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白话《增一阿含经》第四十四卷


十不善品第四十八

概要:本品首说十恶业报之事,依次为:过去七佛的制戒之事,弥勤出现之时的国土的状况,弟子的多少等事,过去七佛的种姓、说法,其父母、侍者、菩提树、寿命等事,师子长者的供养,舍利弗的神力之事等。

【四二八】

本意:本经叙述造杀生等十恶业的话,就是堕落地狱、饿鬼、畜生的因,假如生为人类的话,寿命乃极为短少,因此,应远离十恶,而修行正见。

结集者的我们都像如是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

那个时候,世尊告诉诸比丘们说:「如果有众生,修行杀生(习行于杀生),广布杀生(杀生之业很重)的话,就是种植地狱之罪,也是饿鬼、畜生之行。假如转生在人类中的话,其寿命也极为短少的。所以的缘故,就是:因为杀害他人之命之故。如有众生偷盗他人之物的话,就是种植三恶道之罪。假若转生在人类之中的话,就会恒遭贫匮,食物不能充满其中,衣服不够盖覆其身体,都是由于偷盗之故。劫夺他人之物的话,等于就是断灭他人的命根。如有众生,好喜于贪泆的话,也是种植三恶道的因。假如转为人类之中时,其家门也是属于妻不贞良,由窃盗而淫泆之故。

如有众生造两舌之业的话,就是种植三恶道之罪。假如转生在人类当中的话,其心乃恒为不定,都常怀愁忧的。所以的缘故就是:由于那个人乃在于两方面都传虚言之故。如有众生造麄言的话,就是种植三恶道之罪。如果转生为人类之中的话,为人一定很丑弊,一定常喜骂呼的。所以的缘故就是:因为那个人讲话不专正之所致的。如有众生斗乱彼此的话(等于以绮语害人),就是种植三恶道之罪。假如转生在人类之中的话,会多诸怨憎,亲亲都会离散。所以的缘故就是:都是由于前世斗乱之故。

如有众生为嫉妒的话,就是种植三恶道之业。假如转生为人类之中时,会乏诸衣裳的,所以的缘故就是:由于那个人起贪嫉之故。假如有众生,起害意的话,就是种植三恶道之业。倘若转生在人类当中的话,会恒多虚妄,不能了解至理,心乱而不定的。所以的缘故就是:都是由于前世恚怒所致,而没有慈仁之故。如果有众生,行邪见的话,就是种植恶道之业的。假如转生为人类之中的话,也是生在于边远的地区,不会生在于中国,而不能亲覩三尊道法之义(不能听闻三宝的真义)。或者又会生为聋盲瘖痖,身形不端正,不解善法与恶法之趣。所以的缘故就是:都是由于前世没有信根之故,也不会相信沙门、婆罗门、父母、兄弟等之存在。

比丘们!应该要知道!由于此十恶的业报,致有有如此的灾殃之迭累。因此之故,比丘们!应当要离开十恶,而修行正见等十善。像如是的,比丘们!应当要作如是而学!」

那时,诸比丘们听佛所说,都欢喜奉行!

【四二九】

大意:本经叙述佛陀在说戒之时,曾默然不开口,阿难乃三请说戒,佛说大众当中有不净的人的话,此后就不再说戒。目连入定知道为马师、满宿为不净,而驱逐离场。佛陀说七佛出世时的圣众的数目,和圣众清净期限、禁戒偈等。最后说过去诸佛灭度后,法不久存,而释迦世尊之法当会久存,弟子也会众多。

结集者的我们都像如是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

那个时候,世尊在月的十五日说戒之时,被诸比丘前后围遶,往诣于普会讲堂。那时,世尊乃默然而观察,诸圣众则寂寞不语。这时,阿难白佛说:「今天圣众都普集在于此讲堂内了。唯然!世尊!

请为诸比丘们讲说禁戒吧!」那时,世尊同样的默然不语。

这时,阿难在须臾之顷(这里指一段时间,下同),又白佛说:「现在是时候,适宜于讲说禁戒之时了,初夜(下午五点至九点),将过去了。」那时,世尊也是不发教语。那时,阿难在须臾之间,又白佛说:「中夜(九点至翌日深夜一点)也将过去了,众僧都劳顿,唯愿世尊!此时说戒!」那时,世尊又是默然不语。这时,阿难在须臾之间又白佛说:「后夜(凌晨一点至清晨五点)也将尽了,唯愿世尊,适时垂怜说戒!」

佛陀告诉阿难说:「因为在大众当中有不清净的人之故,不说禁戒。现在听许上座(长老),使其说禁戒。如果上座之僧不堪任于说戒的话,就听允持律(善知戒之持犯轻重等)的比丘说禁戒。假若没有持律的比丘的话,就请能诵戒通利的比丘,当场唱出,使其说戒。从今以后,如来更不说戒。在大众当中,有人不清净时,如来如果在于中说戒的话,那个人的头恐会破裂而为七分,有如那酬罗果那样。」

这时,阿难乃悲泣交集,并作如是之语而说:「圣众在于今天便为孤穷了。如来的正法之去,为甚么这么的快速呢?不清净之人之出现,为甚么这么疾速呢?」当时,大目揵连便作如是之念:在此大众当中,到底是那些人为毁法的人呢?在此大家当中,到底是那些人致于如来不说禁戒的呢?这时,大目揵连乃进入三昧禅定,去遍观圣众的心中到底是那些人有瑕秽。那时,目连则发见马师、满宿二位比丘,也在众会当中。这时,目连就从座起,到了那些比丘之处,告诉他们说:「你们快起来,速离此座中,如来讥嫌你们,由于你们之故,如来已不说禁戒了。」

那时,那二位比丘则默然不语。这时,目连又再三的告诉他们说:「你们快起来,不须要住在这里了。」这时,那些比丘仍然默然不回答。当时,目连就趋前捉他们的手,就将他们逐出门外,将门关闭,向前白佛说:「不清净的比丘,已逐出门外了,唯然!世尊!适时讲说禁戒!」

佛陀告诉目连说:「止!止!目连!如来已不会再与比丘说戒了,如来所说之言,不会有二的,你还至座处吧!」这时,目连又白佛说:「现在的此大众当中,已生瑕秽了,我已不堪任于行维那之法(掌管僧众之杂事,叫做维那,由知时限,乃至知饮食时的行水,和大众散乱语时之弹指)。唯愿世尊!更差遣他人!」那时,世尊乃默然允许他。这时,目连就行头面礼世尊之足之礼后,还就其本座。

这时,阿难白世尊说:「请问世尊!毗婆尸如来(胜观佛,过去七佛的第一位佛)出现在于世间时,不知那时候的圣众为多少?到底经过了几时,乃生瑕秽之事?乃至迦叶佛(饮光佛,过去七佛的第六位佛,也是释迦世尊的前一佛)的弟子为多少?是说甚么禁戒呢?」

佛陀告诉阿难说:「在九十一劫前,有一位佛陀出现在于世间,名叫做毗婆尸如来,为至真、等正觉,出现于世间。那个时候,开三次大法会,所度的圣众就是这样的:初一会之时,有比丘百十六万八千的圣众,第二会时,有十六万的圣众,第三会时,为十万的圣众,均为是阿罗汉。那位佛陀的寿命为八万四千岁,在百岁的中间,其圣众都是清净的。那位佛陀都常用一偈作为教化众弟子的禁戒:

忍辱为第一佛说无为最不以剃须发害他为沙门

(佛子应忍辱为第一紧要之事,佛陀所说的无为就是最上之行。不要由于剃除须发,而会害他人,而为沙门。)

这时,那位佛陀曾用此偈,在百年当中作为教化众弟子的禁戒。然后弟子中已生有瑕秽,便立些需要的禁戒。

又在于三十一劫当中,有一位佛陀,名叫试诘如来(尸弃,顶髻佛,七佛的第二位佛),为至真、等正觉,出现于世间。

那时,也是同样的开二次大会而得度很多的圣众。初一会时有十六万的圣众,第二会时有十四万的圣众,第三会时为十万的圣众。那位佛陀的当时,在八十年中,都是清净而没有瑕秽,也说一偈为众弟子的禁戒:

若眼见非邪慧者护不着弃捐于众恶在世为黠慧

(如眼根所看到的,都不是为邪的,有智慧的人都常守护而不执着。能捐弃所有的恶业,就是在世上的有黠慧的人。)

那时,那位佛陀在八十年内,都说此一偈,后来弟子中有瑕秽时,才更立禁戒。

那个时候,试诘佛的寿命为七万岁。在那个期劫当中,又有佛陀出现于世间,名叫毗舍罗婆如来(毗舍浮,遍一切自在佛,七佛的第三位佛),也开三大会,圣众也很多。初会之时,有十万的圣众,都是阿罗汉,第二会时,有八万的阿罗汉,第三会时,有七万的阿罗汉,诸漏都已灭尽的人。毗舍罗婆如来在七十年中,并没有瑕秽之事。那时,又用一偈半做为弟子们的禁戒:

不害亦不非奉行于大戒于食知止足
座亦复然执志为专一是则诸佛教

(没有害心,也没有是非之事,应奉行于大禁戒。对于饮食要知止足,对于座也是同样的道理。要执志为专一〔要净其心,没有杂念〕,这就是佛陀的教诫。)

在七十年当中,都用此一偈半作为众弟子的禁戒,后来有瑕秽之时,才更立禁戒。毗舍罗婆如来的寿命为七万岁。

在此贤劫当中,又有一位佛陀出现在世间,名叫拘楼孙如来(领持佛,现在贤劫千佛的第一佛,过去七佛的第四位佛)出现在于世间。那时,开二次大会,也度很多的圣众。初会之时,度有七万的圣众,都是阿罗汉,第二会时,曾度六万的阿罗汉。那位佛陀的那时,在六十年中,并没有瑕秽。那位佛陀在于当时,是用二首偈作为弟子的禁戒的。

譬如蜂采华其色甚香洁以味惠施他道士游聚落
不诽谤于人亦不观是非但自观身行谛观正不正

(譬如蜜蜂采华,其色乃非常的香洁。用好味惠施于他人的话,就能招来道士〔学道的人〕之游化于聚落〔都会聚集而不分散〕的。)

(不诽谤于他人,也不观察是非,唯有观察自身的业行,应谛观为正或不正。)(常省自己之行)

在六十年当中都说此二偈,作为弟子们的禁戒。自六十年以后,弟子中已有发生瑕秽,便更立禁戒。那位佛陀的寿命为六万岁。

在此贤劫当中,又有一位佛陀出现于世间,名叫拘那含牟尼如来(译为金儒佛,为贤劫千佛的第二佛,过去七佛的第五位佛),为一位至真、等正觉。那时,开二次大会,也度很多的圣众。初会之时,度六十万的圣众,都是阿罗汉。第二会时,度四十万的圣众,也都是阿罗汉。那时,那位佛陀在四十年中,并没有瑕秽,乃以如下之一偈作为弟子们的禁戒:

执志莫轻戏当学尊寂道贤者无愁忧常灭志所念

(要执持其心志,不可以轻戏,应当要学习宝贵的寂灭之道。贤者并没有愁忧,都常灭其志之所念的。)

在四十年中,都说此一偈,作为禁戒。自此以后,弟子中便有了瑕秽,便更立禁戒。那位佛陀的寿命为四万岁。

在此贤劫当中又有一位佛陀,名叫迦叶,出现在于世间。那时,那位佛陀也开二次大会,也度很多的圣众。初会之时,度四十万众,第二会之时,度三十万众,均为是阿罗汉。在二十年中,并没有瑕秽,恒常用一偈作为众弟子们的禁戒:

一切恶莫作当奉行其善由净其志意是则诸佛教

(凡是恶的业,都不可以去做,都应当奉行善的业。也应自净自己的志意〔内心〕,这就是所谓的佛教。)

在二十年当中,都说此一偈,做为诸弟子们的禁戒。到了后来,有人犯禁之后,便更立制限。那时,迦叶佛的寿命为二万岁。

我现在这位如来(指释迦世尊自身)出现在于世间,开一次大会,所度的圣众为一千二百五十人,在十二年的中间,并没有甚么瑕秽,也用一偈作为禁戒:

护口意清净身行亦清净净此三行迹修行仙人道

(应守护口与意之清净,身的行业,也都为清净。清净此身口意的三行迹,而修行仙人之道〔佛道〕。)

在十二年当中,都说此一偈,作为诸弟子们的禁戒。由于有人生起犯律的行动,才辗转而设有二百五十戒。从今以后,众僧集会,其启白都如律:『诸位贤者!都应谛听!今天为十五日,为说戒之日,现在僧侣们能忍纳的话,众僧就为之和合。』说禁戒以此启白之后,假如有比丘,在其中,有所言说的话,就不应该说戒,各人都应默然。如果没有人言语的话,就应为其说戒,乃至说戒序后,又当问而说:『诸位贤者!有那一位不清净的吗?』像如是的再三启问『有谁为不清净吗?』清净的人,就默然受持。现在的人的寿命极为短少,尽其寿命不过是百年而已。因此之故,阿难!应该要好好的受持它。」

那时,阿难白世尊说:「过去久远之时,诸佛世尊的寿命乃极为长,犯律的人非常的少,并技有甚么瑕秽。但是现在的人民的寿命乃极为短少,不过是十十(一百)年而已。过去诸佛灭度之后,其有遗法留住于世间,到底会经过好多的期间呢?」佛陀告诉阿难说:「过去诸佛灭度之后,其法并不久存于世间。」阿难白佛说:「假若如来灭度之后,正法存在于世间,当会经过几时呢?」

佛陀告诉阿难说:「我灭度之后,正法当会久存于世间。迦叶佛灭度之后,遗法只住七日当中而已。你现在,阿难!不可以为如来的弟子很少,不可以作如是之观。因为我在东方的弟子,乃为无数亿千之众,在南方的弟子也有无数亿千之众。因此之故,阿难!应当要建立此意:我们的释迦文佛,其寿命乃极为长久的。所以的缘故就是:肉身虽然取于灭度,但是法身乃永恒存在,这就是其义,应当要念念奉行!」

那时,阿难,以及诸比丘们听佛所说,都欢喜奉行!

【四三O】

大意:本经叙述弥勒佛示现之时,国土很丰乐,众生善良如北洲之人,并有转轮王出世。弥勒佛三会说法,有好多弟子,均为世尊的遗教弟子。都教诫弟子思惟十想等世尊之旧法,千岁当中,众僧清净,用一偈为禁戒,遗法存久为八万四千年。如欲值弥勒佛世的话,就应精进不懈,承事诸师,供养诸法。

结集者的我们都像如是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和大比丘众五百人俱在。

那个时候,阿难乃偏露其右肩,右膝着地,白世尊而说:「如来乃为玄鉴,没有一事不察的。不管是当来,是过去,或者是现在,此三世的一切,都能一一明白不遗。如诸过去诸佛的姓字、名号,以及弟子、菩萨之翼从的多少,都能了知。一劫,或百劫,或无数劫的一切,都能察知。又能知道国王、大臣、人民等众生的姓字,都能分别。如今现在的国界为若干,又能明了。因此,弟子要请问世尊:在将来久远之时,弥勒佛之出现,这位至真、等正觉,欲闻其中的演变等事。其弟子的翼从,佛境的丰乐,到底会经几时呢?」

佛陀告诉阿难说:「你还去就座,听我讲说关于弥勒佛出现时,其国土丰乐,弟子多少等事。你如听后,要善思念它,要执在于心怀。」这时,阿难就从佛受教,就还去就座。

那时,世尊告诉阿难说:「在久远的将来,在于此国界里,当会有城郭,名叫鸡头。东西为十二由旬,南北为七由旬,土地非常的丰熟,人民非常的炽盛,街巷都成行。那个时候,在城内有一龙王,名叫水光,夜间雨泽而香,白天则很清和。这时,鸡头城内有一罗剎鬼,名叫叶华,所行的都为顺法,并不违于正教,都伺人民在寝寤之后,去除去秽恶不净之物,又用香汁洒在于地面上,使其很香净。阿难!当知!那时,阎浮地的东、西、南、北,十万由旬,诸山河石壁,都自消灭,四大海水,都各据一方。

那个时候,阎浮地乃极为平整,有如光镜之清明那样,举阎浮地内的谷食都丰富而贱,人民也很炽盛,有多诸珍宝,诸村落都相近,鸡鸣都相接。这时弊花果树都枯竭,秽恶也自消灭,其余的甘美的果树,香气的殊好的,都生满在于地。那个时候的气候非常的和适。四时都顺节,人身当中并没有百八的疾患。那些贪欲、瞋恚、愚痴等烦恼,都不大殷勤(不炽盛)。人们的心都平均,都同为一意,相见时都欢悦,都以善言相向,言辞都同为一类,并没有差别。有如在那郁单曰(北洲)的人,并没有不同。这时,阎浮地内的人民,不论是大小,都同为一响,并没有若干的差别的。那时,男女之类的人,其心欲去大小便的时候,地就自然的裂开,大小便之事完了后,地就又合起来。那时,阎浮地内自然会生粳米,也没有皮裹,都极为香美,吃食之时,并不觉得患苦。所谓金、银、珍宝、车磲、玛瑙、真珠、虎珀等七宝,都各散在地,并没有人省录(取拿回顾)。那时,如人民手执此宝时,都会自相谓而说:「过去的人,都是由于这些宝物的缘故,各自相互伤害,致于被系闭于牢狱,受尽无数的苦恼。如今这些宝物,乃和瓦石同流,并没有守护。」

那个时候,有一位法王出现在于世间,名叫蠰佉(译为螺。又作儴伽),乃以正法治化,七宝都成就。所谓七宝,就是:轮宝、象宝、马宝、珠宝、玉女宝、典兵宝、守藏之宝(居士宝),就是所谓的七宝。他统领此阎浮地内,并不用刀杖,都自然的靡伏他。如今,阿难!有如现在的四珍之藏那样:第一就是干陀越国(香遍国)的伊罗钵宝藏,乃有很多的珍琦异物,不可以称计之多。第二就是弥梯罗国(量国)的般绸大藏,也有很多的珍宝。第三为须赖咤大国,有宝藏,也有很多的珍宝。第四为婆罗捺国的蠰佉,有大藏,有很多的珍宝,不可以称计之多。此四大宝藏,自然的应现,那些诸守藏的人都来白王说:「唯愿大王!将这些宝藏的宝物,拿去惠施给与贫穷的人吧!」那时,蠰佉大王得这些宝物之后,也不把它省录(不致意),其意也是没有贪财贪物之想。这时,阎浮地内,自然的在于树上生长衣服,为极细柔软,人都去裁取而穿着它,有如现在的郁单曰(北洲)的人,自然的在树上生长衣服那样,并没有不同。

那时,那位法王有一位大臣,名叫修梵摩,是王的少小时的同好,王很爱敬他。同时,其颜貌又很端正,为不长、不短、不肥、不瘦、不白、不黑,不老、不少。当时,修梵摩有妻,名叫梵摩越,是所有玉女当中,最为殊妙,有如天帝之妃,口里常作优钵莲花之香,身上则作栴檀之香,诸妇女之所有的八十四态,都永远不再为有,也没有疾病乱想之念。

那个时候,弥勒菩萨在于兜率天(知足天,第四层天的内院),观察父母不老、不少,便降神下应于人间,从右胁诞生,如我今次右胁而生的那样,并没有不同,弥勒菩萨也是如是的。兜率诸天,各各都唱令而说:「弥勒菩萨已降神下生。」这时,修梵摩就与其子立字,名叫弥勒,有三十二相,八十种好,以庄严其身,其身为黄金色。那时的人寿极为长久,并没有诸疾患,都为寿命八万四千岁,女人到了五百岁,然后出适(嫁人)。那时,弥勒在家,不经几时(不久),便当出家去学道。

那个时候,离开鸡城不远的地方,有一株道树,名为龙华树,高度为一由旬,广度为五百步。当时,弥勒菩萨就是坐在那株树下,成就无上的道果的。当那天的夜半,弥勒出家之后,就在于其夜,成就无上道的。这时,三千大千的剎上,则为六变的震动,地神都各各相告而说:『现在弥勒,已成就佛道!』就这样的辗转而听闻至于四天王宫,都有这种声音:『弥勒已成就佛道!』也辗转而闻彻至于三十三天,依次而至于焰天(第三层天)、兜卒天(第四天层天)、化自在天(第五层天)、他化自在天(第六层天),其声音又辗转乃至于梵天(色界天)都是这样的唱称的:『弥勒已经成就佛道了!』那时,有一魔,名叫大将,但是都以正法治化的魔(已改邪皈正)。他听闻如来的名教音响的声音之后,乃欢喜踊跃,不能自制,在七日七日夜当中,都因欢喜而不眠不寐。这时,魔王乃率领欲界的无数的天人,到了弥勒佛之处,去恭敬礼拜。

弥勒圣尊(弥勒佛)就为了诸天而渐渐的演说微妙之论,所谓论,就是:施论、戒论、生天之论,欲为不净之想,出要为妙等是。那时,弥勒看见诸人民(天人)已经发心欢喜,就将诸佛世尊常所说法的苦、集、尽(灭)、道等,均和诸天人广为分别其义。那个时候,在座上,有八万四千的天子,诸尘垢都灭尽,都得法眼清净。那时,大将魔王曾告诉那个地方的人民之类说:『你们要赶紧出家。所以的缘故就是:弥勒在于今天,已经度过彼岸,也应当会度你们,使你们至于彼岸的!』

那时,鸡头城中有一位长者,名叫善财,听到魔王的教令,又听到佛陀的音响,就率引八万四千的大众,到了弥勒佛之处,头面礼足后,坐在于一边。那时,弥勒佛就给与他们演说微妙之论,所谓论,就是施论、戒论、生天之论,欲为不净之想,出要为妙等是。那时,弥勒看见诸人民已经心开意解,就将如诸佛世尊所说之法,也就是苦、集、尽(灭)、道之法,为了诸人民而广分别其义。那时,座上的八万四千人,诸尘垢都已尽,而得法眼净。这时,善财长者和八万四千人们,就趋前白佛而说:『我们求索(愿求)出家,能善修梵行,期望能尽成阿罗汉道。『那时,就这样的在弥勒初次大会时,有了如是的八万四千阿罗汉。

这时,蠰佉王听到弥勒已成佛道,便往至于佛所,欲得听其说法。当时,弥勒就为了他而说法。为初也善,中也善,竟(后)也善(始终都善),义理深遂的法。那时,大王又在于异时(嗣后之时),立一位太子(准备让位),也赐与剃头师珍宝,又用杂宝赠送给诸梵志,然后率领八万四千的大众,往至于佛所,求作为沙门。这些人都尽成道果,都得阿罗汉。

这时,修梵摩大长者听到弥勒已成就佛道,也就引率八万四千的梵志之众,往至于佛所,求作为沙门,而得成阿罗汉果。唯有修梵摩一人,断灭三结使(身见、戒禁取见、疑),后来必定能尽苦际。这时,佛母梵摩越也引导八万四千的婇女之众,来到佛所,求作为沙门。这时,诸位女人,也都尽得阿罗汉。唯有梵摩越一人,断灭三结使,而成为须陀洹。

那时,诸剎利种的妇人,听到弥勒如来出现在于世间,已成就等正觉(佛陀),也和数千万的大众,同往佛所,行头面礼足之后,坐在于一边,各各都生心(发心),求作为沙门。就这样的出家学道,或者有人已越次而取证,或有人不取证的。那个时候,阿难啊!那些不越次取证的人,都均为是奉法的人,都患厌一切世间为不可乐之想。那时,弥勒当说三乘之教。如我今天的弟子当中,大迦叶就是行持十二头陀行(等于苦行之类)的人,在过去诸佛之处曾经善修梵行,此人当会常佐弥勒,劝化人民。」

那时,大迦叶在于离开如来不远的地方,结跏趺之坐,正身正意,系念在于前。当时,世尊告诉迦叶说:「我现在已经到了衰耗之年,年已向于八十有余了。好哉!如来现在有四位大声闻,堪任于游化,智慧无尽,众德都具足的人。那四位呢?所谓大迦叶比丘、君屠钵汉比丘、宾头卢比丘、罗云比丘是。你们四大声闻,必须不入于般涅槃,须要等到吾法应没尽之时,然后乃当般涅槃。尤其是大迦叶,也不应般涅槃,须等弥勒佛出现在于世间之时。所以的缘故就是:弥勒所化的弟子,统统都是释迦文佛的弟子,都由于我的遗化而得尽有漏的。大迦叶应该在于摩竭陀国界的毗提村中,在那个地方的山中住下来。又,弥勒如来当会引率无数千的人众,被他们前后围遶,往至于该山中,遂蒙佛恩,诸鬼神当会为了他们而开门,使他们都能得见迦叶的禅窟。

这时,弥勒会伸右手,会指示迦叶,而诉诸人民说:『过去久远之时,有一位释迦文佛的弟子,名叫迦叶,今日现在,为头陀苦行的最为第一的人。』这时,诸人民看见之后,都叹为未曾有,无数百千的众生们,诸尘垢都灭尽,都得法眼净。或者又有众生,看见迦叶之身之后,此名叫做最初之会,有九十六亿人,都尽得阿罗汉。这些人们,均为是我们的弟子的。所以的缘故就是:都均为是由于我所教训之所致之故。也是由于四事的因缘的。所谓惠施、仁爱(爱语)、利人、等利(同事)是。那时,阿难!弥勒如来当会取迦叶的僧伽梨去穿它。这时,迦叶的身体就会奄然而星散。当时,弥勒会取种种的香华,去供养迦叶。所以的缘故就是:因为诸佛世尊都有恭敬之心对于正法之故。弥勒也是由于我所而受正法之化,而得成无上正真之道之故。

阿难!当知!弥勒佛第二会之时,有九十四亿人,都是阿罗汉,也同样的都是我遗教的弟子,都行四事供养之所致的。又,弥勒第三之大会,有九十二亿人,也都是阿罗汉,都同样的尽为我遗教的弟子。

那时,比丘的姓号都名叫慈氏的弟子,都如同我今天的诸声闻们,都均称为释迦的弟子那样。那个时候,弥勒佛为诸弟子说法,会这样的说:『你们!比丘们!应当要思惟无常之想,要思惟乐有苦之想、计我为无我之想、实有空想、色变之想、青瘀之想、膖胀之想、食不消想、血想、一切世间不可乐想。所以的缘故就是:比丘们!当知!此十想均为是过去释迦文佛与你们讲说过的,是令大众得尽有漏,而心得解脱之法的。』

『再者,在此大众当中的释迦文佛的弟子,乃过去之时,修习梵行,这次来至于我所的;有的乃在于释迦文佛之处,奉持其法,而这次来至于我所的;有的已在于释迦文佛之处,供养三宝,而来至于我所的,有的乃在于释迦文佛之处,在弹指之顷,修习善本,而来至于此间的;有的乃在于释迦文佛之处,行四等心(慈悲喜舍四无量心),来至于此的;有的乃在于释迦文佛之处,受持五戒、三自归依,而来至于我所的;有的乃在于释迦文佛之处,起神寺庙,来至于我所的;有的乃在于释迦文佛之处,补治故寺,来至于我所的;有的乃在于释迦文佛之处,受八关斋戒之法,来至于我所的;有的乃在于释迦文佛之处,以香花供养,而来至于我所的;或者又有人在那个地方听闻佛法,悲泣堕泪,而来至于我所的;有的乃在于释迦文佛之处,专心一意的听法,而来至于我所的;又有人尽形寿善修梵行,来至于我所的;或者又有人书读讽诵,来至于我所的,也有人承事供养,而来至于我所的。』

这时,弥勒便说此偈而说:

增益戒闻德禅及思惟业善修于梵行而来至我所
劝施发欢心修行心原本意无若干想皆来至我所
或发平等心承事于诸佛饭食与圣众皆来至我所
或诵戒契经善习与人说炽然于法本今来至我所
释种善能化供养诸舍利承事法供养今来至我所
若有书写经颁宣于素上其有供养经皆来至我所
缯彩及众物供养于神寺自称南无佛皆来至我所
供养于现在诸佛过去者禅定正平等亦无有增减
是故于佛法承事于圣众专心事三宝必至无为处

(增益禁戒,多闻之德,也增益禅定,以及思惟之业,同时也善修于梵行,而来至于我所的。那些劝人布施而发欢喜心,都修行心原之本,意并没有若干之想,都来至于我所的。或者发平等之心,承事于诸佛,饭食给与诸圣众的,都来至于我所的。或者诵戒、诵契经,善习于为人解说,炽然于法的根本人,现在乃来至于我所的。)

(释种乃善能度化,乃供养诸舍利,承事于法,而供养于法,而现在来至于我所的。或者有人书写经典,颁宣于素上,其有供养经典的,都来至于我所。以缯彩,以及众物,供养于神寺,自称南无佛,都来至于我的地方。供养于现在的诸佛,和过去的,都是禅定正,而平等,也没有增减的。因此之故,对于佛法,能承事于圣众,能专心奉事于三宝的话,必定能够至于无为之处!)

阿难!当知!弥勒如来在于那大众当中,当会讲说如上之偈的。那个时候,众中的诸天,以及人民们,都会思惟如是的十想,有十一姟(都以十万为亿,十亿为兆,十兆为京,十京为姟)的人,诸尘垢都会尽,而得法眼净。

弥勒如来在千岁当中,众僧都不会有瑕秽,那个时候,都恒用一偈作为禁戒,其偈如下:

口意不行恶身亦无所犯当除此三行速脱生死渊

(口与意都不可行恶业,身业也应没有过犯,应当要除去如此的三恶行,赶快脱离生死的深渊吧!)

经过千岁之后,当会有犯戒的人,到那时,就又再立禁戒。

弥勒如来当会有寿命八万四千岁,般涅槃之后,其遗法当会存留八万四千岁。所以的缘故就是:那个时候的众生都为是利根之故。如果有善男子,或善女人,欲得拜见弥勒佛,以及他所开的三会时的声闻众,和鸡头城,也想看看蠰佉王,并其四大藏的珍宝,也欲食自然的粳米,欲穿自然的衣裳,身坏命终之后能生天上的话,则那些善男子、善女人,就应当勤加精进,不可生懈怠。也应当供养诸法师,而承事,那些名华、捣香,种种的供养,都不可使其有缺失。像如是的,阿难!应当要作如是而学!」

那时,阿难,以及在大会之众听佛所说,都欢喜举行!

增一阿含经卷第四十四完


分类:佛经 书名:增一阿含经 作者:悟慈法师(解读)