所以“以贵下贱,以得民也”。也只有“得民”才能更好地发展。

◆六二:屯如邅如,乘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贞不字,十年乃字。

“屯”和“邅”,都有行路艰难的意思。“如”,左边一个“女”,右边一个“口”,表示女子顺从父亲或夫君口令,引申为随从的意思。屯如邅如,就是非常缓慢、走走停停地向前移去。“班”,两块玉中间一把刀,原意是用刀剖玉,引申为将众人分组站立。前2句是说有许多人骑在马上,一处处地排列在那儿,稍有点移动,但又很难移动。

寇,强取。婚媾,姻亲,通婚。匪,在这儿有2种解释,一指不正之人,二指与“非”通假。目前多数人取第二种意思,“匪寇婚媾”,即不是来抢婚的意思,包括许多字典上以此作范例,更有一些人充满了想象,说整句是有一队人马,一边喊着口号“我不是来抢亲的”,一边朝这边过来。小雅认为此说法不妥,与卦意不符,当取第一种意思,匪寇即不正之人,我们从卦象入手来分析一下原因。

该卦的初爻是震卦的阳爻,前面我们说了,这一爻在下经卦中力量很大。虽然二爻、三爻、四爻皆为阴爻主静,在这一大力量的推动下,也必然有动,所以才会“屯如邅如,乘马班如”这样走走停停的现象。又因为震雷来得突然,所以用匪寇来比喻是非常贴切的,具有一定的强制性。那么,为什么又要说到通婚呢?因为阳爻之力来推动阴爻,所以用男女关系来比喻,可以让人易于理解。注意,古代的匪寇并没有现在那么贬义,只是不正之人、不明之人的意思,不能翻译为坏人。

字,“宀”下面一个“子”,表示家屋下有子,《说文解字注》认为是生孩子的意思。“女子贞不字,十年乃字”字面翻译就是女子不生孩子,要十年之后才生孩子。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内容出现?十年是指真正的十年,还是虚数表示多年的意思?我们先看一下“十”这个字。《说文解字》中有“十,数之具也”,一横表示东西,一竖表示南北,十表示从中央到四方俱全了,所以,这儿的十年是虚指多年。

“生孩子”这其实也是一个比喻,形容多年之后才有结果。之所以这样,其原因还是要从初爻的震动说起。前面说过,震雷虽有万钧之力,却消亡也快,这一震动虽然让新生事物脱颖而出,奠定了基础,却不能持续给力,新生儿还很幼弱,不可能有任何干事业的结果,正如小孩不能生孩子一样。

小象“六二之难,乘刚也。十年乃字,反常也。”从卦象上很容易看出,六二阴爻位于初九阳爻之上,属于得中乘刚。十年乃字,按小雅上面的解释一点也不反常,可见小象的评论有时也不见得准确,也不排除小雅的理解是错误的。

◆六三:即鹿无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几不如舍,往吝。

即,本义是走近去吃东西的意思。鹿,在古代是很常见觉的珍贵动物,也是打猎的主要对象,是人人都想得到的东西,后来被人比喻为政权、爵位等,如成语逐鹿中原等就是取这个意思。虞,古代管理森林的官。几,即几,指细微的足迹象。整个爻辞的解释为:追逐野鹿却没有虞官的带领,只好任其跑入林中,君子要见机行事,如有危险就要放弃,否则将稍有不利。

这是目前流行的解释,几乎占据了所有的书籍,可小雅持保留意见,因为这种说法很勉强,并不符合卦意。我们还是从卦象来分析。二爻、三爻、四爻是下互卦“坤”代表平地,三爻、四爻、五爻是上交卦“艮”,代表大山、止步,当前的六三爻位于坤之中、艮之下,现象上看相当于平地一直到了山脚上。根据这一卦象再看一下当前的爻辞。

鹿,在古代也可以与“麓”通假,山脚下的意思。虞,也可以是忧虑、防范的意思。惟的本义是多重思考的意思。这样就与卦象非常相符,接近到了山脚下而没有任何顾虑,山林中有危险,所以在思考一下是否进入,君子观察细节后,不如舍去,因为前往稍有不利。另外,六三爻位于下经卦的上面,上经卦为坎,代表危险,这就更加符合爻辞的意思。

小象说“即既鹿无虞,以从禽也。君子舍之,往吝穷也。”禽,走兽的终称。显然,儒家所理解的意思和小雅并不一致。儒家认为,没有虞官,只好任禽入林。君子舍之,去则不利。究竟谁对谁错,大家只能自己体会。两种解释的共同点,都反映了当前已经没有能力再进一步有所作为。这是因为初爻震动之后,传到二爻已经有所衰,传到三爻则必弱。

三爻是下经卦的上爻,本来再努力一下就达到上层,但因为前面是坎,有危险,再加上震卦之力已经消退。这也体现了整个屯卦总的原则,即新生事物是比较柔弱,不能急于开拓事业,一定要在天地父母的关怀下屯积力量、茁壮成长,为以后打下坚实基础。

◆六四:乘马班如,求婚媾,往吉,无不利。

这一爻的文字解释与六二爻相同,都包含“乘马班如”、“婚媾”,为什么呢?这是因为它们与阳爻相接触(初六爻和九五爻),所以用“婚媾”来比喻。又因为六二、六三、六四皆为阴爻,仿佛有许多女子,所以才有“班如”之说。这些乘马的女子,为什么在六二爻时,举步维艰,而六四爻却是“往吉”,非常顺利呢?

这是因为对于爻位来说“阴上阳下”和“阳上阴下”是有区别的。该卦的初九阳爻在阴爻之下,阳爻动而向上,阴爻主静而向下,向上的阳气遇到下沉的阴气而受阻,所以六二爻难行之象。六四爻的上面是九五之尊的阳爻,所以六四爻表现出顺承九五阳爻之象。这就是六二爻为男子“骚扰”女子,而六四爻为女子主动求男子。阴阳气顺,所以六四爻辞说“往吉,无不利”。

前面讲过,屯卦象征为一个新生儿力量很弱,到了六四爻这一阶段,虽然有了一些发展,但仍是幼弱。弱小一方只有投靠、顺承他人才为吉。所以,小象也说“求而往,明也”。大家看历史就知道,每一个新起的队伍,在弱小时总是投靠其它强的队伍,象刘备,一生的许多时间都寄人篱下地投靠他人。

◆九五:屯其膏,小贞吉,大贞凶。

膏,脂肪,引申为肥沃,进一步引申为财富,如民脂民膏。整句爻辞字面意思不难,即屯集大家的财物,小事吉,大事凶。注意这个“贞”字,在第七章讲过“贞”不是“贞洁”或“正”的意思,是“显示。。。结果”的意思。为什么会小事吉而大事凶呢?或者说为什么暂时吉而将来凶呢?

屯卦很弱小,一直需要他人的关心、培育、扶持才能成长。接受了他人的财物,必然壮大了自己,所以小事吉。但接受了他人财物,将来是要回报的,所以大事凶或将来凶。这和人偷东西是一样的,偷了东西,一时之间是充实了自己的口袋,但时间一长,必定被人发现,即使不被发现,对将来干大事,这种品德也是凶多吉少。总之,不是通过自己劳动所获,一定是小事吉,大事凶。

从卦象上来看,九五爻得位当中,非常好的现象,但从大的卦象来看,上经卦为坎卦,坎为险,所以大事凶,需要将所囤集的财物消化吸收之后,冲破重重困难才能有所作为,才能光大培育之人的希望。所以小象说“屯其膏,施未光也”,意思是所积财物还没有到发挥作用的时候,这符合屯卦弱小受保护的状态。

◆上六:乘马班如,泣血涟如。

这句爻辞字面意思不难,许多人乘马站立,哭声不断,悲惨不已。我们学习易经,不能满足于文字翻译,而要明白其中的道理,即为什么不能前进,又为什么会伤心不已?《系辞》上说“上易知”,意思是上爻的思想很容易明白,因为它秉承前五爻的发展而来。

我们只要体会一下小孩子为什么哭,就能轻易明白这一爻的意思。小孩因其柔弱,而面临的困难却太多,对于这样一个刚会走路的新生儿,必然是跌跌撞撞,难免鼻青脸肿,甚至跌倒爬不起来。这时如果没有他人的援助,唯一的办法就是哭。李宗吾在《厚黑学》中说刘备每遇到困境,他最有效的武器就是哭,每次一哭,则必然哭来了援助、哭来了救兵、哭来了同情,此话虽然难听,但道理是一样的。

从卦象上我们可以看出,上六爻位于屯卦的最上面将要面对外界,也是父母让其试着行走的时候。外界是复杂的,危险是到处存在的,自己尚处在危险的边缘。但哭毕竟是软弱的表现,只能一时伤心而感,不能长时哭泣,哭完后必须爬起来迎接新的挑战。所以小象说“泣血涟如,何可长也”。

易经入门学习教程
二、蒙卦解读

◆蒙:亨。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初筮告,再三渎,渎则不告。利贞。

《说卦传》说“物生必蒙,故受之以蒙;蒙者蒙也,物之稚也。”意思是事物刚产生时必然是蒙昧幼稚状态,这是屯卦之后的必然现象。《杂卦传》说“蒙,杂而著”,即对杂乱的现象使之清晰明显起来,这就是蒙卦的过程。

蒙,蒙昧之意。从卦象上看,艮上坎下,艮为山、为止,坎为水、为泉、为险。从山上看下面,雾蒙蒙,水茫茫,山川锦绣似乎能见,却又看不清,一片蒙胧。该卦接在屯卦后面,表示小孩子开始看世界,一片迷茫,什么也不懂,因此,这就需要教育,需要给孩子启蒙。大象说“君子以果行育德”,就是让人以果断的行动通过学习来培养高尚的品德。

下经卦为坎,说明一开始就有危险。对于一个刚走路的孩子,你将他放在桌子上,他不会有任何害怕,不会担心摔下来很痛,因为他没有知识,什么也不知道。对于这样一个什么也不知道的人,世界上处处都是危险。所以要启蒙教育,并让他磨练,这样才能成长,才能化险为夷,这样危险才会止住。所以,上经卦为艮,即危险止住了。

卦辞一开始就说蒙卦为“亨”,之所以“亨”是因为该卦和屯卦一样,是在父母的关怀照顾之下成长,这是亨的主要原因。另外还有人认为通过启蒙教育,获得了知识,这样在以后的闯荡中亨通,这个理由是很弱的。我们从卦象上来看,该卦为阳少阴多,九二爻自然成了全卦的核心。所以,彖辞说“蒙亨,以亨行时中也。”

“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字面意思很简单,不是我要求教于孩童,是孩童要向我提问题。如果是这么一句大白话还有什么必要写出来呢?紧接着,“初筮告,再三渎,渎则不告”,意思是初次问可以告诉你,如果第二次、第三次再来问同一问题,这就是对老师的不尊敬,也就不会告诉你了。

这些问题正好说明我们目前的教育是有问题的,家长成天为孩子的各种辅助和培训费尽心机、东奔西走,费财费力,结果却收获甚微。许多老师也是唯利是图,只要你出钱,我就忽悠你。所以说我们的师道没有了,大学也成了文凭的交易所,但古人却不是这样。

《韩诗外传》讲述了身处为齐国相位的孟尝君曾请学于闵子,并派豪华大车去迎接。闵子对来人说:“礼有来学,而无往教。致师而学,不能学;往教,则不能化君也。君所谓不能学者也。臣所谓不能化者也。”大意是说要真心想学,就应该亲自登门,怎么能叫别人来叫我呢?

孔子杏坛设教,各方云集而致,纷纷登坛造访求学。即使是王公贵族,家有太师,也还是登门求教,不是老师不问而教。忠臣在庙堂之上,往往无问而主动上谏,其结果则多为逆耳之言。如今家长对孩子语重心长,在孩子心中不也是逆耳之言吗?孔子说:“不愤不启 不悱不发,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意思是“不到他努力想弄明白但仍然想不透的程度不要去开导他;不到他心里明白却不能完善表达出来的程度不要去启发他。如果他不能举一反三,就不要再反复地给他举例了。”

由此可知,只有不知之人抱着一种想知道结果的心态去问,结果才能使他有所得。如果是有知之人强行去告诉不知之人,则必然“学则不固”。因为这样的人并不想学,这就是彖辞中所说“志应也”。没有这样的求知意向是学不会的,就算勉强学了,也不能成为自己的东西。也正是这个原因,才有会问了之后再问的现象,这就是“渎”,心里没有敬意。蒙童时代能较容易地培养正确的品德,所以彖辞说“蒙以养正,圣功也”。

◆初六:发蒙,利用刑人,用说桎梏,以往吝。

发蒙,启发蒙昧之人。“刑人”并没有当今的犯人那么严重,指犯了错误的人。桎梏,木制的拘束手和脚的器具,当时有奴隶,所以这是很常见的刑具。说桎梏,原意是脱开了枷锁,比喻改正了错误之人。对于一个什么也不懂的蒙昧之人,一开始当然不能灌输很多深奥的道理,可以用那些犯了错误和改正了错误的人,以此来告诉蒙童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出去干事情一定要小心注意。

初六爻是蒙卦的开始,许多书上翻译为用刑罚来纠正人的行为,这是与卦意不相符的,因为这是阴爻主静,不会有大动作。正如教育孩子总是先告诉他这是好人,那是坏人,让孩子有一个是非判断的依据,这才是正解。所以小象说“利用刑人,以正法也”,就是用不对的例子来告诫什么是对的。

◆九二:包蒙吉;纳妇吉;子克家。

包,包容。纳,容纳。克,胜任。当初爻已经明确了是非对错的标准,这一爻就开始有所行动。但有行动就难免会出错,更何况当事人还是处于蒙昧状态的孩童,所以包容孩子的蒙昧,这样做才是吉祥有利的。换句通俗一点的话说,即使孩子有许多不明之处,也要放手让他去干事。

为什么“纳妇吉”?这是因为蒙昧状态因缺乏对危险的认识而容易冒进,在这一方面,女姓往往比男性要更理智,所以纳妇吉。在实际应用中,不要理解为真的取妇,可以理解为理智得力的助手,这样,一个勇于开拓,一个沉着冷静,那么他就一定能将家或工作办好。

从卦象上来看,九二阳爻得中,必有所动,因下经卦为坎卦,所以动则有险,再加上不当位,所以纳妇吉。九二爻上面有连续三个阴爻,所以对九二之动的冒失一定能起到节制作用,所以,小象说“子克家,刚柔节也”。这儿许多人有一个疑问,为什么不用“取女吉”而用“纳妇吉”?“取女”一词关注的是婚娶这件事,而“纳妇”一词关注的是婚后女子对男子的支持和节制作用。

◆六三:勿用娶女;见金夫,不有躬,无攸利。

这一句分歧较多,几乎没有人能肯定自己的解释,常见的有“不用娶这个女子,因为她见有钱的丈夫就跟着跑了”、“不用娶这女子,见到钱就羡慕不已”,其它很可笑的说法还有很多。小雅也没有很好的解释,只能作为一种说法,是不是正确实在没有把握。

勿用,第七章已经讲过,不是不用,是正在准备阶段,勿用娶女,就是张罗着准备娶女。从卦象上看,六三爻阴爻居于阳位,既不得中也不当位,所以这一爻并不安定。又因为九二爻是阳爻,这个阳爻也是这个卦的核心,九二之动必然上行而与六三爻相交,所以有娶女的说法。

“见金夫”较难解释,先看一下“金”的字源。《说文解字》上有“久薶不生衣。百炼不轻。生于土,从土。”意思是经过各种磨练而不损,且于藏于土之矿石。六三、六四、六五皆为坤卦之阴爻,坤为土,经过重重阴爻之后,上九依然为阳爻,可以算是百炼成钢。爻辞中的“见金夫”是指看到了上九爻这个金夫。

躬,指身体。因为隔了很远、很久,所以,虽然看见却看不清,连身体也看不清。爻辞只是一个比喻,想要说明的事情是该爻是阴爻,应当冷静体察,虽受九二之冲动,仍能对事物的将来有一个模糊的认识,但很不全面。不过,比九二爻的认识要前进了一大步,正在向高层努力。这样解释才与蒙卦的思想相符合。

小象说“勿用娶女,行不顺也”,大致也是说明该爻还是处于蒙昧状态,尚未看清事物的本质,所以才“无攸利”。从这儿我们可以看出,分析爻辞一定要紧紧围绕整个卦的主题思想,否则必然象蒙童一样让人云山雾罩,完全不知所云。

◆六四:困蒙,吝。

这一爻辞简单,我们只要分析卦象。六四爻虽已经身居高位,但阴爻当位主静,且上下爻皆为阴爻,没有任何动向,所以原先看不清形势现在仍然看不清,相当于黎明前最黑暗的时期。这就是被“困”在这儿了,因此任何行动都要瞻前顾后,这就是“吝”的意思。

小象说“困蒙之吝,独远实也。”之所以对下一步行动要左顾右盼,是因为看不清事物的真实面貌。许多人将这一爻辞与卦辞中的“再三渎”联系在一起,似乎有点勉强。“困”这个字一般和“难”、“惑”这些字连在一起,表示事情无法进展的样子。

◆六五:童蒙,吉。

该爻仍然是阴爻,仍然看不清前途,为什么忽然变为“吉”呢?因为这一爻虽不当位却得中而身居尊位,其上爻为阳爻,该爻虽居尊位而不乱发号司令,顺承上爻之动,所以吉。整个蒙卦因其见识少、经验少,所以总体上宜静不宜动,即使动也只能稍动,以观察、思考、学习为主。

小象说“童蒙之吉,顺以巽也。”巽,是“入”的意思,在日常生活中象征信息之类的事。因为消息也是无处不在、无孔不入。听到了某个消息,一般会说“听到了什么风声”。而且,信息之类的事也是开启蒙昧的钥匙。启蒙本就是将某种知识信息传递给不知之人。当然,信息传递过来之后,你如果不接受也没有用、没有提高,只有接受了这样的知识才能有所得,所以要“顺以巽”。

值得注意的是“童”字,《说文解字》说,男奴为童,女奴为妾。因成人奴隶需要做一些苦活,烧水扫地之事多有力弱的孩子来做,所以后来“童”便指儿童了。在易经中,“童”多指男仆,例如“童观”、“童牛之牿”、“得童仆贞”等。

◆上九:击蒙;不利为寇,利御寇。

上九爻为阳爻,处于上经卦艮卦的顶部,艮表示“止”,下经卦为坎卦,一切的困难、蒙昧到这儿为止,一切磨难也将结束,是非判断已经明确,不能再犯错误,以前所犯的错误也要予以纠正。“寇”就是强行做一些不该做的事。“为寇”就是明智不对还要去做。“御寇”就是知道不对就坚决地去改正过来。

小象说“利用御寇,上下顺也。”前后左右、上上下下的思路已经理顺,错误的行为就不容易再犯了。蒙昧状态的结束,也预示着更大的需求将要来临。这也是当今信息时代应用最广泛的地方,一旦某一信息传出,立即改变世界。例如,核辐射与盐的关系一传出,这几天马上就买不到盐了。

易经入门学习教程
三、需卦解读

◆需:有孚,光亨,贞吉。 利涉大川。

《序卦传》说“物稚不可不养也,故受之以需。需者,饮食之道也”,事物处于蒙昧幼稚状态时不可以不抚养,所以蒙卦之后是需卦,需卦就是讲饮食之道的情况。《杂卦传》说“需,不进也”,即需卦这时需要补充营养成分,而不能冒然奋进。

需,大篆的写法为“”,上面为雨,下面有一个人在等待雨落下来,意思是“因缺少某种东西(这儿指雨)而等待”之意。在具体的应用过程中,象征生活或事业上所必须的东西,例如在生活中象征为水或食物、在企业中象征为资金、原材料等,能够维持事情继续发展的必须内容。

有孚,在第七章已经说明,不当作信用来解释,而是“有….迹象”来解读,与后面词句连起来。“有孚光亨”就是有希望、有前途,吉利,对出去闯荡干事业有利。上一卦为蒙卦,经过一系列的磨难之后,已经有了判断是非的能力,所以就可以出去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

需卦坎上乾下,乾卦代表动、健,坎卦代表水、代表险。为什么有险还要动呢?因为干卦阳气充足,仿佛有用不完的力量,所以彖辞说“刚健而不陷,其义不困穷也。”也正因为阳气充足好动,才会有危险,所谓风险与机遇同在,如果不动当然就不会有风险。

从卦的爻位上来说,坎卦虽为险,但阳爻位于九五之尊,所以彖辞说“位乎天位,以中正也”。凭上经卦乾卦的刚健之动,必能克服艰险,取得功业,所以彖辞说“利涉大川,往有功也”。从卦象来说,乾为天,坎为云,云在天上,地上缺水而产生需求,对于人来说,这个水相当于饮食宴乐,所以大象说“云于天上,需;君子以饮食宴乐”。

乾卦之动与需究竟有什么关系呢?用目前较为流行的一句话叫“拉动内需”,什么是拉动内需呢?就是政府拿出一笔钱来投入,例如搞基础建设,而基础建设需要水泥、钢材等诸多原材料,同时需要一大批设计建筑队伍,从而引发一系列的需求,连环下去就带动了整个社会循环往复地动作,这就是动与需的关系,只要动起来必然会产生需求。

目前多国部队正在攻打利比亚,无论其如何宣传什么人权等问题,大家都知道识,战争的目的是为了利益。社会的矛盾都是来自于需求,当需求大于供给时,一开始有可能协商,但最终必然走向战争。国家战争如此,小孩打架也好,流氓斗殴也好也是如此。认识了这一点,以后遇到纷争,就不要再被人家什么主义、什么人权所麻痹,一切表象的背后一定存在着利益关系。

◆初九:需于郊。 利用恒,无咎。

对于雨水的需求,首先是郊外广阔的基层农村,农作物不会跑出去汲水,它只能在原地等待,所以最先缺水。这儿我们要联想到其它任何行业都是如此。一个工厂缺少原材料,首先是那些干活的人没有原材料;战斗中缺少弹药的首先是那些正在射击的士兵。因为基层人员在不断地工作,不断地消耗。“恒”是恒定、稳定的意思,当发生物资短缺时,不能紧张,要先调剂一下,使局面趋于稳定,这样就不会有过失,不影响事情的顺利发展,这就是“利用恒,无咎”之意。

从卦象上看,下经卦为乾卦,初九阳爻主动,动必有损,损则必须补充,补充则造成物资短缺。这种物资短缺是困难的开始,还没有造成大的影响,只要及时补充就可以了,所以小象说“需于郊,不犯难行也。利用恒,无咎;未失常也”。

“需于郊”,以及下文中的“需于沙”、“需于泥”、“需于血”、“需于酒食”等如何翻译呢?可以翻译为“在郊外获取所需要的东西”,下文中的类似内容以此类推,但也要适当变化形式,例如“需于酒食”可译为“用酒食来获取所需东西”。

◆九二:需于沙。 小有言,终吉。

“沙”的大篆为“”,画的是一条小河,因缺水而露出了沙土,《说文解字》上说“沙,石也,水少沙见。”因上一爻已经开始缺水,再继续进行下去,则水源处即河流也开始少水了。源头缺水,大家必然会有些紧张,自然发生一些口头争执,但矛盾还没有激化,所以“小有言,终吉”。以一个加工企业为例,当工人手头缺少原材料时,厂长必然将仓库管理员找来寻问,仓管员会说因为昨晚发生了盗窃等原因之类的话。这个仓库就相当于水的源头(也就是爻辞中的沙)。

从卦象上看,该爻为乾卦之中,健而动,虽然进一步引起资源短缺,但不会影响事情的发展,所缺少的东西还会有补充。小象说“需于沙,衍在中也”。衍,就是来龙去脉,衍生之意,还会有补充之意。“虽小有言,以吉终也。” 遇到这种情况,只要加强一下管理工作,最终还是不错的。

◆九三:需于泥,致寇至。

到了第三爻,河里的水也没有了,露出了泥,说明物资短缺已经很严重了,完全不够用了,这时就会发生强烈的争执,所以,爻辞说“需于泥,致寇至”。前面讲过,“寇”这个字并没有今天这样贬义,只是使用了一些强制手段,纷争已经开始激化。

从卦象上看,再上去就是坎卦,坎代表危险。这时虽然表面上和平,但争斗已经开始。因此,小象说“需于泥,灾在外也”。下经卦的三阳爻不断地动而有所作为,导致资源短缺,从而引起纷争。处理纷争的办法是对他人要敬,对自己要慎,这样才能使他人不怒,使自己不败,所以小象说“自我致寇,敬慎不败也”。

◆六四:需于血,出自穴。

这一爻辞是上一爻的必然结果,由于纷争趋于激烈,从而导致伤及自身。血,并非实指,而是虚指受伤,而且还不轻。这时不是要你去加把劲继续争斗,而是要寻找机会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自穴,自己住的地方,意指当前这个危险的地方。

从卦象上来看,该爻已经是到了坎卦,相当于进入了危险之地,因六四爻是阴爻,阴爻主静、主顺,所以小象说“需于血,顺以听也”,意思是不要抗争,而要顺从等待机会,以免造成更大的损失。需卦是紧接着蒙卦,蒙卦时自己的力量还很单薄,经不起风吹雨打,这一卦中,下经卦的乾象征为开始的年轻气盛之举动,必然受到打击。

◆九五:需于酒食,贞吉。

上一爻因受伤而转移,这一转移当然不是逃避,是主动避开矛盾的激化,最终还是要来解决问题,所以这一爻就是来解决问题的。 遇到纷争不能用武力解决,那就要协商的方法来解决,所以用酒食等先招待对方。这儿的酒食当然也不是实指,而是虚指主动让出一部分利益的意思,这样大家获利才是解决之道。

该爻位于九五之尊,也是危险的核心。不能再象上一爻那样以静制动,要主动去化解矛盾。当自己还很弱小之时,就不能用硬碰硬的办法来解决,要以退为守,让出一部分利益,以达到和平共处的结果。所以小象说“酒食贞吉,以中正也。”

◆上六:入于穴,有不速之客三人来,敬之终吉。

许多书上将“入于穴”理解成是三位不速之客,整句意思是对落进穴的三位不请自来的人恭敬相待,这是不正确的。这一爻辞在风格上和前面五爻大不相同,可见,“入于穴”的主语并不是指三位不速之客,而是指前面五爻所想要获取的东西。

“不速之客三人”也不是许多书上所说下经卦的三阳爻,这个“三”非实指,而是虚数表示多人。上一爻因让利而与他人达成和平条约,这样必然遭至更多的人觊觎,对于这样不怀好意但也没有做什么出格之事的人来说,不能得罪人家,因为自身还很弱小,应该说一些好话,恭维一下就可以了。

该爻是坎卦之上爻,快要走也低谷了,阴爻主静不宜动,所以对不速之客敬之为好。小象说“虽不当位,未大失也”这句应该有误,该爻为阴爻当位。“未大失也”是指对不速之客恭维一下并没有失去什么,用这样的柔性方法处理问题也说明蒙卦之后,在认识程度上有了很大的长进。

易经入门学习教程
四、讼卦解读

◆讼:有孚窒惕,中吉,终凶。利见大人,不利涉大川。

《序卦传》说“饮食必有讼,故受之以讼”,意思是争夺饮食必然引起纷争,所以需卦之后必为讼卦,讼就是纠纷引发的争论。《杂卦传》说“讼,不亲也”,意思是说讼卦因争辩而失去了亲情。

“讼”,《说文解字注》说“讼,公言也”,意思就是由矛盾不能解决而引起的纷争问题,放在大众面前诉说,让大家来评理。这样做对于较弱的一方来、或有理的一方来说有很大好处,因为可以将对方至于大家的敌对方。“窒”,阻塞不通,阻止。“惕”,警惕,有戒心。“有孚窒惕”,就是有相互喝止对方并对对方有所警惕的样子。

为什么会有“中吉,终凶”的现象呢?。首先要看纷争的解决途径,既然是纷争,这就好比是战争,而对战争来说,最终决定胜负靠的是强弱,但决定一时的胜负却有很多因素,用《孙子兵法》来说“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讼”就是一种简单的“伐交”,让更多同情自己的人结成统一阵线。这样的伐交可以取得一时的胜利。即“中吉”,但终因力量的薄弱而“终凶”。

讼卦,上乾下坎,乾为健、为刚,坎为险,所以彖辞说“讼,上刚下险,险而健,讼”。既然一开始就有险,自然“窒惕”,因为“窒惕”所以才“中吉”,后又刚健而动,动则必凶,何况大动,因而“终凶”,所以彖辞说“讼有孚窒惕。中吉,刚来而得中也。终凶;讼不可成也。”

从上下经卦来看,乾卦纯阳而上行,坎卦润下而下行,两者背道而驰,所以“终凶”,所以大象说“天与水违行,讼”,也因此而“不利涉大川”。因下经卦遇险,一开始就小心谨慎,所以大象又说“君子以作事谋始”,也因此而“中吉”,从而“利见大人”。

◆初六:不永所事,小有言,终吉。

“永”,长久的意思。“所”,代词,相当于“这个”、“那个”。整句的意思是不要一味地抓住某件事不放,只要向对方解释清楚就行,这样会比较好。上一卦为需卦,其最后一爻中,有不怀好意的“不速之客”来找事,这儿就是指那些未完之事,不要纠缠,否则必将引起武力争斗。所以,小象说“不永所事,讼不可长也”。向对方陈述清楚,这样道理掌握在自己一方,所以小象说“虽有小言,其辩明也”。

从卦象上看,这是坎卦的开始,且初六爻为阴爻主静,不宜大动干戈,所以“小有言”。“小有言”的目的就是不要让事情扩大化,如果对方一定要扩大化,那就只能到下一爻去处理,反正这一爻只将事情阐述清楚就算完成。注意“终吉”,并不是指刚才将事情说清楚就会有好的结果、就能在纷争中取胜,而是指这样处理是不好中的最佳选择。

◆九二:不克,讼。归而逋,其邑人三百户,无眚。

这一爻辞的争议较多,主要集中在断句上,根据上一爻“小有言”阐明了立场,因为有利益的驱使,对方未必妥协,而自己又相对较弱,其结果自然而然是“不克”,武力上争不过对方,就在口头上与对方争辩,这就是“讼”,所以小雅的解读是“不克,然后再诉讼”,而不是“讼而不克”。

道义上的争辩不管胜负如何,都不能决定结果,真正决定结果的是实力,所以必须要有所行动,“归而逋”就是退回去先躲避起来。“邑人三百户”,这当然是虚数,指有很多人,这些人都是诉讼过程中支持己方的群众,自己虽然暂时逃避,他们可没有什么灾祸。眚,原意是眼睛有病,引申为灾祸。“无眚”一方面指群众无灾祸,另一方面也指自己躲避起来而无灾祸。

从卦象上分析,九二爻位于坎卦之中,所以大局上处于不利位置,但九二爻为阳爻,阳爻主动,所以要先主动撤退,避开对方的锐气,从而保存自己。小象说“不克讼,归逋窜也”,打不过对方,一方面要在宣传上努力,一方面要主动撤退。“自下讼上,患至掇也”,“下”指力量弱的自己一方,“上”指力量强的敌方,“至”是到处都有之意,“掇”是捡到、拾到的意思,整句是说与力量强大的对手抗争,患难处处都会遇到。

◆六三:食旧德,贞厉,终吉,或从王事,无成。

“德”是指自己不计名利为他人付出之后从而赢利他人的尊敬。“旧德”可以引申为过去的老关系。“食旧德”就是指凭着自己曾经做过的善行从而利用过去支持自己的力量。由于前面二爻做了许多口头上、宣传上的努力,虽然力量上打不过对手,但道义上赢利了民众的支持,这时就要充分利用这样的一层关系,从事一些有限的活动。

“贞厉,终吉”,这样做尽管很严厉,但却是无奈中的办法。“或从王事,无成”,一旦条件成熟,也可以有所作为,但不会有什么大的效果。象这样发动群众来抗争的一般都是较弱的一方,因为弱才会发动群众,相当于地下工作,所以很艰苦,这也是图大事的最好的办法,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卦辞。

从卦象上看,六三爻已经快要走出危险的境地,因其为阴爻主静,所以不能有大的作为,只能暗中联络、伺机成事。适当时候出可以攀附对方的高层人物,所以,小象说“食旧德,从上吉也。”该爻属于从不利中寻找有利条件、创造有利条件的情况。

◆九四:不克,讼,复即命渝,安贞吉。

“不克,讼”,由于上一爻的暗中努力,这一爻又可以开始与对方争斗,但这时的力量还不够强大,不能硬拼,打不过就要退下来继续作宣传方面的工作。“复”的本意是恢复,引申为保存实力。“渝”是改变的意思。“复即命渝”,以保存实力为主,打不过就立即改变为撤退。“安贞吉”就是以安全为重,不要消耗殆尽。

九四爻为阳爻主动,但其力量尚弱,所以为“不克”之象。因其为卦的初爻,需要保存实力。所以小象说“复即命渝,安贞,不失也”。这一爻是斗争的开始,是反击的开始,不宜太过猛烈,要保存自己。

◆九五:讼元吉。

随着力量的增强,说话的份量也随之增加,所以,争讼的结果也从原来长期的劣势变为“元吉”。以前,不管己方的理由多么充分,争辩的结果总是不利,这就正如美国在攻打伊拉克前核查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一样,不管伊拉克如何让步,美国总有各种理由证明伊拉克在研制核武器,这个谎言在战争结束后不攻自破。所以,毛主席说得好,枪杆子里出政权,九五爻力量的上升,自然怨就元吉了。

从卦象来看,该爻为九五之尊,当位得中,所以元吉。再加上上经卦为乾卦,健而壮,充满活力。所以小象说“讼元吉,以中正也”。在力量方面虽不如对方,但也不象以前那样不经打了。

◆上九:或锡之鞶带,终朝三褫之。

“锡”与“赐”通假,赐给。“鞶带”,古人佩玉的皮带。“褫”,剥夺。整句字面意思是有时将玉带给予他人,但最后又迅速地三次夺了回来。许多书上根据想象凭空加上了很多可笑的理由,其实句子的涵义很简单,就是说明力量已经发展为能与对方相抗衡的程度,因此有时败了,只好将玉带给对方,有时又胜了,玉带又夺回来了。

从卦象上看,该爻为上九爻为阳爻,同时上经卦为乾卦,精力旺盛,力量已经能与对方抗衡,所以必然争夺激烈,这也符合卦辞中的“终凶”。小象说“以讼受服,亦不足敬也”,意思是用这种嘴上说赢得对方,必不能赢得对方的敬意,所以争夺会有持续的反复。

五、本章学习重点

1.屯卦、蒙卦、需卦、讼卦的演化过程?

2.为什么说这四卦都代表己方力量不足?

六、常见问题

问:“匪寇婚媾”理解为“抢婚”可以吗?

答: 这样的说法大多在理解“匪”字上产生了分歧,很难说谁对谁错,但这个分歧并不是这一爻辞的核心,它只是一个比喻,用以说明该爻处于行动艰难的状态。后面的“字”也有二义性,即是怀孕还是生孩子。

如果我们在断卦时将注意力放在这方面,从而来判断一个人的婚姻状况则进入了误区。通俗一点来说,如果某人占到这一爻为变爻时,无论你断为有抢婚还是没有抢婚都是错误的,只能断定此婚姻目前还很难,有许多障碍需要克服。

问:困蒙、童蒙、击蒙之间有什么关系?

答: 困蒙就象一个学走路的孩子,一步跨出,晃晃攸攸,下一步该不该继续都要考虑一下。

童蒙,已经学会了走路的孩子,即使前面遇到一个老虎也不知道害怕。

击蒙,已经有点顽皮的孩子,知道和其它孩子争抢东西了。

问:需卦为什么“光亨”?

答:“光”表示有希望、有前途。需卦原本是对食物的需求,也可引申为对物质的需求,这些需求不是幻想、也不是神话,而是通过努力就能得到,所以说“光亨”。

问:“不克讼”可不可以理解为“打不赢官司”?

答:可以这样理解,但非常生硬。这样理解和上面的内容出入并不大,但古文如果真是这个意思,应该写成“讼不克”,而不是“不克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